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9日 星期六

「摕」、「提」無共音

■ cit_lui_hoe 箸 2009-07-27 11:31:34 踮 台湾語の広辞苑-肉酥/魚酥 的留言有提起:

「『提hú-á hú』(拿擦子擦)、『提hú-á hú-hú—leh (拿擦子擦一擦)』」

個人認為這字「提」字,用了無妥當。

2007年12月我有寫一篇相關的看法,囥箸我舊的 blog。今仔 hiau1 出來添兩個仔補充,佫將網友的回應佮我的答覆摘錄,重新發文。

「to take」台語講「thueh8 / theh8」,本字是「摕」。

■ 摕,《廣韻》捎取,徒結切。定母台語會使讀 th-,像:團、頭、糖、槌 ……;屑韻山攝台語有讀 -ueh / -eh,比論:節 tsueh8 / tseh8、八 pueh4 / peh4、楔 sueh4 / seh4。徒是濁母,讀陽聲調。

《說文》:「摕,撮取也」,《方言》:「摭,取也」。《思玄賦》:「摭若華而躊躇」,李善注,摭取也。我的看法,這個所在「摭」就是「摕」;《儀禮》:「乃摭於魚腊俎」,鄭玄注,古文摭為摕。

聲、韻、調,佮中古漢語的常例,攏計有對同;字義從漢朝以前,著佮今義相 sang5。

講「摕物件 (thueh / theh8 mngh8 / mih8 kiaN7)」,參「捎 (sa1) 物件、取物件」的意思共款,一般「摕」講 theh8 較濟。比喻:摕錢、倩鬼摕藥單,坪林彼角勢猶有人講 thueh8。

「提」台語讀 the5,像講:提親、提醒、提早、提議、提防,攏是讀第五聲陽平。清朝以前的字書,「提」字音切的下字,在我了解的,上聲有「禮」、去聲有「計」以外,「兮、之、支、奚、齊、泥、黎」攏是舒聲的平聲韻,無入聲的切音。

「摕起來」阮講 theh55 khiai11 (「起來」唸連音,下同),「提起來」阮講 the24 khiai11;beh55 theh55 (欲摕) 敿 beh55 the24 (欲提) 嘛有爭差。

「摕」、「提」這兩字無共音的。

thueh8 / theh8,林金鈔先生的《閩南語研究》做「擇」,場伯切,陌韻梗攝台語有讀「-eh」的字例,像:「伯、宅、冊 ……」,但這寡字例,並未使讀「-ueh」。

■ 補充:

● 年初參表細兮去新東街夜市仔一間鵝肉店兮 piah4 點 (飵點心),頭家媽 (tau5 ke1 ma2) 是一位阿婆仔,報阮一個空位,招呼講:「tsia24 坐 (tser7) 啦。」我著揣機會參伊罔牽,尾仔才知影毋是坪林若爾,「摕」in1 平溪人以前嘛講「thueh8」。過去,「菁桐坑」我攏聽人講「tsheN33 tang33 kheN44」,阿婆仔 in1 計講「tshiN33 tang11 khiN44」。伊徙來台北市有三十外冬阿,猶有保留部分的偏泉、同特有的腔口。

● 王小姐是偏漳腔,「提醒、提早、提議 ……」應該是講「the33 tsheN42、the33 tsa42、the33 gi33 ……」,「摕hú-á hú」是「theh11 (摕) hu44 a42 hu42」未講「the33 (提) hu44 a42 hu42」才合理。

● 這字,箸我較有咧參考的,古早台灣出的字書:

《日臺新辭典》(杉房之助)、《臺日大辭典》(小川尚義)、《廈門音新字典》(甘為霖) 寫做「提」。

這字,箸我較有咧參考的,最近台灣出的字書:

《國台雙語辭典》(楊青矗):用「摕」。

《台灣話大詞典》(陳修)、《臺灣閩南語辭典》(董忠司):用「提」。其中陳氏講「提出、提示、提早、提存、提交、提名」等的「提」讀「theh8」,這毋著。台灣偏泉腔的所在,「the5、theh8」的前字變調攏是低平調,無法度區分。但是,陳氏是偏漳腔,這寡詞條的「提」變調是中平調。這款情形我咧蒦,是漳泉濫的關係。

閩南話字書,較早的:

《彙音妙悟》(黃謙)「杯、西」兩韻的下入聲無收這字。
《彙集雅俗通十五音》(謝秀嵐)「稽」下入聲全韻空音。

最近的:

周長楫、林寶卿出版的閩南語辭典,計用本字「摕」。

● 教育部《臺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theh8、the5 計用「提」:
詞目:提 (替)
音讀:the̍h (theh8) 又唸作e̍h (eh8)
釋義:拿取,獲得。例:無錢,做你共我提。Bô tsînn, tsò lí kā guá the̍h (theh8).

