2010年11月1日 星期一

留言回覆 Nov.2010




■「譬相」等

新鮮料理人 - 2010,11,29,10:16 留言:
一,kua 說道:

2010 年 11 月 24 日 at 14:28:01
hiku, 我有看汝寫 ê "講 ka-lo (8)".
同安 講 án-ni:
努力: noo2-lik8 (罕 lé 聽–著, tú-á 用 tī hoah 口號 ê 時陣: 努力奮鬥)
(櫓)力: loo2-lat8
煩惱: huan5-lo2
另外, "魯" 姓 讀做 "noo2″, 親像 "魯(noo2)智深"
http://www.hokkienese.com/
page_id=417&cpage=2#comment-1380
阮堀江町遮:
努力::loo7 lik8
(櫓)力:loo2 lat8
煩惱:huan5 lo2花和尚:loo2智深鎮關西:loo2 達
二,台南人稱被人瞧不起為「去乎郎鄙誚 phi3 siunn3」。
「誚」字讀如台語「十二生肖」的「肖」字。
2010年11月24日下午7:20 潘科元老師留話:
汝好。台日大辭典有收
鄙相 phi2-siunn3
譬相 phi3-siunn3
阮屏東講第二種。我是理解做「用歹聽話形容儂親像啥乜」佮台日典个解說共款。例「譬相伊毋成猴」。
http://yifertw.blogspot.com/2010/10/blog-post_21.html
堀江町遮:
鄙相phi2 siunn3 十二生肖
tsap8 li7 sinn1 siunn3
又,「郎、肖」台語讀lang5、siunn3?

料理人:

1. 多謝,基本上我若箸「推薦清單」看著有新發文,才會去 in1 的 blog 瀏覽,無疑悟煞有網友留話與我。

1-1.「努力」確實真濟所在講 loo2 lik8,不過在我的了解,台灣偏泉同腔是講「loo11 力」,「努」讀陽去聲。老鹿港音講「loo11 力」,毋是陰上聲。努,泥古切,我看 -著的資料,泉州音參鹿港相 sang5,讀陽上。箸咱 tsia5 無陽上的所在,讀做陽去 (第七聲) 是通例。

1-2.「煩惱」我聽過人講「煩 hao2」,有可能是三邑裔,今仔臨時 (liam5 si5) 問會著 -兮,講 in1 的先人是按晉江抑是「泉州府」徙 -來兮。我已經揢「『煩惱』偏泉同腔嘛有人講『huan5 ho2』」,改做「『煩惱』偏泉地區嘛有人講『huan5 ho2』」。

1-3. 花和尚、鎮關西,阮今仔亦講「loo2智深、loo2 達」。不過我記憶中,布袋戲若 (naN2) 像揢「魯肅」講「nooN2 肅」的款,有機會我才請教人看覓 -咧。


2. 台南人稱被人瞧不起為「鄙誚 phi3 siunn3」,這我毋知。

若科元先講的「譬相 phi3-siunn3」,台南有這句話,過去攏講「phi3 siooN3 (sioonn3)」較濟。

「十二生肖」台語講「十二生相」,台南過去講「tsap8 ji7 seN1 siooN3」。

「誚、肖」中古漢語是宵韻,宵韻箸台語無鼻化元音對應的字例,甚至效攝嘛無,這兩字台語欲讀「siuN」,傷過免強。

又,我了解的範圍,台南音「-ooN」無徦一個是中古漢語效攝字。

「郎」台語讀「nng5、long5」,照音切嘛會使讀「lang5」,在我所知,無用例。「文夏的採檳榔」歌詞「少年 lang5採檳榔」、「大聲來叫伊,我的 lang5 呀」兩字「lang5」是「人」毋是「郎」。
(2010,11,29,18:10)


■ 台語「彈劾」文言該當讀 tan5 hik8

khoguan - 2010,11,,24,19:59 留言:
在我土想,抽象義、文言詞、書面語「彈劾」个彈,唸白話音無合式,該當唸文言音 tan5-hik8。另外,劾會唸做hut8,是佮「核」个白話音糊混去,無thang好。

科元先:

罕行。

1. 汝講了有理,「彈劾」,文言該當讀 tan5 hik8。

2. 「風雨」,今仔咱「風 u2 / hoo7」;「滿意」「buan2 / buaN2 意」;「偉大」,「偉 tai7 / tua7」計有人講,無人知影以後會變按怎。 「合同 (合 tong5)」、毋知今仔猶有人講「合 tang5」,阿「方面 (方 bin7)」講「方 bien7」無 (bo9)?
(
「niau2 鼠」怎寫較好)

王華南先生咧講台語連音的時,認為「地方」台語愛講「地 hng1」,毋是讀「地 hong1」。
(
「台語漢字‧字音合併、相同三連字變調」)

書面語會口語化。

3. 多謝,歡迎繼續賜教。


較自動 -兮啦,mai2 攏想欲 ng3 -人

dongxie - 2010,11,24,16:16 留言:
無公權力則無法統一事權,台灣人就是愛立山頭,放尿不能tshiau沙。

公權力介入,主導台語的推展,有何不妥?
不要一昧反對。

dongxie:

1. 無的確啦,少缺一寡社團、民間組織計嘛自動自發 -兮。敢一定著人揭箠仔綴箸後面?無 hah4 臭賤神啦,免煩惱。

2. 啥人愛結 uan1 結黨?敢毋是有「公權力」的彼寡先覺?阿無,汝舉一個仔例咧。

3. 這咸「tshiau1 沙」無治代,一言堂無法度解決問題,毋是上策。我講 in1 一意孤行,阿萬不一若換人做咧?近視,目珠 phuh4 tshih4 啦。

4. 欲振興母語,任何一款助力都攏愛歡迎、感恩,哪有人排斥「公權力」?但是愛有一個前提,「公權力」必須具備「公信力」。我認為若是欲怙強制 -兮,不如拒絕,阿拒絕嘛無犯法。

5. 有何不妥?

kan1 naN7 聽王華南先生的「國小台語教師所遭遇之困境」汝著知,愈看癀火愈 toh8,根本著是有「公權力」的台語工作者咧打壓、欺負無「公權力」的台語工作者嘛,哪有咧顧母語的生死。


阿敢才安呢若爾?以前我只是無贊成現階段台語音標的書寫方式定於一尊,今仔我不滿、反對的是 in1 的作風佮手段。
(2010,11,25,09.10)



■ 魏晉時的「歌、魚相押」

晃司 - 2010,11,22,12:16 留言:
自東漢至唐,中間有無歌、魚相押之他例。

晃司:

「歌、魚相押」周祖謨氏有寫過相關的資料,我抄兩條仔做例:
魏,曹操《善哉行》:「左、楚」合韻。
魏,曹植《閑居賦》:「予、圃、佇、廡、宇、野、渚」合韻。
晉,潘岳《離合詩》:「處、呂、野、舉、普、宇、侮、祜、語、所、阻、敘」合韻。
晉,曹攄《述志賦》:「娛、疏、圖、辜、歌」合韻。
(《魏晉南北朝韻部之演變》東大,1996:234)

其他兮我手頭無資料,嘛毋是介了解。
(2010,11,22,17:40)



■ 台語文的書寫問題

philip yen - 2010,11,17,15:11 留言:
的確,你已經照著你將來的「希望」在做,但是否考慮到習慣使用全羅的人,他們也有主張跟堅持,這樣牛稠內觸牛母,對台語的推展沒有幫助,也太自私了吧,為了個人的想法。

還有,不管用漢或羅,甭說書寫,一般人光讀就很費勁,參雜外文,豈不雪上加霜?
《呂氏春秋‧用眾》,是沒超過四百個字,台語我讀不出來的,也都查過,但是沒把喔。文章的的意思也一知半解,可以的話,幫個忙怎樣?

Philip:

1. 啥麼款的主張我都計無意見,講我的想法毋好,若有道理,我會接受;準我若認為 in1 講了無道理,欲「觸」我嘛會揀人,先揢秤一下仔重咧,看對方有夠格 -無。

相觸無的確歹的代誌,無摕出來講,哪會知影對錯是非?若真正為著母語,輸贏嘛免看 kah4 hiah4 要緊。

我為著箸
「非關研究---唐詩韻」答應新鮮料理人,講會參伊討論王華南先生彼篇國小台語教師所遭遇之困境」的內容,著斟酌聽王 -先咧講 -兮,嘛認真收集資料。講正經兮啦,無管是王 -先講 -兮,抑是我看 -著的資料,王 -先講的這寡人的作為,實在真了然;我是無彼囉話母,若無,我嘛會敿鄭鴻儀共款。

