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日 星期二

留言回覆 Nov. 2011

別把自己做小了」,吳伯雄!

Haiker 2011,11,24,09:56 留言:

兩個問題不懂,台語「龜」怎麼跟PP連起來的,會不會是同音字?有人問客家人有多少?可是偶不知道。

Haiker兄:

1. 在我的了解,毋是借音字。這是因為尻穿䩉(phue2)的形體、觸感咸麵龜真倚。

2. 我知影汝欲問啥,揣一個與汝小可會滿意的答覆;阿汝maiN3佮我茹「機構效應」的問題,這我未曉。

根據客委會《99年至100年全國客家人口基礎資料調查研究》(172)推估:

「客家人」13.6%314.7 萬人

「大陸客家人」0.5%12.6 萬人

就「多重自我認定」為客家人的客家民來看,整體客家民眾有62.1%表示聽得懂客語(包含完全聽得懂36.5%、大部分聽得懂20.5%及普通5.1%)49.5%的客家民眾表示會說客語(包含說得很流利25.8%、說得流利15.0%及普通8.7%)(119)

我會記兮新竹的客籍大老楊鏡汀幾那年前箸《台灣日報》投書,要求民進黨的不分區立委,愛照人口比例提名,客籍人士愛四分之一,因為台灣的客人佔25%。羅時豐箸客家電視台的節目pat4對陳盈潔講,全世界有兩億的客家人,in1揢「自己做大了」。

吳伯雄講未曉講客語,是假的客家人,安呢台灣的客人毋煞tshun110%?伊揢「自己做小了」。(20111124日下午7:31)

tau3 saN1 kang1,有;湊衫工,我毋知

RORO 2011,11,21,10:29 留言:

台語有湊衫工嗎?

RORO

台語有「湊衫工」*無,我毋知。有的所在鬥相共(tau3 saN1 / sio1 kang7)、鬥骹手,確實有講tau3 saN1 kang1,這應該是偏漳腔的地區,雖然《台日大辭典》台灣教育部網路辭典參周長楫的《閩南方言大詞典》計無收。

我的看法咸汝共款,鬥相共、鬥骹手並無的確是箸喪的場合,尤其辦喜事的時,應該未用這款拍tshik4衰的語詞,古早台灣人厚khien2 sng2,禁忌誠濟。(2011,11,21,19:53)

罔記:清華先講「tau3 saN kang1」是「鬥相幫(pang1)」講了走音,濫對「鬥相共(kang7)*去,變「鬥相kang1」。這嘛毋是無可能,像「假使」變「較輸(khah4 su1)」,「khoo33 gi44 teh32(小切手)」變「khoo33 khit40 teh32」,「案内(an3 lai7)變「按奈(an3 naiN7)」,「羞羞(tshiu1 tshiu1)變「羞羞臉(台語liam2,濫著國語lien5)」……,講久著(tiau5) *咧,煞變通語。

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philip yen 2011,11,,20,16:00 留言:

說到"死語",本來以為台語也用"アウツ"只是你們的特殊用語(周長楫教授語錄簡評014---磅表),一般台灣人沒這樣說,到有一次在電視 上聽到吳國棟也用了,這才放心. 因為我們一直以為你寫的比較能信,不空口白言任意穿鑿,多有引證,那怕是片言隻字. 可是很難相信的,台語的""什麼時候突然有"屁股"的意思了?不會跟網路上說的"湊衫工"一樣吧. 哈哈!我家說的算?
不知道網路上,有誰說的 還有可信度?

Philip

1. 我講「アウツ」變死語是箸日本,毋是台灣。這箸台灣猶有人咧用,除了汝講的吳國棟(台北)以外,電視頂仔我嘛pat4聽過脫線(新竹)、方駿(台中)、胡忠信(台南)、陳揮文(花蓮)等人講 *過,規台灣攏有。

2. 是盡量啦,我講的嘛無定著計有法度提出證據,加再這是我的筆記,對我家己負責著好;雖然家己騙家己無犯法,但是我未hah4無聊。知,無啥當臭屁,因為著毋是孤我一個會曉若爾;毋知嘛無啥通見笑,因為比我較毋別 *兮的人猶誠濟。所以我未免強人愛附和我的看法,準若欲「抬槓」,我嘛毋pat4拒絕 *過。

