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9日 星期三

貼消膏

  *hia9,寫 *hia9

   最近看苦苓怹定定箸鄭弘儀佮于美人的節目做台語的「說文解字」,講咧吐連涎是有較無禮貌(「吐連涎」唸做「thoo3 lien5 sien5」,是多義詞,無的確是歹話;阮一個長輩不時嘛咧數念,講以早若招金龍仔 ── 著是信介,去酒家啉酒攏免開チップ代,彼寡查某嬰仔乾若聽伊吐連涎著夠氣啊,連ながし嘛歡喜gah8有當時仔嘛會做サービス *兮;「夠氣」唸「kau3 khui3」,心滿意足  tsia5的「吐連涎」加「est」,著無較hiah4雅,號做「騙囡仔kan3尻穿」),因為怹是娛樂觀眾,無可厚非。  一時手giauN1,加減寫一滴仔罔止癢(tsiu7) *咧。

風火頭,風火、癀火

台語「風火頭」教育部網路辭典的釋義是:

氣頭上。例:伊當佇風火頭,你千萬毋通去惹伊I tng tī hong-hué-thâu, lí tshian-bān m̄-thang khì jiá--i. (他正在氣頭上,你千萬不要去招惹他)

「頭」的時間點箸「風火」,照辭典的講法「風火」是「火氣、怒氣。例:伊風火夯起來矣,你愛較細膩咧。I hong-hué giâ--khí-lâi--ah, lí ài khah sè-jī--leh. (他的火氣上升了,你要小心一點。)」,看khiai9有通,其實這個解說有討論的空間。

一、「風火頭」無的確愛解說做「當咧受氣、發怒的時」,譬喻講汝麻雀拍徦當熱,連莊八佫起手等(tan2),連放尿都未顧 *兮啊,hiong5 hiong5有人行倚去招保險,穩當與汝「碰丁(借字,唸「phong3 ting1」,歹聲嗽、大聲罵)  這並毋是講汝箸咧受氣的時,人去賣保險;因為汝這是手氣當順、緊張刺激、愛全神貫注,伊拄箸汝「風火頭」的時陣去五四三,當然嘛會與汝嚷。

佫舉一個例:阮隔壁一個少年兮tshim2學會曉跳舞,怹老母講學生仔愛有學生仔的款;欲跳舞,等出社會機會ia2真濟。  當然嘛講未聽,都開始咧(siau2)若爾。  老母走去投怹諸姑(ta1 ke1),老歲仔講,過 *一久仔才處理,今仔(tsim1 maN2)當咧風火頭,急亦無效。

這寡「風火頭」是指對某一項事、物拄發生興趣的時,彼種熱沸沸(liet8 phut4 phut4,狂熱)、沉迷或者急切、注神的心緒,無定著是「拄咧受氣」的時。

小川尚義《台日大辭典》「風火頭」的語例:「伊在荒賭,此候當在風火頭,共伊講都無彩工( i1 teh4 hong1 kiau2tsit4 tsun7 tng1 teh4 hong1 he2 thau5ka7 i1 kong2 to7 bo5 tshai2 kang1)」,著是這個意思。

二、《台日大辭典》「風火」日語的解說是「心熱、逆上,日語「心熱(シンネツ)」有「体内の熱、情熱のこと」兩款解說;小川氏的例句「風火發」解說做「逆上せる」,「逆上(ノボセ)」應該是咧講「狂熱、沉溺」。  林俊育先生「《台日大辭典台語譯本》查詢」翻做「心火熱」著無伊「風火頭」這條翻兮hiah4嫷氣。  因為tsia5「体内の熱」是「腹內發燒」,阿「情熱のこと」是指「激情、狂熱」;台語用「心火熱」表達了較未hah4明確。  當然,嘛毋是指「發怒、受氣」。

三、以上的用法,無分地域、腔口。  另外,台語箸偏廈、漳腔的所在,有其他類似的語詞,「hong33火著(toh8)hong33火發」,一般寫做「風火著、風火發」,比喻教育部的網路辭典。  這個「hong33火」單指「受氣、發怒」,參《台日大辭典》「風火頭」做「心熱、逆上」的「風火」音sang5、詞義有爭差。

偏泉的所在嘛有相sang5的語詞,怹講「hong11火著(toh8)hong11火發」;顯然這個「hong11」的漢字毋是陰平的「風」,應該是陽平的「癀」。  理由之一是無論佗位的腔口,「發癀」攏有「發炎、腫脹」、「受氣、發怒」兩種用法。  理由之二是泉州話「風火頭、發癀、癀火」的用法佮台語是一致 *兮,但是「風火頭」講「huang1 her2 thau5」,「發癀、癀火」講「huat4 hang5hong5 her2」。

所以教育部這個「受氣的hong33火」著愛寫做「癀火」。 《台日大辭典》「癀發」這條嘛講會使做「受氣(腹が立つ)、「盛怒、暴怒(逆上する)」解說;tsia5的「逆上する」讀做音讀「ぎゃくじょう」,佮「風火」彼條的「逆上、逆上せる」用訓讀唸做「のぼせ、のぼせる」無sang5,意思嘛無共款。

四、患部發癀,會腫hang3、一模(boo5)紅紅,有兮會癢(tsiuN7)、會痛、會燒ho7ho7;但是無漉膿甚至嘛毋看兮一點白白若(laN2)puh4膿的款,猶未徦患動的程度。  發癀箸在早,上簡單兮的處理方式的是怙冷的鹽水洗洗 *咧,後 *來嘛有用ホウサン(著是「硼酸」)透水消毒。  準若無效,著去青草仔店、拳頭館抑漢藥店買消膏來貼。

