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1日 星期五

周長楫教授語錄簡評022---豆枝

■ 羅時豐有一個藥仔的電視廣告,廣告曲是用石原裕次郎「嵐を呼ぶ男」去改辭的;這條歌洪一峰嘛唱過,歌名號做「爽快的鼓手」。聽講這支廣告片上早是豬哥亮拍的,有一句「斯斯有兩種」的スローガン按當時時行 kau3 taN1。

我彼篇「周長楫教授語錄簡評003---寂寞」tshim2 開始的時著用「寂寞嘛有兩種」做標題,囥箸我舊的 blog。

其實台灣有「兩種」的物件是有夠濟,我最近發帖的「魚酥」有兩種、「魚 hu2」有兩種。

都才昨方 (tsa1 hng1) 若爾,朋友報講忠孝東路,「頂好」對面一間寿司屋有新菜齣,號做「大阪燒」,叫我去揢見本一下。我去飵 khiai9 的結果,好飵是有影好飵、亦未貴啦;嘛過 (mah4 koh8) 參日本的「大阪燒」(お好み焼き) 根本著攏無 kang5。日本的是「鉄板焼き」,阿台灣的是用 tsiN3 的;準有人來咧賣日本的「お好み焼き」,安 neN7,台灣的「大阪燒」上少嘛有兩種。

我箸「周長楫教授語錄簡評021---孝孤」所提起的「豆枝」,嘛有兩種,雖然共款攏是醬鹹。

「醬鹹」今仔一般攏講「醬菜」,未要緊,計共款,聽有著好。「醬菜」無一定是菜兮,阿「醬鹹」嘛無一定是鹹兮。「豆枝」這種醬鹹,著是甜 (tiN1) 兮,會參一絲仔鹽是欲配飯抑糜,較有鹹 taN7。當然,嘛有「提味」的作用,「提味」這句話,台語我未曉講。阮處 (tshu3) 的長輩講號做「佮味」,我認為無講徦外對同 (tui3 tang5)。別 (pat4) 的網友,才請恁指教一下 (e9)。

阮講「醬鹹」,飵糜飯配菜配,講「配鹹」;講「醬菜」的應該是用「配菜」。我蒦的啦,無證據。

有一句「燒糜度鹹」的俗語,毋知有人講「燒糜度菜」無 (bo9)。

■ 周長楫講:

台灣閩南話:豆枝
廈門話:竹仔枝 (腐竹)
(周長楫《閩南話的形成發展及台灣的傳播》台笠,1996:291)

【竹仔枝】〈廈〉tik4 a2 ki1〈泉〉tiak4 a2 ki1〈漳〉tik4 a2 ki1 ① 腐竹,捲緊成條狀的乾豆腐皮。② ……∥① 義又叫【豆枝】tau7 ki1 (264頁)。
(案,廈、漳「竹」的連讀變調無同。周長楫《閩南方言大詞典》福建人民,2006:611)

【豆枝】tau7 ki1 〈廈漳〉腐竹。
(周,2006:264)

■ 事實上:

台灣的豆枝上少有兩種,外形一種較粗、一種較幼,兩種攏會使摕來加工做醬鹹。較粗的有人煮羹,有人炒菜,較幼的彼款加工的時,計染做紅色的,一般會摕來包まきすし (巻寿司)、はなすし (花寿司)。今仔有的嫌幼的「豆枝」有染色,咧包寿司的時,著改用粗的「豆枝」。

粗的「豆枝」有的所在講做「豆棗」,著揢幼的「豆枝」號做「紅豆棗」,講「紅豆棗」的較少。

幼的「豆枝」較鬆、較 ta1、較硬身;粗的較軟、較 pho3、會含湯 (kam5 thng1),小可仔濕濕、lun3 lun3,但是未流汁。

■ 我的看法:

● 語言的發展,話語用詞的變化上緊,應該講是隨時著咧改、著咧換,無像基本語詞、語音系統佮語法結構的變化 hiah4 慢。

台灣國語的用詞嘛是一直咧改,「高級品」變「高檔、高檔貨」,a potato 挑工講做「土豆」、才佫解說講是「馬鈴薯」(未輸 in1 足有見識咧,呵呵),「把握時間」講「抓緊」,「總而言之」換做「總的來說」,「蕃茄」講「西紅柿」、「導彈」著是「飛彈」,「水準」變「水平」,阿「小老婆」煞改做「二奶」……。

這攏真正常,因為這本來著是介普遍的一般用語,新詞一聽著知影是隈 (ui3) 外位學來的。

若閩南語著無 kang5 囉,著若周教授講的:

「(台灣方言特有詞語) 有些是台灣閩南話產生的新詞,有些本來是來自福建的閩南話,但今天在福建閩南話裡已經少用或不用,而在台灣閩南話裡還經常使用。」

這句話是著啦,不而過「台灣自產」敿「來自福建」是 siang5 來界定?欲怎樣界定?

