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7日 星期三

顛覆南管?

    老先有一陣做夥咧拍球的朋友,除了日常著真捷咧往來,怹佫固定每禮拜拜三去カラオケ,土曜拍麻雀,聽講pat4開徦三桌;怹是七對翁仔某,上細的欲倚七十啊,攏退休阿。誠久以來,伊著一直向怹推薦去聽南管,一般的反映是「毋pat4 *過、聽無」,所以這幾年來,若去欣賞南管節目,攏是落孤篷 (lau3 koo1 phang5)。自舊年熱 *人,伊嘛招我幾那遍,不過我這站仔 (tsit4 tsam7 a2) (tng1) siau2別項。我是毋pat4去,不而過都合若拄撞 (tng7),老先兮有時仔會講我聽,ah8是摕現場分兮的唱齣紹介佮歌詞與我看。

    真無簡單,昨方 (2013八月初四) 頭一擺有人欲綴伊去,結局敗興而歸。照老先兮的講法,並毋是無王心心老師的齣頭,因為其他的演出計有照以往。但是無印歌詞與觀眾,講這伊從徦今 (tsng5 / tsing5 kah4 taN1) 嘛毋pat4 *著。伊緊揢 (ka7) 怹朋友安搭講等 *兮咧演唱的時,頭前著會有字幕。

聽兩三個曲目了後,怹朋友問伊,講唱詞佮字幕哪會hah4歹對。上頭仔伊搦準怹朋友對部分的方言字音像「卜 (berh4)、處 (ter3)、許 (hir2) ……」捎無,但怹朋友是芳苑的人,日常口語中有「-ir-er」,讀初、高中嘛足濟鹿港的同窗兮 (案,頂過咸這位先生tshim2熟似的時,我著對伊的口音真好奇,怹參新竹人誠sang5,爭差聲調無同,拍算較倚金門的款。比論雞母腹內彼寡ia2未生出來的卵,台語一般講「卵tuaN1」,怹佮新竹人計講「卵luaN1);了後伊才知影,原來字幕的過度音「於、不女」攏節省掉,這對初接觸南管的人確實是一個難題。

    老先生昨暗有加啉 *淡薄,一直問我「毋是用泉州音,敢會使算南管?」講伊聽有、佫會記 *得,昨方的演唱有人:

哥,唸「kor」,下港偏漳腔。 (南管一般唸「kokoo」,下同)
月,唸「gueh」,偏漳腔。 (gerh)
狂,唸「khong5」,受國語影響新台腔。 (kerng)
銀,唸「gun5」,偏同、廈腔。 (girn)
息,唸「sik4」,偏同、廈、漳腔。 (siak)

    個人是認為任何戲種,加入一寡新的元素,並無不可。比論蘇州彈詞 (評彈) 嘛有人用大型的交響樂團伴奏;布袋戲用客話、國語、甚至英語、抑是「金光兮」,共款嘛是布袋戲。H (新竹人) 怹老爸講怹hia5上大牌的道士有一位號做「司公金鐘阿」,民國五十年代做法會的時,道士的後生是H君怹老爸的囡仔伴,叫做「a24 tshau11 e11」,著怙電気ギター (案,著是會使鬥マイクアンプguitarアンプアンプリファイアー省,英語講amplifier,國語是「擴聲氣、擴大器」,台語我毋知) 參鑼鼓、鼓吹、鑔仔合奏 (案,「鑔仔」唸做「tshe2 a2」小型的鐃鈸,《台日大辭典》寫做「鑱」、標「tshe1 a2」。我聽怹是講「tshe24 a42)ウクレレ (ukulele) 嘛會使摕來彈南管。是毋是有市場抑成本的考量,這我是未曉;毋佫確實有人認為:「(台灣式的南管) 音樂、唱、表演、身段動作,都不如中國福建泉州梨園戲的精緻。但,就是比泉州梨園戲好看、好聽。(http://www.youtube.com/watch?v=tMPtm3Mtr2Y)」固然「好聽、好看」是主觀的認定,有影「都不如中國福建泉州梨園戲的精緻*無,我嘛毋pat4。但是會使確定,這種改變,必然有未少人會當 (tang3) 接受,阿聽講亦tih4欲失傳阿。我揢老先兮講,一半字仔唸了個樣 (ko3 iuN7)、著算走精好啦,共款亦是南管。

