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6日 星期六

台語老歌「離別之夜」

這篇是2008七月二三寫 -兮,文章內面日本歌原詞同 (tang5) 台語翻唱的歌詞對照這部分,自本是寫華文,我揢改做台灣話,佫做一滴仔補充,重新收錄。多謝R君 in1 阿舅提供的意見敿資料。

一兩月日前,聽著文夏箸電視頂 -仔咧唱《戀歌》,tsuan5 行倚去看,是沈文程主持的一個歌唱節目。了後,沈文程欲唱《離別之夜》,講是欲獻與文夏。

昨 -日 (tsoh4 lit9;two days ago、the day before yesterday;即2008 / 07 /21),拄好佫看著文夏上節目,頭仔兮看無著,是按袁小迪唱《彼個小姑娘》第二葩開始 -兮。聽了後,有幾個仔想法,趁會記 -兮,整理如次:

袁小迪咧唱《彼個小姑娘》的時,我注意 ka1 聽,人確實有照文夏原來的唱法,歌詞的發音唱了攏著、無改歌詞,參曲譜樂符的對同,嘛無走精,一聽著知影人有注心。比頂回沈文程佮文夏咧合唱《戀歌》加 (ke1) 好足濟兮 (隨前變調,讀 tsiok4 tsue7 e7)。

當時文夏先唱,沈文程接落去唱第二葩,伊敿文夏唱了無同 (tantg5) 的所在,有幾囉個;比論文夏咧唱「港邊的海鳥,怎會打醒阮美夢」的「阮美夢」、「會與人心內憂悶」的「會與人」,計參三橋美智也
《江差恋しや》的唱法完全共款。沈文程毋知是對佗學來 -兮,亦無斟酌聽文夏咧唱,伊的接唱有影較「離譜」。不而過,文夏並無揢糾正或者提起沈文程唱了無仝 (kang5) 的代誌。

昨 -日,有人咧唱《港邊惜別》的時,共款有小可仔失覺察,這回文夏著以センパイ身分,欲揢 in1 講唱了不對 (put4 tui3) 的所在。文夏先講「熱情的心肝」彼字「的」愛唱「2‧ 32 1‧7 61 3 」(簡譜紅色的數字代表唱 ke7 音) 才著,這是原作吳成家教伊的。文夏話著猶未講完,主持人馬上著箸遐 (hia5) 應東應西,一直 taN7 話,毋與 (hoo7) 文夏講續 -落去 (sua3 loh9 khi9)。文夏無 gien3 tshap4 siau5 伊,就咧示範與袁小迪 in1 聽,除了主持人佫箸遐咧 siau2 唸茹唸,大家攏扂扂 (tiam7 tiam7),kan1 naN7 彼箍吳淑X,未輸伊外 gau5 咧,踮遐插喙插舌,連續 (sua3) 講幾仔擺「『的』,有九音啊?」我 khah4 算嘛才八個音符 (案,原作曲吳成家的原聲帶會使證明文夏的講法是著 -兮,南臺灣留聲機音樂協會有收錄:
「戀愛夢乎人來拆散 {港邊惜別}-」 這 te3 歌)。文夏猶欲講其他的部分,嘛是去與 in1 兩個亂徦無才調講。參我鬥陣咧看電視的一個老長輩氣徦強欲起 kiau7,講:「汝毋聽,觀眾嘛欲聽。這欲若阮查某孫仔,恁爸五筋 (斤?) 鮭 (goo7 kun1 kue5) 著揢鮭 -落去,無照子午!看人日本藝能界,外尊重前輩?看出出 +咧,tsio3 骹數,前途有限 (hien7) 啦。」

在早台語的流行歌,一般是先寫歌詞,才由作曲者譜樂,比如《雨夜花》、《四季紅》是周添旺、李臨秋寫與鄧雨賢作曲 -兮,《淡水暮色》、《思慕的人》是葉俊麟寫與洪一峰做歌的。kau3 路尾仔作曲的量未赴市場的需要,佫再加上成本的考慮,就利用日本曲來填詞,《離別之夜》是屬於這種方式的流行歌曲。這條台語歌的原唱是文夏,作詞是莊啟勝。

用日本曲填詞,有的是參考原曲的旋律 (即類似元曲宮調的「聲情」),重做台語的歌詞,in1 歌詞的意境參原來的日本歌完全無同,葉俊麟是這個類型高手,佳作真濟,像一般人所知陳芬蘭唱的《孤女的願望 (旅笠道中)》、洪一峰唱的《可憐戀花再會吧
(十代の恋いよさようなら)》等等。另外亦有一種是照日本曲的原歌詞去改編,這種類型的台語歌詞較口語化,未啥會鬥句 (押韻);但是因為日本歌大部分是先有歌詞,才由作曲者根據詞意去寫曲的,所以旋律的構思,會去就歌詞的意境,感受上會較融入,《離別之夜》、《黃昏的故鄉》等,計是用這種方式寫的台語歌。

