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1日 星期三

講 ka1 lo2

● 肉感 (bah4 kam2) 是源自日語にっかん (肉感,讀にくかん嘛會使兮) 的台灣外來語。

台語大部分是咧形容人衫 tshing7 足少、身材好、hang3 奶 hang3 奶、肉材佫襸 (tsan2);一般是咧講查某囡仔,特別是與人看著會起 tshio1 兮彼款的。

阿若彼囉無肉無腯 (thut4 / thut8),嘛有人講是「骨感」。

咱 tsia5 的辭典,是陳修《台灣話大詞典》的解說,參我所了解台語「肉感」的意思較倚;不過,伊的「詞源」講了有問題:

肉感,sensual 的譯詞,原意是感覺的,肉慾的。今多用於所謂女明星之體態豐滿。(陳,遠流,1991:25)

其他的,像:

受肉體誘惑而產生的感覺。(楊青矗《國台雙語辭典》,敦理,1992:775)

多肉的感覺。(董忠司《台灣閩南語辭典》五南,2001:35)

多肉的感覺。一般多指體態豐滿。(教育部,《台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

攏解釋了毋是真完全,阿「詞源」嘛無交代。

● 這句話毋是固有詞,所以讀音著無限定是「肉 kam2」。

有人讀做「肉 kang2」,我 pat4 親耳聽過,伊「鹹兮 (kiam5 e1)」嘛講做「kiang5 e1」。

王順隆有安呢寫:

肉感】bah4 kam2 / bah4 kang2
查過了日語辭典,應該可以認定這是來自日語的外來語。以現代話來說,就是「性感」。
 
にっ‐かん
〔ニク‐〕【肉感】
1 肉体に起こる感覚。
2 性欲をそそる感じ。「―を刺激する」
 
只是我從小聽到的好像都是【bah4 kang2】,但若以語源的漢字來看,應該讀作【bah4 kam2】才是。不知是我聽錯了?還是變音了?
 
請大家上來見證一下,把自己的發音貼上來。
(2008,12,18台湾語の広辞苑-肉感)

王先生提證據講台語的「肉感」是按日本話來兮,毋是凊采講講兮,這愛揢肯定,嘛是咱愛學習參欲追求的做法。

對伊「肉感」讀音的討論,個人有一屑仔感想。

1. 箸伊的 blog 一位網友留言,講:「我家是唸bah4 kang2沒錯。」

王先回覆:

感謝見證。

bah4 kang2 一票


這真趣味,咧研究漢語聲韻的,普通有人會揢分做「審音」佮「考據」兩派,今仔會使佫加一個「民主」派;其實「多數決」這個アイディア (idea) 嘛未 bai2,準逐個共識若有一致,上少,嘛較會無事屎。

2. 了後,我有留言,講應該讀做「bah4 kam2」。

王先回覆:

我想可以認定是,bah4 kam2 訛化成 bah4 kang2。
兩個讀音都可以被認可才對。

這無問題啦,欲講做「bah4 kang2」無 (bo9)、人欲「認可」抑 buai9,計是在人的自由。

是講,毋知會使建議以後讀「肉 kang2」的時,上好是用標音的,正經一定愛用漢文的時,著寫做「肉港」(用「肉講」較無通,減采有人會講做「肉 kong2」),理由是:

今仔一寡人的合唇鼻音 -m 都講了未啥會輾轉 (lin3 ting2),變發對舌尖鼻音 -n 去,像「足感心、枕頭、啉酒 ……」taN7 按「足 kan2 心、tsin2 頭、lin1 酒 ……」去。準若佫加一種舌根鼻音 -ng 的讀法,heh8 著傷過頭鬧熱啊。

● 閒閒無話講 ka1 lo2,心適代。絕對無存一點仔咧品並 (phin2 phing7) 抑是剾削 (khau1 siah4) 的用意。準若有一屑屑仔欲叫人「聞之者足以戒之」彼囉臭破布味仔,我相信、嘛主張「言之者無罪」,這點愛聲明一下。

5 則留言:

RORO 提到...

