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8日 星期日

周長楫教授語錄簡評027---大面神

■ 論真欲算 khiai9,台語的次方言嘛不只仔濟種,因為台灣人口密集、經濟活動頻繁、交通、資訊利便,各所在的人佮人之間,自早已來著無語言溝通上的困擾;阿嘛因為安呢,產生了所謂的時 / 優勢音。一寡有差異的方音,會 naN2 整和 (ho5),這是自然的 (tik4) 兮,並毋是人為的因素。

一般來講,方音的差異會使分 (pun1) 做語音差異佮詞彙差異,語法上無 kang5 的情形真罕咧看著,主要的原因是因為語言的發展,是話語用詞的變化上緊,隨時著咧改、著咧換,阿語法結構的變化上慢。

台語方音的語音差異,普通的辭典頂仔,編者形式上計加減有注明一下,注了較褿的是小川尚義的《臺日大辭典》,辭典是用自早台灣的廈門腔做主體,其他的音腔亦是用古早閩南地區的腔口去分的,比如講「泉州、同安、安溪、漳州」等;所反映的是八九十年前,咱 tsia5 的語音。最近教育部出的線頂辭典《台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有附錄一篇「方言差」,內底收錄的詞條,比一般市坊的辭典較豐富、詳實,嘛較接近實際。

調查次方言語音的人真濟,個人認為研究了上工夫、上徹底亦上有成績的是洪惟仁。其他像張屏生 in7,佳作嘛未少。

辭彙的部分嘛是教育部的網路辭典,收了較齊全。不過咱會當 (tang3) 按這個「詞彙比較表」發見著,其實這寡語詞的差異,絕大部分並無講大徦無法度相溝通;語音的部分,嘛 sio1 sang5,這會使參考網路辭典「附錄‧方言差‧語音差異表」。

所以,差不多會用咧安呢講兮,教育部網路辭典頂頭,無注明有「方言差」的詞條,對一般會曉台語的人,猶佫較無問題。

準若箸別本辭典亦有收錄,當然,更加表示這個語詞是台灣的「通用 / 常用語」,欲若較早,著有人講做「三歲囡仔嘛會曉兮」。

今仔日小輕可咧,寫一個仔「三歲囡仔嘛會曉兮」的台語話詞 ──「大面神」。

■ 周長楫講:

「叫法不相同的詞語舉例」:
臺灣閩南話:不四鬼 put sù kuí (TLPA:put4 su3 kui2)
廈門話:大面神 tuā bīn sîn (TLPA:tua7 bin7 sin5)
(周長楫《閩南話的形成發展及台灣的傳播》台笠,1996:293)

【厚顏】hòuyán ∥hoo7 gan5 臉皮厚,不知羞恥。[厚臉皮] kau7 bin7 phe5 [大面神] tua7 bin7 sin5。
(周長楫等《普通話閩南方言詞典》福建人民,1982:320)

【大面神】〈廈漳〉tua7 bin7 sin5 不知好歹和羞恥,既愛出頭露面,又厚臉皮,雖沒人邀請,但死皮賴臉什麼都硬要參與或都想得到:伊即个人真 ~ 他這人真是個不知好歹的人,逐項攏要討 什麼都伸手想要。∥〈泉〉叫〖大面大孔〗。
(周長楫《閩南方言大詞典》福建人民,2006:80。案,原文詞條均用IPA標音)

■ 事實上:

台語「大面神」確實是真普遍的「常用詞」,無「方言差」,包括連讀變調。

簡單講,「大面神」著是咧揯體 (king1 thue2 / the2) 人未見笑、激皮皮 (phi5) 飵補脾。

我細漢有一寡蹛箸安西街、歸綏街、「月內風」彼箍圍仔 (案,geh8 lai7 hong1,古早阮 tsia5 的大人對「民生西路」的戲稱,kau3 阮這沿兮有的著講做みそしる「味噌汁 mi33 soo44 sih44 luh32」,國語「民生西路」的諧音。) 的囡仔伴,攏流傳講江山樓邊仔的「暗間仔」有服祀「大面神」;講「大面神」著是「天蓬大元帥豬八戒」。聽講今仔特種行業,猶有這款拜「大面神」,祈求生理興隆的舊例。啊知有影無,橫直無才調探聽,罔記。

