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6日 星期三

敿 P君談「魚hu2、魚酥、魚鬆」

宝貝様:

■ 汝2009年8月16日 下午 3:38 的意見,我答覆如次:

1. 阿著有影好耍 (sng2),罕咧幾時仔一擺歇熱,趁有閒著 thit4 tho5 一下與歡喜。

2-1. 汝講「網友掃葉人說的:“魚乾” 就是您説的 ”魚 poo2”」,這我有無 sang5 的看法;掃葉人 (下稱 TS 君) 所講的「魚乾」,應該毋是我咧講的「魚 poo2」。

我所講的魚 poo2 是規尾魚煠 (sah8) 好去曝乾,「魩仔 (but4 a2) poo2」較小隻;另外有一款「liau5 仔 poo2」,較大隻的會略仔苦薟苦薟 (khoo2 liam2,有的所在講 khoo2 iam2,寫做「苦掩」);台灣國語講是「小魚乾」,盛香珍的「小魚乾花生」我飵過,伊用的原料,在我看起來,著是阮咧講的較大隻的「魩仔 poo2」;魩仔魚亦有人講「丁香 (ting1 hiuN1)」,按體型的大細,佫分做大丁、中丁、小丁。(案,「魩仔、魩仔魚」的前字變調實際調值,台北腔應該是「but44」,今仔有未少人講做「but33 a42、but33 a44 hi24」,煞變參陰平的變調 kang5 款,讀做陽去的本調,這個現象有較特殊。)
J君講有網友咧嫌「幾落百字無半張圖、看仔頭殼眩」,雖然這篇文章我無看著 (tio3),不而過講起來嘛是有道理,以後我盡量啦。汝去參考 雲海上的生活,頂頭著有。
這著是 TS 君講伊細漢的時「有魚脯,無肉脯,魚脯只 (案,若像是「指」的款) 小魚乾 (整條魚)」的「魚脯」,這角的「脯」是讀做 poo2,阮兩個講的,是 sang5 一項物件。

若 TS 君講伊細漢無「魚乾 (hi5 kuaN1)」,拍算是伊毋別 (m7 pat4) 看過,以前著有「魚乾」,有規尾的、亦有片的,參今仔 (tsim1 ma2) 的共款。我做囡仔的時,路邊擔仔咧賣的白菜滷,有的計摻魚乾幼仔佮ニンジン,阮攏飵未合 (bue7 hah8),所以印象真深 (會記兮猶未起捷運的時,雙連火車路邊仔著有一擔)。

2-2. 汝講了無毋著,TS 君講的「魚附與肉附」,參我講的「魚 hu2、肉 hu2」是 kang5 一款物件。

伊講:「有魚酥、肉酥,這是炸過,入口即化,形狀是短線狀,比魚附、肉附來得短,口感來得脆」,這我知。

不過,伊咧講的「魚酥」,我認為古早著是講「魚 hu2」,敿王順隆先兮咧講的「魚酥」是 sang5 一款物件 (伊的篇題是「肉酥/魚酥」)。

2-3. 阿若王昭華小姐咧講的「魚酥」,到底是啥貨,我普普仔有了解。

(a) 伊報的 http://www.tff.com.tw/fishball_history/fishcrisp_history.html 這個網址,我開未 khiai2。
但是伊有講是「淡水名產」,我認為伊咧講的「魚酥」,參我敿王順隆咧會 (he7) 的「魚酥」是無 kang5 的物件,阮咧講的是台灣國語的「魚鬆」;阿「淡水名產」的「魚酥」是一塊一塊 (te3)、片狀的,亦有人做條狀的。我補一下仔「淡水名產」的網頁:http://hikari0017.spaces.live.com/blog/cns!B61E4E3A8ED544E1!2666.entry,頂仔著有王小姐講的「魚酥」。

(b) 照伊講「脯魚脯的方法」做出來的,著是我咧講的「魚 hu2 / soo1」。

3. 所以汝講:「您、掃葉人、王大姊說的"魚酥"是三種不同的東西,但都對」這句話,我做一個歸納:

(a) 我佮王順隆咧講的、參 TS君講的「魚酥」著是台灣國語的「魚鬆」。爭差是,我認為台灣國語的「魚鬆」台語未使講做「魚酥」,應該亦是號做「魚 hu2」,理由我箸下文會交代。

(b) 王小姐 (著是 cit_lui_hoe,王昭華小姐) 所講的「魚酥」是「淡水名產」的魚酥,毋是台灣國語的「魚鬆」。

(c) 總講一句,上濟是是兩種,毋是三種。

4. 汝講:

「王順隆先生沒搞清楚、王先生的一些說詞是有問題的。」

(a) 我有同感,王先生「搞不清楚」伊參我咧講的「魚酥」是台灣國語的「魚鬆」,王小姐講的是「淡水名產」的「魚酥」。話佫講倒轉來,我就事論事,啊知王先生是一時的恍惚,抑是選擇性的失覺察。因為這囉現象,是咱普通一般人釐釐仔無細膩 (sue3 li7) 著會去犯著的習慣。這著是王先生箸伊的 blog 回覆我07.26 所講的:「一般人通常最容易迷失的是只想到第1個選項,也認定是唯一的選項。」

(b) 汝所的講王先生的「說詞」有啥麼「問題」,我毋知影。

不而過,有關參我對話的部分,個人認為伊有幾句仔話確實講了無外周到,,我箸 頂篇 咧做「附記」的時,著寫未少。今仔簡單講一下著好,比論講伊主張:

「拿一個詞條對譯去質疑 (辭典的) 作者,實在太苛責了。如果是一篇論文,就必須承擔所有的指摘和評論。」

這句話我無同意。

第一、我咧討論周教授的「語錄」,毋是「一個詞條」若爾 (naN7 niaN7),過去著寫一廿 (liap8) 篇阿,周長楫教授語錄簡評019---肉脯 亦毋是最後一篇。

第二、我這篇的評論敢是「對譯」的問題?

第三、我認為所有有掛名的言論 (包括接受訪問、講演、做節目 ……)、文章、書籍 ……,攏愛受公評,阿無,掛名是咧掛キモ兮 (khi44 mooN44 e44) 抑是咧掛心酸兮?

編辭典的人無彼囉免「承擔所有的指摘和評論」的特權啦。

王先生這款心態,敢會變做像陳冠學先生所講的:

「…… 故治人文科學的人可以放心肆意,愛怎麼講便怎麼講,循致造成歪曲整個世紀的大學說,莫他奈何!」(《臺語之古老與古典》第一,1984:62)

我想是無 hiah4 嚴重啦,但是,一個有學術地位的人 (我是咧講周長楫教授等,毋是咧講王順隆),咱若認為 in1 講了、寫了有問題,管伊是一條,抑是 kui1 大 kuaN7,咱揢 (ka1) 摕出來會,講安呢著是「苛責」,哈,這亦未免傷過「苛責」囉。阿無逐個據在人 pa1 li2 lue2,計攏 mai3 講好無 (bo3)?別項的無所謂啦,若牽涉 kau3 我的母語,這我擋啊會著 (tong3 ah8 e7 tiau5)?
原因是這款層次的人,加少計有一點仔影響力。萬不一,我講萬不一若是咱的看法才是正確的,若無摕出來會,敢欲囥咧與 (hoo7) 一直毋著落去?準若咱的看法是毋著的,嘛是會使摕出來討論;因為有這個過程,咱才會了解咱是 to2 位 ting5 taN5;對與咱「指摘、苛責」的人,可能嘛有好處,上無,in1 會知影,in1 的講法有人咧揢注意、重視,無的確了後 in1 著會較頂真。阿對探討的主題 (比如講母語) 有貢獻無?我毋知;上少,這表示咱對母語猶有一屑仔熱誠、有咧注神,這是我個人的認知。

今仔有疑問的毋摕出來講,是欲等幾百、幾十年後才與 (hoo7) 人來訓詁、「刊誤」、考異正誤、寫「字典考證」、編「字典訂誤」?
taN1 嘛好心兮!(案,「好心兮 (ho2 sim1 e3)」的意思著是台灣國語的「幫幫忙、拜託 ~~」)

箸網路的論壇咧開講,有的講了若小可仔失覺察,較客氣的網友著做回應、提意見;嘛人做直接的「指摘和評論」。少缺人足有風度的做探討,甚至接納,承認家己的看法有問題;毋管伊掛的本名、網名、或者是「馬甲」。網路開講都安呢阿,何況是學者掛名、佫欲賣錢的著作。

5. 我本前 (pun2 tsiaN5) 著是像汝所講的「應該說就說」,只是有時仔會較懶屍,有的講了會較慢。

回R君這篇上好汝佫詳細看一擺,應該講的我攏會講,除非是我毋別 (m7 pat4) 的。著是「雞喙變鴨喙」,我嘛會照實 PO 踮 tsia5。

佫講一擺,「旨趣」著是參母語有關的話題;「原則」著是「無原則」,計攏是臨時起意的心適興 (hing3)。
我的文章,計是參我的母語相關的問題,欲摕出來發表,著是欲參人討論,欲接受批評。
( 回R君 )

