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0日 星期一

蘇東坡是鳥 (tsiau2)

參頂篇 (「蘇東坡敿五柳枝」) 上大的差別,是這篇有根據。

● 蘇東坡揢佛印和尚講:
「古早人定定用『僧』對『鳥』,像講『鳥宿池邊樹,僧敲月下門』;又佫講『時聞啄木鳥,疑是叩門僧』。」
表面上看 khiai9,蘇東坡是咸 (案,ham5,「佮 kah4、參 tsham1、敿 kiau1、共 kang7、同 tang5」的意思;進前我攏用「含」,J 君同意我講是「咸」字有理,叫我 mai3「隨波逐流」) 佛印咧討論做詩的修辭方法,暗中是將對方比喻做 ta1 poo1 人的下部。

佛印講:
「老和尚今仔日卻是對相公汝。」
看 khiai9 佛印是將蘇東坡排比做「鳥」,阿嘛會使講是將對方倒剾做男陰。

兩個人是愛講笑咧拍鬧涼,毋是正經咧冤家相罵。

● 資料、包括解說,攏是按曹德和《詈詞演變與雅化傾向 ── 從“鳥”等的語音、語義漢和字符演變說起》(《漢語史學報‧六》上海教育,2006:215、221) 這篇論文來兮,我 kan1 naN1 揢翻做我的母語。曹氏用馮夢龍《廣笑府》的記載,引述這段對話。伊佫講,這個笑話是典出蘇軾家己寫的《東坡佛印問答》,可見毋是人杜撰兮。

我欲講的是東坡先生的氣度:

1. 寫事實。
2. 有喙講別人,阿嘛敢消遣家己。

1 則留言: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我恰巧也有這本(《漢語史學報‧六》上海教育,2006:215、221) ,你和我有相同的閱讀資料。
笑話書的編輯由王世貞、馮夢龍起而成風氣。參考台灣商務印書局《中國笑話書》,列為蘇軾編寫的笑話書有「艾子雜說」、「調謔篇」、「東坡禪喜集」,但是這些都是明朝所集,而託名為蘇軾所撰。我沒見過《東坡佛印問答》,但是應該也是和我所舉的三本書同一性質。
建議你讀一下「艾子雜說」和馮夢龍的「笑禪錄」,非常滑稽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