輸贏是靠道理,毋是今仔人濟著贏,所有的改革攏是隈 (ui3) 少數人開始 -兮;若欲為了私利、抑是無欲講道理,橫柴揭 (giah8) 入灶,減采飵 hooN1 著無。真簡單阿,押雞毋成伏 (ah4 kue1 m7 tsiaN5 pu7),呵呵。

2. 請教 -汝,平常時仔,看無、毋知意思、未曉讀的字,汝按怎處理?若是我,可能是跳過、用蒦 (ioh4) -兮,若無,著問人、去學,我看大家計嘛差不多。台語的漢、羅、外文,佗位咧爭差咧?平平愛用時間去學啦。講一個無輸贏 -咧,汝認為今仔咱 tsia5 少年輩 -兮會曉英文字兮較濟,抑是 pat4 漢字、羅馬字兮較濟?

3. 無問題,較慢咧,OK?


■ 留言回覆的時間

dongxie - 2010,11,15,18:24 留言:
群星會時期的,就算老歌。loo2 lat8有用努力,用勞力的最多。格主對留言的回覆,時間很不確定,還得去「留言回覆」查看,極為麻煩,倒不如直接用意見張貼來得方便。

dongxie:

無法度按算回覆留言的時間,這點有影真失禮。不過,準若有必要,汝會使照
RORO報 -兮,去http://www.blogger-index.com/feed352444.html看,可能會較方便。

聽人講「群星會」無咧唱台語歌 oo5,不過,時間點應該差不多,我是講早期的「群星會」。


■ 關於「台語老歌」等

新鮮料理人 - 2010,11,12,09:17 留言:
一,偌久以前 --的歌算老歌?

二,建議,文章內,假使有提起人較毋捌的人名,上好會使加注簡介,譬喻三橋美智、吳成家、江有誥等。
三,民國八十年出版的《臺灣泉廈漳三腔三字經讀本》介紹作者:「杜建坊,一九五四年生,台北市松山人。目前獨力從事台灣閩南方言調查,為台灣少數能分辨泉、廈、漳三種音別的民間文化工作者。」
表示這馬普遍攏袂曉泉、廈、漳三種口音的精差,佇咧二十年前,捌的人就誠少 --囉。
希望你文章中有寫到這三種口音的時,會當用色字共伊區別 --出來。
譬喻「酒場悲戀影」,3-1…3-6:方瑞娥是典型的偏漳音,不過這條歌 kan1 naN7 箸上尾仔一句,「欲」唱「bueh」、「替」唱「the」,這兩字較明顯…「明日」的「明」唱「miaN5」,偏泉,in1「清明」有人講「tshiN1 miaN5」,「明仔再」講「miaN5 tsai3」。偏漳講「tshing1 bing5、maN5 tsai3 / han33 naN44 tsai11」。
(http://hik-u-tw.blogspot.com/2010/06/blog-post_17.html)

loo2 lat8(這兩自我袂曉寫漢字)

新鮮料理人:

1. 我是用葉啟田做標準,大概是民國五十五年進前的歌曲,像伊「愛拼才會贏、龍捲風」、洪榮宏的「一支小雨傘」、尤雅的「等無人」等,這攏算中古 -兮。

又,是「三橋美智也 (ミハシミチヤ,MIHASHI MICHIYA)」,毋是「三橋美智」。

2. 這點有較困難,若有興趣,網路頂 -仔攏有,準若揣無,汝才另外佫問我。

3. 應該無 hah4 嚴重啦,彼個年代的資訊無介便利,實際上一般上年歲的人計嘛會曉分,一聲著知影是台北音佮下港音。枋橋人去鶯歌、三峽人來中和,便若開喙人著會與人認 -出來,宜蘭、鹿港著佫較免講嘍。

汝的建議誠好,有必要的時,我盡量照汝講 -兮,揢偏泉、廈、漳三種音別,用色字共伊區別 -出來。


4. 關於「loo2 lat8」台文用字的看法,我明仔再的發文會提及,汝才罔參考。
(2010,11,19,17:25)