3. 台語「龜」做尻穿,毋是「我家」的專有詞,遠兮《台日大辭典》、近兮台灣教育部網路辭典計攏有相關的語詞。

4. 人欲信,我嘛未加一te3肉;人毋信,我嘛未減一te3肉,對我來講,無爭差啦。汝欲做比較,是汝的自由,我尊重;是講(講,讀變調)汝哪會摕「湊衫工」來敿「龜」做比並(phing7)?這敢未傷過離經。(2011,11,20,21:54)

辭書、文獻無收兮,無的確著是死語

新鮮料理人 2011,11,17,09:45 留言:

fellatio」台語正確的講法是啥,汝敢知?
這寡特殊的用語,你捌偌濟?應該是死語吧,會使分享--無,mysky無啥興趣的款。^^
料理人:

我小可仔知啦,嘛會使「分享」。

fellatio」台語較土的著直接講「kam5 lan7」,清華先講,較文兮著叫做「吹簫」;一般是講「歕鼓吹(pun5 koo2 tshe1 / tsher1 / tshue)」。

阿若「buggery」共款直接講「kan3尻穿」,有兮講「摃坩仔」,所以若母形兮(tsa1 boo2體、半閹娘)嘛號做「坩仔仙」。嘛有人講「摃龜」,「龜」是「尻穿」的意思,所以「摃龜、拍龜」著是「摃尻穿、拍尻穿」,「頓(tng3)龜」著是跋倒去頓著尻穿。

古早大人愛創治囡仔,叫囡仔排列講欲分(pun1)物件與in1(讀陽去),挑意故分無夠,排箸較後面無分(hun7)的人,著與大人拍一個尻穿。有兮是(三字計變調,攏唸低平調)做謎(bi7)與囡仔蒦,蒦著 *兮賞一粒糖仔,蒦無兮著搧一個尻穿,「摃龜」嘛是「拍尻穿、搧尻穿」。阿分(pun1)無、蒦無、nooN2 sut4 *兮,嘛號做「摃龜」。(2011,11,17,17:35)

in1本人,答案較會正確

新鮮料理人 2011,11,17,09:10 留言:
1。「敢欲蒦看 bai7 -咧」,王華南先生講「億則屢中」的「億」是台語ioh4,臆測的意思。先生你愛用「蒦」--字,請教,「蒦」是用字抑本字?王--先主張用「億」,敢有問題?
2
。「敢欲蒦看 bai7 -咧」,王--先生的beh4用「必」,請問是本字嗎?
料理人:

1. 毋敢掠人之美,我是讀林金鈔先生的書才會曉用「蒦」*字,個人認為是本字:

三七三、ioh4「猜度」:[蒦]又作彠

集韵(案,下用「韻」)「蒦,度也。或从尋。以卻切」;宕開三入樂影(*)。聲調、韻母與中古漢語的對當,合乎常例;至於韻母,同韻的腳kioh4、藥ioh8等,在廈門、永春話和潮語有ioh的韻母(腳,上古音在魚部。蒦,上古音韻表稿在魚部Ø-母。彠,廣韻在藥韻合口。)

說文「蒦,規蒦,商也。一曰:蒦,度也」,段注「規蒦二字蓋古語,釋之曰商也。蓋手持萑則恐其奪去。圖所以處之。是曰規蒦」;說文繫傳「商,商度也:萑 善度人禍福也。會意」。蒦,本義是「商度」、「揣度」;廈門、永春話和潮語引申作「猜度」講。

廈門、永春話tsap8 ioh4 kau2 m7 tioh8「十蒦九()著」是「十猜九不對」。潮語ioh4 mi6「蒦謎」是「猜謎」。

甘典擬作[憶](261),音韻不合,義亦欠允。

潮語詞典擬作[約](98),義欠允當。(《閩南語探源》竹一,民69201-202。案,原文怙IPA標音)

照林 *先的歸納,「億、憶」於力切,同音,中古漢語職韻開三的字,箸台語並無讀io的字例,所以伊講「音韻不合」。

2. 有關王華南先生的主張,我實在毋是介了解,所以無才調答覆 *汝。照mysky的講法,王 *先生應該未激屎、真好鬥陣,建議諸網志大人,這款問題直接用mail去請教 *伊,效果一定較好。(2011,11,17,17:18)

老泉音的特色

mysky 2011,11,11,21:28 留言:

講著"鹿港腔",我佇圖書館看過一本"鹿港郊商許志湖"與中國泉州的貿易文書,其中有有封"家書"出現"身体補重為要"的字句,這个"補重",根據編者的註解,是"保重"之意。
問題是"保重",阮攏唸po2重,若唸"poo2"感覺誠奇怪,請問這是"鹿港腔",還是"誤寫"?