1.「詞目:提」後壁的「(替)」表示「借字」的意思,寫辭典的人嘛知影「提」毋是「theh8」的本字。

2. in1 講「又唸做 eh8」,我看 in1 「提 (theh8)」方言差表列,所列的「鹿港偏泉腔、三峽偏泉腔、台北偏泉腔、宜蘭偏漳腔、台南偏漳腔、高雄通行腔」無徦一位講「eh8」,讀「eh8」敢會像阮外甥仔三、四歲的時陣,揢台灣國語的「動物園、養樂多、民生東路 ……」講「貢物園、養樂鍋、民生公路 ……」共款,算是個別的音訛?

兩年前,我寫《論證「台語本字」佮「台語討論」會使有閣較多元的思考參做法 (2-2)》,添注 ④ 有提起一絲仔李壬癸先生《閩南語喉塞音尾性質的探討》(《中研院史語所集刊‧第六十本第三分》民78:487 - 492) 內面所論述的問題。

李先生講:

「(閩南語)出現在音節尾的 -h 只是使聲調短促。在句子裏,如果後頭皆有其他音節,這個 -h 便會自然消失 ……。」

我認為閩南語系 -h 的消失是時間參空間的關係,有的有消失,有的無消失;甚至「後頭無其他音節」的「個讀」,有人 -h 嘛讀做舒聲。比如,「好飵tsia42」、「真熱 jua42」、「毋著 tio42」等;像文夏 (台南市)、劉福助 (中和廟仔尾大漢的福州裔)、白冰冰參陳美鳳 (倚基隆)、游錫堃 (宜蘭) ……,當然我咧講的是 in1 的習慣音。但是,猶有真濟所在箸「個讀」時,有 -h 敿無 -h 分徦清清楚楚,「小飵」未變「小姐」。

尤其是李先 in1 宜蘭,昨暗拄有一位宜蘭人 (二十外歲) 來阮 tau1,我證實 in1「偷 (thau1 theh8)」講做「thau33 the33」,較精確的應該標做「thau33 thε33」,「番麥」 in1 講「huan33 bε33」,「後頭沒有其他音節,這個 -h 嘛會自然消失」。


偏泉腔「摕」按 thueh8 → theh8,應該是這幾十年仔的代誌。民國初年的廈門,猶講做「thueh8」,今仔嘛講「theh8」。廈門漳泉濫的速度,會比台灣偏泉腔地區較緊,因為基本上in1 漳泉雜居的程度,比台灣的偏泉腔地區較早、較褿 (tsau5)。

鹭水芗南《相諍歌》 內面,「齊 (濟)、齊、做、提 (摕)」讀 tsue7、tsue5、tsue3、thueh8,才會鬥句。我的了解,現仔時 (hien7 tsir2 si5) 前三字廈門猶保留講 -ue。

閒話無愛講傷齊 êng-oē bô-ài kóng siūⁿ-chōe

一筆勾消遘遮齊 it-pit-ko·-siau kàu chia chôe

後日漸漸再佫做 āu-ji̍t (jit8) chiām-chiām chài-koh chòe

欲買去看才來提 beh bóe khì khòaⁿ chiah lâi tho̍eh (thueh8)

頂頭是建輝先標音的,「一筆勾消」阮讀「it4 pit4 kio1 siau1」、「再佫來」一般白話是「tsiah4 koh4 lai5」,若寫「佫再來」才講「koh4 tsai3 lai5」;廈門或者其他的閩南話是毋是有講「tsai3 koh4 lai5」,我未曉。


