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3日 星期四

「niau2 鼠」怎寫較好

2008,11.03箸「鹭水芗南」有人留言:

借問一下,
niau-chhi(老鼠)的niau(上聲)是啥?
鳥(白話用文言音)?爪(泉州音?http://taigi.fhl.net/dict/gm.php?fn=B/B0542.png)?
多謝。

林先的答覆是:

莫(boo̍h)客氣。(案,boo̍h,著是 booh8)

動物“鳥”,普通話niau,閩南語唸做“chiáu”(白話字)。“鳥”字:「【唐韻】都了切,【集韻】【韻會】丁了切,𠀤音蔦。」(案,這段話準若是引用《康熙字典》的,「𠀤音蔦」應為「丛音蔦」。下文有一個「 側絞切」,同) 照按呢,該當讀做“tiau”(普通話),音同“屌”。中國民間攏有將公的動物(包括儂)的生殖器官叫做“屌”,看勢,屌=鳥。閩南語共號做 “lān(卵)-chiáu”,意義相共款。

“鳥”字,另外有讀音:「【法華經偈頌】聖主天中王,迦陵頻伽聲。【註】迦陵頻伽,妙音鳥也。鳥未出聲時,卽發音微妙,一切天人聲皆不及,惟佛音類之,故以取况。又【正韻】尼了切,音裊。義同。 (案,【正韻】是明朝的《洪武正韻》)」照按呢來講,即陣普通話共“鳥”讀做“niau”著是根據即个音切,閩南語讀冊音共“鳥”讀做 “niáu”也著會當解說囉。

“鼠”佮“鳥”是兩種動物。是按怎“鼠”,閩南話又佫叫做“niáu-chhí (chhú)”,到底即字“niáu”是啥物?是“鳥”抑是“爪”咧?這hoān-sè著斟酌稽考古文古韻,才有結果。
“爪”,是像形文字,表示動物的kha-jiáu(腳爪),漳音jiáu;泉音正音liáu,不而過即陣攏讀做niáu較儕。普通話“抓、撓”的動作,閩南語漳腔jiàu,泉音對應是liàu(毋佫,咱所聽著的,實際是讀做niàu較儕),這本字,我認為寫做“爪”、“抓”攏會通。當然,若比照即 mái普通話來講,“抓”會較好理解。毋佫,一定是先有“爪”,後才有“抓”。


“爪”字,古冊記載講「〔古文〕㕚【唐韻】【集韻】𠀤側絞切,音抓。【說文】覆手曰爪」,照即个來擬閩南音,通讀做“chiáu”。

毋管是鼠,抑是鳥,in攏有kha-jiáu(腳爪)。所致,有儂講,閩南語所講的“chiáu”(動物),本字是“爪”。也著是講,閩南語的chiáu=鳥=爪。

總是,按照咱頂頭所講的,“爪”字作名詞的時陣,有即幾種讀音(閩南語):chiáu,jiáu,niáu。

因為“鼠”(動物)本然嘛有kha-jiáu(腳爪),所致,若講閩南話的niáu-chhí本字是“爪鼠”,看勢嘛是有可能。不而過,若是“正字法”,我無贊成寫做“爪鼠”,我認為猶是寫做“鳥鼠”較bē迷亂。

《诗经•斯干》有寫講「風雨攸除,鳥鼠攸去,君子攸芋……」毋知,當中的「鳥鼠」是啥物意
思,隨儂會當去稽考看māi咧。

原來的網址是http://hokkienese.com/?page_id=417,今仔我揣無。

隔轉工中晝我有去做一個回應,網址是http://hokkienese.com/?p=412,今仔嘛揣無。

「蘇東坡是鳥 (tsiau2)」的時,有去想著這層 (tsan5) 代誌,舊資料揢反 (ping2) 出來,趁閒罔改罔改。

一點仔個人的看法,毋知著(tioh8)抑毋著,無掛保證。

1.「爪」有人讀 jiau2,有人讀 giau2,寫做「爪鼠」,人無定著計會讀 niau2-tshi2 / tshu2 / tshir2,感覺上用「鳥鼠」較未看taN7。

2. 無證據講「鳥」字,未用 eh8 講做 tsiau2,都了、丁了切箸中古漢語屬於端母,不過,有人講「丁」箸《經典釋文》內底,亦可能是知母,伊講「伐木丁丁」的丁是讀 tsng1,不管如何,中古漢語的端、知二紐,箸上古漢語攏計歸端母。

上古端母,台灣參閩南讀 ts- 的,頂頭講「鳥、丁」無算,其他的字例猶有未少,比論講:轉 tsuan2 / tsun7 / tsuan7、站 tsam7、貞 / 偵 / 楨 tsing1、徵 tsing1/ tsi2、黹 tsi2、駐 / 註 tsu3。

有一個較特殊的現象,著是日語漢字譯音,毋管是吳音抑是漢音,「鳥」計讀做チョウ,子音 (聲母) 亦是 ts-。阿「丁」的吳音嘛讀チョウ (ts-),傳入年代較晏的漢音讀 t-。