消膏是膏藥的一種,膏藥有人講藥膏,藥膏無的確是膏藥。

膏藥,藥膏

膏藥是膏藥褙箸布、油紙抑蠟紙的頂頭,摕來貼咧患部兮,欲用的時一般愛先烘與軟,這毋是內服的藥品。  藥膏有外用亦有內服,外用兮除了做膏藥,嘛有直接抹tiam3患部,像今仔的メンソレータム(華名「面速力達母、曼秀雷敦」)、フルコート(華名「膚潤康」)sang5  內服的藥膏毋是藥水,藥水無煅麥芽、糖、蜜……,像「枇杷露、濟眾水」,若有用蜜等煅 *過兮,比論「枇杷膏」,著算內服的藥膏。  藥水嘛有外用兮,比如「紅藥水、目藥水」。

膏藥嘛真濟款,欲去傷解鬱、活血行氣,治生頭發尾、燒傷凍瘡、筋骨痠痛、撓(lau2) *𢶀(tshuai7) *著……計有無同的膏藥,若「消膏」是專門咧消腫退癀兮。  台語有一句五仁話「貼消膏 ── 無癀」,「癀、妨」咱攏唸「hong5」,「無癀」著諧音變「無妨」,唸「bo5 hong5bu5 hong5」計會通。

貼消膏 ── 無妨啦

咧簡覆網友dongxie2012年七月初三留言的時,感覺伊尾仔:

一、「岑」台語讀「琴」或「吟」。
二、古文獻上有「帇疌」一詞否?
三、「ki3念」是「記念」。

這三個問題有一個共通點,計是咱字、音有爭議、疑問的字詞。  想欲了解與清楚,是好代,毋佫若用另外一個角度來想:

本字的稽考若毋是有特殊的目的,個人認為無必要傷鼓吹,考求本字毋是揢(ka7)母語訂一個規範,一般人看看咧著好囉。
我主張語、文是約定俗成的,欲怎寫,在人的;只要會使清楚的表達家己想欲講的,別人看有也接受安呢就可以。(人比儂氣死人」)

總講一句,這三個問題對咱普通人,並毋是介重要。  咱的母語,有人欲講、欲聽、欲寫、欲看、欲做節目,著阿彌陀佛啊;人按怎講、按怎讀、按怎寫都攏可以、都攏無妨,計較hah4濟是自揣麻煩徒增困擾,對母語的推廣顛倒是一種阻礙。  上無,箸現仔時這個階段是事實,嘛是現實,個人的想法啦。

附記

     誠久以前,長輩有兩囷(khun5)カセット,是李鴻禧教授箸謝長廷服務處(若像是台北東區服務處的款,服務處的主任是前總統府代理秘書長卓榮泰)的講演帶。  我會記得李教授有提起「台語的嫷」,著是用「開、開開、開開開」佮「去hiang1港買phang1(「新聞挖挖哇」來賓的牌仔「phang1香」寫「香香」)做例。  講演結束有留與佮聽眾對話的時間,來賓當中有洪惟仁先生,洪 *先有發言,講來成立一個推廣台語的團體(單位?組織?),請李教授tshua7頭抑擔任榮譽(名譽?)發起人。  李教授並無接受,乾若(laNh8)有講理由的款。  因為テプ無錄完(聽講古早這款錄音帶凊采創創 *咧,摕去競選演講場兮,著賣徦siah4 siah4叫,品質有影足古 *兮。 tsia5的「足古」是「足au3古」的意思),年代亦久啊,佫是細漢綴大人聽兮,細節記了未hiah4褿(tsau5)

3 則留言:

Ken Yifertw 提到...

那一集錄影,苦苓說「拾角」是「彎下來撿拾銀角(銅板)」。雖然苦苓宣稱他說的可能是「錯誤的」,但是講台語「字源、詞源」的時段,本來就不該說一些「自由聯想、缺乏書證」的歪解。
「khioh-kak」或說成「khioh-hng3-kak」原意是「撿起來(挑出來)丟掉」,絕對不是「彎下來撿拾銀角(銅板)」。
只是不知道,此一詞的漢字源頭怎麼寫而已。

台灣赫宇 提到...

Ken Yifertw:

呵呵,苦苓仔的台語有夠利,但是若講著語源、字源,可能著無hiah4講究。

「khioh-kak」是毋是「khioh-hng3-kak」,我未曉。

khioh4,一般寫做「拾、卻、抾」,楊秀芳教授講本字是「摭」,伊這篇考證,有幾哪千字,或者上萬,我無詳細算。

hng3 kak4,阮講「hng3 sak4」,hng3,應該寫做「放」。

阮無用「khioh4 kak4」,計講「khioh4 kak8」。

新鮮料理人 提到...


赫--先:

寓教於樂是電視正面的功能之一,新聞挖挖哇類似有關生活健康、社會倫理、地理歷史、人本民權等這種節目誠捷,值得肯定。有一點點小毛病,就是來賓的程度參差不齊,如果加請學者或專業的人,可能會閣卡好,因為(亻因)講得比較有根據。
請教一個問題,林正華先生的論文有幾個「嬰兒用語」,有幾個真熟悉,亦有像gu7、tinn3 chhann7等少數從未聽過,是否南部的用語?還有,用字真奇怪,敢是本字?吳坤明先生認為「堅守字義」的原則最為重要,這一點佮你是相反--的。據吳氏的研究,「堅持字義,語音為輔」的原則 ,便不難找尋到台語的正字。依你的經驗,咱有啥物方法來了解伊的語音系統?
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