進前黃晉波《當代泉州音字彙‧補遺》講:「tuê8,拿 to fetch or acquire」(案,「補遺」這個網頁今仔無PO箸伊新版權的網路字典。黃教授的拼音方案「tuê8」換做TLPA著是「thueh8」)伊的「摕」字有dê5 (te3)、dê6 (te7)、diat8 (tiat8,捎取)、tuê8 (thue8,例:偷摕) 四個讀音。上尾彼個伊當做是「方言、南曲用音」,毋是「本字、正音」,所以箸「補遺」佫列入這條。

其實,黃教授這前三個讀法是照《廣韻》的「都計切、特計切、徒結切」三個音切去推出來的讀音。黃先無考慮著「《廣韻》的音類和現代方言之間的對應有常例,變例和特例。」(李如龍「考求方言詞本字的音韻論證 – 兼評閩方言本字58例」,《方言語音韻論集》香港:中文大學,1996:97-108,網路版),謹慎了若有較過頭的款。
(2009,08,30 補)

■ 附記:

● 網友 C君回應:
我母親習慣說thueh,我習慣說theh
這種現象是否像 會(解)老泉音ue ,新泉音e

我回覆:
毋知汝「身體」、「查某體 (nance)」的「體」讀法敢有共款?

我tiu7 tiu7 咧說 (serh4),語言會隨著時、空會一直改變,徦路尾有時仔嘛會成做兩種的語言,老音佮新音就是這款現象,無法度避免。

理論一大堆,這我無深入,咱講實在,我未曉 e3 。照我理解的範圍佮所看著的現象,新音起勢 (khi2 si3) 的原因 tsiaN5 濟,我加減寫加減記,汝罔看,不足的所在,才麻煩汝相添 (thiN1)、鬥指教:

1.文白讀濫,像:「第八」本來說 tue pueh,「進士第」說 tsin sir te (「八、士」無讀peh、su,是泉腔的特徵),今仔in1「第八」大部分亦說 te pueh。有的所在「偉大」讀 ue tua,「滿意」唸 muaN i。文白讀法無同的字,最後有可能是並存,亦可能與其中一種失落,箸台灣,一般看起來,是話音較輸勢 (su1 se3)。

2.訛讀、自創、將錯就錯,這囉情形,聲、韻、調計攏有。比論「我」說 ua,「產」唸 tshan,「啉 (to drink)」講 lin,「khiu7 (elastic、flexible)」中平變高平調,連字嘛借用英文的「Q」,哈哈。

3.時勢音,我咧蒦,汝說 theh (摕)、e (會 / 解) 應該是屬於這款情形。老一輩的語音已經說慣忕、定型啊,未啥會受影響,參外口的人接觸的機會,亦無像少年的遐捷 (tsiap8)。下沿的就無共款囉,亦較容易接受新的物件。箸台北,偏泉腔的,「火.、尾、炊、粿」大部分攏變說 -ue,-er罕咧聽少年人咧用,-e 嘛愈來愈少囉;偏漳腔的「煩惱、上好、約會、豆醬」無說 huan nau、siang ho、iak hue、tau tsiooN;「契約」差不多計攏用 khe iok,偏泉的無說 khue iok,偏漳的嘛無講 khue iak。箸竹南,偏漳腔的老輩「子弟、問題」講 kiaN te、bun tai,新音閣分兩派,去新竹飵頭路人的講 tsir te、bun tue,踮台中市做生理的人講 tsu te、bun te。

● C君再回應:
身體、查某體、體諒 這些詞基本上用文讀音的te,而沒有白讀音tue。

我回覆:
1.阮 tsia5 蟹攝開口字,像「體」育、進士「第」、「齊」國 ……讀 -e 的所在,有的人,查某「體」、「第」一、合「齊」…… 猶是講 -ue;是文白讀的區分,到尾仔,有的就參恁共款,相濫去囉,是接受時勢音,不過 in1 閣有部分猶原保持白話音,像:買賣解題改鞋洗雞 ……。

● C君網路開講的時,講 in1 有一位長輩,普通時仔講「thueh8」,準講話的對象若講做「theh8」,伊嘛變做講「theh8」。

21 則留言:

寶貝 提到...

新同學是我引進的,在簸箕有意見給您。
王大姊在魚脯也有一篇。
晚安

台灣赫宇 提到...

