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6日 星期三

周長楫教授語錄簡評023---奧屎

■ 借用外位的語詞,日本人號做「がいらいご (外来語)」,基本上「外来語」計是當時使用度較懸的日常用語,一般攏用片仮名來表記。較特殊的是in1 有一種用家己鬥的「和製外来語」,像講:

空 (から,和) +オケ (オーケストラ,orchestra 省,英) =からオケ
リア (rear,英)+カー (car英) =リアカー
サロン (salon,仏)+ミュージック (music,英) =サロンミュージック (室內樂)

有人認為漢語的「外來語」主要有四款形式:

1. 音譯,像:台灣國語的「凍蒜 (當選)、是金ㄟ (是真兮)」;台語的「檨仔、凱達格蘭」。

2. 音譯+表意,像:台灣國語的「甜不辣 (テンプラ,天麩羅 / 天ぷら / 天婦羅)、一級棒 (いちばん,一番)」;台語的「齒盤 (a keyboard,董育儒上代先講的)、養樂多 (ヤクルト)」。

3. 音譯、表意相濫,像:台灣國語的「新紐奧爾良 / 新奧爾良 (New Orleans)、AB蝦 (えびの天ぷら)」;台語的「ワイヤ索 (wire 索)、ホース kong2 (hose kong2,日語的『ホース」是荷蘭語『hoos』 的音譯)」。

4. 直接借用,這種形式,佫分做兩款。

4-1. 用外位的原文,讀咱的音,這計是按有使用漢文的所在傳入來的 (thuan5 lip8 lai9 e9),像:台灣國語的「哲學 (ㄓㄜˊ ㄒㄩㄝˊ;哲学,てつがく)、抽象 (ㄔㄡ ㄒㄧㄤˋ;抽象,ちゅうしょう)」;台語的「當座 (tong3 tso7;当座,とうざ)、都合 (too1 hap8;都合,つごう)」。

4-2. 直接讀原文的音,像:台灣國語的「bye-bye、check in」;台語的「ビール (beer,日語源於荷蘭語bier)、とうさん (父さん;台灣有人漢文寫做「多桑」,啊知這是欲讀國語抑是欲讀台語,天才!)。」

普通,頭前彼三種形式,釐釐仔注意咧,抑是小想一下 (e9) 著知,無啥困難。

若第四項,著較歹分,比如講 4-2 的形式「bye-bye」若寫做「掰掰、白白、拜拜、881」,thank you 若寫做「3Q」;這兩個語詞,著變做第一種 (音譯) 的形式。

閩南語有一個例,亦是這款情形,這舊年我箸看著啊。是 pentientsai (以後稱 PE君) 箸2009年9月10日 上午 11:21 問我講「箸 (名詞)、ter7 (介詞)」別的所在兩字同音,但箸泉州腔卻不是同音 (案,應該是無同調),安呢處理用字的方式,是毋是有無妥當。阿這個「外來詞」的例,亦有去 khah8 著類似的問題。所以我著去反 (ping2) 資料,加減仔想、加減仔寫。

■ 周長楫講:

【奧屎】〈廈漳〉au3 sai2〈泉〉au3 sai2 (案,前字變調為 au2),au3 sai (案,前字無變調,後字無標調號) ① (球等) 出界線:骹球踢一下煞 ~ 足球踢一下就出界。 ② 比喻糟糕或犯規的:踢這號 ~ 球 踢這種糟透的球,愈看愈癀發 越看越叫人發火。∥外來詞,來自英語 outside 的音譯。
(周長楫《閩南方言大詞典》福建人民,2006:291。案,我音標參調號攏計揢換做TLPA)

“奧屎 (ausai) ” (即出界) 也是演變自英語的 “outside”,而後又延伸出 “齷齪”、“糟糕”、“超爛” 的意思來,如 “奧屎步” “奧屎人”。
(東南早報,2007,02.08 「《闽南方言大词典》今日北京首发」)

■ 事實上:

準周教授講的無錯,台語的「屎 (au3 sai2)」參閩南語的「奧屎 (au3 sai2)」無kang5 語源。

台語的「庮 (au3)」徦 taN1 猶是常用詞:

庮人、庮貨、庮客、庮鼓、庮面、庮臭、庮柴、庮 siau5、庮步、庮屎、庮屎人、庮屎步、庮色、庮屎色、庮味、庮屎味、庮 long5 味、庮風、庮風味、庮 sioh8 味、庮漉漉 (au3 lok4 lok4、au3 lok8 lok8)、(一個面) 庮 tu7 tu7 / tuh4 tuh4 / tuh8 tuh8、庮名、庮骹、庮骹數 (ka1 siau3)、庮角數 (kioh4 siau3)、庮搭 (tah4)、庮撥 (puah4)、庮婊、庮婊娼、破貓 (ba5) 庮貓、庮XX、庮去 (khi9)、庮屎的 (e9)、無庮無臭 (tshau3)、歹心肝庮腸肚 (豬毋飵,狗 buai2 哺,欲死著初一十五,出山 tng7 著風佮雨,掃墓揣無路,欲 khioh4 骨,揣無墓)、棺材貯 (tue2) 庮無貯老、庮頭庮面、面庮面臭、庮讕 (nuaN5)、庮 siau5 咬 (ka7) 骨、庮 siau5 著骨 (tiau5 kut4) 仙削未寽 (lut4) ……。
(這寡語詞我有繼續咧補充 2009,10,02)

