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4日 星期五

周長楫教授語錄簡評021---孝孤

「台語與佛典‧周長楫的《閩南話與普通話》」 講:

「周長楫的《閩南話與普通話》,是1991年,新華書店印行,語文出版社出版的 …… 此書 138頁,「孝孤」是用來孝敬亡者。天啊,此詞不雅,台語不是這個意思。」

板主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下稱 TS君) 的講法可能是周教授的書講「孝孤」是用來孝敬亡者;伊認為台語的「孝孤」毋是周先生講的意思,是「歹 (phai2) 聽話」。

我箸伊 hia5 發表意見的時,有拜託 TS君講:

「敢會使將這本書的p.133 (巴剎)、138 (孝孤)、139 (蟧蜈) 這幾條參版權頁PO踮blog頂仔?亦是用scan,mail 與我。」

理由是根據其他的資料,(1) 周長楫教授對閩南語「孝孤」的解說,佫有另外參 TS君講「不雅」共款的意思;(2) 另外,周教授亦毋是講「用來孝敬亡者」(案,這種解說無褿全 (tsau5 tsng5)

不而過,TS君猶無回覆與我。

台語有未少參「孝孤」相關的同義詞,先抄一篇我往過 (ing2 ke3) 的發文,才做評介。

這篇自本是我看著泉州學者黃教授網路字典頂仔的資料寫的,2007年10月囥箸我舊的 blog,亦有兩三位網友參加討論、寫意見。


■ zê5 吃(帶貶義) to eat (often used pejoratively)
(黃晉波《當代泉州音字彙‧補遺》,案,新版的網路字典已經無這個單元)

中元普度 / 渡 (用「中原普渡」,非是 [1]) 拜好兄弟仔,號做「祭孤」,有人講「孝孤」,因為好兄弟仔是無序細後嗣通 (thang1) 祭孝的孤魂野鬼。

以前的人欲物件與人 (連音 hong7) 飵,對方若是家己無中意 (ting3 i3) 的人,嘛 kuh8 毋與伊佫未使,著會帶一種輕視、刻薄的語氣叫人:「摕 (theh8) 去祭。」祭,就是黃氏講的 “zê5吃(帶貶義) to eat (often used pejoratively)”。(案,字彙頂仔5的調類是陰去,zê5翻做TLPA是 tse3)

這個「祭」,有人講「孝 (hau3)、祭孤 (tse3 koo1)、孝孤 (hau3 koo1)、祭孤撞 (tse3 koo1 tong7)、孝孤撞 (hau3 koo1 tong7)、祭孤捔 (tse3 koo1 tuh8)、孝孤捔 (hau3 koo1 tuh8)、撞 (tong7)、捔 (tuh8)」,這寡攏是同義詞。

添注:

[1] 台灣佛道合一的「傳統教」,「上、中、下元」指咱人 (舊曆) 的正月十五、七月十五、十月十五,這三工號做「三元日」,是堯、舜、禹三界公生,三界公亦稱天、地、水三官大帝。

一般講「天官賜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箸「中元」這工,「地官大帝」會為鬼魂赦罪祈恩,與 (hoo7) 囚徒餓鬼當時解脫。民間咧祭拜的時,亦以牲果普渡十方孤魂野鬼,這著是「祭孤」。

佛教盂蘭盆法會:佛陀指示目犍連尊者於七月十五日眾僧結夏安居結束日,以百味飲食、床敷臥具,囥箸盆中,供養三寶,以此功德,與爸母壽命百年無病,無一切苦惱、憂患,乃至七世父母會當 (tang3) 脫離餓鬼道的苦趣,生人天中,享受福樂。
這工亦拄好參傳統教的「祭孤」kang5 日。

講「中原普渡」大部分是因為「元、原」同音的關係,這款的可能若有機會,著會改做「中元普渡」。

佫有一款自認是炎黃世冑、法統貴族,一切以「河洛」掛帥,揢「中原」無限上綱。殊不知炎黃嘛是四海之人。(案,《史記‧卷一‧五帝本纪第一》:「此二十二人咸成厥功 …… 唯禹之功爲大,披九山,通九澤,决九河,定九州,各以其職來貢,不失厥宜 …… 四海之內咸戴帝舜之功。」張守節《正義》:「《爾雅》云:『九夷、八狄、七戎、六蠻謂之四海。』」) 佮 (kah4) 毋知「諸侯用夷禮則夷之,進於中國則中國之」,哈!
這款的未改,因為改落去 kau3 te3,減采有人的失眠,致著「憂鬱症」。我的看法,免改啦。

