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6日 星期六

回覆「處、厝」

dongxie

2010,06,26,15:11的留言:
厝,安置,音tshòo,忌跟醋同音,改說成tshù。
處,漳音tshì,泉音tshìr,都不唸tshù。

我回覆如次:

1.「安置」佮「home、a house」有啥治代?哪有證據講因為參「醋」同音,才改講 tshu3。徦仔奇,kan2 buai2 改講「tshi3」、「tshir3」抑「tsho3」…… -咧;拍算是汝家己想兮啦,阿想了佫傷少。

2. 汝哪會知影「處,漳音tshì」?

處方,漳州講 tshi3 hng1,嘛講 tshu3 hong1。
處女,漳州講 tshu3 li2,處理才講 tshi3 li2。
處世,漳州講 tshu3 si3。
處事,漳州講 tshu3 su7。

3. 閩南語系的龍岩,腔口有帶漳音的特色,比如「飯 puiN7、門 muiN5、做 tso3、張嫁 tioN1 kiε3、強 kiang5」等,in1「home、a house」講做「tshi3」。

阿主張寫「厝」的人,著換講龍岩「醋」讀 tshu3,所以「厝」著改講做 tshi3。

龍溪「home、a house」講做「tshy3」,阮朋友煞無揢我講原因,我想是伊「詞窮」。

4. 其實,咱人的語音是一直咧變 -的,漳州、龍岩、龍溪,計共款。泉州話嘛無例外,一般學界認為 in1「魚虞有分」,箸漢語方言內底,是罕見 -的。因為「魚虞有分」,所以「處」讀 tshir3。但是有一項代誌,汝毋通 (thang1) 與疏忽 -去:

古早的時陣,「魚虞模」計屬同韻,kau3 徦劉宋,猶濫鬥陣,「虞模」參「魚」分家是齊梁的代誌。準講「tshu3」毋是齊梁以後才有的,泉州講「tshu3」顛倒是佫較早的古音,這敢無可能?阿是汝認為咱箸劉宋進前攏無「tshu3」?

並毋是所有的「魚」韻字,泉州計讀「-ir」,像:「梳、楚、所、祖、助」等。我毋是咧講這寡字的泉音比「-ir」較早,上少「處」泉音嘛有讀「醋」的可能。阿若漳音咧,「魚」韻字「楚、礎、所、許、祖、阻、助」,汝讀看 bai7 -咧,「處」無的確嘛會使讀「醋」。

5.「處」是處所、居所,字典有安呢寫;「處」是居、是宅、是舍 ……,古冊嘛有法度印證。阿欲用「厝、戍、茨、宿」,在人爽 -的,我攏尊重、無意見。但若欲講恁 e5 才著,別人 e5 是毋著兮。若有證據咱隨條仔摕出來會,免客氣。

以上

5 則留言: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回答你去年的問題,不知算不算太遲?
你的問題是:
「〈台灣赫予〉的回答:2009 年9月8日 下午 9:16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mai3 講「評論」啦,算我個人的看法,我加減仔寫,汝罔看著好:
若寫「有人 做參我無共款的讀法」,我大概未去用「走音」,一般我會揢「異讀」、「個案」、「毋是通例」等先分 (pun1) 一下。
「走音」是音去與走去,講了無著,這愛有相當的證據,毋是汝我講的抑是 siang5 講的著準算。
請教汝一下,《增一阿含》敢有「大家、大官」的記載,準若有才勞煩汝揢我講頂下文是怎講的。網路若有,報我網址著可以。」

《增一阿含》沒有「大官」的用法,大家出現四次:

《增壹阿含26.5經》卷18〈26 四意斷品〉:「是,或有一人在大家生,若剎利種、若長者種、若婆羅門種,饒財多寶」(CBETA, T02, no. 125, p. 636, a28-b1)
這是指「大富人家」。
《增壹阿含30.1經》卷22〈30 須陀品〉:「爾時,六千梵志坐已定訖。時,長者語修摩提女曰:「汝自莊嚴,向我等師作禮。」
修摩提女報曰:「止!止!大家,我不堪任向裸人作禮。」」(CBETA, T02, no. 125, p. 660, c8-10)
此長老是「修摩提女」的公公(丈夫的父親)。
《增壹阿含52.2經》卷50〈52 大愛道般涅槃品〉:「彼婢使語辟支佛曰:『大家欲見,願屈至家。』」(CBETA, T02, no. 125, p. 824, b19-20)
此婢女所稱的『大家』是指她的男主人。

《增壹阿含經》卷50〈52 大愛道般涅槃品〉:「夫人告曰:『我今當取汝撾打,毀刖耳鼻,截汝手足,當斷汝頭。』其婢報曰:『如斯之痛,盡堪任受,終不以福而相惠施;身屬大家,心善各異。』」(CBETA, T02, no. 125, p. 824, c17-20)
此婢女所稱的『大家』是指她的女主人。

吳旭昌 提到...

請參考「以死人自居」一文我對厝和次的比較。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借個步,麻煩你到我的部落格看一下我的問題:

http://yifertw.blogspot.com/2010/06/blog-post_28.html

在閱讀《鹭水芗南-闽南语部落》

http://www.hokkienese.com/?p=926

「花蔫(lian)花又開,月斜月又正」,

嚇了一跳,這個字義倒是吻合的。

不過讀音都是(焉 ian1),怎會是蔫(lian)呢?

dongxie 提到...

格主在幾個小時內有這麼精采「厝、次
」的「簡覆」,紅蚼蟻實在當之無愧。
不過,可以請問否,你引證史記、後漢書的資料,是你親自讀過的嗎?還是抄來的?
假如是抄的,可不以分享來源,例如書籍的名稱或網站等等。
如果是你讀過的,能推介一下版本否?
雖然有些不禮貌,我懷疑你是抄來的。

dongxie 提到...

其實我只單純的想從你那裡獲得一些關於古籍的資訊,沒有藐視或抬槓的意思,讓你誤會,很抱歉也很不值。
我懷疑的,與你的論述有關。
你衛生不衛生,和你的文章沒有關系吧。
動機不同,你怎麼可以混為一談?
我虧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