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30日 星期四

日語音讀123







■ 話頭

四五年前,有一位朋友講邱從容先生的一個研究,所引用的材料「有違常理」、「論述粗糙」、「謬誤百出」,著就研究中「悖離事實」的部分摕出伊的看法,用華文寫一篇《簡評》。這篇《簡評》與我的啟示未算兮大,我 m7 naN7 認同伊的觀點,嘛因為篇《簡評》的影響,才引起我對母語的注心佮熱情。

所謂「簡評」著是胚胚 (phe1) 仔小可講一下 (e9),朋友拍算講欲繼續寫「詳評」,不而過除了一點仔四四散散的初稿,其他兮徦 taN1 著攏無影跡。我知伊箸異鄉,資料的取得,不比像箸台灣 hah4 方便,亦無佫再向伊提起。

最近因為回覆網友的關係,我 sin7 sua3 寫
講 ka1 lo2 (7) 的時,有佫去 phien2 邱 -先生的研究佫朋友的《簡評》出來看。今仔,我著參考《簡評》的資料,對邱 -先生大作的一部分,提出我的看法。因為,除了我認為邱氏講了無合理,上主要的是因為有牽涉 kau3 我的母語,有必要做一個說明。若認為我講了有毋著、無道理,欲補充、欲 thuh4 tshau3,悉聽尊便,我無意見。

我佫強調一遍:

1. 這篇發文,毋是咧比較佗一種語音較倚啥麼話語的語音,是欲寫我認為邱氏講了無合理的所在。

2. 這篇發文算是《簡評》的續貂,因為內底有誠濟資料是《簡評》佮「詳評」的初稿自本的有兮,我直接照抄;當然,這部分的資料,是我認同兮。

標題的「123」是欲講數字的「一兩三」,嘛有一屑仔「123 台語教學網」、「生活美語 123」、「Lotus 123」…… 彼囉「上基本 -兮、上簡單兮」的意思。

講 ka1 lo2 (7) 內面我所提及的,講「日語的的『五』字音原本也是讀『ng』音,跟客語一模一樣。」的文章,是邱從容《唐朝的官話研究 (1)》,副標題是「中原古音在閩、客、韓、日語中的留痕」(《客家雜誌‧第189期》客家雜誌社,2006:42-46。案,以下簡稱邱文)。這篇文章進前有人 pat4 怙 (koo7) 華文寫過簡單的評論。今仔我針對邱文「比較數字語音」這個部分來做探討。

這本雜誌的年份有較久,恐驚兮較 oh4 揣 (tshe7);我所欲探討這部分的原文,有用 scan PO箸本文的頂頭。


聲白:

做無 sang5 款語言語音的比對,上要緊的著是語料的基礎愛一致,若無,結論著未正確。針對這點,我會揢邱文用了無對同的所在改與共款。

1. 日語的部分:音讀愛用漢音;理由,邱文號做《唐朝的官話研究 (1)》,用南北朝的吳音、慣用音抑是作者家己的「自創音」,著無對題。阿若攏濫落去用,著佫較無妥當嘍。

2.. 標音的部分:所用的拼音方式愛統一,才未與看的人誤解。像「七」佮「千」,古漢語聲母攏是「清」紐,台語計是發「tsh-」;邱文台語的「七」標「chit」,「千」標「cing」。

3. 日語的漢音是唐朝長安地區的讀書音,讀書音當然愛用讀書音來比對。無,kan2 毋摕日語的ヒト (一)、フタ (二)、ミ (三)、ヨ (四) …… 來做比較的語料?邱文家己嘛講:「依據《漢和辭典》,日語的『一、七、八』如不演算數字時是發『itsu、shitsu、hatsu』的音」(案,這嘛有毋著,ヒトカマエ (一構)、ヒトクチバナシ (一口話)、ナナイロガシ (七色菓子)、ナナマガリ (七曲)、ヤオ (八百)、ヤツアタリ (八つ当り) …… 攏嘛毋是咧「演算數字」,共款無「發『itsu、shitsu、hatsu』的音」),表示伊是摕日語的音讀來做比對的材料。