阿若政府機關、教育單位拂毋著去,咱嘛看了慣忕慣忕,免傷期待,亦免傷要求。

另外,有學者做研究,共款亦寫做「中原普渡」,毋是咧揢「苛責」啦,不而過是做一個仔參考資料的紀錄。

(網頁:http://www3.nccu.edu.tw/~ykkao/course/TLG/interview/3.pdf )

■ 周長楫講:

◇ [孝] hào …… 2. 吃 (含憎厭意):去 ~ 孤 kì hàogoō │ ~ 飽 hàobǎ
(周長楫等《普通話閩南方言詞典》福建人民,1982:859)

【孝孤】〈廈漳〉hau3 koo1 閩南地方習俗。人們逢忌日或節日,擺供菜餚、米飯等祭祀,讓無主孤魂享用,現在多用來比喻吃東西,多含貶抑:要 ~ 緊 拿去 ~ │愛 ~。
(周長楫《閩南方言大詞典》福建人民,2006:289)

■ 事實上:

台灣參閩南無 sang5 的所在,並毋是箸「孝孤」這個辭意無 kang5,台語除了有佫較濟的同義詞,而且無限定是偏漳腔或者偏泉腔,講法攏無差別。

箸泉州話區,可能無「孝、孝孤」這寡語詞;漳廈話區無「祭」的講法,整個閩南話區,攏無「祭孤」佮其他的同義詞。

■ 我的看法:

● 毋知周長楫的《閩南話與普通話》怎樣解說「孝孤」的,準若照 TS君的講法,伊解釋了有落鉤。「孝孤」應該毋是源自台灣的外來語,因為,(1) in1 hia5 共款有中元普渡佮祭拜地官舜帝。南宋紹定年間,泉州知州著借七月十五日中元節,祀神儀式,祭祀亡靈。(2) 照 TS君寫的出版年份,周先生等早《閩南話與普通話》kui1 十年的《普通話閩南方言詞典》,內面「孝、孝孤」的解釋,著是 TS君講的「不雅」之詞。

準周先生若有落鉤,毋是台語參閩南語的差異,可能是認為訴求的讀者群,毋免知影 hiah4 深,亦可能是無頂真。

基本上「無頂真」有的是無張 ti5,有的是挑意故;「無頂真」有的是選擇性的失憶,有的是是信口雌黃。

● 箸台灣「孝孤、祭孤」毋是今仔才有的新詞,今仔猶算常用詞。小川尚義《臺日大辭典》頂仔著有收:

「孝」會使準「飵」、較粗魯的講法 (食ふ,今仔一般用「食う」)。例:那不緊孝 (naNh4 m7 kin2 hau3),意思是「哪毋緊飵」。孝,嘛會使講「祭拜、供養」。

「孝孤」有兩的意思,1. 祭孝無囝孫、後代通 (tang1) 揢祭拜的孤魂。2. 咧罵人的話,亦是「飵」的意思,共款是粗魯的講法。例:緊孝孤,著是較人緊飵。

「祭」嘛是祭拜,亦會使準做「飵」用。例:沒祭得 (bue3 tse3 tit4),著是「未飵兮」、「未祭孤、未祭孤魯」的意思,嘛是較粗魯的講法 (食へない,今仔一般講「食えない」)。

「祭孤」參「孝孤」的意思同款。

爭差 in1 認為:

「孝」若準「飵」,是咧耍笑 (sng2 tshio3) 的時用的話詞。

「孝孤」若準「飵」,是咧罵人的話。

「祭」若準「飵」,是粗話。

「祭孤」無解說做準「飵」。

其實,咱台語的「孝、孝孤、祭、祭孤」若是準「飵」的時,耍笑、罵人攏會使用,攏是粗話。

● 進前,我著周先生的辭典 (周,2006:289) 有簡單寫一段添注:

「泉州無講孝孤 (案,辭典的解說,我有問過泉州籍的網友),根據台語偏泉 (腔) 地區有講孝孤,亦有講祭、祭孤捔 ……。現時泉州只有留『tse3』黃晉波講是『吃,貶義』(見當代泉州音字彙),但毋知本字。本書無收『tse3』(陰上) p.165 - p.167。」

我是咧想講假使董忠司先生的台語辭典,若有收「孝、孝孤」的同義詞,「祭、祭孤、祭孤撞、孝孤撞、祭孤捔、孝孤捔、撞、捔」這幾個詞條,周教授真有可能 uan1 naNh4 會揢囥蹛伊的辭典內底。

因為,這幾個語詞比「便當、便所、豆枝 ……」等,講是閩南話參台語相 kang5,絕對佫較有說服力。
較有說服力的原因喔?逐家蒦 maiN7 咧。

■ 加減仔記:

●「拍 la11 涼」的「la11」有人教我講是「點燈 la5」的「la5」,這個「la5」是指「穑頭、khang1 khe3 / khue2 / khi3 / kher3」。「拍 la5 涼」著是穑頭輕可涼涼仔,罔開講、罔吐連涎 (thoo3 lien5 sien5)。

不而過,亦有人講是「飽 la5」的「la5」。這字「la5」的意思是「thien1 toh8」,講「飽 la5、飵飽 la5、孝飽 la5、祭飽 la5」計會使兮。

毋知 to2 一字才正確。

● 古早台灣咧飵飯,若欲 giah8 湯匙仔 iuN2 湯,箸著愛囥咧,抑是用捀 (phang5) 碗彼手的掌頭仔 ngeh8 咧,未使插摕碗內的飯頂,這是咧對亡靈孝飯,才安呢做的。往過 (ing2 ke2) 類似的禁忌 tsiaN5 濟,比如講 giah8 箸的時,指指 (ki2 tsaiN2) 未使翹起來,安呢是咧指人,講是無禮貌。飵飯捀碗未使捧碗 koo1 le1,講乞飵才捀碗 koo1 le1。

■ 附記:

2007年網友的回應參我的答覆。

● Y君:

「孝孤撞 (hau3 koo1 tong7)、祭孤捔 (tse3 koo1 tuh8)、孝孤捔 (hau3 koo1 tuh8) 何意思?

本文以1、2、3、4、5、6、7、8 分別代表侌平、昜平、侌上、昜上、侌去、昜去、侌入、昜入調。 (案,「侌、昜」著是「陰、陽」)

你誤會黃晉波《當代泉州音字彙‧補遺》zê5 吃(帶貶義) to eat (often used pejoratively),黃晉波所寫「zê5」是tsɤ5,黃晉波用「ê」表ɤ。 (案,「tsɤ5」的TLPA著是「tser3」,ɤ用新細明體著會使顯示)
「啜」陟衛切 ── sɤ5、tse5:欱 (hāㄏㄚ) 著喫,是喫稀飯 (流質食品吸進嘴) 的動作;「啜」昌悅切 ── tshɤh7、tshueh7、tsheh7,亦是喫稀飯 (流質食品吸進嘴)的動作,如「啜啜來(lɤ0)」。

答覆:

1.毋情願與人飵,惡言相向罵人的話。祭孤是拜孤魂野鬼、孝飯嘛是咧拜死人。

2. 撞、捔是講人飵飯歹相 (phai2 siuN3),若枵孤魂 (iau1 koo1 hun5) 咧驚搶無,毋是用 pe1的。

3.黃氏的拼音方案,我敢有誤會?例:

祭zê5【同音字】債制暩淛漈濟

啜cuê7【例】〈方〉啜(抽泣)【同音字】切

ce7【例】〈方〉啜 (指喝粥或其他液體的動作)

4.去年我就箸論壇發帖,講伊這部 (pho7) 字典的音標,無參 IPA 作比對,毋別 (pat4) 泉州音的人頭仔欲用,若無遐輕鬆。

● S君回應:

「这个字我请教了黄教授,我同意他的看法:"這位作者似乎並未提供證據說明「祭」即為本字..."」

回覆:

絕對尊重恁的看法。

是講這款常用詞,像:

捀去祭 (孝 / 祭孤 / 孝孤)、緊去祭 (孝 / 祭孤 / 孝孤)、未祭 (孝 / 祭孤 / 孝孤) 咧;在生無祭嚨喉,死了才 (tsiah4) 孝棺材頭;「寫這囉字,敢會看口咧」、「寫這囉字,敢會祭 / 孝 / 祭孤 / 孝孤 /祭孤捔 …… 咧 (意思是鬼嘛無愛)」等等。

所有的祭、孝、祭孤、孝孤,攏是同義詞,「看口、祭、孝、祭孤、孝孤 ……」「證書」有啦,「書證」欲佗 tshe7?小川尚義的《台日大辭典》敢會使準算咧?其實箸「yahoo 搜尋」頂頭,資料嘛未少,比論講道教的禮儀等,汝敢欲去眼一下?

● P君回應:

有,我們這裡老一輩的,看到或聽到不「是款」(案,應為「不是款」台語講「毋 (m7) 是款」) 的事情,也會說,未祭孤咧,未孝孤咧,未祭孤撞咧等等。

未孝孤有時候也說未孝孤魯咧,後面加一個字,跟滷蛋的滷同音,不知道怎樣寫?請教。

我認為:「祭、祭孤、祭孤X」,跟「孝、孝孤、孝孤X」是同義辭,祭、孝就是本字。因為我聽過不少地方的人都用了這些詞彙,而且是同時使用的,就是說用祭的,也會用孝。


回覆:

1.「毋是款」?呵呵,是台灣特有的偏漳腔語詞,宜蘭在地攏計有咧用,中和、士林彼方面嘛有人安呢講。這是講人做代誌、講話、舉止行動無合 (bo5 hah8) 常理的意思。

2.這字偏泉腔的地區,嘛有用。按怎寫,我未曉 eh4,不過,既然是咧講「毋是款」,應該表示真粗魯,「魯」嘛有 au3、【禾黑】的意思。比如,「這個人有夠魯」,無較好的用字以前,我的看法若用「魯」,逐個攏知影咧講啥貨。

3.我同意汝的講法。

16 則留言: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古對聯有說:
「舊學商量加邃密,
 新知涵養轉深沉。」
又長了知識,我要引回去補充我的貼文喔!

台灣赫宇 提到...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無問題啦,做汝引用。

這我嘛有好處,po3 tiaN3 有毋 pat4 上我這個 blog 的人,有無 kang5 的意見,提出新的看法,安呢,我嘛是受益者。

RORO 提到...

☆ 我在「氣口」有回應意見

☆ 您在測試視頻上傳,有新東西嗎

☆ 我也喜歡小田和正的歌,看過一場他的演唱會,在國際會議中心

☆ 我媽說以前有人會罵信基督教的人說「耶穌耶穌,無米通祭孤」,的確很粗魯,哈哈

新同學 提到...

版主
1.請問有聽人說「孝地基主」沒有?
2.在「簸箕」您說b/m同音位,可是您m、b都用呀。
3.我建議輕聲不要用3(陰去)。
4.往過我們說頂過,您聽過沒?
5.請問,碗 koo1 le1 是甚麼東西?
6.我一直以為您的大作不只是紀錄,應該說是在見證。
因為我發現,通常你的引據都會明確的說出人事時地物,如果有人提出不同意見,你多會交代清楚。
我猜的對不對?
7.您主張有人用「中原普渡」不要改成「中元普渡」,理由是?
8.我希望我的問題可以獲得具體的答覆,不要像您答覆我路人甲一樣,敷衍兩句就要打發。
9.我在「簸箕」、「提、摕」有張貼。
10.謝謝您。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版主:

能否評論一下所謂「台語走音」的現象?

http://map.answerbox.net/landmark-1756885.htm

這裡我來描述「走音」的現象,台語的「蓮藕 lian5 gau7」,有些地方讀音已經成為 「leng7 gau7」,又如媳婦,古稱「新婦」,

《一切經音義》卷79:「《考聲》云:『新婦呼夫之兄姊,曰妐。』」(CBETA, T54, no. 2128, p. 819, c1)

