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19日 星期六

留言回覆 Jun. 2010

留言回覆 Jun.2010

「最新留言清單」的功能,上濟會使保留5個項目,準我若參落去使用,安呢網友意見顯示的空間會受著影響。所以我另外貼這個テーマ,此後網友的留言有需要回覆 -的,我按意見張貼的先後,箸 tsia5 討論。若有必要 -的,我會專文回應。不便之處,請包涵。


標題3工後會揢「留言回覆---回吳旭昌先生」改做「留言回覆 Jun.2010」。

回覆 dongxie2010,06,30,17:17的留言

汝講了有理,失禮。


以後我會較謹慎 -咧。(2010,06,30,21:30)

回覆 RORO2010,06,30,09:50的留言

理論上是安呢,不而過我的觀察一般是:

自我的使命感 > 社會認知的責任感 (2010,06,30,21:30)

回覆dongxie2010,06,29,10:59的留言

免懷疑,我抄的 -啦;按瀧川龜太郎的《史記會注考證》頂頭抄兮。

這本書俗俗 -啊,著免200箍,所以我報你一下:
「YAHOO!拍賣編號:b43618857」。不過版本無 kang5,我的是文史哲1993兮,這本冊1392頁,大約百五萬字。若《後漢書》是宏業1977再版 -兮,這本頁數較少,千二頁,字數我無才調估計。

有關《史記》的冊,阮 tau1 亦有 -幾款仔;有摕 khiai3 加減仔罔弄兮 (驚生菇),是啟業1978年版 -的,有五冊3千幾頁。

我罕咧咧買書,是自本處 -兮著有兮。絕大部分攏無讀過,引證資料是福氣湊拄 kham2 去掀 -著的。

我足無愛介紹人去讀啥麼啥麼,未輸家己咧外 gau5 咧;這擺是汝要求 e5 oo5,毋是我白目。

「懷疑」嘛是進步的エネルギー佮motive power 的要素之一,這好阿。

是講,汝懷疑這囉代誌,敢未傷無聊。汝若懷疑我講的無合理、引證錯誤、抑是有另外的解說;安呢著有影有合規格,我來答覆嘛較有意義。

毋,汝敢會是參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換貼 -兮,抑是 kang5 婆姐來出世 -兮?阿無哪會一個懷疑我有讀冊 -無,一個懷疑我有衛生 -無,傷閒毋? ^_^

我實在真希望咱咧討論的議題,mai3 離「母語」這個範圍傷遠,看 khiai9 誠 oh4,照這囉情形。


阿若無議量,想欲插一個仔花仔,咸人答喙鼓,毋通無對像揣按我 tsia5 來。

m7 koh8 嘛多謝汝,與我想著講以後的回覆愛繵 / 纏日子 (tan7 lit8 tsi2)。(2010,06,29,18:50
)




這字「蔫 (lien1)」-字台語的讀音佮用字,拍算無問題。只不過我實在毋知影「影」母哪會讀做「l -」。

我未曉得,我講「拍算無問題」是因為華語讀「nian1」,日語漢譯嘛讀「ネン」,這應該毋是「無拄好 -的」。

誠久進前,我有請教過 Y君,但是無結果。

講著 Y君我才想 -著,關於汝講「度」-字「沒有『給』的意思」,我箸
「原文」上介下骹有做回覆,麻煩汝去看 bai7 -咧,sin7 sua3 轉踮汝http://yifertw.blogspot.com/2010/06/blog-post_5265.html hia5,有問題才請汝佫摕出來討論。另外,欲拜託汝,這個回覆愛轉全文,包括洪惟仁先生講的彼段。

多謝 neNh9。

以上回
覆藏經閣外的掃葉人2010,06,28,19:01的留言

厝、次

吳 -先,汝彼篇文章我進前著有讀過兩擺,寫了有影好嘛誠用心,真感服。

1.「次為幄」,引申為軍隊暫時駐紮的意思,這著。

事實上若是「次」-字,毋免安呢踅一箍輾轉,《康熙字典》寫了佫較清楚:
凡舍皆曰次,《左傳‧襄二十六年》師陳焚次。《杜註》次,舍也 ……
又,張幄於所止之處亦曰次。《周禮‧天官》掌次,朝日祀五帝,則張大次小次。《鄭註》次謂幄也。大幄,初往所止居也。小幄,謂接祭退俟之處。

又,《儀禮‧士冠禮》賔就次。《鄭註》次,門外更衣處。必帷幕簟席爲之。

阿若「處」,《康熙字典》安呢寫:
《玉篇》居也。《詩‧王風》莫或遑處 ……

又,居室也。《詩‧大雅》于時處處。

2. 我是安呢考慮兮,「次」的中古漢語是「脂」韻,「脂」韻台語有讀 -u,但這部分偏泉同的人計讀 -ir;有一字居追切的「龜」是讀 kui1 (讀 ku1 的是「尤」韻的居求切),咸攏講「tshu3」無對同。