欲用日語的音讀來比對其他語言的語音,敢會使摕人的土音做材料?歹勢,這是一般常識好 -無。羅肇錦先生咧分析《長恨歌》部分韻骹「國、閩、客」語押韻情形的時,著無用話音去比對;比如「竹」羅教授閩南語著採文讀「tiok4」,毋是話音「tik4」。

準若欲比較客話「清、逐、苦 ……」佮日語漢音有 sang5 -無,敢會摕話音的「tshing、tak、fu ……」來比對?阿邱文「億」kan2 會標做「it」,哪毋用 in1 平常時仔口語咧講的「i」?這毋是孤例 oo5。

4.「閩南語」的範圍傷闊,我無內行,我用較熟的台北偏泉腔做比對,以下簡稱台語。針對這部分若有意見,抑是比對的結果參無用「閩南語」這個詞著會失真,嘛歡迎補充指正、質疑辯難。

邱文比對的結果:

1. 日語音讀「億」的字音敿台語、客語差較遠。

2. 日語音讀「四」佮「七」的字音參台語、客語攏相倚。

3 台語「五」佮「萬」較接近日語。

4 台語的「八」佮「百」無入聲音,客話參日語的入聲音計是對應 -兮。

5 日語音讀的「一、七、八」共客語的入聲音完全對應。

6 日語的音讀「五」字原本亦是讀「ng」,咸客語一模一樣。

7. 日語音讀因為發音困難,「ng」轉化做「oo」的長音;這音正是客語「五」的字音「ng」。

8. 其他九個數字,日語漢音若像佫較接近客語;這九個數字我無了解是咧指佗幾個。因為邱文的字例攏總十四字,扣除頂頭 1. – 7. 所講的「一、四、五、七、八、百、萬、億」這八字,tshun1 「二、三、六、九、十、千」六字。


我的看法:

先講一個概念,所謂的「對音」或者「譯音」,毋是「記音」。日語的音讀毋是「記音」,伊是揢傳入日本彼當陣的漢字語音做有規律的分類,漢字的音讀著用 in1 的字母,照這個規律去推,所以才講「對應」。但是嘛有例外,比如,平平是「庚」韻組的開二字,「庚、亨、杏」,漢音攏讀カウ (KAU),阿「生」讀セイ (SEI)、「冷、省」讀レイ (REI)、セイ (SEI),雖然這款情形無講介濟。

咱摕來做比對的日語音讀,參咱所欲做比對的語料,比對的結果準若有證據講發音共款,這號做「完全對應」,毋是「原音重現」。比如,「疑」台語讀「gi5」,日語漢音是ギ (GI),這未使講「原音重現」;因為今仔日語ギ (GI) 讀「gi、ng1」攏著,咱無證據講古早的確是讀「gi」抑「ngi」。咱的語音送氣佮無送氣是對立 -兮,日本著無;比喻講,日語「有り難う (アリガトウ)」有人講「アリガ tooh9」,嘛有人講「アリガ thooh9」;「青い鳥 (アオイトリ)」山本讓二箸同 (tang5) 一條歌內面,「青い too リ」參「青い thoo リ」著濫咧唱,曲名是《青鳥》。所以像講「同」-字,日語漢音是トウ (TOU),台語講讀音是「tong5」,北京話是「thong2」;這兩種語音 kan1 naN7 會使講攏計「完全對應」,未使講號做「原音重現」。