《經律異相》卷18:「母命新婦嚴莊至賴吒所」(CBETA, T53, no. 2121, p. 95, b16)

有些地方讀音已經成為 「sin1 pu7」,其實「婦」的讀音應為「hu7」。

台語有時候稱兒子為「後生」,有些地方讀「au7 sinn1」,大部分地區讀作「hau7 sinn1」,「hau7」的讀音很可能和「新婦」一樣,不是走音,而是蓄意的變音。

又如香蕉,本字應為「芎蕉」,讀為「keng1 chio1」,如今有些地方讀為合口音「kim1 chio1」」,有些地方則讀為開口音「kin1 chio1」。

以蝙蝠的台語讀音而言,有「匾福 pian2 hok4」,有「日婆」、「密婆」,有「夜婆」,「日婆」有可能走音為「密婆」,「日婆」卻不可能走音成「夜婆」,所以,也不能輕率一律歸諸於走音。

「毛毛蟲」台語稱為「刺毛虫tshì-moo-thâng 」,有些地方「刺 tshi3」已經走音成為「tshinn2」。

台語稱公公婆婆為「大官、大家」,

《後漢書》卷八十四《曹大家傳》記:「扶風曹世叔妻者,同郡班彪之女也,名昭,字惠班,一名姬。博學高才,世叔早卒,有節行法度,兄固著《漢書》,其《八表》及《天文志》未竟而卒,和帝詔昭就東觀藏書閣踵而成之。帝數召入宮,令皇后諸貴人師事焉,號曰『大家』。」班昭,名門之女,父親班彪是當代著名的史學和儒學大師;大哥班固是《漢書》的主要撰寫人;二哥班超是投筆從戎、威震西域的功臣,她出身在這樣書香門第、顯赫望族,自幼耳濡目染,史稱她「家有藏書,內足於財」,篤經史而廣見聞,成為史上少見的女史學家。

在字典中,註明讀音是「ㄉㄚˋ,ㄍㄨ」,意思是有才學的女性長輩,在台語可是讀為「ㄉㄚ,ㄍㄧㄝ」,兩個字都是第一聲,意思是婆婆。這樣的稱呼記載於《後漢書》,作者范曄生於西元397年,死於445年,他出生時《增一阿含》已經翻譯了13年、《中阿含》剛翻譯完成,16歲時,《長阿含》翻譯完成,去世前兩年,《雜阿含》翻譯完成,四阿含所用的詞彙與《後漢書》的年代是年帶相當的。(台語「大家來唱歌」的「大家」,讀音是「ㄉㄚ」第八聲,入聲字,「ㄍㄧㄝ」第七聲。)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新同學:
 「拜地基主」很可能是「拜地乩主」。
 這與「婚禮,母舅坐大位」一樣,很可能也是與平埔族有關。
 簡單來說,在漢人,或者甚至只在「大陸閩南人」之中,不管是民俗觀察或古籍記載,都沒有這兩項。很顯然是台灣獨有的。
 早期和人對平埔族巧取豪奪,用「死貓吊樹頭,死狗放水流」的惡毒方式,逼迫平埔族放棄他們的世居地。
  也是後來台灣獨有的「拜地乩主」的可能起源。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RORO,

我們彰化是說,「耶穌耶穌,無米通孝孤」。
1. 對亡者:是信耶穌不能拜祖先,所以說「無米通孝孤」。
2. 對生者:早期教會,只發麵粉,不發白米,所以諷刺說,還是沒有米可以吃。

台灣赫宇 提到...

RORO:

1. 我回覆啊。

2. 無啦,罔試罔試,想著 (tioh9) 欲用著 (tioh8) 有。

3. 計攏愛啦,這幾年仔較 siau2 稲葉浩志、松本孝弘 (B’z),呵呵。

4. he1 有影無好聽,互相尊重啦。辭源照 TS 君講的安呢,無毋著。

台灣赫宇 提到...