「次」是「舍」,「舍」會使準 a house,敿台語佫會使當做 home 解說,猶有一絲仔無 kang5。

3. 今仔講「引申為軍隊暫時駐紮的意思」,有一個類似的例。箸《史記》的頭一篇:遷徙往來無常處,以師兵爲營衛」,「無常處」欲講「無固定蹛 (tua3) 的所在」嘛會使 -兮,這個「所在」著是「處」。

準有人欲解說講「處」是動詞,我嘛無意見。咱佫來看另外一句「其民燠,鳥獸氄毛」,《集解》:「孔安國曰『民入室處,鳥獸皆生氄毳細毛以自溫也』」,「室處」與「氄毳細毛」對,計是名詞。《後漢書卷九十‧烏桓鮮卑列傳》:「隨水草放牧,居無常處。以穹廬爲舍,東開日向」。tsia5 的「居無常處」,是講「蹛,無固定的所在」,這個「所在」著是「處」。

4. 關於台語「處」的資料,我有寫幾仔千字 a7,一直毋敢定稿。原因著是欲聽佫較濟無同的看法。

非常感謝汝,若有疑、異,敬請繼續賜教。

以上簡覆
吳旭昌2010,06,28,15:53的留言。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2010,06,28,10:08的留言

感恩,這囉代誌永遠未嫌慢。

翁姑宜蘭人講「tua7 kuaN1 a2、tua7 ke1 a2」,進前我有看過 -的,「大家仔」足濟古冊有記載箸 -咧,著是毋 pat4 看著「tua7 kuaN1 a2」的相關資料,所以才請教汝。

新鮮料理人2010,06,28,9:23留言

「紅蚼蟻」對「紅目遇」,有意思,哈!


處、厝

上代先講寫做「厝」-的,應該是廈門大學的黃典誠先生。不過有真濟人揢反對,像李如龍先生,伊講是「戍」才著。

這,幾仔年前,我著 pat4 箸福建的語文論壇參 Y君會過 -啊 (著是
【轉載】有關「與、予、護」講的彼位先兮)。

按怎「厝」才著,「處」毋著?無,汝講我聽看 bai7 -咧。

以上回覆
dongxie2010,06,26,11:49 的留言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2010,06,26,06:28 留言

呵呵,有這囉物件 -啊。看 -起來毋攏無咧認真經營;阿無,像我這範 (tsit4 pan7) 兮,亦有通排1萬名以內。

阿我對這實在無啥興趣,不過,多謝汝啦。

有關母語的問題,歡迎多多交流。

dongxie - 2010,06,23,16:10留言

1. 未 -咧,汝敢會?

毋別的人 tuaN7 講伊會曉 -兮,若去 hong7 搦包,毋才會漏氣。

2. 我是安呢寫 -的,6.2 咱 tsia5 有足濟想欲『替某一項目的服務』的人 ……」,周 -先敢「咱 tsia5」的人?我主觀上無安呢想。

周長楫教授語錄簡評018---洋蔥我著講過:
廈門大學中文系教授周長楫寫辭典,準若有「統戰意味」這嘛無毋著,阿飵人的飯生成 (siN1 sing5) 著犯人的問,這毋是問題,OK啦!

「有」抑「無」,相關的問題我都發表二、三十篇阿,家己煞未曉小思考一下。阿汝毋攏無咧看,kan1 naN7 興 (陰去) kau3 te3 著問?

3. 進前已經寫好 -的,著有「現世 (獻世)」、「爽 (無) 爽」等幾仔篇,「亞鉛板」寫一半。siang5 講我無咧寫?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2010,06,19,23:23的留言

我有影毋知汝咧問我啥貨,照汝講的網址,標題是「芭樂和旺來應源自福建」。參汝下骹咧講的「這是我在百度找到的音檔 ……」,我鬥未起 -來。

A.「芭樂和旺來應源自福建」內文有兩段,寫了計著。後段所寫 -的,我進前著 pat4 咸汝講過 -啊,箸
2009,11,01,7:02我回覆咧汝「ka1 chi3」的時,講 (kong24 / 44):
6. 另外我有一寡較失禮的題外話,請汝指教。