mysky

1. 最近王彩樺毋是有一條「保庇」,汝聽看伊怎唱,(案,王彩樺的語音大部分是是偏漳)。「姑、高」不分、「兔、套」無別,「保」講poo2是老偏泉腔的特色;在我所了解,鹿港今仔保留兮誠少。

中古漢語豪皓號的韻字,台灣偏泉地區猶有讀-oo兮,比如講三角湧、汐止、台北老市區……。像恩主公廟的玄空法師「曹操」講tsoo5 tshoo3。目前非老偏泉腔嘛有一寡字承續,例,「水道(too7)、島(too2)嶼、廣告(koo3)、毛(mooN5)筆」等等。所以「身體補重為要」,音是著啦,字寫毋著。

2. 李匡文《資暇集》:「今人謂帽帷慕、保為補、褒為逋,暴為步」,錢大昕注講:「今北人讀堡為補,唐時蓋已然。」(《十駕齋養新錄》,世界,民52:卷五20)著是講上晏按唐朝著有讀-oo,這真心適,一般認為講漳州音是唐朝的陳元光先生帶 *來兮。毋koh8漳州音是讀-or(敿台南音kang5),廈門音是讀-o(敿時勢音kang5),照安呢看khiai9,顛倒泉音較倚意。

3. 除了老泉腔,根據書面資料(《漢語方音字彙》,語文,2003101176),廣州,陽江「保、堡、補」三字sang5音,潮州「保、堡」文讀參「補」同音,西安「堡」文讀參「補」同音,北京、濟南、太原、成都話音參「補」計唸-u,其他漢語方言的武漢、合肥、揚州、蘇州、溫州、長沙、雙峰、南昌、梅縣、廈門、福州、建甌「保、堡」咸「補」計讀無同。(20111112日上午6:28)

勘誤:

(A) 2.「今人謂帽帷慕」應為「今人謂帽為慕」

(B) 2.「按唐朝著有讀-oo」應為「按唐朝豪皓號著有讀-oo

翹孤朋啦

dongxie 2011,11,11,12:40 留言:

我也來抬槓,「雨來」是兩個單音詞,不是複詞,所以「雨」不變調。又,你經常愛用鹿港調做例子,其實這個僅存於台灣的特殊聲調,已經沒人知道,也沒人用了,故吾人以為不妥也。

dongxie

這嘛無啥「槓」通好「抬」。

1. 阿「水滴」*咧?

2. 鹿港的聲調並毋若(m7 naN7)「僅存於台灣」,阿台灣嘛毋是乾若鹿港有這款聲調。比如台西「苦瓜」講khoo24 kue33、「無日」講boo11 lit24,敿鹿港共款;高雄大林蒲佮紅毛港的陰平、陽上調,本調咸變調亦參鹿港相sang5。我愛怙鹿港音做例,是鹿港音人普遍較知,準若毋別欲揣資料嘛較有te3查。(2011,11,11,18:45)

啥人講的才可靠?毋是我,嘛毋是汝

chaosasia 2011,11,09,21:29 留言:

無論戴侗是講事實還是講音轉,都要有相關證據。且除了戴侗,也不見有其他學者提出「儂」是「人聲之轉」的說法。如果吳閩語的「儂」是「人」變來的,那歷來字書或韻書早就應該有記錄「人」讀「儂」的音,現在我們也不需要花力氣考證「人」的本字了。「農/儂」確實證據還不夠充分,但戴侗的說法更不可靠。

chaosasia

1. 呵呵,徦目前為止,講「戴侗的說法更不可靠」的,除了汝敢猶有別人?

2. 引用「戴侗的說法」的人,有古早的字書、有學者專家,未少neNh4,我不過是拾人牙慧。

■ 例外變調

新鮮料理人 2011,11,09,11:00 留言:

王華南先生將台語變調分成規則、不規則佮連讀,調類有十幾種,應該有夠精細矣。不而過「但是收-h嘛會變參收-p-t-k共款,變讀高平促音」這部分,王--先生可能無想--著。我想欲請教,其他敢猶有?