新同學:

我看汝改做「新老師」好啦,出 hiah4 濟宿題,欲揢我碌 (力玉切,讀 lik8) 死 hioh4?呵呵。

1. 有啦,「孝天公、孝床母」嘛有人講。「孝」台語會使解釋做「祭祀」,無限定是拜死人才號做「孝」。

一般攏寫做「地基主」,TS君講「地乩主」,毋知根據啥。

個人認為是「地祇主」,「祇」台語會使讀 ki1 (地祇)、 tsi2 (神祇牌仔,神祇牌仔參神主牌仔無 sang5)。「地祇」從古早古早著有記載:

《說文》著講「祇,地祇」,《呂覽》「天地之神祇」,《後漢書》「地祇靈應而朱草萌生」,《隋書》「佟之云:《周禮》「天曰」神,地曰祇」,《舊唐書》「據此諸文,即皇后合助皇帝祀天神、祭地祇,明矣」……。

「地祇主」毋是台灣才有的,除非周長楫先生去亂鬥 (嘛有可能。毋是古早、台灣有的,閩南著一定有),伊亦寫做「地基主」。

2. 我是講「in1 認為『b-、m-』是同音位」,注意,(1) 有一個「in1」,(2) 同音位毋是「同音」。

我的音感,「bi」是「微」,「mi」是「棉醫」,「biN」是「微嬰 (iN1)」,「miN1」是「棉嬰」。

我箸《「摕」、「提」無共音》講新東街鵝肉店的阿婆仔,用台灣國語問人客欲飵麵無,是講「要吃 bien42 嗎」,毋是講「要吃 mien51 嗎」,有機會汝才注意聽康丁 in1 講的,欲倚欲倚。

所以我有分 b-、m-。

3. 真好,我同意,以後我輕聲的調號改用「9」。

理由是台灣有的所在,陰去聲毋是講低平調 (11)。

多謝汝的建議。

4. 聽過,阮嘛會講。

5. 碗 koo1 le1著是「碗底」。

6. 這寡計是我家己寫爽看暢的啦,囥箸 blog 是希望有人會提出參我無 kang5 的看法,逐個共同來探討,我嘛想欲加學一寡。主要是我對母語猶有一屑屑仔關心,阿平常時仔亦加減仔有咧注神。

準若有影照汝蒦的安呢,這毋是我當初的目的,算加趁的。

7. 這種類群的人,本來著是咧「中原普渡」,參「中元普渡」的人,心態、觀念完無 kang5。一來我認為愛尊重 in1,二來安呢嘛才分較清楚。總講一句,著是無需要互相免強、將就,個人個看法啦。

8. 問的問題若是參我發帖的內容無關的,無揢汝刣 (thai5) 掉著傷好啊,阿無人問汝身分證的號碼,抑是三圍 (準汝若查某的),汝敢欲 kang7 講?

9. 彼兩個意見我計有答覆啊。

10 免客氣啦,拜託以後 maiN3 一擺提 hiah4 濟條,oo7 欲 thiam2 死,感恩 haN5。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歹勢喔,我身軀洗洗兮欲來睏啊,關於「走音」的問題,有的我嘛未曉兮,我佫斟酌讀一遍,另閒才回 (he5)。

失禮 hooNh4。

台灣赫宇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台灣赫宇 提到...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mai3 講「評論」啦,算我個人的看法,我加減仔寫,汝罔看著好:

若寫「有人做參我無共款的讀法」,我大概未去用「走音」,一般我會揢「異讀」、「個案」、「毋是通例」等先分 (pun1) 一下。

「走音」是音去與走去,講了無著,這愛有相當的證據,毋是汝我講的抑是 siang5 講的著準算。

台語,若像「心、感、暗、林、站」講「sin1、kan2、an3、lin5、tsan7」,這著有影是「走音」,這寡字的韻尾愛讀雙唇合口鼻音,這有證據。

阿若像「婦」讀 hu7、pu7,這參「佮」講 kap4、kah4,「鴨」講 ap4、ah4,「東」讀 tong1、tang1 共款,是文白讀、毋是讀毋著,有的是古音、毋是走音。