■ 引例無失當

Haiker - 2010,11,11,11:47 留言:
台灣人可以自外於政治?你不食雜糧五穀?不過還是感謝你替我想得那麼多,雖然是多餘的。江有誥後來是承認古有四聲的,你引用江氏古韻韻讀,把所有的韻腳都當成去入,顯然不妥。

Haiker:

1. 與汝蒦徦準準,我無飵雜糧,kan1 naN7 飵一穀。

這個 blog 是我家己咧囥筆記用兮,有人來開講,準若參我發文的內容有相關兮,我未拒絕,其他兮我無興趣。欲談論政治,汝行毋著路、問毋著對象、揣毋著所在,因為我對這完全外行。

2. 江氏尾 -仔推翻伊過去的想法,講古有四聲,咸我欲講 -兮,並無衝突。比論伊箸寫與王念孫的批頂頭講 -兮:
有誥初見亦謂古無四聲,說載初刻凡例,至今反復紬繹,始知古人實有四聲 …… 中間有四聲通押者,如《詩經‧揚之水》之晧 (上)、繡 (去)、鵠 (入)、憂 (平) ……
(案,1. tsia5 的《揚之水》是《唐風》。2. 「晧」箸《詩經韵讀》江氏作「皓」;文化圖書1974年版鍾際華校正《詩經白話新解》、華正書局1977年版朱熹《詩經集註》、台灣商務1978年版馬持盈《詩經今註今譯》攏作「皓」。)

「換一個角度來想 --- 古入聲的塞尾韻」 我引用江氏《詩經韵讀》:
揚之水白石皓皓 (何瘦反) 素衣朱繡從子于鵠 (呼瘦反) 既見君子云何其憂 (去聲,幽部)

舉江氏古籍韻讀的例,主要是欲講,去、入通押著可能是入聲讀喉塞韻尾 -h、抑是讀舒聲,入聲才會參去聲會押韻。阿若四聲通押,著佫較免講嘍,我引用的資料,對這個議題來講,並無衝突。
(2010,11,11,18:20)



■ 台語形容詞

Haker

1. 這個 blog 無咧會 (he7) 政治的代誌,這方面我講未贏人,算是「下路師 (ke3 loo7 sai1),毋是「半桶師」。

2. 為著避免汝與人講「置入性行銷」,我將汝
2010,11,03,11:32 的留言刣掉。毋驚一萬,只驚萬一,汝無看兮最近空氣無啥對同 (tui3 tang5)?呵呵

3. 汝問的台語我會使答覆 -汝,欲講與「貼切」,準若有影連這款功德錢亦哺會落 -去,心肝 hiah4 烏、hiah4 hiong5,在我所知的範圍,這款人汝用「飵痰配滷血」來形容,可能比「食銅食鐵、有毛食到棕蓑無毛食到稱鉈」較「貼切」。

4. 若對我的母語有興趣,歡迎汝來開講。


■ 關於日文的書寫方式

RORO - 2010,11,02,10:47 留言:
☆老先生有意見

為何要寫キムラタクヤ?
木村拓哉也可以讀
ㄎㄧ ㄇㄨ ㄌㄚ ㄊㄚ ㄎㄨ ㄧㄚ ……

RORO:

1. 寫「キムラタクヤ」著一定愛讀做「ㄎㄧ ㄇㄨ ㄌㄚ ㄊㄚ ㄎㄨ ㄧㄚ」;寫「木村拓哉」,著無限定欲讀台語抑日語。

2. 這套書我想誠久,準老先兮欲與我,著照頂擺共款,寄去我郵局的信箱,我會請宝姊夫替我送一組茶具佮伊換。


真歹勢,老先兮的電話番我拍無 -去,麻煩汝佫重E一擺 (隨前變調,讀 pai3)。

3. mai3 講笑啦,「少年」無影,「第一勇」嘛無影。


■ 別れの波止場

RORO - 2010,11,02,10:41 留言:
☆老先生有些資料給您

我已mail了
用國語寫也不錯
但他希望
別れの波止場
改用台語
請充分利用他提供的東西

RORO:

資料我有收 -著,loo2 lat8。

有一篇文章我拄寫一半,過 -兩工仔,我才來改。

(2010,11,03,17:25)


關於台文的書寫方式、佮「舍眾」

philip yen - 2010,10,30,16:14 留言:
想來你也贊成使用漢羅書寫方式?