當然,其他有看法的朋友,嘛歡迎賜教。

6.1 有人欲講台語毋是閩南語,有人欲講台語著是閩南語,咱攏會使尊重。

不過,未用兮因為欲印證 in1 的講法,煞去引用或者摕人製造的證據來支持 in1 的主張;雖然咱共款嘛是尊重。

我欲講的是:「阿尊重歸尊重,愛講的共款嘛著講,該得失的嘛愛得失。」

6.2 咱 tsia5 有足濟想欲「替某一項目的服務」的人,毋管這個「項目」是為著啥麼,是「頭家交代兮」亦好、是「使命」亦好、是「為名為利」亦好、「理念」亦好、是「母語」亦好、是「族群運動」…… 亦好,這攏真正常,啊毋是刣人放火,OK啦。這我個人計無意見,阿嘛共款尊重。

m7 koh8 in1 若有浮光掠影、以耳代目、甚至信口開河,家己戕 (tshiuN5) 家己的後骹,這佮咱嘛無關係。

但是,咱家己愛小心,若無看著證據,千萬毋通人云亦云、以訛傳訛。

有人講「無采 (可惜)」是來自日語、講「ka1 lo2」是來自平埔族語、講「ホース (樹奶 / 塑膠 kong2)」是來自英語 ……,其實,我無客氣的講「án- 字好像是來自客語的轉移。ka1 chi3 可能是來自平埔族語」,證據,證據箸 toh4?這攏是無負責任的話。

6.3 無論「服務的項目」是啥貨,講一擺毋著,以後人哪會佫相信 in1 的話咧?何況是一擺過一擺,早慢會 hong7 當做「放羊的小孩」。

我著講過,準若欲宣揚台語參閩南語無 kang5 (我毋是咧講汝),阿抑是欲宣揚台語著是閩南語 (我毋是咧講周長楫),用這囉無證據的論述,是咧戕家己的後骹、自找麻煩啦。牛螕吞巴豆,何 mih4 苦咧。

「芭樂和旺來應源自福建」,這篇文章的作者 Y2君 (毋是
【轉載】有關「與、予、護」頂仔彼個 Y君,為欲區別,我用 Y2代),幾囉年前我著 pat4 參伊箸鹭水芗南-闽南语部落討論過代誌,不過尾 -仔伊無佫再回應。我主觀上認為伊是「落跑」,所以我揢列入「拒絕往來戶」,意思著是無愛參伊討論問題阿;除非阮以前咧論的彼個議題,講與有結果。

我箸
周長楫教授語錄簡評018---洋蔥頂頭講的某君,著是 Y2。其實,伊敿講「指出『拔仔』(番石榴)來自布農語Lapat」的若干台灣南社成員、張復聚 in7,有佗位無 kang5?

咱會使真清楚的了解若干台灣南社成員、張復聚等人,寫這寡語源,有 in1「服務的項目」,但是 in1 毋知影這「是咧戕家己的後骹、自找麻煩啦」。阿 Y2 -咧?

老網友計知影,較早,「台灣話」佮「閩南話」我攏無咧分,講「無分 (bo5 hun1)」,是未曉分 (pun1)、是想講毋免分。未曉分是別傷少 (pat4 siuN1 tsio2),想講毋免分是認為這毋是外要緊的代誌。了後我堅持家己愛分,加別一寡亦有 (iah8 u7),看人講一寡五四三的,キモ (日語気持ち省,阮讀 khi44 moo44,原詞具有多義,台語一般指「心情、感受」) 未爽亦是原因之一。

哈,「講五四三的」著是指 Y2君。

B. 關於漳州話對我來講,有兮比英、日、客語佫較困難,建議汝去請教建輝先。不過,我會使講一個與汝參考,絕對毋通想講漳州話真簡單,漳州真闊,有的所在的口音,我十句聽無兩句;當然,我這方面的程度毋是介懸,阿學習能力嘛素素 -啊若爾 (naN7 niaN7)。

講正經兮,阮古早是同安來的,今仔有規百歲的長輩 (伊定定講若欲敿閏月算算落去,伊百外 a7),話音、語詞猶保留真濟所謂「老同安」的特色 (tsia5 是講台灣的「老同安」),我放今仔同安音的音檔與聽,伊拄會曉一半。啊知是伊的話音有變,抑是現仔時的同安音著有幾仔囉款。


以上

關於「良、郎」

歡迎,多謝賜教。

台語同音無同義的字誠濟,比論:「基、塗、流、臭耳、竹仔 ……」,這寡我用紅色標示的字免用音轉,著讀做「lang5」,但是字義參「人」無關。

「良、郎」的字義亦咸頂頭彼寡字相 kang5,佮「人」無關,用音轉會使讀做「lang5」,並無代表是台語「human being」的本字。

吳 -先引用的「良人」箸《康熙字典》著寫徦真清楚,「良」:
善也,賢也,量也,易直也,首也,長也,器工曰良,精作爲功則曰良,牢、[上堅下革]也,深也,「良久」少久也,略也,「病愈」曰良愈,能也,「良月」十月也,「良綏」君綏也,墓也,「溫良好善」曰良,姓,「王良」星名,秦官名,地名,山名,「黃良」大黃也,「彊良」獸名,「吉良」良馬名,「螢火」一名丹良。
良人,夫也。《儀禮‧士昏禮》御衽于奧,媵衽良席在東。《註》婦人稱夫曰良。《孟子》良人者,所仰望而終身也。
又,夫稱婦亦曰良人。《詩‧唐風》今夕何夕,見此良人。《毛傳》良人,美室也。按,朱註云:良人,夫稱也。與《毛傳》異。

