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9日 星期四

周長楫教授語錄簡評028---出擢

■ 箸「周長楫教授語錄簡評017---青紅燈」內底,我提起講有一寡對母語熱心的人士,有人揢稱做「工作者」,有的揢號做「志工」。部分的先兮,啊知是無閒,抑是無注意,著若發現較奇巧或者罕咧看著的資料,啊免小過濾一下,著像 khioh4 著寶,著摕來引用。

箸頂頭彼段話的後壁,我有佫 tan7 一句:「這款的情形,以訛傳訛我是毋敢講啦,但,受影響的人,拍算嘛加減有一寡仔。」

頂禮拜土曜網友 J君報我去讀一篇文章,除了提出幾個仔問題欲參我討論以外,猶糾正我講這款的引用都毋是母語工作者的專利,教育界 (伊講學術界) 嘛有 a7。

其實,毋是講毋通引用,重點是欲引用的進前愛小過濾、小篩一下。因為,萬不一被引用的資料若有毋著,恐驚兮自安呢煞愈湠愈闊。著 mai3 講會「毋著兮變著,著兮變毋著」啦,上起碼 (khi2 ma2),現仔時的階段,會變做「是非而是」的一種「依據」。「白紙烏字」、「阮老師講兮」……,敢毋是今仔人咧論辯、相諍盤喙花的話母、工具。

網友講最近我寫咧的「大面神」,亦有與伊介紹的彼篇文章引用著,伊佫摕其中一部分被引用的話詞問我,其中有一個是「出擢」。J君講這「出擢」句話詞,應該嘛是屬所謂的「反反證」,吩咐 (huan1 hu3) 我寫兩字仔。

引用周長楫先生的文章是《明鄭清領時期臺灣閩南語的形成》,我先對 J君的問題,揀兩條 khiai3 佮逐個罔參考;其他若毋是題目傷大,著是我 m7 pat4 的,這部分著先按下。

該文的作者講:

二次大戰後的臺灣,由國民政府接管,國語政策徹底實施,使得臺灣閩南語沈潛許久,復甦後的臺灣閩南語,也有許多國語的痕跡,例如在語音方面,閩南語舌尖前不送氣濁塞音【dz】,有些已與舌尖中邊音【l】及鼻音【n】混用了,如:【dzuan²】(軟)讀為【nuan²】、【dziat8】(熱)讀為【liat8】……

實際上,dz- 讀做 l -、n- 是箸國民政府接管,實施國語政策的進前著有的現象。阿無受國民政府接管、實施國語政策的所在,嘛有這囉情形。

我親耳聽過,阮家族有八九十歲兮,有今仔欲箸兮百外歲的長輩,從來毋 pat4 講過「dz-」這個音。我摕兩個仔證據,阿無較等咧講我凊采彈彈 (tuaN7) 咧,啊有準算:

1. 台灣戰前佮戰後初期的歌曲:

《台北進行曲》,「行入蓬萊閣旗亭」純純「行入」唱「kiaN lip」

《碎心花》,「今日則知誤阮一生」嬌英「今日」唱「kiaN lit」

《黃昏城》,「出雙入對結成群」、「為著日黃昏」王福「出雙入對」唱「tsut siang lip tui」、「日黃昏」唱「lit hong hun」……。

這若欲勻仔揣、勻仔記,kan1 naN7 箸臺灣迷的78轉留聲機音樂部落格~福爾摩沙的歌謠頂頭的資料,無開幾點鐘仔敢有才調 khing5 會完?

2. 在廈門,有許多人的聲母系統中整個的缺一個 dz。凡是別人的 dz-,他們都併入 l - ……
(董同龢《廈門方言的音韻》中研院史語所集刊‧二十九‧上,1957:234)

3. 晉江的聲母,l / n:lio 尿、lai 來、lit 日 ……
(根據董同龢《四個閩南方言》中研院史語所集刊‧三十,1960:792。案,無 dz-。)

個人的看法,台語無讀 dz-,有兩種可能,一種是消失,著是去與時勢音 l -、n- 取代;另外一種,是自早土音著無 dz-,從足久進前著有人咧討論「上古日母歸不歸泥娘」的問題。這未使講與當時的國語政策去坐數 (tse7 siau3),阿毋,廈門參晉江咧?(案,照《閩南方言大詞典》寫的音系表,今仔泉州含廈門計無 dz- 的聲母啊。)

另外,該文的作者亦講:

任何語言中的變化,詞彙是變化最快的一項,但明鄭、清領時期臺灣閩南語「不漳不泉」的腔調形成卻較詞彙改變來得大,根據周長楫的統計,臺灣閩南語詞彙百分之九十以上和福建閩南話的詞彙是相同的,但是,他也道出臺灣閩南話與福建話(廈門話)詞彙的差異,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一是同一個事物或概念叫法各不相同,二是有一些詞語、詞義範圍大小不同,三是臺灣閩南語接受比較多的日語外來詞。

詞彙變化是語言變化上緊的一項,這 OK。「『不漳不泉』的腔調形成卻較詞彙改變來得大」,這亦著。

但是 J君搦準是「不漳不泉」的腔調會形成詞彙的改變,這點可能伊有誤解,我小可仔解說一下。

「腔調」會改變的是「語音」,比如講:

「雲過月」,今仔自本講「hun5 ker3 gerh8」的人差不多攏改做講「hun5 kue3 gueh8」抑是「hun5 ke3 geh3」,我嘛聽過有人「改」了無好勢,講做「hun5 ke3 gueh8」。

「八月十五」,從古早古早著有人唸做「peh4 geh8 十五」。

「契約」,「khue3 iok4、khe3 iak4」猶有人講,若 (naN7)「khere3 iok4」著介少人咧用啊,講「khe3 iok4」的上濟,

「上帝」,計攏講「siong7 te3」,「siang7 te3」我 pat4 箸電視頂仔聽一擺過,若像是林義雄阿是 siang5 講的,未記兮啊。

「滾水」,講「kun24 水」的嘛愈來愈少,計綴偏廈漳腔兮講「kun44 水」啊。

「計程車」,無論講「計程車、客程車」,一部分偏廈腔的人,「程」攏變調參偏泉腔共款做低平調。

以上舉的例,全是 (案,真濟偏泉地區,「全是」嘛改講「tsuan33 是」,無講「tsuan11 是」)「腔調」的改變,並毋是新的話詞。話詞有學別所在的人講兮,但絕對毋是受「不漳不泉的腔調」影響,才新創的語彙。

箸周先生所講台語參廈門話的差異,三種無共款的表現,除了日語外來詞,伊所舉的詞例,在我所知,無 gah4 一條是因為「腔調漳泉濫」引起的新詞。

閒話講煞,言歸正傳。「出擢」嘛是「反反證」。若這點,J君講了著有正確。

■ 周長楫講:

「叫法不相同的詞語舉例」:
臺灣閩南話:出脫 chhut thoat (TLPA:tshut4 thuat4)
廈門話:出擢 chhut tioh (出息) (TLPA:tshut4 tioh4)
(周長楫《閩南話的形成發展及台灣的傳播》台笠,1996:294)

【出腳】〈廈泉〉tshut4 kioh4〈漳〉tshut4 tioh4 出眾;超出一般:伊真 ~,則尼少年 這麼年輕 著做一間大公司的總經理。∥〈廈泉〉又叫【出擢】(594頁),〈泉〉又叫〖出挑〗(594頁)。

【出擢】〈廈〉tshut4 tioh4〈漳〉tshut4 tioh4 同上【出腳】。

〖出挑〗〈泉〉tshut4 thio1同上【出腳】。
(周長楫《閩南方言大詞典》福建人民,2006:594。案,原文調號陰入是「7」,廈漳音本調同,變調有異)

■ 事實上:

箸台灣,發展了真好、有成就、有前景 / 途、ui3 較歹的環境解脫出來、按艱苦變快活 (khuiN3 uah8),台語攏會使用「出脫」。

「出擢」的意思是:優秀,傑出,超越,拔群,出眾,卓越,比一般人較好、較勥 (khiang3)、較 gau5、較會,贏過別人或者其他的事、物。

這兩句話詞的意思並無完全相同 (saN3 tang5),「出擢」的人當然較會「出脫」,「出脫」的人無限定愛「出擢」。上大的差別是,「出脫」免參「別人比」,「出擢」著愛「比別人 / 項」。

1.「讀工兮會比讀文科兮較有出脫」毋是講做「讀工兮會比讀文科兮較有出擢」。

2. 李遠哲 in1 兄弟仔攏真才情,出類拔萃,是講「李院長 in1 兄弟仔計真出擢」,講「李院長 in1 兄弟仔計真出脫」意思著無合囉。

3.「周長楫教授箸語文學界真出擢」嘛毋是講做「周長楫教授箸語文學界真出脫」。

4.「伊彩券著著 (tioh8 tio3) 幾仔囉億,這聲出脫啦」,這 liah4 的「出脫」嘛未使講做「出擢」。閩南語拍算無「出脫」這個語詞,我毋知影這個例句敢會兮用「出擢」來形容未 (bue9),不過無影響「事實」,因為,我今仔 tsia5 咧講、咧論的是台語的「事實」。