    老先兮不服,伊認為南管的咬字有一定的規矩,字音唱走精著是學了無出師,未使tua3 li7 (案,著是「賴、推諉」的意思) 與「創新」佮「市場的需要」去坐數 (tse3 siau3)。伊講,若是照我的看法,以後著免啥指譜曲、上四管、下四管,嘛毋免「正音」,煞尾任何人的填詞、譜曲、唸唱攏會使號做南管?

    這我攏外行,無才調參伊談論 *落去,伊看我扂扂無應話,話題著轉隈 (ui3)「字音」。伊講「狂」*字敢有人唸「khong5」?這我是知,但是無把握;無法度,只好當場上網查資料,佫用電話叫人替我揣《彙音妙悟》等字書、文獻的記載。

    結論是《彙音妙悟》、《彙集雅俗通十五音》、《廈門音新字典》、《台日大辭典》、《閩南語研究》、《台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當代泉州音字彙》、《廈門方言詞典》、《普通話閩南方言常用詞詞典》計無人唸「khong5」。我佫報老先兮聽林素梅小姐的作品番薯粥,我揢講:「換我請教 *汝,林小姐唱的字音,嘛有一寡佮咱一般或者講傳統的讀法有爭差,甚至連曲名的『粥』亦咸所有的字書無一致,唸『tsok』,伊這te3曲是毋是南管?我的粗想,南管敢會有一寡特殊的唸法,像『益春』嘛無的確是唱『ah春、iah春、iak春』抑『ik春』。」

    老先生小可仔有醉的款,蹁 (phin5) *咧蹁 *咧,斡入去房間兮,捎一本冊推 (案,這字講會使唸「tu1」,若安呢,「灰」嘛會使讀「hu1」,哪著另外寫做「烌」?「推、灰」攏是中古漢語「灰」韻合口一等字) 與我,講:「掀我摺的彼頁khiai2看,南管是有特殊的讀音無錯;但欲若逐個攏家己發明,哪著館閣、哪著先生?哪著四管?學汝講 *兮,ギター、サクソホーン (saxophone)、ハモニカ (harmonica)、ウクレレ,攏嘛會使取代。我上失望的是說書人王老師,做介紹的時用啥口音都可以,用國語佫較好,逐個攏聽有嘛。伊的獨唱無話講,字正腔圓;合唱的時竟然亦將『月』唸『gueh』。汝講是市場的需要,我講是咧顛覆傳統的南管」。

    伊講女演唱者鼻音傷重,應該「穿鼻」兮穿鼻,毋是「穿鼻」兮嘛穿鼻,講是特色嘛有一說,但聽khiai9著是未慣忕。有一句「受私 (siu si)」,唸徦未輸若 (laN2)「相思 (siuN1 si1)」抑「想死」*咧。我講敢會是音響設備エコー (echo) 的關係?伊搦我相 (siong3) *一下,規晡久才講:「汝搦準我重耳 (tang7 hi7)?」講正經兮,老先兮脾氣一向攏誠好,對任何人都真好禮,頭一回 (kai2) 看伊這款反應,我亦掣 (tshuah4) 一下。