料理人:

*先有影講了真清楚,真深入亦真投入,是網路頂仔台語變調講了上褿勻的人,阿駱嘉鵬先生解說去嘛真好,不過加減仔嘛會落鉤。當然,欲講理解的的角度無sang5,毋是落鉤,我亦會使接受。比論咱一般計講連讀的後字若輕聲,前字著無變調,像「王 *先、後 *日、三 *月、熱 *人」,毋koh8嘛有例外,比喻「雨來(「落雨」的意思)」,「來」讀本調,「雨」亦講本調。

■ 再另文回覆

K 2011,11,04,11:34 留言:

曾經在一本講語言文字的書看到節錄唐蘭的話,說得很有道理。可是現在網路談台語本字的人,不是人云亦云就是胡亂猜測,憑空穿鑿,還洋洋得意。一副天下我最懂的嘴臉,實在有夠難看。
從留言裡,我想您這部落格很熱鬧,閱覽者一定很多。我也上這些留言人的網站看了,犯毛病的也不少。我要唐藍先生完整的原文,一則想知道他完整的說法,一則或可以讓談本字的人大家一齊努力或當警惕,這是我的目的。

K

1. 唐蘭這段文字,我pat4反覆讀過幾那擺,看法可能咸汝略仔有爭差,過幾工仔想與較真 *咧,我另文回覆。

2. tsia5的人氣無汝想兮hah4好,散鳥maiN3講,較有咧交關兮,台灣未超過兩百人,國外上濟是美國差不多三幾十個,日本大概是美國的一半,中國拄好日本的三分一,所以一點仔嘛無鬧熱,呵呵。(2011,11,10,08:30)

■ 佫講 *一擺 ,語音是會變的

Ethan See 2011,11,03,11:01 留言:

我是斯文施無誕,阮的o確實是變orir完全消失,er但保留佇「參」「森」serm「簪」tserm內兜(「欣」「鑫」herm而變做him

Ethan See

1. 我是舉例咧講「語音是會變的」。

2. 恁「參、森」保留erm,這我著毋知,有閒我才揣機會聽汝的音頻看bai7 *咧,因為阮tsia5所講的,我聽 *起來咸永春音sang5款,計是講sirm1,減采敿恁略仔有爭差。台灣有ir( 自、私)er(炊、粿)的所在誠濟,但是無的確著兼有ere(雞、街)irn(恩、懇) ……。不而過這寡音,並毋是計無人咧用,像我以前的漢文先生是三角湧人,伊安溪著講an1 khere1;阿箸電視節目頂頭嘛猶聽會著,比如翁燦燿「銀紙」講girn5 tsua2,毋kuh8伊嘛會去濫著漳音,像「過去」講做kue3 khi3,毋是講ker3 khi3ke3 khi3。「語音是會變的」,我看免佫外久,阮tsia5這寡複元音的韻母,拍算會絕了了,攏與時勢音取代。(2011,11,03,20:40)

oor,歹勢

Ethan See 2011,11,02,10:09 留言:

3:阮龍湖有ee?一時想無,是佗幾字?敢勿會是阮的eee?泉州講maiN2的所在,我之前印象中是晉江北部,際來泉州市區亦有聽著,痟婆仔說伊就是pai2/maiN2計有的,所以應該是晉江即條江的兩岸沿江地區(最近晉江市城建大改造,免幾年城市建成區就會敿泉州市區連做一片,人員流動會佫較捷,語音變化應該亦會誠劇烈)有;佫問南安的網友,說南安石圳、洪瀨、梅山、金淘、溪美亦是有講maiN2的。
4:痟婆仔的口音雖然度阮晉江石獅的too3著誠濟,毋過只是irer韻咧挐,即个情況佇際的泉州市區是誠普遍的,亻因的調原在是誠泉州的調。阿新是南安水頭儂,童謠是晉江深滬儂,水頭我較無了解,童謠應該是落尾家己學的泉州府城腔,毋過伊的尾音原在誠泉州海口腔,無管是痟婆仔抑是童謠,亻因變的只是韻,調原在是原來的調,即个亦是我個人的主觀啦,哈哈。永春存古若像是公認的爾,我會記得我看著的資料計按呢寫。

Ethan See

1. 寫毋著 *去,是oor,歹勢。

我毋知汝敢是斯文施,不而過恁確實有揢oor的現象。比論說「好」,自本泉音是ho2hoo2,箸闽南语正字教学 第六课hor2;「無」亦唸做bor5。顛倒泉音較特殊的irer煞完全消失(「致蘇麗娜」)

2. 多謝汝報我tsiah4濟泉州「擺」講maiN2所在。(2011,11,02,17:30)