1.「豆枝」箸小川尚義的《臺日大辭典》無收,可能落鉤抑可能當時無這囉加工食品;換一句話講,「豆枝」可能是新的物件,新物件名自然是家己號的。

2. 廈門、漳州的「豆枝」生做啥款,我毋別 (pat4),敢有可能是略仔欲kang5 若爾 (naN7 niaN7)?著像「愛人、計算機」共款。

3. 準廈門、漳州的「豆枝」參台灣的「豆枝」相 sang5,敢會是新的「外來語」?我看林寶卿先生的「普通話閩南方言常用詞典」(林,廈門大學出版社,2007) 著 kan1 naN7 有「竹仔枝」。

4. 準廈門本來著有「豆枝」這個名,1996年進前,周教授毋知?伊箸《普通話閩南語方言詞典》(福建人民,1982)、《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江蘇教育,2002) 嘛共款講是「竹仔枝」,無收「豆枝」。
這是啥麼情形啊?
有幾仔個可能,其中有一個我上無愛看著、可能性亦上細的,著是周教授廈門話的程度。因為,若講周教授毋知漳州話有講「豆枝」這OK啦!漳州話毋是伊的母語。
但是伊的廈門話若有問題,我著毋知以後欲去 to2 參引廈門話的資料,阿毋著 tshun1 一個漳州人的林建輝若爾?(假使,我講假使的 oo5,周先生廈門話的水準猶またまた,林寶卿彼本字典嘛是周教授審稿的,用著敢未小可仔膽膽)

● 我了解的範圍,台灣的辭書,包括董忠司、楊青矗、陳修、教育部的網路辭典,攏無收「豆枝」這個詞條,阿嘛無「豆棗」這條。

拍算這寡先兮認為這傷簡單,逐個計知,免 hiah4 費氣,未講 (bue7 kong2) in1 計飵「握り鮨」毋 pat4 咧點「卷寿司」。是講 (si7 kong5) kan2 會落鉤徦 hiah4 褿勻。

■ 網頂的實物圖:

豆棗 (粗豆枝):
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lin541031&f=4002019&i=2769743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ffff457/3/1312857367/20090518215051
http://blog.roodo.com/foreverfish/archives/3381355.html

幼豆枝:
http://ivychen0125.pixnet.net/blog/post/16735023
http://tw.myblog.yahoo.com/juling-blog/article?mid=507&prev=1614&next=215&l=f&fid=43&sc=1

18 則留言:

寶貝 提到...

版主

◎「台灣國語的用詞嘛是一直咧改」
是哦,是哦。
上個月我辦一個門號給小朋友,是Sony Ericsson W595,包裝、說明書都把新力寫成索尼,好不習慣呢。
◎きのう您以前好像用「昨昏」,怎麼又改為「昨方」。
也見議您跟王大姊或林建輝一樣,用字統一一下。
◎那家賣お好み焼き?好想吃,快告訴我。
◎我在「摕、提」同「孝孤」貼了意見,回不回都可以。

台灣赫宇 提到...

寶貝:

1. 看久著自然。

2-1. 驚人看無兮大部分我會標音。

2-2. 我是想講讀 ng / uiN 中古音臻攝管的音較少,宕攝的較多;「昏」是暗、日頭欲落山彼的時間。「きのう」是 kui1 工兮,無分時間點。「昨方」是凊采寫的,毋是有考求過的啦。看未慣忕,我隨時嘛會使換。

2-3. 阿我毋是專家。本來做代誌嘛較潦草 (lo2 tsho2) 無彼囉耐心啦。汝的建議目前我做未 kau3,等飵較老咧,看會較有定性無 (bo9)。盡量啦。

3. 住所、電話我等咧 mail 與汝。

4. 我計有簡單回覆啊。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http://yifertw.blogspot.com/2008/04/1_16.html
2. 字跡潦草:

 在北宋張端義「貴耳集」提到宋人「稱字跡潦草為老草」,台語也稱字跡不易辨認為「老草」。

 「老」字讀如國語音「樂」。

1. 一紀:

 小時候有子女發願減少自己的壽命為父母增壽,通常是希望父母增加一紀年,也就是十二歲,這個字不像年紀的「紀」讀成自己的「己」,而是讀為牙齒的「齒」。

 讀陸游「山南行」:

 [國家四紀失中原,師出江淮未易吞。]

 註解說「紀」為十二年,尚有古意。

 此字年輕一代已經很少說了。unernes

 「老」字讀如國語音「樂」。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版主寶貝,

我小時候,他們都是叫賣『豆麗菜入』。
稍晚,街口有一對姊妹賣素麵,她們和客人都稱「豆枝」這樣描述的東西叫「豆皮」(與現在麵攤當小菜的豆皮不同),比厚紙板薄一些,放在湯中滾煮,在蘸著醬油吃。

台灣赫宇 提到...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1. 台語歲星一周著是一紀年,12年的意思。

這句話詞有影有「古意」,《國語‧晉語四》,著有講:

「文公 (案,晉文公,重耳) 在狄十二年 …… 蓄力一紀,可以遠矣 ……。」(鮑思陶點校,齊魯2005:161)

《國語》,司馬遷、班固、劉知幾等攏認作者是左丘明,有人揢號做《春秋外傳》。

左丘明是春秋末期的人,「一紀」十二年,上晏箸戰國時代的有的。

尾仔嘛一直延續咧用,我手頭有的資料,我特特別欲蹛箸魏徵的《貞觀政要‧卷五》,這本書除了有提起:

臣昔受命太上 …… 出入龍樓,垂將「一紀」 (葉光大等譯注,地球 1994:413)

另外,亦出現真濟現仔時咱猶咧常用的語詞,比如:怨歎、行路、名望、送葬、反形、先覺、鼎、徙、有差、領 (量詞) ……。

2.「老草」我真正毋 pat4 koh8,多謝汝相報。

「潦」會使解說做馬馬虎虎 (hu1),但若讀做 lo2 的時,著是別款意思。不過,一般咧考求本字的學者,對這點的要求無徦 hiah4 嚴,比如,林金鈔先生、周長楫教授。

我了解的範圍:

南宋黎靖德《朱子語類‧訓門人四》:「今人事無大小,皆潦草過了。」

明袁中道《園居詩》:「潦草支塵事,閒僧不用邀」、方以智《通雅釋詁》講:「愺恅今人作潦草」,「恅」音 lo2。

「老」會使讀 lo2,但是無馬馬虎虎的意思。

咱會使講「lo2 草」箸宋朝 (kan1 naNh8 是南宋)《貴耳集》著有用例,欲講是本字,若像有較免強,除非猶有別項證據。「老草」的「老」無的確亦是借字,嘛有可能。

以上個人的看法。

汝講的「豆枝」敢會使踮網頂揣看有圖片無 (bo9),kan1 naN7 安呢形容,真歹蒦 (ioh4) 咧。

昭華 提到...

斯斯有兩種/寂寞有兩種/豆枝有兩種...
這支廣告片的標題拄好有適配
http://www.youtube.com/watch?v=9cDWWdKm4Pc
Welcome2Taiwan

我自做囡仔時,上愛食的醬菜就是豆枝!!(粗的,袂愛幼絲仔的)足久無聽人講起這項菜。

新同學 提到...

版主
我家裡說豆支跟紅豆枝
在「計畫」、「摕、提」我有意見

台灣赫宇 提到...

昭華:

1. 這個 taiwanbesttrip 網頁的內容誠好,值得 (tat8 tih8) 推薦,但是佮母語無關係,無適合這我的 blog 做連結。

不過我揣 kui1 晡久,thah8 e9 攏無看 eh4 彼支廣告片咧,呵呵。

2. 菜市仔有咧賣 neNh4。

頂禮拜四為著欲寫這篇,我挑 ti5 佫走去 check。

有人講做「豆棗」著是賣醬鹹的阿さん教我的,伊是嘉義人。
伊講「豆棗」這個名才著;包寿司、幼幼紅紅的,he1 才號做「豆枝」。我有查過網路資料,有人講「豆棗」無錯。

不而過,阮 (偏泉)、枋橋 (偏漳)、中和 (偏漳)、新竹 (偏泉)、恁 (偏漳)、新同學 (偏泉) …… 無分漳、泉腔計有講「豆枝」。

啊知周教授 in1 的「豆枝」生做啥款,阿伊是咧講 to2 一角勢的「台灣閩南話」的「豆枝」,伊無寫清楚咱嘛 oh4 咧去蒦 (ioh4)。

台灣赫宇 提到...