著是安呢若爾,總講一句,免驚人講啦。
人無講哪會進步,人若無講,哪會知影啥貨是著、啥貨是毋著,理未易察愈辯愈明嘛。我嘛共款,若有人認為我所講、所寫的,裏面的事理佮事例愛佫補正、抑是想法無同、或者看了未順,做恁摕出來會、摕出來質疑、摕出來辯難,做恁盡量,若欲 thut4 tshau3 嘛感恩。
( 讀 《台語常用詞正音》11 - 計劃 )

■ 補充:

● 王先生講:
「還好我沒有附和【魚脯】就是【魚酥】的說法。」

這有影加再 (ka1 tsai3),咱講襸 (tsan2) 的,一般的人嘛未講隨便去「附和」。阿講一句較無輸贏的,欲「附和」嘛未要緊,橫直阿毋是咧寫論文,哈。

三、四年前,我案內一位日本おじさん去法主公邊仔,一間號做「松竹」的カラオケ唱歌。彼個日本人足欣賞當時拄咧唱「上杉謙信」一位姓陳的おじさん,著講欲揢敬酒,參伊熟似一下。

這位陳先生身懸 (kuan5) 大概有百八,真 gau5 跳舞,七十歲才學ゴルフ,我定定箸球場 tng7 著,平常時是 tim3 一下仔頭,因為伊嘛蹛 (tua3) 箸迪化街,算半面相熟。伊人足好鬥陣,亦有長者的風範,自彼擺了後,阮若有拄著,毋是佮 (kap4) 桌,著計攏坐相隔壁,煞變無所不談。

陳先生箸日本時代著咧做肉脯 (bah4 hu2),因為大房的序細有的做醫生,有的開電腦廠,行科技的路線。伊的本業與 (hoo7) 箸三重埔二房的後生去頂,三房的無出。陳先生是台北一信 (尾仔改做「大稻埕銀行」,今仔號做「大台北商銀」) 的大股東,理、監事做徦無愛做。伊箸民國四十年代左右,著開未少錢開發加熱的食品罐頭,物件是有做出來,但當時的社會猶無法度接受這種新產品,銷路無好,路尾仔著收起來。

伊講「肉鬆」是國民政府來了後才有的,參「肉 hu2」是完全無 kang5,台語揢號做「肉酥」,這逐個未拂 taN5 去,因為當時的台語無號做「肉酥」的食品,尾仔著變做通語。

「魚酥」嘛是國民政府來以後才有的加工品 (案,著是「淡水名產」),這種產品是魚漿去 tsiN3 徦會酥,口感著像排骨酥、杏仁酥餅彼款的,哺著會 kiNh8 khauNh8 叫。因為古早無這款加工品,亦無號做「魚酥」的食品,所以嘛變做通語。

徦後來著亂去啊。

「魚鬆」參「魚 hu2」是 kang5 款的,爭差「魚鬆」擂了較工夫,有的欲省本,著加一寡豆仔粉;伊講台灣國語攏叫做「魚鬆」,台語頭仔計號做「魚 hu2」。後來,有部分的廠商家己揢寫做「魚酥」。陳先生講齣頭在人變 (piN3) 的,名是在人號的,不而過,這個名,號了有問題。

「有問題」,是因為本來這有「魚酥」這種物件 (案,著是「淡水名產」)。我問伊講「魚酥」生做啥款?台北市內敢飵會著?

陳先生自安呢 tshua7 我去「春風」(箸昆明街,嘛是全唱演歌的カラオケ) 對面,一間飲食店去飵「魚酥羹」,in1 的「魚酥」毋是條狀的。(案,這間店仔若像是箸昆明街二百七十四號,我早起去看,聽講三、四個月前著無做啊,今仔換人咧賣果子汁)

彼時台北市內咧賣魚酥羹的所在,無像今仔 hiah4 濟,汝若想欲去【舌斗】(khat4) 一碗仔,西門町、艋舺計嘛有,恁石牌仔著有站,捷運坐咧著 kau3,安啦,免佫盤柵湖線,方便徦死無人去。

我咧講的,有名有姓、有時間有地點,但,這我嘛毋敢去「附合」;因為陳老先生舊年過往去,我驚兮有記毋著,臨時 (liam5 si5) 猶無人通問 koh8。

所以我有 an7 講「等徦揣有新的事證佮事例了後,再佫補充」。這是啥?因為我希望有佫較濟網友鬥骹手,有佫較濟的材料;一方面,我認為毋是寫論文才著愛負責任,發表文章、論述嘛是共款。

● 續落去來講是按怎我會揢王順隆先生講的「魚酥」搦準做是台灣國語的「魚鬆」,毋是「淡水名產」的「魚酥」咧?