■ 我記毋著

mysky 2011,11,02,00:36 留言:

別人兜我毋知,阮兜的囡仔有時會唸maiN2
阮是晉江來的,佇南鯤鯓生活幾偌代,不過,我是佇高雄出世大漢的!

mysky

哈,汝安呢講我才想 *著,高雄燕巢、阿蓮等偏漳地區,嘛有講maiN2。阿台南我著毋知,我佫問人看bai7 *咧,有問題兮才做一睏改。

多謝neNh4(2011,11,02,07:25)

我猶是認為「農」*字的證據無夠充分

chaosasia 2011,11,01,17:45 留言:

戴侗「人聲之轉」的說法沒有根據,而且他也不是專門的方言研究者。音轉之類的說法要很謹慎,否則容易變成無音不轉、無音不通。
將「農」的「農人」擴大成泛指所有的「人」是可能的,閩語有不少詞義擴大的例子。

chaosasia

歡迎。

1. 按戴震以降,講「音轉」的有幾個人是「專門的方言研究者」?毋是「專門的方言研究者」的人講的音轉著未使準數?何況戴侗講:「儂,吳人謂人儂。按,此即人聲之轉,甌人呼若能。」是咧陳述代誌,毋是咧講音轉的理論。

2. 欲講「農」是「人」,若按「始作俑者」《莊子》來看,根本著無這囉可能,我簡單講 *一兩條仔。

《莊子》內底,「農」*字出現未 (bue7) 超過二十擺。除了「石戶之農」,箸《雜篇‧徐無鬼》佫一個「農夫」以外,其他著是「神農、神農氏」。無佫有將「農」解說「人」的用例。

這部書用的「人」*字,有一千擺左右,「之人」並無寫做「之農」,比論講《內篇》:

古之人《齊物論》、爨無欲清之人《人間世》、而況全德之人乎《德充符》、而無情,何以謂之人《德充符》、夫造化者必以為不祥之人《大宗師》。

顯然《莊子》的作者並無揢「農」*字當做「人」*字使用,這個「石戶之農」若欲解說做「石戶之人」唯一的可能,著是虞舜彼兮時代的講法。毋kuh8石戶之農咧講「人」的時,毋是用「農」:

捲捲乎后之為人,葆力之士也。

伊哪毋講做:「捲捲乎后之為農,葆力之士也。」

寫書的人咸與(hoo7)人記述的人,所講的語詞,計無將「人」*字用做「農」*字,此其一。

陸德明《經典釋文》引用李頤《集解》,講「農」是「農人也」。陸氏 (550- 630) 是吳人,比陝州 (今河南陝縣) 人的成玄英 (601 - 690)的年代較近古。吳語是伊的母語,哪有毋知影「今江南喚人作農」的道理?陸氏的理解這角(tsit4 kak4)的「農」是「農人」,毋是吳語講的「人」。當然,若吳語揢「人」講「農」是陸德明以後才發生兮,安呢「石戶之農」的「農,人也」著佫較未當成立,此其二。

3. 詞義擴大都毋乾若閩語,連漢語方言的上幼齒的北京話嘛有這囉現象,比如「腳」本來是「脛」,in1嘛擴大變做「足」。阿詞義擴大敢著免謹慎?敢著免驚會無字不擴、無義不通?

■ 語音是會變的

Ethan See 2011,11,01,17:28 留言:

1. 這確實只是林先個人家己的發音爾
2.
坐我隔壁的同事就是同安儂,伊有 irer
3.
擺,泉州亦有講 maiN2
4.
若是有興趣聽泉州腔,即位有:
《闽南语正字教学》(我個人的泉州海口腔)http://www.tudou.com/playlist/id/11327944/
《闽南语正字短文朗读》(大泉州內的各種腔口)http://www.tudou.com/playlist/id/11327927/
《闽南语有声日记》(大泉州內的各種腔口)
http://www.tudou.com/playlist/id/11600488/

Ethan See

1. 是講這款音對初學的人,可能較緊掌握嘛無的確,我毋知。

2. 除了pat4向同安的網友請教、參考書面資料,比如《同安縣志》;irer韻箸同安、翔安算真普遍,這是我這過親自去了解的。

3. 有可能,比如我一直認為泉音無ee,毋koh8我卻發見恁龍湖亦有這個韻,語音是會變的。是講汝敢會使報我知,泉州講maiN2的是啥所在?