我欲講是阮自細漢,著知「大面神」這句話詞。

頂月日二三 (li7 saN1,二十三日),三立台灣台重播「鳥來伯與十三姨」。演員吳敏做「鳥來仔嬤 (ma2)」,有一句口白,咧罵澎恰恰佮安迪 (分飾吳敏的後生、孫),講 in1 兩個咧看美女肉感的写真,是「大面神」,意思是講 in1 後生參孫未見笑 (bue7 kien3 siau3),看彼囉「涼兮」的雜誌。

演員吳敏,外省人,拍算有六十左右歲,入演藝界進前,未曉講台語;工作環境的關係,徦尾仔,若較傳統的台灣日常用語、俗諺、俚語,伊攏講了真 le3 tau2 (一般寫做「麗斗」,「麗倒、麗都」等亦有人用,較特殊的是有人讀做「le7 tau2」)。不而過,若是愛怙 (koo7) 讀音講的語詞,著毋是 hiah4 niN7 有把握;當然,一般「台語人」的演員,嘛差不多是這款情形。比如,劇中吳敏咧阿老 (o1 lo2) in1 孫 (黃西田飾),連續兩擺「佩服」,計講做「配服 (phue42 hok44)」。

我的意思是講連「佩服」都講了會 taN5 的外省人,嘛會曉用「大面神」這句話詞。

可能有人會講這是照劇本唸兮,這嘛有道理 (其實在我的了解,吳敏 pat4 「大面神」這句話)。不管如何,今仔日我寫的這篇「反反證」,是對 tsia5 所起致的。

■ 我的看法:

若「大面神」這句話詞,根據辭典寫的,解說的文字雖然有淡薄仔爭差,但計攏離未開「未見笑、厚臉皮」這個意思。

小川尚義:厚顔しい (未見笑彼囉形兮)。(《臺日大辭典》,武陵,1993)
董忠司:大模大樣、厚顏傲慢的樣子。(《台灣閩南語辭典》五南,2001)
楊青矗:厚顏無恥;大模大樣。 (《國台雙語辭典》,敦理,1992)
教育部:厚臉皮。不知羞恥的樣子。 (線頂辭典,《台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

林寶卿氏嘛講:
【厚顏】hòuyán∥〖厚面皮〗kau7 bin7 phe5〖大面神〗tua7 bin7 sin5。
(《普通話閩南方言常用詞典》廈門大學,2007:214。案,原文閩南語用 in1 的拼音方式,有一寡特殊符號電腦介面無法度處哩,我改做TLPA;另外,林氏「厚」字的泉州讀音標做「hoo6」,這有毋著。根據我的了解,應該是讀做「hio6」,周長楫《閩南方言大詞典》,嘛讀「hio6」。)

佫對照周先生家己的講法,這參廈門話「大面神」的用法是 to2 咧無仝 (kang5)?

明明著是 100%「相似度」的「大面神」,啊知周教授哪著佫去揣一個「不四鬼」這個台語話詞,來參「大面神」做對應?周教授毋 pat4 台語,這講會過啦,是講提供這寡材料與伊的人,敢亦未曉兮?

● 講「不四鬼」的人箸台灣佔少數,是個別地方的特殊語詞,in1 計讀「put44 su42 kui42」,無人講做「put44 sir42 kui42」,這是偏漳腔的特色。參絕大部分的地區,若毋是講「put44 su44 kui42」著是講「put44 sir24 kui42」,有真明顯的差異。前者第二字的聲調是陰去聲,後者是上聲,一般是寫做「不死鬼」。

台語的「不四鬼」參「不死鬼」到底 (tau3 ti2) 是兩個無 kang5 的語詞,或者是音腔無 sang5,這我無清楚。

台灣人咧講「不死鬼」,有兮會佫箸後壁加兩字「la7 怪」,變做「不死鬼 la7 怪」。「la7 怪」是啥意思,這我嘛毋別 (m7 pat4)。

不而過會使確定的是,照建輝先的講法,in1 tau1 漳州龍海白水鎮 hia5 是講做「不四鬼(put-sù-kuí)」(「矸轆」),意思是“做儂歹品行,做一寡見笑代,bē見笑;尤其是咧譬相一寡無守本份的老大儂老不修”,參台語的講法共款。這個「不四鬼」是漳州音腔的「特有詞」。