1. 伊這篇文的標題是「肉酥/魚酥」,伊講:「台灣人的傳統菜餚裡絕對少不了這兩樣加工食品,因為這是小孩子最喜歡的食品之一。」

「淡水名產」的「魚酥」絕對毋是「台灣人的傳統菜餚裡絕對少不了這兩樣加工食品」,嘛毋是「小孩子最喜歡的食品之一。」

2. 伊講:「小時候我只要有肉鬆,就可以不需其他菜餚而連吃幾碗粥飯。」tsiah5 咧講的「肉鬆」就是台語的「肉酥」。

3. 王先生的「魚酥」準若是「淡水名產」、毋是國語的「魚鬆」,這無道理、講未過啦!

「淡水名產的魚酥」是規塊 (kui1 te3)、規條的、ting7 khong1 khong1;「魚鬆」烌烌 (hu1) 茸茸,一兩歲嬰仔嘛會曉分 (pun1),「魚酥」in1 ka7 無法的啦。

4. 伊回覆我的意見嘛有講:

「照理講,【鬆】無可能讀作【soo1】…… 我即知道為何民間一般攏寫作『肉鬆』……」。

這會當 (tang3) 證明阮咧討論的是「肉鬆」,毋是王昭華小姐講的「淡水名產」。

我做一個比喻,這未輸有人咧講以前華語的「計算機」參「電腦」是同一種物件;咱去揢人講:「『計算機』佮『電腦』無 kang5 喔!『計算機』是a calculator,『電腦』是a computer。」

關於這點,王小姐無注意著,阿王順隆煞未記的去。

● 哪會講「魚鬆」著是「魚 hu2」咧? in1 的做法徦食材攏一屑仔無同 neNh4。

陳老先生講免懷疑啦!

伊講其實從古早徦 taN1,台語對物件的名稱大概仔有分做四類。以食物 / 品來講:

1. 有固定的名稱 (著是通語言)。

豆油、豆油膏、麵粉、烏醋、當歸鴨、四臣湯、三層、滷肉飯、柔魚羹 ……。

2. 同一種物件有幾仔種叫法的。

「a tomato」箸咱台灣,講「柑仔蜜 (kam1 a2 bit8)、臭柿仔、トマト、番茄 (huan1 kio5)」計攏會通,甚至猶 pat4 聽人講做「khoo1 ma5 tooh4」。

鼠麴粿有人講 tsir2 khak4 ker2,講 tshi3 khak4 kue2 的人有的寫做「刺殼粿」;嘛有人揢寫做「茨殼粿」、讀做 tshu3 khak2 ke2。
粿皮攏計是用秫米,毋管摻鼠麴草、艾草做的,色致攏是小可仔烏烏、青青。
鼠麴粿、刺殼粿、茨殼粿、草仔粿、青草粿、清明粿 (tshiN1 miaN5 ke2)、牛屎粿、墓龜粿,攏是 kang5 一項物件。

3. 做法、食材有略仔爭差,名稱亦共款。

台語的「韌 (潤) 餅」(閩南語講「薄餅」),一般是韌餅皮 kauh4 塗豆烌、白沙冰、滸菭 (hoo2 thi5)、卵燥 (nng2 so3)、豆乾燥、馬薺 (be2 tsi5)、三層肉幼仔、或者是紅燒肉片、蒜白、芫荽、菜脯幼仔、熟的什菜 (tsap8 tshai3,基本上是高麗菜、紅菜頭、豆菜、敏豆仔絲),上尾仔抹番薑醬、抑是海山醬。(2009.09,06 補「白沙冰、菜脯幼仔)
今仔有人 kauh4 油麵、米粉、摻「蝦味先」、ko5 わさび (山葵) ……,嘛號做韌餅。
有人揢韌餅講做「春捲 (tshun1 kng2)」,這著錯啊,台語的「春捲」較細箍、較短,用油 tsiN2 過。
(網頁:http://www.coa.gov.tw/view.php?catid=6929有春捲)