■ 我的看法:

● 佮「交陪」共款,準若欲照辭典,台語的「出擢」這句語詞著強欲 khiau1 去啊,強欲 khiau1 是猶未 khiau1 去。加再,網路上的文章有人 a2 咧用,比如:

雖罔有出擢智識兮查甫人唅查某人
(Voyu Taokara Lâu《雙倒水別莊‧講詩 - 第 3 pha:啥物是詩?(頂篇)》案,Lâu --sian 這句「出擢」用了真 tsiap8,會使去伊的 blog 參考,我是簡單舉例)

阮出擢ㄟ後生,可是去美國讀冊哩
(沈芯菱《草根台灣臉譜‧來來又去去 》)

囝婿攏出擢
(賴永祥長老史料庫《豐原林桂妹長老去世》)

● 我較 tsiap8 參考的台灣辭典,箸有關「出擢」這個詞條:

1. 董忠司《台灣閩南語辭典》(五南,2001),楊青矗《國台雙語辭典》(敦理,1992),教育部《台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計攏無收。


2. 陳修的《台灣話大詞典》有這條,伊講:

【出擢 chhut-tioh】兒輩能幹。孨仔攏真 ~ ~ gín-á long chin ~ ~ ⇒ 孩子們個個都很能幹 (遠流,1992:471)

這個解說完全參實際無對同。

3. 解釋了上清楚、上正確的是小川尚義的《臺日大辭典》:

tshut4 tioh4 出拕。勝った成績。勝れる。立勝る。抜群。傑出。抽でる。秀でる。卓絶。卓越。

小川對「出脫」的解釋參「tsut4 tioh4 出拕」完全無 kang5:

tshut4 thuat4 出脫。出世する (出頭天)
伊今都 ─ ─ 喇 = 彼はもう出世した (這聲伊快活啊 / 出頭天阿)
沒得 ─ ─ = 出世が出來ない (未出脫)
(武陵,1993)

sin7 sua3 講一下,林俊育先生這句解釋做「出世 (sè)」,非。

4.《台文 / 華文線頂辭典》除了有收「出擢」亦有收「出腳」:

台語羅馬字 -- chhut-tioh
漢羅 -- 出擢
華文 -- 出人頭地 / 出色 / 出息 / 出眾 / 出類拔萃 / 突出 / 特出 / 傑出 / 超拔

台語羅馬字 -- chhut-kioh
漢羅 -- 出腳
華文 -- 出人頭地 / 出色 / 出類拔萃 / 拔尖 / 冒尖 / 突出 / 傑出 / 優秀

「出腳」我計用「出角」,嘛是讀 tshut4 kioh,出在人兮啦。

● 進前箸教育部的論壇,有網友夢生君發帖講:

「我知影角色, 台語講 kioh-siàu, 辭典內作 腳數. 毋閣, 咱的辭典內有列出角讀 kioh 的音, 我毋知影角當時讀 kioh, 因為,辭典內無舉例, 想欲請教諸位前輩, 看覓仔當時角會當讀作 kioh??」

這字「角」字,咱 tsia5 差不多計參周長楫先生 in1 共款,攏用「腳」較濟,比如講「腳數、腳仔工」,這個人無意見,看有著好。但,「角」的台語,確實會使讀做 kioh4,「戲角 (hi3 kioh4)」有:旦角 (tuaN3 kioh4)、丑仔角,文角、武角、大角 (台灣國語講「A kha1」寫做「A 咖」)、細角 (講「C kha1」) ……。

「文角」是戲劇中文生、文旦 (bun5 tuaN3) …… 的角色,像諸葛亮、王寶釧,尾仔若咧講今人今事,像講林獻堂、公司的內勤人員,嘛講 in1 是「文角」。

「武角」是戲劇中武生、武旦 (bun5 tuaN3) …… 的角色,像薛丁山、樊梨花,尾仔若咧講今人今事,像講蔣渭水、門市部的推銷員,嘛講 in1 是「武角」。

演員若有臨場經驗、會隨機應變,抑是會使扮演幾種無 kang5 的戲角,像楊麗花、許秀哖、孫翠鳳 ……,這號做「活角 (uah8 kioh4)」。

形容人會曉變竅、轉彎踅 (sieh8) 角,嘛會使講是「活角」;「死角」著是「活角」的反義詞。

戲搬了好、有人氣 (lin5 khi3),豬哥亮攏愛用「真偁 (tsin1 tshing3)」,安呢著是「出角 (tshut4 kioh8)」。「出角」講「出擢」、「出擢」講「出角」計嘛會通,兩句話詞的用法完全 saN1 sang5 無區別。

● 台語的「出擢、出角 / 腳 (tshut4 kioh8)」這兩個話詞,敿「出脫」的意思,並毋是完全一致,卻參廈門話的「出擢、出腳 (tsut4 tioh4)」的詞義、用法,根本著攏無爭差,周教授哪著去捎一個詞義、用法有差別的語詞來做對應。我佫講一擺,周教授毋 pat4 台語,這講會過啦,是講提供這寡材料與伊的人,敢亦未曉兮?