欲探求、稽考本字,有時仔換一個角度咧,mai7 的確著死釘 tua3《切韻》系統的字書,個人的主張啦。

3. 關於《詩經•斯干》寫的「鳥鼠」,陳榮嵐先是講大部分的注本,計解說做「鳥」參「鼠」,伊認為「鳥鼠」著是「niau2 鼠」,因為古漢語並毋是全無雙音節的詞;另外,伊講「鳥鼠」的成詞比「老鼠」早,箸杜甫的「山空鳥鼠秋」猶有「鳥鼠」這二字。

「鳥鼠」是「鳥、鼠」,古冊內面,毋 kan1 naN7 是箸《詩經》才 (tsiah4) 安呢注的;像講《史記‧夏本紀》,毋管《索隱、正義、集解》或者是郭璞注《山海經》,攏解說做「鳥」佮「鼠」,是兩項物件。

若欲知影《詩經》這句話的意涵,我想,用規句來解讀會較好。

這首詩的全文是:
約之閣閣,椓之橐橐,風雨攸除,鳥鼠攸去,君子攸芋。
意思是,ka7 (處的,tshu3 e9) 枋堵一沿一沿縛乎好勢,用塗填填 (thun7) 乎 tsat8,安呢著毋驚「風雨、鳥鼠」會入來,君子亦因為安呢,所以就會當 (tang3) 安居。

這角的「風雨」若當作「風」參「雨」,「鳥鼠」著是「鳥仔」敿「niau2 鼠」。不而過,《詩經》內底,雙音節詞有夠濟,像:

《召南‧草蟲》,「喓喓草蟲」的「草蟲」是指「草蜢」彼款的蟲,毋是「草」參「蟲」兩款物件。

《甘棠》「家室」是「家後、牽手兮」的意思,毋是「家」佮「室」。

《邶‧北風》「北風其涼,雨雪其雱」,「北風」是雙音節詞,毋是「北」佮「風」;「雨雪」準若是「雨」參「雪」,這表示頂下句,無的確愛有對同 (對文);準若愛對同,「風雪」就是雙音節詞。這參頂頭「喓喓草蟲」下句的「趯趯阜螽」的情形共款。

所以,我想《斯干》的「鳥鼠」,無證據講著是「鳥、鼠」兩項,niau2 tshir2 / tshu2 / tshi2 寫做「鳥鼠」,會通 (thong1) 啦。

4. 準若安呢,「niau2 鼠」這句話音毋著是等徦有「尼了切」的時代才有兮?

4-1. 是。


「風雨」,今仔咱「風 u2 / hoo7」;「滿意」「buan2 / buaN2 意」;「偉大」,「偉 tai7 / tua7」計有人講,無人知影以後會變按怎。
「合同 (合 tong5)」、毋知今仔猶有人講「合 tang5」,阿「方面 (方 bin7)」講「方 bien7」無 (bo9)? (我是咧講「台語」oo5)

語音會變。

4-2. 無的確。

古無輕唇、舌上,照二歸精、娘日歸泥、喻三歸匣、四聲一貫、形聲相表裏 ……,毋管這寡講法有理抑無,有一項會使確定的是猶有真濟咱毋知的代誌。

準若毋是錢大昕的發現,無定著咱今仔「方」讀 png1、「芳」讀 phang1、「竹」讀 tik4、「丑」讀 thiu2,煞會誤會按「走音」去。

啥人敢保證佫幾年仔,「gia5 / giah8 狂」未與「搦狂」取代 -去,「削骨肉 (sioh4 kut4 bah4)」著計讀 siah4 kut4 bah4,甚至攏改講做「喙 phe2 肉」。

換句話講,準「鳥」箸明朝進前的某一個時、空,著有人讀「niau2」,只是猶無人去發見著。(案,tsia5 是指《洪武正韻》,根據曹德和的考釋,「鳥」按「都了切」改讀「尼了切」可能始於宋代)

佗一個才著,或者猶有其他的可能,我有影未曉兮。

我的看法,免想 hah4 濟啦。不管如何,箸目前「niau2 鼠」寫做「鳥鼠」,比「老鼠、爪鼠」攏較合適。

有閒兮才鬥想看 bai7 咧,心適心適。嘛毋免講愛內行,有興趣著OK啦。


5 則留言: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請你指教一下:
http://yifertw.blogspot.com/2010/05/niau2.html

台灣赫宇 提到...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汝兩個意見我攏無同意:

1.「niau2 鼠」絕對毋是「貓鼠」。

毋管講「niau2 tshir2」、「niau2 tshu2」、抑是「niau2 tshi2」,kah1 naN2 有兩種講法:毋是「niau24 鼠 (ㄋㄧㄠˊ 鼠),著是講做「niau44 鼠 (ㄋㄧㄠ 鼠)」。
參「貓鼠」的連讀變調未合 (hah8)。

汝講「貓母、貓面、貓仔間、貓貓相 / 看」,佫講「貓鼠」,比較一下著知。

這無介困難。

2.「鳥」讀「尼了切」毋是「走音」。

2-1. 汝毋是有曹德和有關「鳥」語音彼篇文章,內面寫徦真詳細箸--兮。

2-2. 我足反對人磕一著著欲用「走音」這個語詞,「走音」是音讀了去與走去,是讀毋著。比喻「音樂」講做「因樂」、「王建民」講「王建明」、「集會」講「一 (tsit8) 會」抑是「舌 (tsih8) 會」,這毋才號做「走音」。「都了切」亦好「尼了切」亦好,這阿毋是孤 ta1 一本字書寫兮,毋是「走音」啦!

dongxie 提到...

taN7,誕
in1,怹

Nature.Roger 提到...

