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3日 星期日

嗚嗚睏 (之一)

     昨方箸網路看著一條新聞,講新婦介紹大姊與怹ta1 kuaN1做後siu3(著是「續絃(siok8 hien5)),報導講:

這樁婚姻已在中國完成結婚登記,這家子究竟該如何論輩?光是稱呼就一個頭兩個大!

這…簡直是一場災難!

這講了有較嚴重,其實早時台灣嘛有人「姑換嫂」、「爸囝對母女」,欲怎稱呼攏未要緊,叫慣忕著好;毋是災難、亦無啥通奇怪 *兮啦。  最近佫再看著林政華先生參建輝先的大作,攏有提起「ooN1 ooN1睏」,與我想起著魏晉時期,有一位賈充先生,伊兩個查某囝,一個嫁司馬炎的小弟司馬攸、一個嫁司馬炎的後生司馬衷;司馬衷著是晉惠帝,所以賈充變國丈(kok4 tiong7)

    《世說新語惑溺》:「()充自外還,乳母抱兒在中庭,兒見充喜踊,充就乳母手中嗚之」,陳冠學先生箸《一本白話書》內面講:

句中用了一個白話字:「嗚」,台語on,有「嗚嗚睏」之語。(《臺語之古老與古典》第一,民73269  案,作者所標之「on」,寬式IPA為﹝ɔ̃、教育部用「onn」、教羅「on」,本文做「ooN)

著,古漢語「嗚」的音、義計有合(hah8)台語的對應規律。

     嗚,《廣韻》:哀都切;影模平合一遇攝。 「影」母咱發無聲母是常例,像「烏、鴉、冤、枉」。 「模」韻合一等的字咱會使唸「ooN」,像「模(模範)、惡(可惡)、梧(梧桐)、吳(東吳)」。

     台語「oN1」的本義毋是「睏」,做「睏」解說,是後 *來衍伸的五仁話。  《台日大辭典》「oN1」的注解是「唸欲與幼嬰仔緊睏的聲音」,「睏」著歸類做「戲言」,這嘛正確;因為箸其他的辭典嘛無將「oN1」講是「睏」:

1. 搖與嬰仔睏的聲,甘為霖《廈門音新字典》:「on-in, tsiū-sī iô en-á hō-i khùn ê sian. (嗚嬰,就是搖嬰仔與伊睏的聲)(台灣教會公報社,2006512)

2. (pien2)囡仔與睏,台灣教育部網路辭典寫做「唔」:「哄小孩入睡。  例:共囡仔唔予伊睏。  Kā gín-á onn hōo i khùn. (把小孩哄入睡。)

3. 諞嬰仔與睏,周長楫《閩南方言大詞典》:「唔,ɔ̃1 哄嬰兒睡覺;唔細囝哄嬰兒使睡│唔唔睏哄嬰兒睡的口頭語║“唔”,近音字。(tsia5的﹝ɔ̃1﹞著是「ooN1)

     是「聲音」抑「諞囡仔與睏」,攏著、攏會通,因為這計是「慈愛、痛惜(thiaN3 sioh4)」的行為。  個人嘛認為tsia5的「ooN1」愛寫做「嗚」,這個「嗚」的意思,雖然箸文獻頂頭有幾那種無sang5的解釋,但專(著是「全部」的意思)計是咧指「慈愛、痛惜」。

    我根據楊勇先生的《世說新語校箋》做一點仔補充,《世說新語》賈充怹某這段故事,《晉書‧賈充傳》亦有記載,而且佫有「續集」(賈充妻有害死兩個奶母的前科,攏是因為看著賈充對奶母抱的囡子有親密的行為,醋引起殺機。  賈國丈拍徦死嘛欲雞腿,呵呵),但是內底的「嗚之」,根據無kang5的版本,著有無sang5的用詞。  比論,「欽定四庫全書薈要」《晉書‧卷四十》做「就而拊之」;王隱的《晉書》講「()一作『戲』」。  吳士鑑、劉承幹注的《晉書斠注》寫了介清楚,資料上濟:

黎民(賈充的後生)見充入,喜笑,充就而拊之……(斠注:)《世說‧惑溺篇》作「兒見充喜踊,充就乳母手中嗚之」;《類聚》三十五引王隱《晉書》作「就乳母手中戲之」;《御覽》三百七十一引《異苑》作「充外入,就乳母抱中嗚撮」。

另外箸「續集」,「四庫全書」版的《晉書》講黎民戀念乳母,發病而死,了後,賈充佫生一個囝,「復為乳母所抱,充以手麾其頭,郭(賈充的某)疑乳母,又殺之」。  王隱《晉書》講這個囡仔「乳母抱在中庭,充過,拈兒頰;郭又疑之,復鞭殺乳母。  兒又死,充遂無嗣。

嗚,「相tsim1」的意思。  楊勇先生講:「嗚,亦作歍。 《說文》:『歍,口相就也。』 段注:『口與口相就也。』 今人謂之吻也。 《漢語大詞典》嘛共款:「親吻。 《世說新語‧惑溺》:充自外還……充就乳母手中嗚之。”  金,董解元《西廂記諸宮調》卷五:貪歡處嗚損臉窩。”  明,湯顯祖《牡丹亭尋夢》:他興心兒緊嚥嚥,嗚著咱香肩。 

拊,輕輕仔挲(so1)  《說文》:「拊,揗也」;《荀子‧富國篇第十》:「垂事養民,拊循之……」,楊倞注:「拊與撫同,慰悅之也」;郝懿行曰:「循與揗同;拊循者,謂撫摩矜憐之也」。 《漢書‧外戚傳》:「子夫上車,主拊其背曰:『行矣!強飯勉之。  即貴,願無相忘!』」顏師古注:「拊謂摩循之也」。  韓愈《鄆州谿堂詩并序》:「吹之煦之,摩手拊之」,方世舉注:「拊摩,以手循之也。

戲,箸tsia5是「賞(sng2)、弄(lang7)」的意思。  《方言‧卷十》:「江沅之間謂戲為媱,或謂之愓(惕,台語會使唸「thit4),或謂之嬉」,這是講「賞」。  《幼學瓊林‧卷二》:「戲綵娛親,老萊子之孝」,著是「弄」。

嗚撮,著是tsim1頷椎(am7 tsui1,頷䫀後壁的部位,著是頸椎,「頸椎」唸做「king2 tsui1) 《莊子‧人間世》:「會撮指天」,《經典釋文》:「崔云:『會撮,項椎也』;司馬云:『會撮,髻也』。  古者髻在項中,脊曲頭低,故髻指天也。 這字讀做「tsue3」,《集韻‧去聲夳第十四》:「撮,祖外切,會撮,頭椎也。 所以咱嘛會使知影「嗚」毋的確是「喙拄喙」,楊勇先生嘛引用劉盼遂《世說新語校箋》講:「嗚之,聲轉則為燠休。 《左傳》昭公三年:『嗚,若今小兒痛,父母以口就之,曰燠休。』  tsia5「就之」的部位敢定著是「喙」?

麾其頭,應該照楊 *氏的版本是「摩其頭」才著,意思是「輕輕仔挲頭殼」。 《陳書‧徐陵傳》:「家人攜以候之,寶誌手摩其頂」,tsia5「摩」做「撫摸」解釋;另外,佮頂頭的「拊」共款,「拊摩,以手循之也。 

拈頰,著較簡單,「輕輕仔liam3喙䩉(tshui3 pue2)」的意思。

tsia5咱會當了解「吻、撫摩矜憐、嬉、弄、tsim1頷椎、挲頭殼、liam3喙䩉」這寡動作,攏是表示大人對囡仔「痛命命、惜命命」,咸「睏」無關係。

     箸冠學先進前,連雅堂這字著用「嗚」阿,伊的《雅言》頂仔有記一條「育兒歌」:

搖也搖,阿囝be7困著來搖;嗚也嗚,阿囝be7困著來嗚。  嗚嗚困,一冥大一寸;嗚嗚惜,一冥大一尺。 (be7」原文用[],這字我毋別,準若是無根據的代用字,著無理想;因為這音有人講「be7」、嘛有人講「bue7」。 「麥」有人講「be7bee7」,但是大多數的人白話音計講「beh8」、讀書音是「bik8」;比論「麥門冬」古早迪化街tsia5攏唸「bik8 bun5 tong1」,今仔講「beh8 bng5 tang1」共款會通)

     林政華先生箸《許成章、吳坤明探尋台語正字工程比較研究》「吳氏台語正字研究發現示例」內面,有一個嬰兒用語「愔愔inn inn(onn onn):安靜睡覺」。  「愔」是「安詳和樂、深靜、扂扂無聲」、無「睏」的意思。  愔,《廣韻》「挹淫切」,古漢語「影」紐「侵」韻,照一般的對應規律,這字台語唸「im1;「侵」韻、甚至整個「深」攝的轄字,箸台語若(laN2)像無讀「iNooN」的字例。

12 則留言:

Haiker 提到...

台語與佛典的留言上有這麼一說“至於日語和台灣話的關係...推薦你們去聽聽吳語(比如上海話),那才是真像日語”。
迄今尚沒人回應,台日上海這三種話碰巧都會說的你,最有資格評斷。想知道如果這個留言是在你這裡,你會怎麼回說。

台灣赫宇 提到...

Haiker兄:

1. 汝記了毋著,我細漢接觸的毋是上海人。 台語應該無啥問題,不過,其他的語、文,我根本著ia2無深入徦會使做「評斷」的程度,包括咱的國語。

2. 無人回應,敢會是想講這囉話的水準傷淺,人未gien3 tshap4 i9?我毋知。

3. 這種代誌未發生箸我tsia5,因為我無這款觀念;當然,嘛未講to2一種語言比to2一種語言較sing5日語這款有爭議的話。

4. 今仔我未參人會(he7)這款議題,因為會(e7)唱(tshiang3)這款話的人,傷譾(tsiN2)啦、外行,我無彼囉美國時間。 不而過,若正經有人欲來我tsia5茹未直,極加兩句仔話著揢(ka7)彈倒轉 *去;阿嘛毋是我較特別,若這方面,清華先的高業,逐個計比我較專、較勥。

5. 汝誠無聊hooNh9,hah4閒,kan2毋緊來揢進前的圖改改 *咧?

dongxie 提到...

吾人亦想知你如何三兩句話即可打發這個「傷譾」又「外行」的問題,好儲備點知識,應付不時之需,呵呵,肯定不是來「茹」的。又,請上http://yifertw.blogspot.tw/2011/06/blog-post_02.html看一下,這個留言主要是在說台灣話到底是不是閩南語,請教,設若有人如此發問,吾人如何答復為妥?

台灣赫宇 提到...

dongxie:

1. 放心,無人會去問汝這種「傷譾」佫「外行」的問題啦。 上要緊的是,凡事未曉著未曉,哪著佮人爭論啦。

2. 我誠無愛人報一個仔網頁叫我去讀,阿著問問題的留言。 愛知影,汝叫我看留言回覆問題,我著佫了解頭前的人是咧講啥,未使孤看留言的部分leNh9,誠費氣;準若咸我blog的PO文有關的議題,ia2有一說,這囉…… 老實講,我較歡迎恁針對我這個blog內面寫的物件做討論。

若彼個留言,照我看khiai9根本著文不對題,Yifertw的PO文是《台語為何不稱作「閩南語」》,著毋是咧「討論台灣話到底是不是閩南語」佫。

台語是毋是閩南話,這是定義的問題,「定義」乾若有「好」抑「䆀」,無「著」、「毋著」的問題。 我較要緊 *兮(care)、較堅持兮是「台語」這個名詞,其他兮攏是怹兜的代誌,與我無關。

philip yen 提到...

赫--先:

Yifertw認為會凍放棄「台語」這个名詞,前提是等台灣改掉「國語」這个用詞。小弟認為伊非常的毋著。用「台語」若錯誤,本來就是愛改;用「台語」若無錯誤,人用「國語」毋用「國語」與咱何干?