    曷知老先兮啉了過頭抑是想了傷濟,愈講愈suah4喙,齩未歇 (案,齩,唸「gauNh4」:借字,喙振動。哺物件、講話計會使用「齩」,例「塗豆傷橂,老歲仔齩無法 *兮;齩啥?慒 / *死」。「慒」是心亂,「慒 *死」是「亂 *死、煩 *死」;「嘈 *死」是「吵 *死」,「嘈、慒」意思無共款,「嘈、慒」唸做「tso5tso1」。「一支喙齩未歇 / 停」會使解說做「飵未煞、唸未煞」)。拄好我亦未hiang2欲怎 (tsaN2) 接話,事實上這對我來講完全是「巷仔外」兮,只好彼本書摕 *咧,加減仔看、𩏠無聽 *(案,「𩏠讀「tiN3」:激、激力,偏漳音講「teN3」。《廣韻》𩏠,豬孟切,張皮也。中古漢語「知」紐台語發「t-」,像「中、豬、朝」,「庚 (梗映)」韻唸「-iN / -eN」,像「更、生、坑」,攏是常例。「𩏠 (tshiN1)𩏠力、𩏠毋知、𩏠未曉、𩏠大箍屎」計用這字)。書安呢寫:

    南音、南戲的存在形態與泉州方言音韻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一進入南音、南戲的門,就會覺得方言在聲腔中有著豐富的礦藏。南音、南戲由於師承的關係,保留了許多語音方面的資料 …… 在唱詞和道白中有些常用的字詞讀音與日常生活口語有著明顯的差別 ……

狂﹝kɔŋ2﹞,日常生活口語讀音。南音、南戲則讀﹝kəŋ2﹞。詞組:狂風、狂生等。

…… 狂﹝kəŋ2﹞,只存在於南音、南戲唱詞道白,字典均作﹝kɔŋ2﹞。(「中國泉州南音系列教程」,李麗敏《泉州方音教程》廈門大學出版社,2006。案,怹的調號佮咱無sang5,「2」代表陽平;另外,這本冊老先pat4 *過我,當時佫送我一te3王心心先生簽名的CD,伊未記 *)

後記:201385日下午5:44網友dongxie的留言,提起類似的代誌。想講這久無PO文阿,著揢八月初四的日記改寫做這篇。老先兮的觀念敿我的看法完全倒反 (to3 paiN2 / ping2),此後台灣的南管毋知會參泉州兮愈離愈遠 *未?抑是泉州的南管終歸尾亦愛「求變」才會當 (tang3) 繼續。阿欲PO進前,我有拜託ROROサン轉與老先兮先看 *過,伊講阮對話的過程記了無失實,允准我發文。

10 則留言:

Haiker 提到...

嘿嘿,我太太也是芳苑人,她不懂「卵luaN1」這種古老的話,說幾個較常用又和新竹人相同的,我來考考她。

台灣赫宇 提到...

Haiker兄:

尊夫人的長輩敢亦無人知影「卵luaN1」?用手機仔問 *一下嘛。

別無濟,就我所了解 *兮,講 *幾個仔,我才佫想bai7 *咧:
「順便」一般講「sun7 sua3」,芳苑佮新竹嘛講「sin3 sua3」。
「下頦」一般講「e7 hai5」,芳苑佮新竹嘛講「e7 huai5」。
「車研 *著」一般講「tshia1 ging2 tio9」,芳苑佮新竹嘛講「tshia1 gaiN2 tio3」。
「親像 *人」一般講「tshin1 tshiuN7 lang9」,芳苑佮新竹嘛講「tshan1 tshiuN7 lang9」。
「…… 的時陣若爾」一般講「…… e5 sun7 laN7 liaN7」,芳苑佮新竹嘛講「…… e5 sin7 la7 liaN7」。

Ken Yifertw 提到...

「順便」一般講「sun7 sua3」,芳苑佮新竹嘛講「sin3 sua3」。
「下頦」一般講「e7 hai5」,芳苑佮新竹嘛講「e7 huai5」。
「車研 *著」一般講「tshia1 ging2 tio9」,芳苑佮新竹嘛講「tshia1 gaiN2 tio3」。
「親像 *人」一般講「tshin1 tshiuN7 lang9」,芳苑佮新竹嘛講「tshan1 tshiuN7 lang9」。

彰化市內,也是讀芳苑這個音。

台灣赫宇 提到...

