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30日星期六

【華語】台語老歌「滿面春風」黃乙玲版

新鮮料理人 - 2010,10,28,09:10 留言:
看王華南先生的節目,我相當的感慨跟覺悟,你們說的都很有道理.問題是用漢字寫台語,對我這個普羅大眾是件困難的事.要我別用羅馬拼音,簡直就在逼我寫國語嘛.像你受過學院派音韻學訓練的人,畢竟是少數.紅目遇盡說風涼話,他的部落格怎不用漢字寫台文?

料理人:

1. 有「覺悟」是好代誌,「拼音」是「音標」,亦是一種「符號」。多數人猶未接受兮、抑是看無的「符號」,著若 (naN2) RORO in1 大舅講 -兮,是「密碼」。「密碼」的推廣毋通有傷強烈的「使命感」,人若引起反彈著顛倒死。

無論外理想、外好用的「密碼」,任汝按怎鼓吹,用啥手段,嘛是愛顧現實。

「現實」是啥?參考一下仔張學謙教授《行向多文字 ê 台語文 ── 文字態度 kap 政策論文集》內底,有一個問卷研究;受訪者包括在職國小教師、師範生佮一般大學生,平均年齡是23.61歲。張教授問卷分析的結果,包括我節錄的下骹這幾項:

受訪者支持 ê 方案有漢字 kap 羅馬字同時使用、羅馬字做漢字 ê 注音、漢字混合羅馬字;反對 ê 方案是 kan-ta° (kan1 ta1) 用漢字無使用羅馬字 kap 廢除漢字二種。Mä 就是講,chit 個調查結果顯示,受訪者傾向雙文字使用,反對任何形式 ê 單一文字。‹ (m7) -koh,比較--起-來,漢字對受訪者 ê 重要性比羅馬字 khah 高

受訪者對羅馬字 iáu 無到積極認同 ê 程度,無認同羅馬字是台語 ê 一種傳統文字。


受訪者傾向認同漢字是表意文字,mä 認為漢字 chiâ° (tsiaN5) 好用

受訪者認為漢字 kap 羅馬字對 gín-á (gin2 a2) 學習台語讀寫 lóng 有幫贊助,特別是羅馬字。‹ (m7) -koh 就文字學習來講,in 反 tò-t¡g (to3 tng2) 認為漢字比羅馬字khah 簡單好學
(案,資料來源是網路的PDF檔,原文羅馬拼音我 copy 了會走精,括號內面的TLPA是我添兮)

少年人都認為漢字比羅馬字較重要、漢字誠好用、漢字比羅馬字較簡單好學,阿若較有歲 -兮,免問嘛知。台灣目前絕大多數的人,將羅馬拼音當做「密碼」,這是事實。舍眾是得其末而失其本,一意孤行,何 mih4 苦 -咧。

2. 無人叫汝一定著怙漢文寫台語,小學生寫作文,拄著未曉寫的漢字嘛知影用注音兮。「寫國語」嘛未要緊,有一寡都合顛倒用愛「華文」來寫,比如,參汝交談的人未曉台語。進前我咧網路語文論壇發文、做回應,定定嘛使用華文;我PO一篇仔與汝看。

■ 台語老歌「滿面春風」

1. 原作詞曲為周添旺、鄧雨賢;黃乙玲新的詮釋,詞、曲與唱法和原作均稍有不同。

2. 歌詞用寬式國IPA,音標後面的數字為調號;註解的部分是個人的了解,為方便原載論壇不懂台語者瀏覽,註解使用華語。

3. 漢文盡量使用教育部推薦用字與2004年的建議用字 (台灣日報轉載)。
(案,我今仔改做TLPA,用字亦做一屑仔修改)

滿面春風
muaN2 bin7 tshun1 hong1

一、
人阮彼日,佮伊雙人,做陣去遊江。
lang4 gun2 hit4 jit8, kah4 i1 siang1 lang5, tsue3 tin7 khi3 iu5 kang1

伊有對阮,講起愛情,說出青春夢。
i1 u7 tui3 gun2, kong2 khi1 ai3 tsing5, sueh4 tshut4 tshing1 tshun1 bang7

