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9日 星期五

sin7 sua3 寫一下仔「生」

進前我有寫過:
「生」文讀 sing1,話音偏泉腔講 siN1、tshiN1,偏漳腔是 seN1、tsheN1,讀做 sing3 抑 siN3是音訛。(案,我 tsia5 是指台語,閩南有人講 sng1)
……

生」讀「色敬反、所敬反、所幸反」,台語計攏讀 sing3 參「性」同音。

「性」阮文讀唸 sing3,話音是 siN3,偏漳腔的講 seN3,敿 (kiau1) 「姓」計攏相同。
(
台灣話敢有「生命」?)

目前讀「sing3、siN3」kan1 naN7 用箸「生命」這個語詞。

生母、生囝、生卵、生湠、生日、生成、生疥、生相 (siuN3)、生 siuN5、生蟲、生利息、生菇生殕、生年月日、生頭發尾、生長 (tng5) 命短
……,攏讀 siN1 抑 seN1。

生飵、生冷、生茶、生菜、生魚、生蠔、生肉、生花、生傷、生鐵、生炭、生字、生手、生疏、生跳跳、生塗豆、生雞卵、生牛奶、生面虎、生石灰、生擒活搦、生米煮成飯 ……,攏讀 tshiN1 抑 tsheN1。

有人講「生魚、生肉」愛寫做「腥魚、腥肉」,因為「凡肉未熟曰腥」,這我無意見,雖然感覺這款解說有較免強。台語的 tshiN1 / tsheN1 並毋限定是咧講魚佮肉,若講「生飵、生冷、生茶、生菜」等攏寫做「腥」-字,這著不對嘍。阿嘛免 hah4 功夫,講「魚、肉」用「腥」,其他兮才佫用另外一字。

有人講「上 tshiN1」的本字是「上鮮」,阿「tshiN1 / tsheN1 甜 (tiN1)」-咧?寫「鮮甜」抑「生甜」?

寫 kau3 tsia5,去想著一個笑話:

舊年參六、七個朋友去海產擔,逐個坐好勢,頭家娘著入來介紹 in1 的菜齣,徦阮著計點好 -啊,伊佫問講敢欲用 (iong7) 一個蟳仔米糕。有人講蟳仔若有 tshiN1,創來飵看 bai7 -咧嘛好。

頭家娘講:「活 -兮 neNh4,包汝 tshiN1兮啦!」

一個號做アブラ -的,介五仁,著應伊講:「啊有彼囉代誌,阮某嘛活 -兮,嘿嘿,著無以早 hiah4 tshiN1。」

我坐箸門邊仔,著聽見一個徛箸外口摕おしぼり拄欲入來的阿さん,一聲仔囝唸箸喙內,講:「夭壽死囡仔。」

言歸正傳,台語猶未煮過的物件,講「生兮 (tshiN1 / tsheN1 e1)」,煮了無足熟 -的號做「半生 (tshiN1 / tsheN1) 熟」;物件煮了佫會當 (tang3) 保持像猶未料理過的原味 hah4 甜兮,著是「tshiN1 / tsheN1 甜」,寫做「生甜」較合理。若寫「鮮甜」,可能有爭議:

台語同時有 -iN (偏泉腔)、-eN (偏漳腔) 的字,箸中古漢語是「梗」攝的字。鮮,《廣韻》相然切,中古漢語是「山」攝,「山」攝的字台語有讀 -iN,像:「邊、鞭、篇、天、纏、錢、扁、變、片、箭、扇、見」等,但是這寡字偏漳腔並無對應做 -eN,大家計是讀 -iN。

物件新鮮,包括偏漳腔在內,咱台語若攏講 tshiN1,安呢寫做「鮮」,讀音著無啥問題。毋 kuh8,準講若有人用 tsheN1 -咧?

偏泉腔講「tshiN1 甜」,偏漳腔講「tsheN1 甜」;魚、肉有 tshiN1,嘛有人講「有 tsheN1」,我講 -的無準算,「冰冰好料理」的大師 (sai1) 郭泰王,箸節目內底嘛講「tsheN1」。共款maiN3 準算好啦,因為例證傷少。不而過小川尚義的《臺日大辭典》嘛有安呢寫:

「星、腥、生、鮮、青、菁」,漳州音計讀「tsheN1」。(《臺日大辭典‧上》武陵,1993:792)

tshiN1,鮮。1. 魚類など新鮮な。新しい。此尾魚真 ~ (tsit4 be2 hi5 tsin1 ~) = この魚は大層鮮しい
。……【鮮 (tsheN1)】。 (同上‧下:109)

其實,個人的感覺,寫做「鮮」-字,毋管是本字或者是用字,攏無介理想。

「鮮」是生魚,《禮‧內則》冬宜鮮羽,《註》鮮,生魚也 (《康熙字典》北一,1974:1398)。是現刣的生肉,《書‧益稷》暨益播奏庶艱食鮮食,《傳》鳥獸新殺曰鮮 (同上);《左太沖《蜀都賦》:「割芳鮮,飲御酣」,劉淵林注:「鮮,新殺者也,一曰生肉也。」(《昭明文選‧卷第四》文化,1975:62)

生魚、生肉的「生」本來著會使讀做 tshiN1 咸 tsheN1,佫若用箸「生飵、生冷、生茶、生菜
……」的時陣,嘛攏會通。另外,「保鮮、海鮮、鮮美、時鮮、新鮮味、烹小鮮、生炒三鮮」欲怎讀?

鮮,《玉篇》生也 (《康熙字典》北一,1974:1398)。意思敢毋是講「生」著是「鮮」?會使 -兮啦,「生」嘛有「新鮮」的意思:

歐陽修等《新唐書‧卷七十六》:「(貴妃楊氏) 妃嗜荔支,必欲生致之,乃置騎傳送,走數千里,味未變已至京師。」tsia5 的「生」著是「新鮮」。

我是認為毋免 hah4 麻煩,歸氣寫做「生」無較簡單?管伊讀 tshiN1 抑 tsheN1,音、義計嘛有合。當然,這攏計是我家己想 kau3 hia9 寫 kau3 hia9,減采有無周至所在,有興趣欲鬥陣討論兮,我無上歡迎。

佫想著一項未了解的代誌,我有一個囡仔伴,細漢的時生做古錐古錐 (koo2 tsui1),面仔圓圓,性地真好,大人攏叫伊
「鮮大王」,「鮮大王」講做「sien24 大王」,「鮮」讀上聲。較大漢一屑仔的時,我箸枋橋嘛聽偏漳腔的人共款講「sien24 大王」,算是較特殊的現象。彼當陣未曉揢 in1 請教,過一廿年 (it4 liap5 niN2) 阿,人事已非,有影拍損,罔記。

2 則留言:

hsuchang 提到...

關於「新鮮」意思的 /tshiN1/ ,在下覺得用「青」比較好。青的上半是生的變體,青从丹生聲,原是青色染料,亦指青草初生。從聲從意都是比較好的選擇。

dongxie 提到...

有人講「生魚、生肉」愛寫做「腥魚、腥肉」,因為「凡肉未熟曰腥」,這我無意見,雖然感覺這款解說有較免強。

吾人亦有同感,蓋「肉未熟」煮當含「半熟」,「腥」乃半熟與未煮,皆有腥味之意,並非生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