寶貝:

了解,兩篇意見我計回啊。

多謝汝。

新同學 提到...

契好像也是唸khueh/khue

台灣赫宇 提到...

新同學:

照字書的音切去推,「契」會使讀入聲「khueh4、 kheh4」,這著 (tioh8)。但台語攏講去聲「khue3、khe3」,我猶毋 pat4 聽過有入聲的語例。

不過「鍥」著是講做「khueh4、kheh4」,像「柴鍥、鍥仔、草鍥仔、草鍥仔骹」。

《臺日大辭典》「草鍥仔骹」的解說有問題,草鍥仔骹毋是講查某人縛骹,骹會變徦若草鍥仔形;草鍥仔骹是指骹頭拇參二指特別較開,骹頭拇向外蹳 (phuat4) 出去,尤其是咧出力踏、躡 (niNh4) 骹尾的時,ta1 poo1 人嘛有草鍥仔骹。

阮老爸的兄弟仔有人著是「草鍥仔骹」,阮伯公佮叔公 in1,咧叫伊抑是提起伊的代誌,猶直接叫伊細漢的偏名「草鍥仔骹」抑是「草鍥仔」。

pentientsai 提到...

在泉州,摕读theh8/thueh8是皆可的,有些地方只讀thueh8(比如我們泉州石獅這裡),又有的地方讀theh8(在晉江有的鄉鎮),這個字的讀音不屬於漳泉差異的範圍

台灣赫宇 提到...

pentientsai:

歡迎。

毋著啦,汝。

另外,準若有留意見,麻煩汝上好踮 (tiam3) 最新的文章張貼,簡單小通知一下,安呢,我才隨時看會著。

多謝。

pentientsai 提到...

台灣赫宇:
可否簡單概述一下您認為我錯的原因呢?我能力有限,只能就我所知提供一些語料,深入的比對論述恐超出我的能力範圍。
另外您所說的事項,以後我會多加注意的,以後承蒙指教了,O(∩_∩)O謝謝

台灣赫宇 提到...

pentientsai:

1. 阮 tsia5 偏漳腔的所在,基本上,無人講 thueh8;我的了解,漳州話區嘛共款。

2. 偏泉腔自本講 thueh8 的所在,少年的平常時仔計全講 theh8,一半擺仔若參老沿咧講話,才會講 thueh8。恁 hia5 嘛 sang5 款,內文提起的網友君,伊是惠安人,伊的長輩亦安呢;我親耳聽過,雞講 kue1、飛 per1、書講 tsir1,但是近視煞講 kin7 si6 的人,嘛毋愛相信 kin7 是受時勢音的影響。伊亦是三邑人,廿偒 (liap8 thong2) 爾。

3. 根據記載,古早台灣泉腔有人講做 thereh8 (thəeh8),計攏漳泉濫濫了了去啊,雖然 in1 猶保留 tshə1 kə2 (炊粿)、liək8 khə9 (入去)等。講這款語音攏是 tng5 bə2 tsiN1 a2 有較無禮貌,但亦毋是傷離經。

-------------

汝毋著的所在,是代誌家己想想咧,著下結論。

就 (tsu7) 算講汝有問人,嘛毋通 (thang1) 講徦 hiah4 肯定。若無,阮會當做是正實 (tsiaN1 sit8) 的,因為,閩南話毋是阮的母語,閩南毋是阮蹛 (tua3) 的所在,無法度 pat4 hiah4 透,了解 hiah4 徹。

我箸建福建之聲、海墘、北大中文等論壇看著足濟台灣人 (in1 家己呼的,啊知有影抑無),講一寡阿里不達的,這會誤導人對台灣實際情況的了解。

我希望箸我的 blog,盡量 mai3 有這囉情形發生。所以,若認為有毋著的、存疑的,拄陣若小可仔會曉兮、pat4 淡薄仔兮,我著拆白唱 (thiah4 peh8 tshiang3),逐個來講看 maiN7 咧。毋管是台語抑閩南語,歹勢啦!

當然,若有人認為我毋著的,甚至看了未順的,嘛竭誠歡迎賜教。

pentientsai 提到...