又佫講阮,生成愛嬌,生做真活動。
iu7 koh4 kong2 gun2, seN1 sing5 ai3 kiau1, seN1 tsue3 tsin1 uah8 tang7

與阮一時,想著歹勢,見笑面煞紅。
hoo7 gun2 tsit8 si5, siuN7 tioh8 phai2 se3, kien3 siau3 bin7 suah4 ang2

二、
又佫一日,佮伊行入,一間小茶房。
iu7 koh4 tsit8 jit8, kah4 i1 kiaN5 lip8, tsit8 king1 sio2 te5 pang5

雙人對坐,滿面春風,咖啡味清香。
siang1 lang5 tui3 tse7, muaN2 bin7 tshun1 hong1, ka1 pi1 bi7 tshing1 phang1

彼時亦,對阮講起,結婚的事項。
hit4 si5 iah8, tui3 gun2 kong2 khi2, kiet4 hun1 e5 su7 hang7

與阮一時,想著歹勢,見笑面煞紅。
hoo7 gun2 tsit8 si5, siuN7 tioh8 phai2 se3, kien3 siau3 bin7 suah4 ang2

三、
佫再一日,孤單一個,坐在繡樓窗。
koh4 tsai3 tsit8 jit8, koo1 tuaN1 tsit8 e5, tse7 tsai7 siu3 lau5 thang1

看見遠遠,小路一個,佮伊真相仝。
khuaN3 kiN3 hng7 hng7, sio2 loo7 tsit8 e5, kah4 i1 tsin1 sio1 kang5

心內歡喜,叫伊的名,看真毋著人。
sim1 lai7 huaN1 hi2, kio3 i1 e5 miaN5, khuaN3 tsin1 m7 tioh8 lang5

與阮一時,想著歹勢,見笑面煞紅。
hoo7 gun2 tsit8 si5, siuN7 tioh8 phai2 se3, kien3 siau3 bin7 suah4 ang2

註解:

1.人阮彼日,佮伊雙人,做陣去遊江 (那天我同他一齊去江上遊玩):「人」,人家、我;「人阮」,人家我。「佮」,跟、與;如果「伊」用「in1」就變成「跟他們兩個人」。「做陣」,一夥,也說「鬥陣 (tau3 tin7)」。「遊江」不是去江邊玩,通常指在江上划小船。

2. 伊有對阮,講起愛情,說出青春夢 (他跟我談到愛情和甜美的願景):「青春夢」,青春美麗的願景。

3. 又佫講阮,生成愛嬌,生做真活動 (還讚美美我活潑又可愛):「又、佫、又佫」都是「又、再、又再、還有、另外、也有」的意思。「生成」有長得、本來 (如:爸母生成,天公定形) 兩義,這裏是前者。「愛嬌」:台灣外來語,源於日語「あいきょう (AIKYOU)],指「可愛、動人」。「真活動」,很活潑。

4. 與阮一時,想著歹勢,見笑面煞紅 (突然讓我覺得不好意思,臉都紅起來了):「與阮」,台灣教育部用「予阮」,讓我,原歌詞做「乎阮」,「乎」是借字;林金鈔先生認為本字是「與」,楊秀芳多用「互」,連橫作「護」,個人贊同林氏之主張。「一時」,這裏指剎那間。「歹勢」,不好意思;「歹」,借字。「見笑」,慚愧、丟臉、不好意思。

5. 又佫一日,佮伊行入,一間小茶房 (還有一天,跟他在小茶館裏):「茶房」是舊時台灣一種專供人聊天談心的茶館,也稱咖啡廳,環境清雅,供應咖啡、牛奶、冰品等冷熱飲和洋、日式糕點,極受當時青年男女歡迎。賣茶葉的地方叫「茶行、茶莊、茶店」。純喫茶侃大山的地方叫「茶桌仔」,也供應花生米、瓜子等漢式傳統茶點,「茶店仔」有MM陪侍,也供應酒和小菜。營業性質和名稱都有區別。