《呂覽》的「舍眾」能否比照http://hik-u-tw.blogspot.com/2010/05/blog-post_29.html的方式發文?

philip:

1. 無仝 (kang5),現階段台語的書寫方式,我認為準若毋驚人看無,著放牛飵草
、據人去自由發揮,像藏經閣外的掃葉人叫我「獅ㄝ」,欲寫「獅ㄟ」、「獅 e」、「獅A」、「獅兮」、「獅的」、「獅个」 …… 嘛未要緊,我攏看有,亦會當接受。因為徦尾仔,少人用的「字」自然會消失 -去,著像「甲人 ( kah4 lang5;佮人)、啞九 (e2 kau2;啞口)、見少 (kien3 siau3;見笑)、英皆 (ing1 kai1;應該)」等 (案,按黃國彥譯,王育德的《臺灣話講座》抄兮),今仔著罕咧看人咧用,這免煩惱。當然,嘛毋免排斥使用全漢、或者全羅,在人爽 -兮著好啦;我著講 -過,準若毋驚人看無。

若是以後,我希望:

1-1. 毋是讀台語的外來語,看是按佗學 -兮,直接著用 in1 的字。例,

キロ (KIRO;公里、公斤)、れんたん (RENTAN;炭丸)、キムラタクヤ (KIMURATAKUYA;木村拓哉)、Hillary (Hillary Diane Rodham Clinton;現任美國國務卿)、Bill Clinton (William Jefferson Clinton;美國總統,1993 - 2001)、Harvard 大學 (The President and Fellows of Harvard College;一間美國的一流大學)……。


1-2. 非漢字做注音的符號,比如有漢字兮,雖然毋知寫 -著無,驚人看無誤解,比如:惡惡嚷 (ooN3 ooN3 liong2)。

抑是毋知漢字、未曉寫、筆劃傷濟,著像小學生寫作業用注音共款,比如:

處 ㄋㄧ˙/ nih / liNh4。

惡惡嚷 (ooN3 ooN3 liong2,做漢字的注音)、ㄛㄛˇ ㄛㄛˇ 嚷 / oonn3 oonn3 嚷 / ò·ⁿ ò·ⁿ 嚷 / ɔ̃├ ɔ̃├ 嚷 / nò’nò 嚷
……。

看徦路尾佗一款「優勢」,其他兮自然慢慢仔著未普遍、無人用,上煞尾著參反切共款,留與有需要的人去使用。

我欲講 -兮,箸咱 tsia5,「優勢」絕對毋是「公權力」的介入,著會使得逞。真濟人未去為五斗米折腰,阿嘛少缺 (tsio2 kheh4) 根本著無欠彼五斗米的人。毋驚「威權」,嘛無咧信「權威」,「權威」講 -兮,人若聽了未入耳,照常無咧 ka1 信 tau2。呵呵,今仔的人,一個聖 (siaN3) 過一個,包括汝我。

3. 所謂《呂覽》的「舍眾」,其實是箸《呂氏春秋‧孟夏紀第四》內面的一篇,篇名號做《用眾》。內容未超過四百字,汝若有書家己看看咧,若無,網路頂頭著有。準看毋 pat4、抑是讀漢文有困難兮,汝才揢我講,我若會曉 -兮,未囥步啦。


■ 關於張學謙教授的 blog 等

dongxie - 2010,10,30,11:27 留言: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說的對,你熟讀「兵書」,所以信手拈來就可以發文回應。提到拼音字你就可以引用張學謙教授的研究,還把《呂覽》的「舍眾是得其末而失其本」支持你的主張,說到寫國語,你就拿你以前的文章當例子。感覺你有把黑的說成白的的能力,我只說能力,可沒說你反黑為白。

話說回來,張學謙教授的「To-gí-giân ê Hoe-hn̂g 多語言ê 花園」不直得你推薦嗎?
khuaN3 tsin1 m7 tioʔ8 lang5的tioʔ8你漏了改。
既然有4段歌詞,建議你一起分享。

dongxie:

1. 毋是恁想 -兮安呢,湊拄 kham2 -兮啦,我有影除了母語以外,其他兮連半桶都未 tiN7。

不而過,著是因為這兩字「兵書」才會與汝搦做是我相拍雞仔咧,呵呵。

「把黑的說成白的」是硬抝、是未見笑「蕗蕎面卌八層」,哪是「能力」?個人的看法,所謂的「能力」是講 -兮、寫 -兮,計愛有說服力;換一句話講,著是愛言之成理、持之有據。咱大家 (tai11 ke33) 來共勉,鬥陣努力看 -咧。