沈文程是有才華的歌手,對這條歌的詮釋,有伊家己的風格,比參伊咧佮文夏合唱的彼條《戀歌》有較好,但卻攏毋是有充分的準備,這看會 -出來;比喻講「遐呢愛吼」伊唱「這呢愛哭」等,參原唱無共款,我所聽別 (thiaN1 pat4 ) 的所在就有規十個。

毋是講歌詞敿唱的方式未使改 -兮,文夏的《港邊乾杯》本來參青木光一《港の乾杯》的歌詞共款是「ササ (SASA) 乾杯」,後來灌 LD 的時,著唱做「來來乾杯」;《再會呀港都》本來唱「船欲開,船欲開」(案,台灣歌謠傳奇-4,亞洲唱片1993,我有問過幾仔位今年六十歲以上,對台語老歌有研究的人,證實古早 in1 毋 pat4 聽人唱過「船欲離開」) 尾 -仔,文夏嘛 pat4 綴 (te3) 人唱「船欲開,船欲離開」。《離別之夜》的日本原曲號做
《別れの波止場》 (案,是春日八郎的原聲帶),原唱本來的唱法、發音參伊家己而後身灌伴唱帶的時,著無共款;後 -來,日本人老歌新唱,嘛略仔有改 -過,像 氷川きよし唱 -兮 《別れの波止場》 這攏真正常。m7 kuh8,就事論事,在我 -看起來,沈文程毋管是有去揢改,抑是唱了毋著;感覺上,對來賓 (文夏)、歌曲、節目、觀眾的尊重,若像有一點仔做了較無夠。阿若比起另外一個主持人,講欲合唱《黃昏的故鄉》,佫欲咸諸位親朋好友一同「送」文夏的下 (ke7) 級「笑果」,毋知欲加 (ke1) 好幾仔千倍。

關於 kang7 (連讀,揢人) 改歌詞抑是改唱法,甚至連曲譜著攏重編過,欲講是進步、潮流,這,會使接受。但是換一個角度來看,敢毋是像網友 huanyin 所說 (sieh4) 的:「劣幣逐良幣 自古有之」?誠拄好,伊嘛是箸昨 -日講 -兮 (
蘭臺‧語言「活化石」-閩南語和客家話的古雅詞彙臺 )

講徦「劣幣逐良幣」,佫去想著我箸
「四臣有五味」反對所謂的「外來詞不標調」。這句「劣幣逐良幣」是根據 Gresham's Law,日本人揢翻做「グレシャムの法則」;箸台灣,華文翻譯做「格雷恩、格雷欣、格來興、葛來興、葛來聲 …… 法則」,聽長輩咧講,in1 少年讀劉師誠所寫的貨幣學,會記兮是號做「葛來馨法則」的款。阿若 (naN7) 照 in1《台灣羅馬拼音方案》規定兮,毋知欲按怎標音?若用原文,毋是加真方便、正確,佫會使與逐家加減了解一寡外文用詞,日本有安呢做,台灣有一小部分的媒體嘛有咧用。

■《離別之夜》歌詞

1. 汝若是遐呢愛吼 隨著你盡情吼
Li2 naN7 si7 hiah8 niN1 ai3 hau2, sui5 tioh8 li2 tsin7 tsing5 hau2.

但也是小時後時 就會變笑容 變笑容
Tan7 ia2 si7 sio2 si5 au7 si5, tsiu7 e7 pan3 tshio3 iong5, pan3 tshio3 iong5.

汝佮我雙人 從此欲離別啦 今夜是最後啦
Li2 kah4 gua2 siang1 lang5, tsiong5 sir2 beh4 li5 pat8 la9, kim1 ia7 si7 tsue3 au7 la9.

啊 ~ 是霧笛悲悲催 離愁暗暝啦
Ah4 ~ Si7 bu7 tik8 bi1 bi1 tsui1, li5 tshiu5 an3 mi5 la9.

2. 汝若是遐呢愛去 若無作陣來去
Li2 naN7 si7 hiah8 niN1 ai3 khi3, naN7 bo5 tsue3 tin7 lai5 khi3.

時常行出行入的 一條港墘路 港墘路
Si5 siong5 kiaN5 tsut4 kiaN5 lip8 e9, tsit8 tiau5 kang2 kiN5 loo7, kang2 kiN5 loo7.