較粒的台北粽嘛是「肉粽」(用炊的)、較爛的下港粽亦是「肉粽」(用煠的);毋管用竹葉、抑是月桃的葉仔做粽 hah8,共款計號做「肉粽」。

傳統的「肉員 (bah4 uan5)」,欲飵的時,計愛佫怙 (koo7) 油 tsiN3 過,摻搵料 (un3 liau7) ta1 ta1 飵;今仔有彼囉用炊的、濫湯的,嘛是叫做「肉員」。
怙 tsiN3 的肉員皮,一般是用普通 (在來) 米漿、番薯粉,有人佫摻一寡太白粉。用炊、煮湯的著用秫米;番薯粉、太白粉 (有人用片栗粉) 的比率敿欲 tsiN3 的肉員無同。

4. 綜合頂頭三類,汝講汝的,我講我的,逐個相安無事。一般是入鄉隨俗,但是亦免不了受時勢語的影響。

頂回汝佮 R君去新竹 (外媽祖) 宮口的「水蛙 tsiN3」飵 tsiN3 粿,我有交代恁愛試 in1 hia5 的「khok4 仔䬫」,摘名的時毋通 (thang1) 講「蚵 (o5 te1)」,愛學 in1 在地人講「khok4 仔䬫」。本前 (tsiaN5) 人 in1「khok4 仔䬫、蚵䬫」是有分 (pun1) 的,今仔一部分的人嘛講做「蚵䬫」。(案,陳冠學「蚵䬫、khok4 仔䬫」寫做「蚵饘、笿仔饘」。「khok4」字「篝、榼、擴、觥、栱 ……」計是借字,我認為本字是「上竹下恪」,著是「竺」字竹仔頭下骹的「二」改做「恪」。「te1」嘛有人寫做「嗲、炱、胎 ……」亦攏是借字,本字是「䬫」)
「蚵䬫」是蚵仔搙 (liok8) 番薯粉,濫蔥仔珠,攪 (kiau2) 一屑仔豆油、鹽、味素,倒落去鼎兮煎的;「khok4 仔䬫」是箸一支特製有柄的 khok4 仔先 ko5 一沿底漿,餡 (aN3) 囥好用粉漿 ko5 ba7 才落去 tsiN3 的。聽說 in1 的粉漿除了麵粉,猶有摻在來米、卵仁、太白粉,所以 tsiN1 起來會特別較 pho3。
我要講的是古早的「蚵䬫」今仔無啥人咧做啊,「蚵䬫」這個名煞代用做「khok4 仔䬫」去。

古早台灣漢食,有一齣叫做「蝦酥」的菜,亦號做「生炸 (tsiN1 tsa3) 蝦酥」、「金錢蝦。」
(案,網頁:http://food.shop.rakuten.tw/200000000044230 頂仔的產品有 sing5,我無去買來飵,毋敢確定)

今仔有人揢「生菜蝦鬆」的「蝦鬆」台語嘛有人講做「蝦酥」。
(案,網頁:http://www.ytower.com.tw/movie/view.asp?movieid=286 頂頭著有「蝦鬆」)

有人揢櫻花蝦加工一下,嘛講是「櫻花蝦酥」。
(案,汝去看網頁:http://yujhen.com.tw/ponet/index.phtml )

我了解的範圍,台北市內 kan1 naN1 箸雙城佮德惠街口的欣葉餐廳猶飵會著,菜名號做「金錢蝦餅」。
以前有一種用魚漿捏丸 (liap8 uan5) 去 tsiN3 的舊式的火鍋料,拄 tsiN3 khiai3 的時,會肨 (phong3) 徦一、兩倍大,naN2 冷著 naN2 勼,上尾仔會攝 (liap4) 徦一粒變扁扁、脯 (poo2) 脯,這嘛有人號做「蝦餅」。兩三年新竹城隍廟口咧賣的「膏膏羹 (ko1 ko1 kiN1)」內底,每一碗攏有一粒;今仔有無 (bo3),我毋知。
今仔汝若講「金錢蝦」,一般會較無爭議,阿若講「蝦酥」、「蝦餅」人著會捎較無。

在我會記的部分,陳老先生講的意思大概是安呢;當然,我有加減補充一寡仔,比如講箸網路頂仔新揣的資料、個人實際的經驗。

頂篇我咧寫「魚酥」、「魚 hu2」,著是因為這兩個名稱是屬於第 (4) 類的關係,所以討論的時,表面上起來著無交集。不過,汝若知影我參王順隆講的「魚酥」是台灣國語的「魚鬆」,毋是王昭華所講「淡水名產」的「魚酥」,安呢著較未 hiah4 茹啊