Ken Yifertw:

多謝,過去我一直認為彰化市內是漳泉濫,佫是漳優於泉的款勢,想未kau3彰化市ia2有「研」講「gaiN2」這種老偏同腔。

這款特殊音腔 (《彙音妙悟》「熋」韻的字) 照教育部《台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寫 *兮,若毋是有收「金門偏泉腔」,都欲變死語啊。比論「研、反」怹箸「新竹偏泉腔」攏標「ging2、ping2」,但是新竹在地兮有講「gaiN2、paiN2」,阿「還 (還錢)」本底怹是計講「haiN5」,教育部的辭典講新竹佮金門攏講「hing5」,曷知。

著啦,有一擺我綴老先生怹去唱歌,拄有一位新來的服務生毌 (kuaN7) 酒來,囥箸桌邊,彼位芳苑的先兮著教伊講:「khua3與較入 *去咧,若無,等 *咧著 paiN2 *落去。」「paiN2 *落去」寫做「反 *落去」,著是「處理不當 (比如,囥無好勢、捧無好勢) 才落 *落去 (lak7 loh9 khi9)」的意思,新竹人嘛安呢講。

philip yen 提到...

赫--先:

阮嘛有講「tua3 li7 (案,著是「賴、推諉」的意思)」,請教先生,你認為「tua3 li7」敢是外來語或者新創語?若無哪會無漢字?

于美人做節目用華語講「沒有三兩三,不敢上梁山」(有兩把刷子),這句台語欲安怎講?毋是kā「沒有三兩三,不敢上梁山」逐字翻成台語,是問看台語有類似的俗語--無?多謝。

台灣赫宇 提到...

philip:

1. 台語「tua3 li7」毋是外來語抑新創詞,我箸閩南的縣志的「方言篇」有印象pat4看 *過,詳細未記 *兮啊,毋知佗一本,臨時無te3揣,若 (laN2) 是寫做「帶字」的款。個人認為寫做「帶離」較合適,根屬無te3通考據,我罔講汝網聽著好。

2-1. 類似華語「兩把刷子」的台語,會使用「二步七仔、有二步七仔」,習慣上「二步七仔」四字攏唸低平調,「有二步七仔」亦共款,五字計唸低平調。「二 (li7) 步七仔」嘛有人講「兩 (lng7) 步七仔」,聲調嘛是專 (案,「專」唸「tsuan1」:「全部」的意思。劉淇《助字辨略‧卷二》:「東方朔《十洲記》:『方丈面各五千里,上專是群龍所聚。』此『專』字猶云『全』也。」又如,《管子‧任法》:「專聽其大臣者,危主也」;《漢書‧東方朔傳》:「其言專商鞅、韓非子之語也。」等古冊攏有用例) 讀低平調。

2-2. 所以華語「沒有三兩三,不敢上梁山」,咱會使翻做「無二步七仔,毋敢過虎尾溪。(「無二步七仔」五字計唸低平調)。若欲較土 (thoo2) *咧,講「無彼囉鼎,哪敢允人煠彼囉牛𡳞 (bo5 hit4 lo7 tiaN2. laN2 kaN2 in2 lang5 sah8 hit4 lo7 gu5 lan7)」嘛會通。

Ken Yifertw 提到...

彰化市內,不只呈現「漳泉濫」,其實也有「ho3-lo2-kheh」的音在裡面。
「濫」讀「lam7」,有摻雜、混合在一起的意思。
彰化市兩種讀音都有,我分不開那種人讀那一音;
「順便」一般講「sun7 sua3」,芳苑佮新竹嘛講「sin3 sua3」。
「下頦」一般講「e7 hai5」,芳苑佮新竹嘛講「e7 huai5」。
「車研 *著」一般講「tshia1 ging2 tio9」,芳苑佮新竹嘛講「tshia1 gaiN2 tio3」。
「親像 *人」一般講「tshin1 tshiuN7 lang9」,芳苑佮新竹嘛講「tshan1 tshiuN7 lang9」。

台灣赫宇 提到...