2 張學謙教授「To-gí-giân ê Hoe-hn̂g 多語言 ê 花園」這個 blog,我是按汝 hia5 才知兮,水準真懸 (kuan5),我自內心的欽佩,我嘛報一寡死忠兮去瀏覽拜讀。因為張 -先生寫的內容較帶學術性,咱普通人無彼囉素養;程度無夠,根本著無才調插喙、寫回應、提問題,欲學嘛學未來 (bue7 lai5),kan1 naN7 會使純欣賞。
「宝貝様」「紅目遇」 in1 攏安呢講,我嘛同感。

哪會無?我嘛有極力咧推薦,只不過我熟的人無濟著是。

3. 多謝,是我一時恍惚,有去改啊。

4. 無問題,我已經咸曲譜攏PO好勢嘍。


■ 雖然恁真靠熟,講話嘛小保留一下 (e9)

RORO - 2010,10,29,10:13 留言:
☆ 學院派音韻學訓練?

人家不懂亂說
你也跟
寶姊的兒子才國二
兩年前版主教他音值標法
不誇張
兩個鐘頭就學會了
☆ 沒錯
老人家說
他的”支離”
就是指頂真了傷過頭
再考你一個
白米糴一包
火炭量兩頭
是什麼意思

RORO:

1. 毋通安呢講,隔行如隔山,咱無逐項攏 pat4,阿準若 pat4,嘛無的確 pat4 了有透。

2. 台語「tsi1 li5」除了我講箸
「老台語重注 --- 支釐」所寫 -兮彼寡,應該無其他的解說參用法。這我有佫 confirm 過幾仔個所在,嘛撥工落去新竹做確認。

3. 我毋知這句「白米糴一包,火炭量兩頭」,汝是欲考啥。

「白米糴一包」著是買一包米,「火炭量兩頭」是秤兩擔火炭。「量 (niuN5)」著是「秤」,「秤」著是買的意思。例,「買半斤胛心」佮「秤半斤胛心」sang5 款攏會通;「我欲秤一斤糖」,著是「我欲買一斤糖」。

mai3 佫考 -啊啦,啊有汝法。



■《台日大辭典》佮網路的翻譯瑕不掩瑜

dongxie - 2010,10,25,11:07 留言:
你甘猶知台日大辭典或網站之翻譯有不妥的所在?

若有,請隨時分享,供大家討論。

dongxie:

個人的了解,寫了無周全的所在,辭典本身應該猶有;網路頂 -仔的翻譯,我無啥注意 -著。不而過,我想亦真歹避免。若有拄撞 (tng7),我才摕 -出來向汝請教。

5 則留言:

RORO 提到...

版主
☆老先生有意見
為何要寫
キムラタクヤ?
木村拓哉
也可以讀
ㄎㄧ ㄇㄨ ㄌㄚ ㄊㄚ ㄎㄨ ㄧㄚ
☆火炭量兩頭
是老唱片裡的口白

是我多嘴的啦
老先生是要請教你
他沒聽過”兩頭”
他說
這方面少年輩的你上勇
哈哈
因為聯絡不到你
打個電話給他如何
謝謝

Haker 提到...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philip yen 提到...

赫宇

的確,你已經照著你將來的「希望」在做,但是否考慮到習慣使用全羅的人,他們也有主張跟堅持,這樣牛稠內觸牛母,對台語的推展沒有幫助,也太自私了吧,為了個人的想法。

還有,不管用漢或羅,甭說書寫,一般人光讀就很費勁,參雜外文,豈不雪上加霜?

《呂氏春秋‧用眾》,是沒超過四百個字,台語我讀不出來的,也都查過,但是沒把喔。文章的的意思也一知半解,可以的話,幫個忙怎樣?

dongxie 提到...

無公權力則無法統一事權,台灣人就是愛立山頭,放尿不能tshiau沙。
公權力介入,主導台語的推展,有何不妥?
不要一昧反對。

dongxie 提到...

你說不要漳泉、文白濫,可見台語正音很重要。
所以,請勿以「書面語會口語化」當藉口,這樣對否?
請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