基本上,白話音比讀書音的年代較早,咱台語的讀書音是中唐了後才形成的,慢白話音幾囉百年,嘛有一千年以上的。

1. 「蓮藕」阮講 lien5 ngauN7,「ling7 gau7」的「ling7」汝確定是陰去?敢會是漳泉濫濫 taN5 去?聲母發「g-」,讀「gau7」,這我著毋知。

阿嘛毋知 to2一 liah4 的人「蓮」講「ling5」,敢會是講做「菱藕」?這我亦毋 pat4。

2. 新婦的「婦」讀 pu7 是古音,主張講「新 hu7」顛倒是「矯枉過正」、是「劣幣驅逐良幣」。我箸汝的 blog 有寫意見啊。

「新 pu7」是古音、毋是走音,這點我有把握。

阿無咱請借問咧,「新婦」根據啥貨愛讀「新 hu7」?阿講「新 pu7」是「蓄意的變音」,怎「蓄意」法?

sin7 sua7 講一下仔題外話,若台語喉塞韻 -h,我嘛認為有的是古音。照周祖謨咧講的,「-h」可能上晏箸漢朝著有啊;羅肇錦有一篇《客語祖源的另類思考》,有資料根據,分析了真有條理。寫去誠好 (tsiaN5 ho2),伊結語講:「上古陰聲與入聲一樣都沒有韻尾,所以可以通押」。個人的看法,「韻尾」若是咧指一部分的 -p、-t、-k 字音押 -h,這講會通。

3. 汝講「後生」有的所在講「au7 siN1」,這我嘛毋 pat4 聽過,我 kan1 naN7 知影有人講「hau7 siN1」、「hau7 seN1」,包括閩南話。拍算我聽了無夠濟,pat4 了傷少。這汝敢會使小報一下,才麻煩汝。

4. 汝講 a banana 的本字是「芎蕉」,這我研究無著,拜託汝教我一下,根據是啥?

自本,我認為台語講 kin1蕉、king1 蕉計會使兮,「芎」是借字,拍算我有誤解。

因為,頭仔我是想講古早這囉按外位傳入來中土的物件,用字攏是音譯,像講:

grapes 漢字「蒲桃、蒲陶、蒲萄、葡萄」計有用例,台語「phu5 to5、pho5 to5、phoo5 ter5、pher5 ter5、phue5 ter5」計有人講 (有人講「桃」台語讀 tho5 佫讀 to5,是啥麼全濁送氣無送氣、ui3 西晉拂徦 kau3 唐朝,啥「關中、北方故土」的傳承,佫用《唐國史補》的記載做錯誤的引證,削別人的骹來合家己的鞋,凊彩講講咧。是譯音借字啦!);

a pomegranate 石榴、榭榴、柘榴、樹榴」攏有人寫,「sia7 / siah8 / tsioh8 / sik8 榴」攏有人講;

guava 本字無一致的,「pat8、put8、puat4」計嘛有人講;

本字有共識的「龍眼」,「ling5 ging2、ling5 king2、ging5 ging2、ging5 ngai2」攏嘛有人講;

阿「荔枝」講做「naiN7 / lai7 / le7/ lien7 / ling5 枝」

……。

5. 有人講台北偏泉腔講「日婆 (lit8 po5)」,台北偏泉腔我有熟,攏講「夜婆、bit8 婆」neN9,講「日婆」應該毋是通例。

「bit8 婆」的「bit8」本字是「䘃」字,林金鈔先生有考證過。伊講寫做「密婆」是「音韵相當,義稍欠允」;個人認為是「音韻相當,義完全無合 (hah8)」。

6.「刺毛蟲」,「刺 tshi3」講做「tshiN2」,若毋是有另外會使對應的字,講的人亦無外濟南,有可能是個案,抑是「走音」。

7. 關於「ta1 ke1、tai kuaN1」我知影宜蘭參一部分花蓮的人講「tua7 ke1 a2、tua7 kuaN1 a4」,一般計用「ta1 ke1、ta1 kuaN1」。「大」上古音可能會使讀入聲,《說文》:「天大地大人亦大,故『大』象人形,古文『大』」,徐鉉參《集韻》做他達切,王力嘛主張古無去聲;但著是無平聲的記載,這是我了解的範圍。「ta1 ke1、ta1 kuaN1」本字是啥,我有影未曉兮。