鳥 (唐宋 音 tiau2) 【唐韻】都(too1)了(liau2)切【集韻】【韻會】丁(ting1)了(liau2)切,��音蔦(tiau2)。【說文】長尾禽總名也。

鳥 (niau2【正韻】為明朝音) 又【正韻】尼(ni5)了(liau2)切,音裊(niau2)。義同(tiau2)。

鳥 唐前古 音爵(tsiok4/tsiau3)。【前漢·地理志】武威郡鸞鳥(tsiok4/tsiau3)縣。【後漢·段熲傳】欲攻武威,熲復追擊於鸞鳥(tsiok4/tsiau3)。【註】鳥音爵。

又【字彙補】子(tsu2)削(siok4/siau3)切,音爵(tsiok4/tsiau3)。【前漢·地理志】武威郡鸞鳥縣。【後漢·段熲傳】欲攻武威,熲復追擊於鸞鳥(tsiok4/tsiau3)。【註】鳥音爵。
{ 案: tsioh4 白話音應屬上古音, 此入聲輕讀音韻發音近第3聲調 tsiau3 ; 入聲輕讀音韻隨古漢音之不振與不斷胡化演變應是入聲韻先消失之部分 }

===
【漢文輔助系統】
{白話音base on TLPA 台語拼音輸入法字庫-轉成教育部台語拼音} 歷經數年編篡整理【康熙字典】中【唐韻】【廣韻】【集韻】【韻會】【正韻】等音韻之音切而推出。
http://www.taigubun.org/HanBunSystem_Download/

1.運用【漢文輔助系統-"文章轉拼音"】功能,可將漢字轉唐宋韻羅馬拼音。 (此羅馬拼音文讀音乃系[唐宋國語]依據康熙字典切韻切出之文讀音)。

2.對文章內任一字漢字音韻或者解釋有疑問,可查漢字台語讀冊音、白話音以及此漢字康熙字典【唐韻】【廣韻】【集韻】【韻會】【正韻】等各音韻。目前資料庫(Database)已將【平水韻】一百零六韻用字整理完成。目前資料庫(Database)量其約匯整五至六千個漢字。台語TLPA輸入法資料庫尚有1400外箇漢字待整理【康熙字典】切音與釋條。

台灣赫宇 提到...

Nature.Roger:

汝好,歡迎。

關於台語「鳥」的讀法佮年代,我無啥意見。不而過會當 (e7 tang3) 提兩個仔小問題罔參考:

1.《漢書‧地理志》「武威郡 … 鸞鳥」,後人據北宋「景祐本」、乾隆「武英殿本」校勘做「鸞烏」。阿段玉裁講是「島」才著 (tsiah4 tioh8),這嘛有可能,《康熙字典)「《集韻》、《類篇》从與『島』同。《書‧禹貢》『島夷皮服』,《史記‧夏本紀》《前漢‧地理志》作『鳥夷』。孔讀『鳥』爲『島』」。

2.《後漢書‧皇甫張段列傳》除了「欲攻武威,熲復追擊於鸞鳥」,箸《段熲傳》頭前的《張奐傳》另外亦有一句「自鳥鼠至於東岱,其病一也」。前者注「鳥音爵,縣名 …」;後者注「鳥鼠,山名,在今渭州西 …」對「鳥」*字並無音注,減采「鳥鼠」毋是讀做「爵鼠」?

3.「tsioh4 白話音應屬上古音, 此入聲輕讀音韻發音近第3聲調 tsiau3 ; 入聲輕讀音韻隨古漢音之不振與不斷胡化演變應是入聲韻先消失之部分」
(a)「鳥」上古音是入聲「tsioh4」胡化了後才變「tsiau2」?個人理解的範圍,古文獻頂 *仔並無「鳥」參入聲字通押的例。
(b)「-ioh」→「-iau」台語敢有他例,我嘛想無。
(c)「爵」台語唸「tsiok4、tsiak4」,在我所知,若像 (laN2 tshiuN7) 無唸「tsioh4」的音。
(d) 台語「削」一般是唸「siok4、siah4」;亦有人講會使讀「siet4」,這我著毋別。「削」欲讀「tshiau3」是做「鞘 / 韒」解說,這是去聲。

===

「台灣語漢文輔助系統」看khiai3未䆀 (bue7 bai2) 的款,多謝拍報,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