你佮我雙人 從此欲離別啦 難忘的道路啦
Li2 kah4 gua2 siang1 lang5, tsiong5 sir2 beh4 li5 pat8 la9, lan5 bong5 e5 tio7 loo7 la9.

啊 ~ 是等候船要開 欲行的路啦
Ah4 ~ Si7 tan2 hau7 tsun5 beh4 kui1, beh4 kiaN5 e5 loo7 la9.

3. 汝若是遐呢愛啉 隨著汝盡情啉
Li2 naN7 si7 hiah8 niN1 ai3 lim1, sui5 tioh8 li2 tsin7 tsing5 lim1.

若醉時心內痛苦 無定亦會清 亦會清
NaN7 tsui3 si5 sim1 lai7 thong3 khoo2, bo5 ting7 iah8 e7 tsing1, iah8 e7 tsing1.

你佮我雙人 從此欲離別啦 這杯是若酒啦
Li2 kah4 gua2 siang1 lang5, tsiong5 sir2 beh4 li5 pat8 la9, tsit4 pue1 si7 khoo2 tsiu2 la9.

啊 ~ 將咱分做別人 無情的酒啦
Ah4 ~ Tsiong1 lan2 hun1 tsue3 pat8 lang5, bo5 tsing5 e5 tsiu2 la9.

(較特殊的唱腔:「就會變笑容」的「會」,文夏若 (naN2) 唱「ue7」的款,我聽無啥有,這字應該毋是「欲」,因為伊「欲」計攏唱 bueh。「入」唱 jip,「愁」唱 tshio,「從此」唱 tsiong tshir。塞尾韻有時仔無明,比如「霧笛」唱 bu te、「別人」唱 pa lang,嘛可能是當時錄音技術敿設備的問題)

■《別れの波止場》,藤間啓郎作詞,直木陽作曲,原唱春日八郎。下骹日語的歌詞敿華語的翻譯(青色的字) 參簡單的補充說明,會使敿莊啟勝先生的《離別之夜》小對照一下:

1. そんなに泣きたきゃ
若遐呢想欲哭 (那麼想哭的話)

泣くだけお泣き
做汝哭啦 (你就哭吧)

あとで笑顔に 変るなら 変るなら
哭了後準若會有笑容 (如果哭了之後就要換成笑容)

俺とお前にゃ これが別れだ 最後の夜だ
這是咱欲離別最後的暗暝 (這是我們要分手的最後之夜)

やがて霧笛の 鳴る夜だ
船螺催我離開的暗暝啦 (是霧笛即將響起的夜晚啦)

2. そんなに行きたきゃ
若遐呢想欲去 (那麼樣想去的話)

行こうじゃないか
無,行啦 (就走吧)

いつも歩いた 波止場道 波止場道
lai24 (來) 咱定定 (tiaN7) 去的港邊路 (到常去的港口旁的那路上)

俺とお前にゃ これが別れだ 愛しい道だ
這是咱欲離別留戀的路 (這是我們要分手的懷念之路)

今日わ出船の 待つ道だ
等候今仔日欲出航 (phang5) 的路啦 (是等待今天將啟航的道路啦)

3. そんなに呑みたきゃ
若遐呢想欲啉 (那麼樣想喝的話)

たんまりお呑み
做汝啉啦 (你儘管喝吧)

呑めば辛さも まぎれよう まぎれよう
播定 (po3 tiaN7,無的確) 啉了後著未遐痛苦 (也許就可以讓酒麻醉你的痛苦)

俺とお前にゃ これが別れだ 淋しい酒だ
這是咱欲離別的苦酒 (這是我們要分手的孤寂之酒)

あかの他人に なる酒だ
揢咱變做生份人的酒啦 (是把我們變成陌生人的酒啦)

補充說明 (原唱是文夏,原作是指莊啟勝):

1. そんなに=そのように,台語講「 hiah4 niN1 a2」。一般歌手佮歌詞誤成「tsiah4 niN1 a2」,參原唱無 sang5。「tsiah4 niN1 a2」日語是「こんなに」。

2.「泣きたきゃ」是「泣きたければ」的口語,意思是「若想欲哭」。「泣き」台語講 kau3 (哭)、hau2 (吼),台語歌原詞用後者。

3.「お泣き」是「お泣き下さい」省。

4.「変る」,改變;「変るなら」,改變的時。感覺上有假設的語氣,規句的義涵,是「如果 / 只是 / 但是哭了以後,若會變做笑容,著做汝哭啦」。日語歌詞並無明顯的表示,這三種無同的意境,會使任由聽閱者,隨個人情緒參需要去感受。

