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3日 星期五

西北雨

昨方暗 (連讀,tsang1 am3) 咧寫「台語外老?」的時,摕陳冠學的《台語之古老與古典》khiai2 (ping2) ,佫看著伊彼篇「西北雨」,去想著以前有寫一篇「周長楫教授語錄簡評035---西北雨」。自安呢捎出來罔利用、罔改。冠學先認為台語「西北雨」的本字是「夕暴雨」,伊講:

其實「西北雨」是轉音之後的白字,追尋得出它的本音,自然可以查出它的正字來。按「西北雨」的正字是「夕暴雨」,古音 siak8 pak8 hooa7,經數千年長時間的轉變,「夕」siak8 轉變 sia,再轉變為 se,就變成「西」。「暴」,(說文解字造有正字「瀑」字) pak8 和「北」同音,是這一音將「夕」siak8 拉向「西」字轉音的。這種雨有兩個特徵:第一個特徵是暴起於傍晚,第二個特徵是其勢兇暴,故得「夕暴」之名;有時也可單名叫「瀑」,土俗寫成「報」字(第一,1984271 - 272)

先講這內面我毋 pat4 -兮,免標調號,因為照冠學先的「轉音」,是無分陰陽調兮,比如「北」是幫母,今仔是陰聲調,「暴、瀑」攏是並母,陽聲調:

1. 入聲的「夕」是啥款的過程,才會 iak e?先兮講是受「pak」的影響,這點我未曉。阿咱若 (naN2) 像計講「sai1 北雨」,敢講轉 e 了後才變做話音?

2. 夕,中古漢語據《廣韻》、《集韻》祥易切,昔韻梗攝,上古漢語歸「鐸」部,參「席」共音。一般讀 sik8,老鹿港音才有人讀 siak8,這是文讀音。我是咧想講 iak e,阿準若 ik e 毋知會成立 -無?因為「sai1 pak4 雨」毋 kan1 naN7 鹿港才有兮,著像冠學先講 -兮,「呼西北雨的,不僅同安一地」(1984270)

佫來,是我看有,但是有疑問、想無兮:

1. 冠學先對「夕暴雨」的寫法,準若是因聲求字,應該猶會使有其他的寫法,比論網友Y君箸三年前 pat4 寄一封 (pang1) mail 與我,講伊認為愛寫做「颸暴雨」。「颸」有「疾」的意思,台語會使讀 thai1 Y君講 a typhoon 本字是「風颸」,有道理,因為「颱」字是後起的新創字,《康熙字典》無收,連《廈門音新字典》嘛無這字。阿「颸」亦會使讀 sai1,伊的意思是「颸暴雨」著是「疾雨」。

寫「西北雨」的音嘛無問題,若講寫「三八雨」、「獅豹雨」或者「屎潑雨」著差了有較遠。

2. 準若是因義求字:

2-1. 冠學先咸Y君有一個相同的看法,著是西北雨無的確按西北方來兮 (e5),這著。不而過:東西案 (uaN3) 排菜碗、菜園仔與風颸掃徦東倒西歪、南征北戰的結果歸身軀無一liah4 通下針、北港古早號做笨港 ……,這寡台語用詞敿方位一滴仔嘛無關係。我欲講的是「西北雨」減采嘛共款,「西北」這兩字嘛毋是指方位的意思。

2-2. 先兮主張「夕」暴雨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伊所講的「第一個特徵是暴起於傍晚」,所以,準若無這個特徵,用「夕」字著失其義。簡單看一寡字書的「西北雨」是按怎解說:

小川尚義:夕立,俄雨,村時雨,村雨。 (《臺日大辭典‧上》武陵,1993551)

台灣教育部:熱雷雨、雷陣雨。臺灣溼熱的夏季午後,因為空氣受太陽輻射加熱作用,使得強烈上升氣流發展形成積雨雲所下的雨。此雨特徵為強度大、雨時短、雨區小、常伴有雷電和短暫強風。 (《台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

周長楫:多發生在炎熱天氣的一種雷陣雨 (《廈門方言詞典》,江蘇教育,1993133)

周長楫:指夏秋悶熱天氣突然釀成的猛烈而強大的陣雨,有時伴有雷鳴電閃 (《閩南方言大詞典》,福建人民,2006252)

《台日大辭典》的「夕立 (ゆふだち)」嘛會使講做「夏の午後に降る激しいにわか雨,雷を伴うことが多い (箸熱 -人過晝的時,忽然間發生的大驟雨,普通是會 tan5 雷較濟)」,其他的解說,計攏無講定著是「傍晚」落的雨。個人的看法,林寶卿先生講「【西北】◇ 驟然發生的猛而大的 (風或雨)(《普通話閩南方言常用詞詞典》,廈門大學,2007600),寫了上合實際。「透西北」是突然間起透風,並無限定時間參方向;「落西北」是突然間落彼囉大佫急的陣雨,亦無限定時間參方向。

應劭《風俗通義‧聲音第六》有一 te3 短古,毋知參「西北雨」有關係 -無,我罔記。晉平公這個人素素 -仔,一般人較知影的是伊咸祁黃羊內舉不避親,外舉不避仇的彼段;嘛有人知影伊敿師曠的「秉燭之明」這層 (tsan5)。應劭寫的是根據《韓非子‧十過》-兮,主角亦是晉平公佮師曠。