踮台灣有兩個較趣味的現象:

1.「張、羊、薑 ……」參漳州白水營共款讀「tiooN1、iooN5、kiooN1 ……」的台南,用「不四鬼」;「遠、門、軟 ……」佮漳州白水營共款讀「huiN7、muiN5、nuiN2 ……」的宜蘭,煞攏講「不 su44 鬼」。

2-1. 有收「不四鬼」的辭典,無收「不死鬼」;有收「不死鬼」的辭典,著無收「不四鬼」。

2-2 無管收「不四鬼」抑是「不死鬼」的辭典,攏無添注異讀,或者有附記「方言差」。

● 另外,建輝先佫講:

「有聽廈門儂講過“不死鬼(put-sú-kuí)”,意思 kiau 阮厝講的“不四鬼”小可仔無 kāng。“不死鬼”的義項較闊,不但會使講儂“品行無正、老不修”,連行為所致的物件無正常嘛會使講是“不死鬼”(=“毋成樣”。比論講“買買 hit-lō 不死鬼的三用機”。)(「同上,矸轆」)

廈門這個「不死鬼」的用法,參現仔時 (hien7 sir2 si5) 台語的「不死鬼」,意思完全相共 (sio1 / saN1 kang7)。

準講這句語詞若毋是這幾年仔,才按台灣傳過去的:

1. 表示周長楫先生 in1 未曉這個話詞,伊的辭典無收「不四鬼」(漳州特有詞)、「不死鬼」(可能是廈門特有詞)。

2. 所以,除了「大面神」以外,「反反證」佫會使加 (ke1)「不四鬼」敿「不死鬼」。

● 台語有一句參「不死鬼」欲倚欲倚的近義詞,講做「put4 sing5 suan3」,啊知寫做「不成算 (《臺日大辭典》寫的,不過解說若無像介褿全)、不成蒜」、抑是有另外正確的寫法。

例:

囡仔去與 (hoo7) 不成 suan3 去 → (1) 囡仔飼了去與 bai2 材去。(2) 囡仔去與歹 (phai2) 去。

飵老佫毋認老,攏愛去 phaN7 幼齒兮,實在有影足不成 suan3 的。

這箍若看合意 (kah4 i3) 兮,著欲共加減撈 (lo1) ,有夠不成 suan3。

寫徦這囉不成 saun3 字,亦敢摕出來吊?

若嫌傷貴,阿無這堆較不成 suan3 的,照本與汝,欲無 (bo9)?

人若辦桌,伊著愛來「藏滾 (tshang3 kun2)」,誠不成 suan3,計想欲飵無 tin1 兮。

…………

有一句俗語講「蕗蕎 (loo7 gio7) 蔥,不成蒜 (suan3)」。

有了解的先進才勞煩賜教、鬥補充一下。

5 則留言:

RORO 提到...

版主
☆ 都說”lé-táu”不是?我聽過的
請問哪裡人說”lē-táu”,跟”lé-táu”一樣意思?
☆ 一般都用”大面神”
很少用”不死鬼”,因為聽起來有些色色的
☆ 我知道的都用”不死鬼”,有一個基隆的阿丈十足漳腔,也不是說”不四鬼”
☆ 您說
”絕大部分的地區,若毋是講「put44 su44 kui42」著是講「put44 sir24 kui42」”
請問是個人猜想的,還是有稍稍統計或調查過
☆ 我阿舅說小時候也常聽人家說”put-sîng-suàn”,意思也很清楚
不過「藏滾 (tsang2 kun2)」他就不曉得了,雖然可以從上下文多少猜出一些
是不是指白吃白喝丫
謝謝

台灣赫宇 提到...