Ken Yifertw:

了解。

昨方與老先生案內去中山堂看表演,中站 (tsam7) 歇睏出來飵薰的時,撞 (tng7) 著老先兮彼位芳苑的朋友。因為乾若15分鐘,除去禮貌上的あいさつ,未當 (tang3) 問傷濟。伊講,彰化市內「下頦」有人講「e7 huai5」,「研 (ging2)、筅 (tshing2)、反 (ping2)」無講「giaiN2、tshaiN2、paiN2」,「卵taN1」無講「卵luaN1」,除非是按怹hia5抑寶斗、大城 (歌手陳雷著是hia5的人) 的同安裔搬 *去兮。邊仔有一位虎尾的朋友講「北部講e7 hai5,南部講e7 huaiN5」,芳苑的老先生講「是he7 huai5,毋是e7 huaiN5。」

芳苑的先兮叫我煞場佮怹去啉 *一下,才好好仔開講。不過若毋是有不得不抑特殊的日子,我攏暗時10進前著身軀洗好去睏啊 (毋是「家教」好,是慣忕,哈)。毋佫表演徦10左右點才煞 (有人獻花,佮加唱一te3「大阪しぐれ」,阿本來預定是9點半著結束),我無綴怹去。我咧飵薰的時有開機仔,並無發見汝的留言,若無,我著參怹去罔phoh4 tau7、加減仔請教,呵呵。

教育部的辭典:
彰華語詞目 下巴
鹿港偏泉腔 下頦 ě-hâi
三峽偏泉腔 下顎 ē-kok
臺北偏泉腔 下頦 ē-huâi
宜蘭偏漳腔 下頦 ē-hâi
臺南混合腔 喙下斗 tshuì-ē-táu
高雄混合腔 下頦 ē-hâi
金門偏泉腔 下頦 ē-hâi, 下顎 ē-khok
馬公偏泉腔 下頦 ē-hâi, 喙斗 tshuì-táu, 下顎 ē-kok
新竹偏泉腔 下頦 ē-hâi
臺中偏漳腔 下頦 ē-hâi; ē-huâi, 下斗 ē-táu

在我的了解,這部辭典箸新竹偏泉腔的部分,有問題的所在一大毌 (kuaN7),毋知怹是疏忽ah8是隨宜從事。若無,拜託像師大的韋煙灶教授 (新竹人,偏同腔) 這款「非語言學」科班出身的母語專家審一下稿,代誌著解決啊嘛,輕鬆gah8。

Ken Yifertw 提到...

呵呵呵,這種事,「sio1-tsinn3-tio7-ai3-khui3-lak」(爭辯要費力氣)。
我家是所謂的彰化市內的(鶴老客 ho7-lo2-kheh),我家約在120年前從大溪搬過來,就一直住在彰化市內。可是有人跟我爭辯彰化市內沒有所謂的「ho7-lo2-kheh」存在。(台灣文學家賴和與我家有淺淺的交情,他們家好像也是ho7-lo2-kheh)。
所以「芳苑仙ㄝ」說彰化市內沒這個音,真的是無可奈何,我想他應該跟我年紀不相上下吧?可是我們遇見的人群居然相差這麼多。
在我這一代以後,年輕人已不在意、也對此完全「無感」。所以說是「事如春夢了無痕」咧......

台灣赫宇 提到...

Ken Yifertw:
1. 彰化市對我來講,嘛是真生疏的所在,無咸人相諍的條件,亦毋pat4有這款意圖;我無足巧 *兮,嘛未(人東)戇徦連後壁溝幾枝草,家己著毋知,哈哈。對毋別 (pat4) 的物件,問會著著問、盡量記錄與詳細,習慣啦。

2. 我毋知貴庚,芳苑的朋友相 (siuN3) 猴兮,台灣歲今年七十。頭拄仔我咸伊通過電話,伊的意思毋是講彰化市內無人揢「研 (ging2)、筅 (tshing2)、反 (ping2)」唸「giaiN2、tshaiN2、paiN2」,但這是外來音毋是彰化市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