台灣赫宇:
謝謝您所給我的的意見--不能輕易妄下結論。
另外,您所說的那些“阿里不達”的話具體何指?而您提的臺灣的實際情況又是怎樣?我想瞭解一下。
另有我的一點疑問:您以箸作為正字,是否不妥?這個介詞在泉州腔讀tir6,箸則另讀tir7,漳廈臺腔的陽上混入陽去,兩字便同音了,而在泉州腔卻不是同音字,這樣處理是否有不妥之處?

台灣赫宇 提到...

pentientsai:

1. 免客氣啦,我講汝啥,汝凊采看看咧,當做我咧練 siau2 話著好,免傷認真。

2. 這個問題參我發表的文章無關係,汝問 hiah4 濟欲 niN5。

不過,尊重汝是外來客,特別敿汝サービス,我報汝一下,去「福建之聲」揣 (tse7) 著有我這方面的發帖。

3. 箸我的 blog 敢有講「箸」是本字?幾仔年前箸鷺水薌南,我若像有寫過相關的留言,taN1 揣亦無,內容亦未記去啊。未要緊,橫直無「不妥之處」啦。

3-1.《世說新語》有足濟用例,有的版本寫「著」有的版本寫「箸」,《說文》無「著」字。例:

載「箸」車中
縛「箸」馬上
餘兩小簏「箸」背後
常自帶絳棉繩「箸」腰中
……

3-2. 無敢有 to2 一字較妥當?汝講「佇」喔?這字音有合,是「久立」的意思,我 tir6 咧走、汝 tir6 咧倒、伊 tir6 咧坐、鳥仔 tir6 咧飛 ……,參「久立」有啥關係?講是「衍伸義」好啦,嘛是「音合義近」。

阿「箸」準若參泉音無合,嘛是「義合音近」。

注意!中古聲調無分陰陽,陽調是尾仔才分化出來的,周德清的《中原音韻》是揢平聲分陰陽的頭一本冊。泉州話「在」敢按元朝才有咧用?以早攏無用這個介詞?

我的意思是,準較早閩南語著有這句話,上頭仔講同款的,但是徦後來,各人著發展各人的語音系統,這敢無可能?

3-3. 根據書面資料,閩方言「蟻」有唸陰上 (寧德)、陽上 (泉)、陰去 (建陽)、陽去 (廈)、陰入 (建甌),若欲鬥攏會 ba7,to2 揣啦?這種例野濟,準若佫再加潮汕、雷州、海南、莆仙、參同語系的方言島,heh8 啊有法度。

4. 汝講漳廈話佮台灣話是陽上混入陽去,汝哪會知?

陳冠學先兮講陽上是按陽去分出來的,著像粵語有三個入聲,汕頭音陽去分做兩調,所以去聲有三款調。這嘛有伊的道理。

無的確泉州因為是府城,讀書音較有需要,才按字書發展出來,揢去聲分化做陽上嘛無一定。無阮「雨、遠、蟻 ……」話音計嘛是去聲,阿讀書音煞變上聲。

一般來講,話音形成的年代,攏早過讀書音。

毋通 (thang1) 逐項攏欲倚靠《切韻》系統的字書啦:

高本漢認為現在的漢語方言除閩語外大概攏是切韻語言的子語,「它們 (閩語) 的來源似乎更早一些」

袁家驊等講:「閩南語是直接繼承了上古漢音的聲母系統,沒有參與中古時期這方面的演變」

張琨講《切韻》是一種「看」的非自然語言,它的目標就是為了保存南朝末年的讀書音 (案:已經「南染吳越」的新洛生咏)

丁邦新說:「各方言從古漢語方 (案,應為「分」之誤植) 歧出的時間大致都在中古音之後,方言中語音變化的種種現象大致都能利用中古音系來解釋。惟一的例外是閩語,由於近年來的研究,使人確信閩語的白話音在中古音之前已經從古漢語中分出來了

5. 我著講過,閩南語我毋 pat4;阿嘛講過,我主張語、文是約定俗成的,欲怎寫,在人的;只要會使清楚的表達家己想欲講的,別人看有也接受安呢就可以。

所以,以後 blog 發文的主題若是咧講「本字、用字」的,這囉問題我會回覆。

阿若我內文的用字,著愛看都合,無定著欲回覆。像我「無、毋」、「敢、感」,「的、兮」、「阿、啊」、「的、個」…… 拍字的時定定拂亂去,欲問問啊會了。阿我 tsia5 亦毋是教學網站,抑是語文論壇,請體諒一下。

寶貝 提到...