RORO:

1. 我是根據董忠司的辭典才知影台語有講「le3 tau2」,寫做「麗篤」,董氏佫講有人做「麗斗」。

講實在兮,我嘛有真濟熟似介久的台南朋友,嘛毋 pat4 聽 in1 講過 koh8。

當然嘛有可能參我交談的時,in1 對這款較特殊的用詞刻意避免。

照董先的解說是「形容女人活潑美好」。

2. 若講人未見笑,一般是用「大面神」,汝講了有合實際情況。

3. 基隆怎講我佫無去問人,不過宜蘭是講「不 su44 鬼」。

多謝汝提起這條,我才發覺內文有減寫兩字「宜蘭」。

4. 無啦,是我的經驗,汝網路小查一個嘛知。

5. 哈,我佫發見一個疏失,「藏滾」是借字,講「tshang2 kun2」,毋是「tsang2 kun2」,等咧我做一下改。

「tsang2 kun2」是講參辦桌的人無熟似,阿假做是有受主人邀請的,趁鬧熱人濟,著濫蹛人客內面,著是汝講的「白吃白喝」。

------------------------------------

下面是回覆汝箸「洗衫枋」的留言。

1. 了解,多謝。

2. 我毋知汝咧講啥,等下回欲佫留言的時,才補充講較清楚咧。

3. 汝講的參阮共款,有人 tsiN3 酥酥配燒酒,我毋 pat4 飵過。

普通話、閩南語我無徹,汝問的問題,我無才調應 (in3)。建議汝去揣建輝先較妥當,緊佫正確。

4. 關於欲認別國語的入聲,我 pat4 看見有兩種講法。

其中有一個是箸徐超《中國傳統語言文字學》內面,這本書我無囥箸處 (tshu3) 兮,另工才補與汝。

另外一個,根據陳新雄先生講的:

4.1 凡國語ㄅㄉㄍㄐㄓㄗ六母若讀第二聲,著是古入聲。

4.2 凡國語ㄓㄔㄕㄖ與韻母ㄨㄛ拼合的字,著是古入聲。

4.3 凡國語ㄉㄊㄗㄘㄙ五聲母與韻母ㄚ拼的時,著是古入聲。(「他、打、大」例外)

4.4 凡國語ㄅㄆㄇㄉㄊㄋㄌ與韻母ㄧㄝ拼合,著是古入聲。

4.5 凡國語韻母為ㄩㄝ的,不管聲母是啥,計攏是古入聲。

4.6 凡國語ㄉㄊㄌㄗㄘㄙ與韻母ㄜ拼合的時,著是古入聲。

當然,有一點仔例外,比如講 4.1 的「甭 ㄅㄥˊ」、4.2 的「挼 ㄖㄨㄛˊ」、4.3 的「「他、打、大」。

陳教授提供這寡方法,其實若閒閒,嘛會使摕來做語音變化的參考資料,心適心適。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不四鬼 put sù kuí (TLPA:put4 su3 kui2)
彰化的讀音是 put4 su2 kui2, 似乎[四]不會有 su2 的讀音。
彰化對於[大面神]、[不死鬼]的使用有輕重的分別。
[大面神]就是厚臉皮,喜歡讓人家請客、喜歡和女孩子,好佔別人便宜。但是並不指他做了不對的事。
[不死鬼]就是不知羞恥,通常講偷看女人洗澡、對女孩子輕薄之類的事說法。
因為看到你這部落格,講解得清楚,也用一些我這個凡夫俗子較少讀到的論文與標音方式,所以進來學習,即使發表意見,也像是在提問題,所謂lau2 kui3 gio5 tsing poo 漏氣求進步。
所以有時標音失誤,或發言沒夠水準,也請包涵,還在學習當中。

台灣赫宇 提到...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1. 了解,多謝。

2. 汝講了著,阮亦是共款。

R君嘛講:

「一般都用”大面神”
很少用”不死鬼”,因為聽起來有些色色的」

有影啦,「不死鬼」普通是咧講有「色色的」未見笑。

3. mai3 客氣啦,雖然咱的水準攏無介懸 (kuan5),這毋是重點啦。「水準無介懸」毋是無水準,講正經兮啦,若照咱台灣今仔的實際情形來講,咱算已經未 bai2 啊。

我是想講朋友歸朋友,但是若咧討論代誌,我著有話直講,較無愛轉彎斡角,這點才請多多胞涵。

若無 sio1 棄嫌,竭誠歡迎汝繼續賜教,欲釘 koo2 嘛感恩。

RORO 提到...

版主
☆ 週末我看”用心愛台灣”介紹”豬八戒遊樂園”
主持人是廖峻“欽佩”說”khim-phuè”
跟吳敏一樣“佩”念”phuè”
我聽到的一般都這麼念
難道這位台語一級棒的歐吉桑也不懂?
請問
不然您認為“佩”台語怎念才對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