5. お前にゃ=お前には (的俗語) =お前なければならない。

6. 霧笛,むてき,因為厚霧等造成能見度不良,為欲與人知影船的位置,所安裝的一種聲響設備。這角是指船隻要啟航,所發出的笛鳴。霧笛,台語一般講 tsui2 le5 (水螺)、tsun5 le5 (船螺)。

7. 行こうじゃないか=行きましょうないか,欲行著行。

8. 波止場,是「碼頭」。碼頭內面、通往碼頭、碼頭附近的路,攏會使號做「波止場道」,計離港口無外遠。原作是「港墘路」,墘 (kiN5),有人講本字是「舷」,一般攏改唱為「港邊路 (kang2 piN1 loo7」。台語「kiN5」是 a periphery,「邊」是 side,無仝。

9. 愛しい,是「可愛的、令人憐愛的」,讀做イトシイ(ITOSHII),pat4 箸カラオケ聽人唱做アイシイ(AISHII)。台語無這囉抽象的語詞來形容「定定去的路」,「愛しい」會使解釋做「懷念」-無,我毋 pat4。不過原作寫做「懷念的小路」,確實真合適。

10. たんまり,俗語是「沢山 (TAKUSAN)」,指「量誠濟」的意思;「たんまりお呑み」,若照字義翻做「做汝啉與較濟咧」著無啥妥當,應該是講「做汝盡量啉」,著是原作的「隨著汝盡情啉」。這條歌三段的頭一句攏是「汝若是遐呢愛 ……」,歌中的男主角接受了女主角最後的わがまま,所以接 -落來莊 -先著用「隨著汝 ……、若無 ……」,但是後 -來又佫一個「著變笑容、無定心會清」的轉折,揢日語歌詞的意境,用台語來詮釋鋪陳,功力有影懸 (kuan5),令人嘆服。

11. 呑めば,「ば」是假設的語氣,規句歌詞是「準講啉了,『辛さ』會『まぎれよう』」、「準講啉了,人 (痛苦的心情) 會濫箸酒精」,亦著是講「做汝啉」的前提是「準若會當借燒酒來減輕心內的痛苦」。原作的意思則是「啉啦,無定著醉了後,心情著較未遐艱苦」。

12. あかの他人,「生份人」(名詞)。名詞 + に + なる 著是變做另外一款物件,佮第一段「笑顔に変るなら」是共款的句型。「あかの他人になる酒だ」,會將咱變做生份人的酒,原作是「將咱分做別人,無情的酒啦」,這句「將咱分做別人」無管是網路頂 -仔、歌唱節目的字幕,甚至歌手的演唱,都攏改徦茹 ka3 ka3,猶佫有幾囉款版本,聽講按葉啟田翻唱《離別之夜》的時,著有這種現象,無法度通證實。

4 則留言:

新鮮料理人 提到...

赫 --先:
一,偌久以前 --的歌算老歌?
二,建議,文章內,假使有提起人較毋捌的人名,上好會使加注簡介,譬喻三橋美智、吳成家、江有誥等。
三,民國八十年出版的《臺灣泉廈漳三腔三字經讀本》介紹作者:「杜建坊,一九五四年生,台北市松山人。目前獨力從事台灣閩南方言調查,為台灣少數能分辨泉、廈、漳三種音別的民間文化工作者。」
表示這馬普遍攏袂曉泉、廈、漳三種口音的精差,佇咧二十年前,捌的人就誠少 --囉。
希望你文章中有寫到這三種口音的時,會當用色字共伊區別 --出來。
譬喻「酒場悲戀影」,3-1…3-6:方瑞娥是典型的偏漳音,不過這條歌 kan1 naN7 箸上尾仔一句,「欲」唱「bueh」、「替」唱「the」,這兩字較明顯…「明日」的「明」唱「miaN5」,偏泉,in1「清明」有人講「tshiN1 miaN5」,「明仔再」講「miaN5 tsai3」。偏漳講「tshing1 bing5、maN5 tsai3 / han33 naN44 tsai11」。(http://hik-u-tw.blogspot.com/2010/06/blog-post_17.html)
loo2 lat8(這兩自我袂曉寫漢字)

dongxie 提到...

群星會時期的,就算老歌。
loo2 lat8有用努力,用勞力的最多。
格主對留言的回覆,時間很不確定,還得去「留言回覆」查看,極為麻煩,倒不如直接用意見張貼來得方便。

新鮮料理人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RORO 提到...

dongxie
☆要update的資訊
從http://www.blogger-index.com/feed352444.html
可以抓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