日語漢字音讀吳音,可能佮即馬的吳語有一寡相siâng,我想這無啥物爭議,「維基百科」講:「如:日母在吳音與吳語白讀中皆為鼻音聲母n;吳音中匣母的脫落現象與吳語類似,如「和」吳音ワ 吳語wu(或前加/ɦ/);山刪韻吳音多讀エン韻,吳語多讀e韻,有共同的主要母音。」

小弟認為雖然這是事實,但其他的語言多有類似的對應關係,袂用得算吳語的特徵,或是算「那才是真像日語」。

先生可否舉一點點仔現代吳語(上海話)佮日語袂對應的例,焉爾可能逐个就卡了解。在目前網路台語的部落格,這部分由你來做解說,應該上適合,其他的人可能較無這種素養。

台灣赫宇 提到...

Philip:

1. Yifertw按怎講,別人是無法度講 *啥,阿建議汝嘛免去問伊,畢竟彼款「清淨之地」,無適合爭辯,今仔我有影安呢想,善哉善哉。

2. 汝講了有理,「維基」頂仔所提的這幾個對應並無啥特別;因為真濟漢語方言參日語加減攏有類似的現象,像廈門話「虞」韻文讀唸「-u」的字,吳音亦共款。 若是欲講上海話敿吳音較無sang5兮,比如上海話分未出「-p、-t、-k」這寡輔音韻尾,吳音分徦真清楚。 在我的了解,「維基」頂頭這幾個例計有問題,恐驚兮攏真oh4成立。 這部分等我閒才另文回覆。

3. 千萬毋通講「其他的人可能較無這種素養」這款話,ia2佫我著「應該上適合」?哭枵,汝刣人免揭銃? baiN3講別人,乾若對恁老師,我著歹交代(tai3)。 以後談論代誌baiN3安呢五四三,拜託(這字愛變調)拜託,好心 *咧。

mysky 提到...

阿明兄:

施炳華老師針對您的問題,有一寡說明,毋知欲按怎轉予您?

Ken Yifertw 提到...

Philip Yen 在樓上的留言: "Yifertw認為會凍放棄「台語」這个名詞,前提是等台灣改掉「國語」這个用詞。"
這應該是誤會。本人一直堅持用「台語」來稱呼此一台灣多數人的語言,反對用「閩南語」、「潮州話」、「福建話」或「河洛話」來稱呼此一語言,這和美國人要稱他們的語言是「美語」、「英語」、「央格魯薩克遜語」或「古諾曼第語」,全無關係。
這樣的主張,可以從部落格的名稱《台語與佛典》得知。至於《台語與佛典》這一部落格,既不是「清淨之地」,也不是「不清淨之地」,只要與「台語」、「佛典」或「心疼台灣」相關的留言都會貼出。
本人不是中文系出身,只是一個在家學佛的老居士。
還有,此處留言的驗證系統太過於為難視力不好、英文不好的老人家,能否改成簡單一點的東東?

台灣赫宇 提到...

Ken Yifertw:

這我著無清楚,進前嘛毋pat4有網友反映 *過。 欲改與簡單,我贊成;準汝若會曉,無,汝教我創。歹勢leN9,等tsiah4久才回覆。

Oscar Lai 提到...

五仁 ?

娛人

字詞
【自娛娛人】

注音
ㄗˋ ㄩˊ ㄩˊ ㄖㄣˊ

漢語拼音
zì yú yú rén

釋義

不僅自我取樂,同時也使別人愉快。如:「他與賓朋相會,常鼓琴、吹簫自娛娛人。」

Ken Yifertw 提到...

有道理!贊成 Oscar Lai 的見解:「寫作『娛人』,而不是『五仁』。」

dongxie 提到...

一點道理也沒有,音義都不對。
娛人有誰會讀成ngóo-jîn/ngóo-lîn?
ngóo-jîn/ngóo-lîn是不僅自我取樂,同時也使別人愉快嗎?太離譜了。
台語不是 Oscar Lai 的母語,他怎麼說咱都可以尊重。可是當有人說ngóo-jîn/ngóo-lîn寫做娛人是蘇老師認證過的,蘇老師可以承擔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