這寡話詞,從 (tsing5) 日本時代著有啊。

古早日本人講「アウト」參「アウツ」,台灣人綴 in1 講。the game is over 今仔講「ゲームオーバー」較濟,古早攏講「ゲームセット (game+set)」、kan1 naN7 講「ゲーム」嘛會通;人抑是物件 (動植物) khiau1 去 (khi9,死去),共款亦會使講「ゲームセット / ゲーム」,抑是講「アウツ」。今仔「アウツ」箸日本變做死語 (しご)。日本人「 outside 」講「アウトサイド」,台灣無這句外來語。

所以,台語的「庮 ~」參英語的「outside」無關係。

球拍出去界外,テニス (tennis)、ピンポン (ping-pong),台語有人講「アウト」,ゴルフ (golf) 的時,講「OB (out-of-bounds)」;若野球講「アウト」著代表攻擊方的打擊者或者是走壘的人出局。

頂禮拜土曜,看「豬哥會社」,一位姻親長輩講節目的一位來賓是伊的處邊 (tshu3 pin1),隔劉福助 in1 一條街仔。來賓的媽媽 (ma1 ma9) 古早做過ゲーム取リ,「ゲーム取リ」嘛是「和製外来語」。

補充一下,古早猶是錄影帶的時代,我有一個親情 (tshiN1 tsiaN5) 猶咧讀五專,箸稅錄影帶的店仔咧バイト,彼陣仔著用電腦咧管理影帶、客戶。kan1 naNh8 是1985年 kau3 1990年左右。伊講有的人客真皮 (phi5),錄影帶借借咧攏毋照時間摕來還 (haiN5),有時仔電話催著幾仔擺。in1 著會箸客戶檔評等欄內面揢 (ka1) 拍兩字「OK」;頭家講「OK」著是「庮客」的意思,新片毋通 (thang1) 先借這寡客戶。「庮客」嘛會使講做「庮骹」、「庮搭」。啊知 to2 一個博兮 (phok4 e9) 假 gau5,講「庮客」是咧罵客人「庮」,這箍屁 that4 仔揢「人客」倒反 (ping2),變做「客人」,這著是王力講的「偷換 (詞義的) 概念」,小人步、庮步啦;佫亦有人欲相信,真正 gien3 徦有偆 (tshun1) 去。哈!我咧 ……。

■ 我的看法:

● 關於周先生的講法,根據伊辭典的資料 (周,2006),我是安呢想的啦:

(球等) 出界這是英語的「outside」,直接講「outside」,實際調值漳廈音是「au21 sai53 → au53 sai53」,泉州音前字「au3 (奧)」無變調,後字「屎 (sai)」無標調號;我用蒦的,「outside」是「au41 sai55 → au41 sai41」,三地的講法應該是一致的。(案,周先生辭典頂子的調值,有小可仔無 sang5,比如伊箸「引論,頁17」講漳廈音陰上聲的調值是53,kau3 頁28煞變42。我有叫 R君影印伊「修訂本」的版權頁、這兩頁佮頁291 mail 與我,無修訂過。) 這是我頂頭所講四種形式的 4-2。

周先生寫做「奧屎」是會變 4-1,因為這個語詞是直接讀原文的音,可能揣無適當的字通鬥,所以泉州音前字著照本調讀「au41」,後字「屎」本來是讀「sai55」,但是參實際的講法「sai41」無同,歸氣著揢調號省 khiai9。

伊的詞例,「奧屎球」我猜泉州音的前字攏有變調,是講做「au3 sai2 kiu5 → au2 sai5 kiu5」。這 liah4 的「奧屎」參 in1 (泉州人) 講別項相關語詞的變調,應該是共款的:

庮人 au3 lang5 → au2 lang5
庮貨 au3 her3 → au2 her3
庮柴 au3 tsha5 → au2 tsha5
庮屎人 au3 sai2 lang5 → au2 sai5 lang5
庮屎步 au3 sai2 poo7 → au2 sai5 poo7
庮色 au3 siak4 → au2 siak4
庮屎色 au3 sai2 siak4 → au2 sai5 siak4
庮屎味 au3 sai2 bi7 → au2 sai5 bi7
庮風味au3 hong1 bi7 → au2 hong1 bi7