版主

「這個問題參我發表的文章無關係,汝問 hiah4 濟欲 niN5」

答得好。

不能滾湯也無不能燉補,幹嘛呀,哈哈。

要了解實況,網路上多得很吶。

不過須具備點判斷的能力就是。

叫他看王大姊的網站就對了,CC!

台灣赫宇 提到...

寶貝:

哈,無啦。

我是看都合。

新同學 提到...

請問版主
您所謂的都合是否就是即興?
這樣網友怎麼發問呢
還有,您日文放得太多,真的很難懂A

台灣赫宇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台灣赫宇 提到...

新同學:

1. 喂!汝是咧看「熱鬧」抑是毋 pat4「門道」?哈,用汝 blog 的名,歹勢 hooNh4。

我的「都合」汝看無?這囉問題現現現,著佫問?

我認為網友 pentientsai 應該注神的語、文的問題,毋是興趣箸這款參語、文無相干的代誌。

欲關心徦對咱 tsia5 的代誌,這囉心神不如去加了解一寡in1 家己的閩南話,較有局啦。

pentientsai 講伊是閩南人,按怎「蚼蟻」這句語詞「是聽臺灣電視才瞭解的」?(伊箸我「啥人指鹿為馬」頂頭張貼意見講的)

根據書面材料,廈門、泉州、漳州計嘛有講「kau2 hia7」,泉州「蟻」讀 hia6。同安嘛講「kau2 hia7」。

近的毋買走去遠的賒,這表示啥?

2. taN1 這聲 thiam2 啊,下一篇我咧寫周教授講的「奧屎」,日文用佫較濟。

我教汝,參 R君未曉教羅同款 (伊今仔會啊)。

看無的,跳過著好,用準、用蒦的嘛會使咧。

阿若無,猶有兩個辦法:

1.學啊。
2.問啊。

RORO 提到...

☆ 我都忘了你還提,幫助我記憶丫,這種糗事

☆ 給新同學:
這些日語都還簡單,如果是單詞,而且連五十音都不會,可以把日文複製到翻譯的工具,「蘭臺」的「東洋文學」就有。整句的可以試試看,只是翻譯的很糟。

台灣赫宇 提到...

RORO:

1. 我有選擇性的記憶敿失憶。哈

2. 汝佫會做老師喔。

若 hiah4 閒,先創一個 blog 嘛,汝一寡物件嘛真襸,摕出來分享啊。

RORO 提到...

☆ 版主
1.別 GAY 了
2.「賣見證 (台語)」的啦,不成氣候,偶那些
幫我改改或重寫過,算您的好了,如何?這 ID 棒吧
3.前車之鑑:
http://popue-tw.blogspot.com/
http://kahongchang.blogspot.com/
想害我呀?嘿嘿

台灣赫宇 提到...

RORO:

呵呵,mai3 驚啦。

多謝汝報我看。

寶貝 提到...

RORO san

哈哈,我是不良示範
沒法子,職業婦女又要忙家事
小朋友國中了,我連上網都難得揶

新同學 提到...

版主

先生說:
"黃教授這前三個讀法是照《廣韻》的「都計切、特計切、徒結切」三個音切去推出來的讀音。"

另外,在《歆羨、欣羨》說:
"反切下字台語偏泉腔攏讀 [-un],偏漳腔讀 [-in],伊 (Y君) 可能是照音切去推的"

在《老台語重注-斣》說:
"林先標去聲,可能是照反切去推的。"

請問,用反切去"推"台語的讀音很困難嗎?

最近我在教育部國語推行委員會的一個網站裡,看到有位大師用反切去找台語本字,您也知道吧。雖然我不曉得他說的是否正確,可是感覺這位大師滿厲害的。

如果您知道有比較簡單、速成的方法,讓我了解如何使用反切去"推"台語讀音,梗概就行,可以指導一點不?

謝謝

還有,寶姊說我的部落格可以繼續寫,您有什麼高見沒?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