「郎」-字古籍頂仔我亦毋知有做「人」的用例,我毋知並無代表「無」。諸網友先進若有知影 -的,才請指教。

以上回覆吳旭昌
2010,06,18,10:49am的留言。

for 新鮮料理人

RORO寫 -的,我完全同感;不過我無希望這個 blog 佮我設立的初衷愈離愈遠,所以揢恁的留言刣掉。真失禮,請諒解。

準我若看有上目 -的,我會咸 in1 把會,這點恁會當 (tang3) 放心,RORO 我已經用 mail 向伊解說 -啊,請繼續指教。

以上回應汝
2010,06,18,9:15am的留言 (案,這篇留言我已經刪除)

5 則留言: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此意見轉載自http://blog.yam.com/joshua_yap/article/20697035 :
麻煩告訴我們一下,這樣的說法是否合適?
這是我在百度找到的音檔,據聞是漳州薌城區的腔調,就是一般人說的「漳州腔」,以前曾在漳州人民廣播電台的節目聽過這種腔調,可惜後來不知為何連不上去,要再聽到漳州市區腔並不容易。這段音檔我感覺是薌城偏龍海北部(昔日的龍溪),最明顯的是前後鼻音倒置,音檔明顯可聽到講古先生把漳州的「漳」(chiang)念成chian,好像有些台灣南部人會將香腸的「腸」(chhiâng)念成chhiân。
基本上這段錄音對偏漳系腔的台灣人來說並不會太難了解,比較不同的就是漳腔特有的ε韻母,以及將多數泉廈腔的ng韻母念uiⁿ,還有就是漳州某些地方特有的ioⁿ韻母。讀音方面,他們將「囝仔」說成kin-á,沒有g的濁音;廈門腔說的「是誰」(chī-chûi)念做chī-chôa;但我覺得奇怪的是,這位先生把「諸姥/查某」念成tâ-bó•,我還未曾聽過。此外,漳州話有個特別的說法,就是把「什麼」說成哪仔,「什麼東西」叫哪貨仔,這在台灣是比較罕見的。聲調方面,我感覺漳腔有個比較明顯的特點就是陰平調變為陽平,陽入聽來也像陽平(感謝建輝兄指出)。以上是我的觀察,歡迎各位一起討論。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我怕聽不懂漳州話會很漏氣,所以來問問意見。還好,我的主題只在「台語」,所以不懂漳州話,就實話實說就可。
我「服務的項目」是台語,希望和人交換「台語」和「台灣史」的心得,所謂交換,當然是希望找到講得有道裡的人來向他學習,「找人聊天」不是我的目的。
有些我的發言,是「請教」、「求證」,比如,我認為台灣初一拜「地基主」的習俗與平埔族有關,其實學者也不敢作定論。http://citing.hohayan.net.tw/citing_content.asp?id=2929&keyword=%A6a%B0%F2%A5D
譬如,我猜測用藺草編的小袋子(加志),可能是平埔族語,(平埔族有一個社叫作「加志閣」),這也沒有確證。
基本上,希望能淘汰毫無根據的傳說(譬如連雅堂《雅言》所說,打貓來自打死老虎的說法),而把已經淡忘或即將以訛傳訛的說法記錄下來,我想你我都一樣,只是盡力更正錯誤,卻也不敢擔保自己所說所寫就一定是千真萬確,不過是「漏氣求進步」而已。
聽一位老老先生(九十多歲)說,台北市主要是同安腔,而且「安」是讀成 uann 1.
謝謝你幫我解惑。

dongxie 提到...

格主:
不懂漳州話你覺得漏氣否。
明明就寫不少的語錄簡評,怎麼又不承認「是咧講周長楫」呢。
就因為如此,簡評才沒再寫,是嗎?

dongxie 提到...

厝,安置,音tshòo,忌跟醋同音,改說成tshù。
處,漳音tshì,泉音tshìr,都不唸tshù。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我承認「度」有「給、授與」的意思,但是辭條還要再往前移。

《陀羅尼集經》卷7〈2 金剛藏眷屬法印咒品〉:「以草火略病人頭上,竄過後更續拄火,度與呪師。呪師把取依前繞竄。盡三炬竟。」(CBETA, T18, no. 901, p. 845, c21-23)

這是「永徽五年」的譯經(西元654年)。

請回去看修正後的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