當然我毋知影泉州有頂仔這寡話詞無 (bo9),阿第二聲 (陰上) 的變調,周教授辭典 (周,2006) 的內文,是變陽平。不而過,伊箸泉漳廈「連讀變調規則表」,講泉州話的「陰上」變調做「陽上」(周,2006:引論18),修訂本同 (《閩南方言大詞典〈修訂本〉福建人民,2007:引論18),我採用內文的變調規則。
理由是我聽台灣偏泉腔、泉州的電台、視訊,佮看《當代泉州音字彙》以及一寡地方志等等,變調計寫用第五聲 (陽平)。

結論是:

(1) 周長楫教授揢 4-2 形式 (照「outside」原文讀,去改做第三種 (音譯、表意相濫) 的形式,寫做「奧屎」。(outside → 奧屎)

(2) 改寫做「奧屎」了後,佫將辭義延伸,揢本來的土話著有的語詞加入去。(球出界線 → ① 球出界線 ② 庮屎)

● 這攏我家己想的啦,「家己想的」嘛有兩種,一種是「家己想,家己著 (tioh8)」,我是「罔想罔寫,無的確著」。

尤其是泉州話,毋管語詞抑是話音,我完全無把握。有人欲指正,上好。若無,根屬是咧做 gi7 liuN7 寫心適兮,逐個 mai3 傷計較啦。

● 奧妙、奧運、奧義的「奧」,阮攏讀做 o3。最近有人讀 「au3」無 (bo9),我毋知 (查這無意義)。

漳州音的《彙集雅俗通十五音》「奧」字箸「高」韻上去聲,同韻字「曹、操、作、何 ……」;「交」韻上去聲無收這字,無讀 au3。
黃謙《彙音妙悟》、小川尚義《臺日大辭典》、甘為霖《廈門音新字典》、黃晉波《當代泉州音字彙》……,嘛無讀 au3。

林金鈔先生的《閩南語研究》、周長楫、林寶卿講廈門音 o3、au3 兩讀,林寶卿氏講 o3 是讀音,au3 是話音 (周,2006。林《普通話閩南方言常用詞典》廈門大學,2007);網友 H君講同安亦 o3、au3 兩讀。都猶未一百年咧,語音的變化有影誠 (tsiaN5) 緊。

■ 外來語的新品種:

下骹是箸網路抄的一寡台灣國語的新外來語參解說,不只仔有創意,準若「英英美代子 (閒閒無代誌)」,摕來鬥看是前述四種款式中的 to2 一項,罔耍 (sng2) 罔耍,渡時間。

A:不用花錢就得到
AB蝦:炸蝦
A菜:萵苣
一元垂垂:笨笨的
七仔:馬子
三小:什麼事
三好加一好:死好
歹勢:對不起
凸槌:出差錯
卡哇伊:好可愛
甲意:喜歡、中意
白目:不識相
吐糟:扯後腿
好家在:幸好
好野人:有錢人
扛八袋:加油
肉腳:沒用
別GAY:別假了
奇蒙子:心情 (KIMOJI)
拗:轉
泥巴:媽的 (英文Muddy 泥巴的發音)
爬帶:腦袋不靈光
初蕊:滑下去
阿尼ㄍㄧ:大哥
阿災:哪曉得
阿沙不魯:亂七八糟
哈妮:親愛的
紅不讓:全壘打 ……
紅豆泥:真的嗎
凍蒜:當選
宮本美代子:根本無代誌
哭餓:鬼叫鬼叫
起笑:發瘋
釘孤支:單挑
馬己:和得來
鬥陣:好友、同伙人
啊優咻:你確定
畢魯:啤酒
閉俗:害羞
啥米:什麼
無 (沒) 三小路用:形容人非常沒用
無 (沒) 采:可惜、浪費
猴死囝仔:死孩子
虛拉拉:累得半死
逮就捕:沒問題
奧斗:出局
暗砍:私藏
碎碎唸:嘀嘀咕咕
漢草:體格
熊熊:忽然
歐嗨喲:早安
澎風:吹牛
潘仔:冤大頭、笨蛋
靠背:如喪考妣
壞?壞?壞?:Why?Why?Why?
騙肖:騙人
鬱卒:沈重、悶悶不樂

5 則留言: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箸稅錄影帶的店仔咧バイト]
這是日本人從德文借來的外來語。
arbeit 在德文是工作,
在日本卻成為兼差、夜間打工
為 arbeit (阿入拜舵)

台灣赫宇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台灣赫宇 提到...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是喔,德文我佫未曉兮咧。
多謝汝提供。

又,我所了解的,バイト / アルバイト應該是講兼差、副業......,毋是「夜間打工」,亦無限定是日時抑暗時仔。

RORO 提到...

☆ 請教:
(1)“庮”是本字嗎
(2)原來閩南話的au3-sao2跟台語不同語源呀
謝謝

台灣赫宇 提到...

RORO:

1. 猶無充分的證據。

2. 是,準閩南語「奧屎」若像周長楫所講的,是譯自英語的 outside。

台語這句參英語無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