師曠用瑟替 (毋是替代,是「為 (ui7)」的意思) 晉平公演奏清徵之音,彼個中間有十六隻烏色的鶴鳥,按南方飛 -來,排列引頸長鳴展翅而舞。晉平公歡喜 gah8,酒捧 -咧行倚去師曠 hia5,揢祝壽煞了後,轉去伊的座位兮,著問師曠:「無比清徵佫較與人感動兮啦 hooN4?」師曠講清徵不如清角。晉平公希望師曠奏來聽看 bai7 -咧,m7 koh8 師曠揢擋毋通 (thang1)

師曠講過去黃帝駕馭象車蛟龍,率畢方、蚩尤、風伯、雨師 …… 鬼神會師,箸泰山的頂頭做清角調;阿主君德行淺薄猶未使聽,聽了恐驚兮有敗害。晉平公講伊老 a7,著是興音樂這味,希望會當 (tang3) 一下。姑不將,師曠著順伊的意,開始演奏的時,西北朋著起雲;佫奏 -落去,大風隨 kau3 位,雨落徦 pin3 piang2 叫,棚篷 sie3 徦裂裂 (lih8) -去,碗盤摃摃 (kong3) -破,處瓦掀掀 khiai9,落徦歸塗骹。在座兮散了了,晉平公驚徦躃蹛 (phih4 tua3) 壁角 -兮;晉文公自安呢著病,阿晉國洘旱赤地三年。

佫再強調 -一擺,我無講的確這著是台語「西北雨」的語源 oo5,罔趣味著好。

4 則留言:

sirenasia 提到...

sai pak 雨 純粹是口語,怎麼可能用「颸暴雨」這種晦澀的詞彙?
閩南語多用某些具體事物或概念來形容東西,sai pak這個音確實有可能來自「撒潑」,用個性上的潑辣猛烈來形容雷陣雨。「夕暴雨」或「颸暴雨」都太考究意義,然古人命名往往有類比化的簡單直覺性質,未必會用那麼艱深複雜的詞彙。

RORO 提到...

☆台語的
撒字怎唸ㄙㄞ?
潑字怎唸‧ㄅㄚㄍ?
音調不對
意義不吻合
沒人使用過
撒潑雨比西北雨還艱深
也不是”口語”用字
比起颸暴雨
反而更讓人看不懂
至於颸暴雨
版主只說
若是因聲求字,應該猶會使有其他的寫法
並未說這是本字

新鮮料理人 提到...

諸位先進:
關於「撒潑」,王華南先生講:
在台語形容女人不正經、行為怪異曰:【sām-pát , ㄥㄚㄇ– ㄅㄚㄊˋ】,正字為「撒潑」,即華語之「撒野潑辣」。「撒潑」原本發【sat- phuát , ㄥㄚㄊ ㄆㄨㄚㄊˋ】,因快速連讀成【sām-pát , ㄥㄚㄇ– ㄅㄚㄊˋ】,通常就用同音之「三八」。「撒潑」見元曲《陳州糶米》:「俺兩個全仗俺父親的虎威,拿粗挾細,揣歪捏怪,幫閒鑽懶,放刁撒潑那一個不知我的名兒。」元曲《酷寒亭》:「則你是箇腌腌臢臢潑婆娘。」
(http://www.taiwanus.net/church/index3/201109020454071254.htm)

新鮮料理人 提到...

赫--先:
你講:「獅豹雨」或者「屎潑雨」著差了有較遠。
但是有人說本字是「獅豹雨」,伊講閩南、台灣話的“西北雨(sai-pak-hɔ⊦)”是“獅豹雨(sai-paʟ-hɔ⊦)”的音變。雷陣雨的特點是來得突然、雨勢兇猛、雨點大,通常伴有雷鳴及閃電,令人畏懼,於是閩南的先人就把這種雷陣雨叫做“獅豹雨(sai-paʟ-hɔ⊦)”,用野獸“獅子”及“豹”的兇猛來比擬雷陣雨的急驟與猛烈。而因“雨(hɔ⊦)”的聲母是舌根輕擦音[x](本書用 h 表示),“豹(paʟ)”和“雨(hɔ⊦)”連續發音時,“paʟ(豹)”的音尾就容易產生同是舌根音的、不除阻的清塞音 k,paʟ 就變成“pak”(陰入聲)(paʟ-hɔ⊦ → pak-hɔ⊦),“獅豹雨(sai-paʟ-hɔ⊦)”就變成“sai-pak-hɔ⊦”,時間久了,大家忘記獅和豹,把 sai-pak-hɔ⊦ 用同音字“西北雨”三個字書寫,把理據模糊掉了。
淺見「獅」台語就是講sai1 a2,問題出佇「豹」的連音變化,這位先生講,“豹”字,《廣韻》北教切(去聲、效韻),效攝、二等、開口、幫母。依反切,台語應該讀 pauʟ,但現在只讀 paʟ,這是韻尾 -u 弱化、消失所致。下面幾個效韻的字也有相同現象:敎,古效切,文kauʟ/白kaʟ;孝,呼敎切,文 hauʟ/白 haʟ(帶孝,tuaʟ-haʟ);罩,都敎切,文tauʟ/白taʟ(ke-taʟ,雞罩);敲,苦敎切,k‘aʟ。
請教赫--先生,你認為「差了有較遠」是指音?抑是指義?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