7 則留言:

RORO 提到...

版主
☆ 你引述《明鄭清領時期臺灣閩南語的形成》的內容時,”根據周長楫的統計”以下的話,好像不必要
☆ 日語出世する (出頭天) 等,您翻譯了,確實讓參訪者方便許多,但勝った成績。勝れる。立勝る。抜群。傑出。抽でる。秀でる。卓絶。卓越。怎沒翻譯呢
☆ 都發新文章了,偶周一的意見怎沒回丫,別又說沒看到或都合上不行吶
謝謝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台語歌:[走馬燈],
歌詞[誰人來可「憐」讀作leng 5來押韻 ]
請問,台語有這樣的讀音嗎?
可憐有時讀成 koo2 lian5,
可字就讀成苦字了。
[走馬燈]歌曲在此:
http://yifertw.blogspot.com/2009/11/20091121.html

台灣赫宇 提到...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1.我有去汝的 blog 回覆啊。

2.但是我未記得網友去汝的 blog 攏有「您的意見已被儲存,待網誌版主核准後即可發佈。 」

3.所以汝若無核准,請汝踮我 tsia5 回貼,因為我無留底,歹勢。

台灣赫宇 提到...

這是我拄即 (tu2 tsiah4,2009,11,22 中晝) 箸掃葉大大的 blog 的留言,伊 blog 的時間由毋著,我有較伊愛撨 (tshau2) 一下,像我頂篇明明著2009.11.22 中午才留言的,汝 blog 的時間是 2009年11月21日 下午 8:36。

安呢參回覆的內文會有時間差。

============

台灣赫宇 提到...

版主:

多謝汝報我看這個視頻,我有影毋知這位陳淑樺小姐唱了 tsiah8 好,台語 tsiah4 媠,有夠襸兮 (tsan2 e9)。

因為有人講鹿港有一個古早的竹嗚籃,問我看欲買毋 (m9),tsang1 (昨方) 透早著落去,sin7 sua3 去大甲揣朋友,拂徦處兮 (hut4 kah4 tshu3 e9) 著暗時仔欲十點啊。我先上一個網站,發現有網友的回應,緊寫一個回覆,身軀洗洗咧著去睏啊,無去巡我的 blog。早起又佫去彼個網站,發先網友有上網,著箸 hia5 等回應,徦11點外去看我的 blog,才發現汝的留言。

昨暗十點,豬哥會社有小林幸子佮邱蘭芬做來賓,我計看毋著,聽講邱有唱走馬燈,真拍損,我無聽著,毋知伊怎唱。

陳淑樺的「憐」發舌尖鼻音 lin,不過毋管是 lin 抑是 lien,基本上參舌根鼻音 -ng 是未鬥句。

我加講一屑仔,我的了解,陳小姐唱的音腔,是十足古早北部偏廈腔,但是 uan1 naNh8 有小可仔走精去。不而過,今仔台語歌欲聽這款口音,若像誠 (tsiaN5) 少、抑是會使講無啊。

典型古早偏廈腔:

環境來造成,「造」唱 tsoo

星光月光,「星、月」唱 tshiN、geh

可憐,尾仔兩遍唱 khoo lin

我聽未出來的是:

多演變,「多」尾仔兩遍唱 to 有走去,頭一遍唱 to 抑 too,我聽無

確定有綴時勢音的是:

何必的「何」

遭遇的「遭」

可憐頭一遍唱 kho lin,kho 有濫著時勢音,lin 猶保留古偏廈音腔

這是我有注意著的部分,趣味趣味,罔參考啦。

2009年11月21日 下午 8:36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我的部落格,人紅是非多,
常有小日本人來留色情網站與賭博網站的廣告,所以必須審核一下再貼出意見,
以免教壞小孩。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我的部落格,人紅是非多,
常有小日本人來留色情網站與賭博網站的廣告,所以必須審核一下再貼出意見,
以免教壞小孩。

RORO 提到...

版主
請問
☆ 您認為“出擢”和”出拕”哪個才對
☆ 據家裡的長輩說,這句話他們覺得很尋常,其實我一典印象也沒有
是否代表已經變成死語了
所以很多字典沒有這一條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