4. 這寡音/視頻進前大部分我著聽 *過,往過我認為痟婆仔的口音,較倚我印象中的泉音,事實上阿新敿童謠的腔口尚符合。最近我的想法有一屑改變,我認為顛倒是永春音較存古,個人的主觀啦。準若有人將這寡泉音的視頻khioh4做夥,勞煩汝通知小通知 *咧,我想欲做連結。

5. 多謝補充。

10 則留言:

mysky 提到...

別人兜我毋知,阮兜的囡仔有時會唸maiN2。

阮是晉江來的,佇南鯤鯓生活幾偌代,不過,我是佇高雄出世大漢的!

Ethan See 提到...

回3:阮龍湖有ee?一時想無,是佗幾字?敢勿會是阮的e變ee?泉州講maiN2的所在,我之前印象中是晉江北部,際來泉州市區亦有聽著,痟婆仔說伊就是pai2/maiN2計有的,所以應該是晉江即條江的兩岸沿江地區(最近晉江市城建大改造,免幾年城市建成區就會敿泉州市區連做一片,人員流動會佫較捷,語音變化應該亦會誠劇烈)有;佫問南安的網友,說南安石圳、洪瀨、梅山、金淘、溪美亦是有講maiN2的。
回4:痟婆仔的口音雖然度阮晉江石獅的too3著誠濟,毋過只是ir、er韻咧挐,即个情況佇際的泉州市區是誠普遍的,亻因的調原在是誠泉州的調。阿新是南安水頭儂,童謠是晉江深滬儂,水頭我較無了解,童謠應該是落尾家己學的泉州府城腔,毋過伊的尾音原在誠泉州海口腔,無管是痟婆仔抑是童謠,亻因變的只是韻,調原在是原來的調,即个亦是我個人的主觀啦,哈哈。永春存古若像是公認的爾,我會記得我看著的資料計按呢寫。

Ethan See 提到...

我是斯文施無誕,阮的o確實是變or,ir完全消失,er但保留佇「參」「森」serm「簪」tserm內兜(「欣」「鑫」herm而變做him)

chaosasia 提到...

無論戴侗是講事實還是講音轉,都要有相關證據。且除了戴侗,也不見有其他學者提出「儂」是「人聲之轉」的說法。如果吳閩語的「儂」是「人」變來的,那歷來字書或韻書早就應該有記錄「人」讀「儂」的音,現在我們也不需要花力氣考證「人」的本字了。「農/儂」確實證據還不夠充分,但戴侗的說法更不可靠。

dongxie 提到...

我也來抬槓,「雨來」是兩個單音詞,不是複詞,所以「雨」不變調。又,你經常愛用鹿港調做例子,其實這個僅存於台灣的特殊聲調,已經沒人知道,也沒人用了,故吾人以為不妥也。

mysky 提到...

講著"鹿港腔",我佇圖書館看過一本"鹿港郊商許志湖"與中國泉州的貿易文書,其中有有封"家書"出現"身体補重為要"的字句,這个"補重",根據編者的註解,是"保重"之意。

問題是"保重",阮攏唸po2重,若唸"poo2重"感覺誠奇怪,請問這是"鹿港腔",還是"誤寫"?

mysky 提到...

版主的回覆,超出我的預期足濟!講起來誠見笑,我的提問有較無物,您不但無見怪,顛倒如此慎重!

真正大碗閣滿墘,這擺我趁著啊!

philip yen 提到...

赫宇
說到"死語",本來以為台語也用"アウツ"只是你們的特殊用語(周長楫教授語錄簡評014---磅表),一般台灣人沒這樣說,到有一次在電視上聽到吳國棟也用了,這才放心. 因為我們一直以為你寫的比較能信,不空口白言任意穿鑿,多有引證,那怕是片言隻字. 可是很難相信的,台語的"龜"什麼時候突然有"屁股"的意思了?不會跟網路上說的"湊衫工"一樣吧. 哈哈!我家說的算?
不知道網路上,有誰說的還有可信度?

RORO 提到...

☆philip
真的亂湊耶
比如
張老先生八十大壽
李家娶媳婦
忙不過來
要請人湊衫工?
又不是辦喪事
有夠扯
對版主的論述儘可質疑儘可請教
想要比較也行
找個程度相當的嘛
☆版主
台語有湊衫工嗎?

Haiker 提到...

兩個問題不懂,台語「龜」怎麼跟PP連起來的,會不會是同音字?有人問客家人有多少?可是偶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