準比對的結果,發音無 kang5,但是有照 in1 對音的規律,這嘛算有對應。比如,「幫」母的字,日語漢音「本」是 ホン (HON)、「班」是ハン (HAN),所以「八」讀ハツ (HATSU),攏是發「h-」的音,嘛算有對應,因為咱無把握古早日語ハ行的字母是讀重唇音。(案,過去有學者主張,按日語的連濁現象,佮隈 in1 傳統揢ハ行參バ行的字母,做清濁相配等等的情形來看,日語內面的ハ行古早時代是讀雙唇音,參現代的讀音無同。個人初步認為證據猶毋是介充分,毋敢採納)

相對 -兮,準比對的結果,發音無 kang5,佫無照日本人對音的規律,這未使算有對應。比如,「疑」母字箸日語漢音的對應攏ガ行的字母,像「牙」ガ (GA)、「義」ギ (GI),「寓」グ (GU),這幾字客語讀「nga、ngi、ngi」;「五」嘛是「疑」母,日語漢音是ゴ (GO),客語讀做「ng」,這攏無對同。

言歸正傳,阿邱文的結論有道理 -無?就我了解的範圍,憑頭隨條仔說明:

,イツ (ITSU),台語讀音是「it4」,參日語漢音完全對應;例,一切、一流、一江街、一剪梅、一樹百穫、一兼二顧、太祖牌一等勇 (「等」綴日本人的「TOU」讀 too2)。

邱文標的「zit (tsit)」,是話音借用字,有人講本字是「蜀」,我存疑。

,ジ (JI),台語大多數的地區計讀「ji7」,除了鹿港偏泉腔、台北偏泉腔 (案,tsia5 是指台北縣蘆洲地區的偏同安腔,毋是台北市內的偏同腔。一位同安兄揢阮講,同安DOES HAVE [DZ] / [J] .) 以外,三峽偏泉腔、宜蘭偏漳腔、台南偏漳腔、高雄通行腔計是講「jī」(教育部
《台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詞彙比較表》),參日語漢音完全對應。

邱文揢日語音讀標做「ni」,ニ (NI) 是吳音。佫再講,日語的ニ (NI) 子音著是「n-」,無發「ng-」;キ (KI) 的濁音ギ (GI) 才有發「g-」抑「ng-」。

,サン (SAN),台語讀音是「sam1」,參日語漢音完全對應;例,三獻、三牲、三貂嶺、三界公、三藏取經、三綱五常、三七講四六聽。

邱文標做「sa」,是「saN」鼻化音「N」的失落。台灣無人揢「saN1」講做「sa1」,感冒 tsat4 鼻兮、其他音腔兮 (案,像閩南語著有人講「sa1」) 抑拄學台語的人不在此限,譬如客話著無鼻化元音

,シ (SI),台語讀書音「sir3、su3」計有人讀,著是無人讀做「si3」。

邱文標做「si」是話音。

,ゴ (GO),台語讀音是「ngooN2」,參日語漢音完全對應;例,五香、五穀、五指山、五金行、五湖四海、五臟六腑、五色令人目盲。

邱文標「gho (goo)」是台語的話音,請參閱
講 ka1 lo2 (7);日語標「go (u)」是自創音。

,リク (RIKU),台語讀音是「liok8」,例,六合、六書、六陳鋪、六合彩、六朝金粉、六親不認、六出祁山拖老命。讀音參客語的「liuk」看 khiai9元音參日語漢音計無 sang5,事實上,共款屬「屋」韻的合三字,日語漢音誠濟攏做「IKU」,參台語、客語攏有對應。比如 (按日語漢音 / 台語 / 客語 的順序,下同):

菊,キク (KIKU) / kiok / khiuk
竹,チク (CHIKU) / tiok / tsuk
逐,チク (CHIKU) / tiok / tsuk
育,イク (IKU) / iok / iuk

邱文台語標「lak」是話音。

,シツ (SITSU),台語參客語攏讀「tshit4」,參「六」-字的情形共款,看 khiai9 聲母的發音無合;不而過,中古漢語「清」紐日語漢音怙サ行的字母對音是常例,參台語、客語攏算有對應。比如:

清,セイ (SEI) / tshing / tshin 
彩,サイ (SAI) / tshai / tshai
秋,シウ (SIU) / tshiu / tshiu
蔡,サイ (SAI) / tshua / tshai

,ハツ (HATSU),台語文讀是「pat4」,參日語漢音有對應;例,八卦、八戒、八里坌、八家將、八仙過海、八珍無藥、八二三戰史館。

邱文標「beh (peh)」是台語的話音。

另外,邱文講台語的「八」佮「百」攏無入聲音,毋著啦!