● 宝貝様,汝有啥意見佮看法無 (bo5)?準若有,才麻煩汝撥工回應一下。

這張批亦是想徦 hia3 寫 kau3 hia3,讀起來會較飵力,無清楚的所在,做汝摕 (theh8) 出來問。

有看著批的朋友,若欲提 (the5) 供資料、有其他的意見、看無欲問、想欲做陣來討論、或者欲質疑、辯難,當然亦共款無上歡迎。因為,我講的嘛無的確是計著的,亦是我揢這張批公開的目的。

注,「khok4 仔䬫 (te1)、蚵䬫 (te1)」的「䬫 (te1)」愛參 New Gulim 字體相容的介面,才有法度顯示出來。

這字「䬫 (te1)」是【左食右氐】,著是揢「飽」字正朋的「包」換做「氐」。

6 則留言:

昭華 提到...

有夠拄好,今早起才拄搭一條buboo,講著鱙仔魚佮丁香的無仝(阮是讀jiâu-á-hî),原來鱙仔、魩仔佮丁香是無仝的,我將相關聯結搭出來逐家參考

1.魩、鱙均是鮆科魚類,魩是鮆科魚類仔稚魚。體長約在4 cm以下,體色透明者稱之為魩,體長約在4 cm以上,體色逐漸呈現黑色且有銀色縱帶者稱之鱙。丁香魚是屬於鰛科魚類,與魩、鱙不同科。
http://www.tfrin.gov.tw/friweb/index.php?func=fishreply&act=ShowForm&num=250

2.鱙仔魚身型較扁,頭型較圓,丁香則是比較尖嘴
http://www.calldoor.com.tw/mystore/qi_zhen73/products/22920

3.鱙仔魚加工製造 取代丁香魚罐頭
http://www.penghutime.com.tw/newsdata.php?no=07073105

台灣赫宇 提到...

昭華:

gau5 tsa2。

過去,在我的了解,鱙仔、魩仔是一種概稱:

魚的ちぎょ(稚魚) 的魚脯 (poo2) 著是魩仔,特徵是較小尾、白霧白霧。
魚的ようぎょ (幼魚) 的魚脯,著是鱙仔,特徵是較大尾,一隻殕殕、有暗色的魚紋,有的小可仔苦苦。
等變わかぎょ(若魚)、せいぎょ (成魚) 了後,才有分 (pun1) 種類。

當然教我的人毋是這方面的專家。
若有機會我才拜託人去各地的漁會請教人一下。

多謝汝提供資料。

另外,我講魩仔參丁香,是根據「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的網頁「台灣魚類資料庫」頂頭的記載,網址是:http://fishdb.sinica.edu.tw/chi/species.php?id=091_024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謝謝你在我部落格關於[走音]的留言。我學到了不同的知識。

台灣赫宇 提到...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免客氣,互相啦。

dongxie 提到...

先生所稱之馬薺當與《台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相同,即國語之荸薺。邇近網路有人稱台語應作尾薯,並附考據,網址http://blog.udn.com/glwang/9007161,請問是否可信?

台灣赫宇 提到...

阿桐伯:

當時 (tang1 si5) 變徦hiah4厚禮數?叫「先生」我受當不起。

這款考據我毋別、無興趣,阿嘛免上網去讀。因為寫做「尾薯」,現不打 (hien7 put4 taN2,著是「現不現」) 韻類著未通,一看嘛知影有問題,真簡單阿:

「荸薺」的台灣話,無論佗位的腔口,計講「be2 tsi5」。

「尾薯」宜蘭腔唸做「bue2 tsi5」,頭字無共音。

「尾薯」台北腔唸做「be2 tsu5」,後字無共音。

「尾薯」海口腔唸做「ber2 tsir5」,兩字攏無共音。

案,「薯」台語唸「tsi5 / tsu5 / tsir5」是特例,是「𧄔、藷」的後起字,「薯」字書是上聲。《集韻》「𧄔、藷」另有「陳如切」一讀,「澄」鈕的「住 (tsu7)、陣 (tsun7)」咱發ts-,「魚」韻的「如、魚」咱唸「hi5 / hu5 / hir5;ji5 / li5 / ju5 / lu5 / lir5」。「魚」是平聲,「澄」是濁母,讀陽聲調。「𧄔、藷」咱唸做「tsi5 / tsu5 / tsir5」未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