請教汝一下,《增一阿含》敢有「大家、大官」的記載,準若有才勞煩汝揢我講頂下文是怎講的。網路若有,報我網址著可以。


我是認為咱台語 mai2 講逐項攏計設標準、規範、限制,欲叫人愛照標準去讀、去講。台灣徦外大?無彼囉話語未通的問題啦。正驚人若講 /寫毋著、人聽 / 看無,有必要,人自然會改。阿毋改嘛未要緊,kau3 尾仔亦會消失去。當然,學術研究、教學等不在此限。

頂頭若我有無知影、毋 pat4 的、講了毋著、亦是小可有問題恁感覺怪怪的,拜託諸位先進鬥指教一下,任何人我著歡迎、感恩。


bit8 婆的「bit8」可能顯示未出來,是【虫墨】,左「虫」右「墨」。

pentientsai 提到...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您好,我是來自對岸的泉州三邑人。就您的這段話,我有幾個看法
1.「婚禮,母舅坐大位」這種風俗在中國不是甚麽稀罕的風俗,不僅在原鄉閩南潮汕地區有,謂之曰「天頂天公,地下母舅公」,我地關於此風俗的由來傳說見 http://www.ssrb.com.cn/gb/content/2008-01/05/content_639120.htm
而且在其他民系之中,諸如河南都以娘舅為大,兄弟分家也必須由娘舅定奪,分佈在中國東南山區的崇拜狗以之為圖騰的畬族亦有此風俗 http://hi.baidu.com/px_lanbin/blog/item/0048698d2c074512b31bbad9.html,中國北方的俗諺「天大地大大不過母舅公」。

2.至於「孝地基主」,我奶奶在年節諸如清明過年時候,都有祭拜啊,這種風俗,在網路上普通人blog也有提及 http://blog.icxo.com/read.jsp?aid=25832,另外,搬家祭拜地基主的問題亦見於中國網路上的提問之中 http://www.adminvc.com/bbsid-299949-14.html http://www.acm888.cn/onews.asp?id=171 http://www.qzls.net/article/2009-9/200919371.html http://iask.sina.com.cn/b/13117600.html http://www.njanda.cn/changshi/2008430/cs77.html

3.“簡單來說,在漢人,或者甚至只在「大陸閩南人」之中,不管是民俗觀察或古籍記載,都沒有這兩項。很顯然是台灣獨有的。”
敢問掃葉人先生,您的這個論斷由何而來?您不會不說沒有把握的話吧,勞煩費點口舌為我解釋一番,O(∩_∩)O謝謝~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版主你好,
我舉《增一阿含經》意指「新婦」的用詞很早。
事實上,在早期譯經,「大家」一詞指的是「大家族」或「主人」。僅舉兩例:
《增壹阿含經》卷22〈30 須陀品〉:「修摩提女報曰:「止,止。大家,我不堪任向裸人禮。」(CBETA, T02, no. 125, p. 660, c9-10)
修摩提女回答她先生的父親(近人的稱呼為「公婆」的「公」):「大家,我無法對光著身體的人禮敬。」這時的「大家」是指此家的主人。
《增壹阿含經》卷50〈52 大愛道般涅槃品〉:「時彼婢使語《增壹阿含經》卷50〈52 大愛道般涅槃品〉:「時彼婢使語辟支佛曰:「大家欲見,願屈至家。」(CBETA, T02, no. 125, p. 824, b19-20)
這位婢女告訴辟支佛說:「大家想見你,希望能委屈你到我家一下。」這時的「大家」也是指此家的主人。
由此可見,至少魏晉南北朝時的用語是指主人,但不一定是「女主人」。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Pentientsai,

謝謝提供我所不知道的資料。

寶貝 提到...

版主

新同學以為您好兇A,說不敢再問,哇哇,誤會大了,這下。我說其實您很やさしい,很ゼントルマン的。

還好,沒嚇壞他。

他不懂「宿題」的意思,我教了。

台灣赫宇 提到...

寶貝:

講我無好鬥陣,誠 (tsia5) 濟人攏安呢感覺 neNh4。

我會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