台語話音入聲分陰陽兩調,收 -p、-t、-k 和 -h 別於平、上、去,哪會無「入聲音」?羅肇錦先生嘛講:「閩南語的入聲有 -h (甲)、-t (骨)、-k (六)。」(案,羅 -先省一個 -p)

,キウ (KIU),台語文讀是「kiu2」,參日語漢音完全對應;例,九族、九霄、九華山、九官鳥、九五之尊、九品中正、九成宮醴泉銘。

邱文標「gau (kau)」是台語的話音。

,シフ (SIU),台語文讀是「sip8」,參日語漢音完全對應;例,十惡、十界、十如是、十字架、十婦九妒、十載寒窗、十年一覺揚州夢。

邱文標「zab (tsap)」是台語的話音,「十全」講「tsap8 tng5」;若換做文讀著唸「sip8 tsuan5」,例,十全十美、十全老人、十全大補湯。

,ハク (HAKU),台語文讀「pik4」,例,百合 (花的名)、百忍、百家姓、百草粉、百口莫辯、百思不解、百聞不如一見。

讀「pik4」毋是承續《切韻》系統字書的音切,日語吳音ヒャク (HYAKU) 是證據之一;但是敿日語漢音對應的規律嘛有合,理由是中古漢語「幫」組「陌」韻開口二等字,日語漢音的母音攏做 AKU。

台語「百」的話音,除了邱文標的「bah (pah)」之外,猶會使講「peh4」,例,百姓、百總 (武官的官號);閩南地區有的著講「peeh4」,「一百、百五」講「一 peeh4、peeh4 五」。
邱文揢日語標做「hyaku」是吳音。

,セン (SEN) ,台語文讀是「tshien1」,參日語漢音完全對應,理由同 (tang5)「七」-字共款,「千」中古漢語嘛是「清」紐;例,千秋、千歲 (著是親王)、千金譜、千里眼、千方百計、千載難逢、千慮必有一得。

邱文標「cing (tshing1)」是台語的話音 (案,「千」閩南語上少猶有人講「tshuiN1」共「tshaiN1」,講「tshing1」兮,無的確是少數人嘛無定著。所以我講「知之為知之」,毋通為著欲簡省,逐項著講與「閩南語」去坐數 / siau3,這實在會去誤導人 / lang7,準若挑意故的著不在此限) ,「張大千」無人咧讀「張大 tshing1」啦,毋別 -兮佮五仁兮無算。

,バン (BAN),台語文白讀計是「ban7」,參日語漢音完全對應。

邱文日語讀音標做「man」是吳音。

「萬」客語讀「van」,王力不只講過一擺,漢語方言子音的「v-」是箸十四世紀對北方話演變 -出來兮,著、毋著我無介了解。不而過,有三幾項仔資料,會使摕來互相印證,罔參考:

1. 我簡單用王氏《古代漢語‧上古聲母常用字歸類表》頂頭《(32) 明 (中古明、微兩母) 母》字例,參長澤規矩也的《新明解漢和辞典》小比對一下 (e9),日語漢音「微」紐大概百分之一百 (案,其中有一字「硭」我揣無) 是對濁音バ (BA) 行的字母;這參「明」紐客語聲母發「m-」的「目ボク (BOK)、眉ビ (BI)、毛バウ (BAU) ……」等,聲母的對音並無爭差。換一句話講,日本傳入漢音彼當時,長安音「明、微」猶未分流。