6. 雙人對坐,滿面春風,咖啡味清香 (兩人對坐著,滿臉春風,感覺咖啡的味道也特別好):這裏「味清香」不光是形容咖啡的味道,而是要對應兩人心情的寫照。

7. 彼時亦,對阮講起,結婚的事項 (那時他也提到結婚的事情)

8. 與阮一時,想著歹勢,見笑面煞紅 (突然讓我覺得不好意思,臉就都起來了):見〈註解〉4.。

9. 佫再一日,孤單一個,坐在繡樓窗 (又有一天,我獨自倚坐在繡樓窗邊)

10. 看見遠遠,小路一個,佮伊真相仝 (看到小路遠遠的地方,有個人很像是他):「相仝」也唸 saN1 kang5;「仝」借字,以別於「相同 (sio1 tang5)」,

11. 心內歡喜,叫伊的名,看真毋著人 (心裏頭一高興竟然喊叫著他,仔細看清楚才知道弄錯人了)

12. 與阮一時,想著歹勢,見笑面煞紅 (突然讓我覺得不好意思,臉都紅起來了):見〈註解〉4.。

附記 (以下台文):

這條歌箸
「365音樂網」的頂頭聽會著。

黃乙玲唱 -兮,聽 -起來若 (naN2) 像心情未 bai2、真歡喜、嘛有青春浪漫的氣味,卻是無「歹勢 、驚人知」彼款的感覺,減采是一種懷春少女自言自語的獨白。有一寡裝飾音囥了真好,不而過也有參原作小可無同的所在。譬喻講「想著歹勢」的「想著」,譜是 04 24 ,伊唱「想」04,「著」為 24;原作是「想」04 2,「著」4,這個所在改了無通外好。

歌詞方面,原本有四葩,in1 嘛有改一部分,雖然敿原來作詞者欲表達的原意,無啥爭差,但徛箸尊重原作的立場,上好會使註明一下。


第二葩第三句「彼時亦」三字,參其他兩葩的「又佫講阮、心內歡喜」四字,改了怪怪。根據元唱純純、愛愛所灌的原聲曲盤,這三句應該計是三字的「又講阮、彼時陣、心歡喜」。(鄭恆隆等《臺灣歌謠臉譜》玉山,2002:40)

台語流行的老歌,每每攏與 (hoo7) 新的歌手改變唱法,比論:《可憐戀花再會吧》未少人唱到「啊 ~ 可憐戀花再會啊,再會啊」的時,包括江蕙,箸「戀花」的後壁佫加一字「啊」;《黃昏的故鄉》「喂 ~ 親像在 (teh4) ……」的「喂 ~」原唱是「ooi」,我聽陳盈潔、沈文程等全唱做「ue」;《再會呀港都》原唱是「船要開,船要離開」新歌手攏唱「船要離開,船要離開」。改了好、bai2 是另外一回事,mah4 kuh8 實際上加減攏會失去一寡原味。

黃乙玲這條歌的腔音是標準的不漳不泉,日母字亦 l-、j- 混用,這點共今仔廈門抑其他地區的閩南話略仔有爭差。

3 則留言:

dongxie 提到...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說的對,你熟讀「兵書」,所以信手拈來就可以發文回應。提到拼音字你就可以引用張學謙教授的研究,還把《呂覽》的「舍眾是得其末而失其本」支持你的主張,說到寫國語,你就拿你以前的文章當例子。感覺你有把黑的說成白的的能力,我只說能力,可沒說你反黑為白。
話說回來,張學謙教授的「To-gí-giân ê Hoe-hn̂g 多語言ê 花園」不直得你推薦嗎?
khuaN3 tsin1 m7 tioʔ8 lang5的tioʔ8你漏了改。
既然有4段歌詞,建議你一起分享。

philip yen 提到...

赫宇

想來你也贊成使用漢羅書寫方式?

《呂覽》的「舍眾」能否比照http://hik-u-tw.blogspot.com/2010/05/blog-post_29.html的方式發文?

RORO 提到...

版主
☆老先生有些資料給您
我已mail了
用國語寫也不錯
但他希望
別れの波止場
改用台語
請充分利用他提供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