新同學:

1. 多謝汝提供資料。

2. 兩個意見我計回覆啊。

RORO 提到...

☆ 豆枝豆枝豆枝………………

昭華 提到...

板主大人

1.歹勢啦,一時感覺趣味,無想遐濟。

2.看著「豆棗」、「豆枝」,予我去想著「棗仔枝」,過年的食食「寸棗」,阮有講「棗仔枝」。有一个疑問向大人請教:「棗」是啥物意思咧?字典的解說是「狀似棗子的食品」,譬如「芋棗」,毋過,照「豆棗」佮「寸棗」的型看來,實在佮「棗仔」無相關啊。

多謝。

台灣赫宇 提到...

RORO:

在我所知,台北在地的攏講豆枝。

台灣赫宇 提到...

昭華:

1.「寸棗」台北若像計講「糋棗 (tsiN3 tso2)」較濟;阮講「tsun3 棗」較特殊,啊知是古早著講了音去與走去,啊是啥。橫直本字我未 hiang2 兮,阿嘛問無。

2. 敢會是飵了感覺會 pho3 pho3,才號做「棗」,我烏白蒦 (ioh4) 的啦。

泉州有的嘛講「糋棗」,「糋」是用秫米做原料糋好才 ko5 糖,這我知。哪會號做「棗」我來問人看 baiN7 咧。這方面建輝先較慣串,有機會汝才含伊參考看咧,poo3 定伊bat4。

3. 過年咧請人客的糖仔,有一種軟軟 khiu7 khiu7,四角形的,有白的亦有染粉紅仔色的,有摻香蕉油的款。汝敢知影這號做啥?

雄雄 (hiong5) 想著的,這阮 tau1 的長輩嘛未 hiang2 講。等過年有咧賣的時,才來問人,sin7 sua3 翕寡像 (siong7) 罔留起來囥。

台灣赫宇 提到...

昭華:

歹勢,重點寫無著。

彼款軟糖仔的頂頭,有糝一沿幼幼白白的糖粉。

RORO 提到...

☆「摕、提」我有回應

Unknown 提到...

想袂到google著這篇,看著七冬前的厚話><
今年陪朋友去西螺天送餐廳採訪,天送上出名的料理就是「紅燒豆枝羹」,我ㄧ直掠準「豆枝羹」的「豆枝」是我愛吃的彼款,醬菜的豆枝;豆枝羹捧來了後才發現,「豆枝羹」的豆枝是「豆皮」!
請教頭家娘 為啥物豆皮叫做「豆枝」?伊講 可能是佇工廠做起來的時 攏是ㄧ枝ㄧ枝按呢;伊比動作予我看,我無啥理解,就先記起來。
後來佇網頂看著人介紹美濃做豆皮的工廠,發見真正是ㄧ枝ㄧ枝咧晾豆皮。
今早起我去美濃,摸去到彼間工廠,可惜無先預定,無通賣我。共外口咧晾豆皮的伯姆請教,這豆皮客話叫啥物?伯姆教我講是「豆枝(teu gi)」(毋是「皮 pi」)。
台語客語的「豆枝」、華語的「腐竹」,應該是仝ㄧ項物,是徛在生產者的角度號的名,毋是按消費者看著的形來叫,而且,可能比咱咧食的「豆枝有兩種」閣較古早,因為醬菜的豆枝已經是加工食品矣,豆枝是煮豆奶就會有的副產品。我是按呢想。
結果 客家語常用詞辭典有收「豆枝」,是咱醬菜咧配的彼款豆枝。
周先生的辭典所解說「豆枝」應該無錯,可能是醬菜的豆枝較甜,較值人疼,逐个漸漸就袂記得豆腐間ㄧ枝ㄧ枝「」起來的豆皮嘛叫「豆枝」。(毋知「」用佗ㄧ个動詞)
以上。七冬後的豆枝追追追⋯(「豆枝」我有翕相,可惜留話遮袂當貼,google「美濃 豆皮工廠」就有)

Frank Chen 提到...

「宅」(上古音ㄉㄠ)是台語住家[tau]的本字 陳 存 taiwanlanguageblog.wordpress,com

Frank Chen 提到...

correction https://taiwanlanguageblog.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