王力的講法,「明、微」的分化是按宋朝開始 -兮,彼陣的「微」紐是發「ɱ (mv)」,徦蒙古人滅宋了後佫分做「m-」佮「v-」。「微」紐箸吳語內底,「m-」是話音,「v-」是讀音。

2. 據羅香林的考據,客語族群佮唐時的關中、長安並無地緣上的關係。

3. 丁邦新先生講: (宋末元初) 之遷徙即形成後來所謂『客家人』及『客家話』。」

4. 黃遵憲《梅林詩傳‧序》講:「此客人來者,自河洛由閩入粵傳世三十,歷年七百。」

「河洛」著是魏晉的「司豫」;「歷年七百」是「十三世紀」(案,黃序於1901年),著是宋末元 (1271-1368) 初。
#未當分段的權宜
5. 羅肇錦先生的思考:
客家話的韻尾,閩西、贛南、粵北一帶,與畬、瑤語一樣,都沒有 -m 及 -p、-t、 -k,可見閩西一帶的客家話保有很豐富的畬語成份,而梅縣客話 -m、-n、-ng、-p、-t、-k 完整,是遷往粵東以後,與粵語往來頻繁,慢慢融入許多粵語成份,變成後期的梅縣話。
(案,根據謝重光《閩台客家社會與文化》等,客家人入去粵東是箸宋元之際)

,ヨク (YOUKU),台語讀「ik4」(案,在我所知,這字有部分閩南話的讀音參台語無 kang5),參「百」共款,亦毋是承續《切韻》系統字書的音切,「億」日語吳音イキ (IKI),同韻部的「式 (sik4)、色 (sik4)、測 (tshik4)、力 (lik8) ……」,日語吳音讀做シキ (SIKI)、シキ (SIKI)、シキ (SIKI)、リキ(RIKI)。漢音「式、色、測」讀 ショク (SYOKU),「力」讀リョク (RYOKU),所以「億」的台語參日語漢音嘛有相對應。

這字「億」-字,客語計讀舒聲去聲「i」,去聲有分陰陽調兮,像海陸腔著讀陰去,比如,「億萬富翁」讀做「i3 van7 fu3 vung1」(案,海陸腔的「億」讀 [ʒi];論真講 khiai9 客話「億、萬、富、翁」這四字若欲講是「唐音」,恐驚兮會有不只仔大的爭議)。讀「it」是 in1 的古早音抑是今仔的人照字書的音切去推演 -兮,阿這中間敢有收 -h 的過度,我攏未曉、計毋知。

■ 話尾

1. 北人入閩,上晏是箸西晉永嘉初年,唐代林諝的《閩中記》著有記載。這個時陣走路 kau3 福建的「中原士族」,比唐朝陳元光先三百外外年 (saN33 pah42 gua24 gua11 niN24)。台語的讀音有一寡參日語吳音相對應,可能著是這批先民所用讀書音做基礎 -兮 (我的意思毋是講這寡讀書音的確著是吳語,阿當時入閩這寡人的語音自早著參吳語有一部分相 kang5,敢無可能?著像台語佮今仔的閩南語語音、用詞、語法一寡相 kang5 的部分,嘛毋是按今仔的閩南語傳 -入來兮。咱 kan1 naN7 會使講台語參今仔的閩南語是共一個語源,莆田話、潮汕話 …… 計嘛共款這囉情形)。一部分參漢音較會對應 -兮,著可能是唐朝的讀書音;這部分才有按《切韻》相承來的可能。若是話音形成的年代,應該猶佫較早。