版主
☆ 還真靈A,你介紹陳教授的那些方法
☆ 偶速說既然你是主張台語跟閩南語不同
是否可用簡單點、人家容易懂的方式說明
☆ 肉感肉感肉感 ~ ~ ~
就是性感嘛
☆ 林先生偶不熟,您幫偶問
謝謝
☆「言之者」是誰?你?王先生?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有一次跟一位在日治時代讀過漢學(私塾)的老先生請教台語,例如「參差荇菜,左右流之」,「流」字的解釋。
順便問一下心中的疑問,我才起個頭說:「肉字讀成 jiok8, 可是讀成 bah4 的時候比較多」,問題還沒說完,他就往我的 ue7 tau5 話頭踩下去:「bah4 是平埔音。」
我不知道他是怎樣得到這個結論,請問版主有何相關的資料嗎?

台灣赫宇 提到...

RORO:

1. 另外徐超的書頂頭講的資料,字數傷濟,我 bin7 tuaN7 拍字,歸事等咧 scan 一下,mail 與汝。

2. 講這欲 niN5?

3. 嘛有「性感」的意思,著啦。

4. 未要緊啦,伊人好鬥陣未激屎,佫 pat4 e9 真濟。這回我替汝處理,後遍汝家己問。

5. 當然嘛是咧講我。m7 敢會使隨便講人「有罪」抑「無罪」,著毋是判官 koh8,咱哪有彼囉資格佮才調啦。哈!汝想傷濟 a7。

====================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肉」台語講 bah4,個人的看法,無 sing5 是「平埔音」,因為我所了解各地的讀音:

泉州 -- bah4、mah4、hik8、hiak8、liok8
廈門 -- bah4、hik8、liok8
漳州 -- bah4、hik8、jiok8
龍岩、東山 -- 亦講 bah4

台語古早嘛有讀 mah4、kik8,mah4 是偏泉腔區專用的,kik8 著無分地域,比如:肉身 hik8 sin1、鴨肉 ah4 hik8。

liok8、jiok8 是「肉」的文讀,hik8、hiak8 是話音。bah4 是「にく」用「肉」可能是借字,這個音可能有其他的來源,但應該毋是「平埔音」。若無,閩南地區亦講 bah4、mah4,這個事實著歹解說囉。我無證據講 bah4、mah4 是按台灣時行 kau3 福建去的,準若有人考求出來,這嘛會使算是學術上的一大突破。

sandy chen 提到...

黃慶三先生云:連雅堂所講「按愛玉子,即薜荔」並無正確

提問1,愛玉怎會讀ò-giô

提問2,薜荔台語如何說

http://taigu.fhl.net/life/life149.html

版主乃新竹特殊語詞達人,水田是漢人入墾初期聚落,現水田在地人仍稱愛玉為偏拋

新竹原為竹塹社,原住民為平埔之道卡斯族

偏拋一詞或為平埔語

感謝版主的回覆

也希望可以早日讀到你的新文章

台灣赫宇 提到...

sendy:

1. 中古漢語「咍」韻咱無讀「-o」的字例,「愛」哪會唸「o3」我未曉。不過我pat4聽人講「愛」上古音屬「物」部,泉州腔會使讀「er」,同部的「未、妹」怹徦目前ia2是唸「-er」韻,罔參考著好。

「玉」是入聲字,哪會讀陽平調,這我亦毋知。「玉葉」我pat4聽一位台南的歌友唸做「gioh hioh8」,林金鈔先生《閩南語研究》有唸「gio8」的記載,但毋是唸「gio5」。

2.「薜荔」阮讀「pi7 le7」,古漢文用例誠濟。

3. 毋通誤會,我絕對毋是新竹特有詞的「達人」,只是有興趣,阿亦有一寡拄好會記 *兮。

4. 黃慶三先生的按怎講,我毋知,愛玉是台灣的特有種,當然參別位兮未是共一種物件。毋佫新竹人講「phien1 phau1」拍算本來著是咧講「薜荔」,「薜荔」箸屬閩南語系的雷州話號做「tiam1 phau1」寫做「甜拋」,「偏拋」應該毋是平埔話。

「愛玉」固然是台灣的特有亞種,咱古早咧號名無hiah4「支釐」啦,「熊」著講做「熊」,未去講「台灣熊」抑「唐山熊」。「虎」著是「虎」,乾若有「公母、大細隻」的爭差,哪有咧分「西伯利亞虎、蘇門達臘虎、孟加拉虎」?非洲來兮,印度、泰國來兮的象,咱攏泛稱做「象」。個人認為連雅堂講 *兮,正確;baiN3搦準咱語族的先人逐個計攏是生物學家,呵呵。

5.「phien1 phau1」的「phien1」漢字是啥,我未hiang2。阮漢文先兮講「phau1」是「雹 (phauh8)」的變讀,「薜」會使讀「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