2. 對別人的意見,咱有無 sang5 的看法,當然會使摕出來會 (he3)、摕出來反駁。m7 kuh8 若用一寡無確實的資料做依據,個人的看法,這是家己咧戕 (tshiuN5) 家己的後骹。進前我著 pat4 講 -過,現仔時 (hien7 tsir2 si5) 箸咱 tsia5,毋管主張台語著是閩南語,抑是台語毋是閩南語 -兮,加少攏有這囉情形。這毋是先講先贏、家己想家己著的代誌,事實著是事實,未假咧;若與人搦包,彼個面毋著若滷卵咧。

3. 阮朋友箸《簡評》講了誠著:
用自己不熟悉的語文,光憑書面材料或幾位發音人的紀錄作論證的依據,絕對有一定的難度 …… 我們尊重邱君維護祖宗聲的用心與勇氣,不過這種兒戲般的論述,只怕要適得其反呢。

我欲佫補充一下 (e9),其實這囉性質的比較,不過是欲突出某一種語言的古老典雅。準若比對的結果,有合主觀的期望,又佫怎樣?敢會加生一 te3 肉?語言本來著無分懸下 (kuan5 ke7)、優劣。假使若以偏蓋全摕選擇性 -兮、甚至毋是事實的資料來做根據,安呢敢有效?是講這咱嘛愛揢人尊重,隨在 in1 去發揮,只要 mai3 去踏著人的頭,人無彼囉美國時間去 lap4 in1 的尾。
(2010.09.30 初稿)

6 則留言:

RORO 提到...

版主:
☆邱的台語標音很亂
從前我就說
是烏賊戰術
應該整理一下
發文更正
避免以訛傳訛
☆關於
(二)生活詞彙及語音
以前你舊部落格裡
我們就談了不少
寶姐也參加了
王華南先生“台語漢字”上
有不少資料
我蒐集給你
您來改改
然後發文如何

dongxie 提到...

呵呵呵,改個錯字:「此日常昏飲,非關養性靈;眼看人盡醉,何忍我獨醒?」非字誤寫成飛字。... - 2010年9月25日 -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汝不回覆也就算,還將錯就錯。
汝好似主張閩南語的祖語不是吳語,很另類吶。
台語權威如吳守禮先生都說閩南語的祖語士吳語;請問,汝憑什麼這樣猜?
方便的話請做個說明,如何。

新鮮料理人 提到...

hiku--sian:
Tsit siann Q--sàng in that-tio̍h thih-pang a, m̄-koh sian-e lí lóng-ài tsiong”Kheh-ka-lâng/Kheh-ka-uē” tshing-hoo tsò“Kheh-lâng/Kheh-uē”, an-ne kám thò-tòng?
Ông-huâ-lâm sian-sinn ê”Tâi-gí hàn-jī”hit phinn”Kok-sió Tâi-gí kàu-su sóo tso-gū tsi khùn-kíng” lí ū siánn khuànn-huat?
To-siā

寶貝 提到...

竟然可以把阿迪不到1000字的東西,發揮成這樣,呵呵,有你的。

紅目遇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紅目遇 提到...

新鮮料理人:

合理嘛,應該先說說您自己的看法,再問人家的意見。

我認為王先生是說那些傍官勢的「台語人」就會只會凌遲「台語人」。

我說您老大,要是有點「台語人」的良知,就按王先生的意思,別再寫那些只有幾個人看懂的東西了。ㄖㄨˊ ㄍㄨㄛˇ ㄨㄛˇ ㄓㄜˋ ㄧㄤˋ ㄒㄧㄝˇ,ㄐㄧㄡˋ ㄙㄨㄢˋ ㄋㄧㄣˊ ㄎㄢˋ ㄉㄜˊ ㄅㄨˋ ㄔ ㄌㄧˋ,ㄖㄣˊ ㄐㄧㄚ ㄅㄨˋ ㄕㄨㄛ ㄨㄛˇ ㄙㄢ ㄅㄚ ㄘㄞˊ ㄍㄨㄞˋ。

版主:

我覺得dongxie說的閩南語的祖語不是吳語,這個問題很有趣。

您是怎麼「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