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9日 星期六

台灣話白的嘛會使講做烏的

■ 棋子 (ki5 li2 / ji2 / gi2) 除了摕來行棋以外,佫會使耍 (sng2) 拍虎 (phah4 hoo2)、暗棋、八馬 (pat4 ma3)、棋子麻雀 (ki5 li2 ba5 tshiok4)、三國的 ……。

行棋的時,棋子的稱法,大概是「帥將 oong5、仕士 sir7 / su7、相象 tshiuN7 / tshiooN7、俥車 kir1 / ki1、傌馬 be2 / ma2、炮包 phau3、兵 ping1、卒 tsut4」,若紅子仔著加一字「紅」,烏子仔著加一字「烏」,比如講「紅仕、烏士」。

猶有其他的叫法,「帥將」會使講「紅君、烏君、紅將 (ang1 tsiong3)、烏將 (oo1 tsiong3)、紅王、烏王」,「俥車」本來有人讀 ku1,不過「紅俥、烏車」罕咧聽人講「紅 ku1、烏 ku1」,「包」有講「烏包 (oo1 pau1)」,「炮」無講「紅 pau1」,紅兵會用兮講「紅卒」,「烏卒」無人講「烏兵」。

若耍其他的 i7 / si7 法,「帥將」有人講「紅摃 (ang5 kong3)、烏摃 (oo1 kong3)」,「仕士」較五仁的會講「紅是仔 (ang1 si7 a2)、烏是仔 (oo1 si7 a2)」,「烏卒」有人講「烏寽仔 (oo1 lut4 a2)」。

行棋的時陣,「君」就是「王」,代表上大、未使死的。欲飵人的「帥將」,著先喝 (huah4) 「君」提醒對方,與對方箸下一步想辦法解破 (參行直的無同,直的是隨喝隨飵子),這個「君」有人講寫做「軍」才著 (tsiah4 tioh8),罔聽罔聽。

四色牌嘛是參行棋差不多的講法,四色牌有黃、紅、青 (green)、白四色,黃、紅兩色是棋子紅的彼朋,青、白是屬烏的。不過未使 kan1 na7 講紅啥麼、烏啥麼,愛改做講黃啥麼、紅啥麼、青啥麼、白啥麼,像黃君、紅相 (ang5 tshiuN7),青車、白卒。

較特殊的是白的嘛會使講烏的,像烏王、烏包 (oo1 phau3)、烏卒 …… 著是白君、白包 (peh8 phau3)、白卒 ……。

古早有未少台灣俗語,是參四色牌博戲的用語有關係的,像「釘孤支」、「繳 (kiau2) 豬犁牌屎」、「十胡菜湯」、「拍一支與汝 kau3」、「拍一支紅君與我 lap4 頭」、「無君無分 (hun1)」、「掀王掀 kah4 kau3」、「掀王掀 ah4 驚」、「牌仔屎」、「清胡毋見君」、「起手等,餓徦 san2」、「翕胡等手氣」……。

■ 附記:

這篇是我2007年10月收箸我舊的 bolg,當時有一部分我寫無著,是毋敢確定的關係。三、四月日前,我去國軍松山病院,代誌創閒想講欲先去「田季發爺」治枵,出病院的大門,拄聽著兩個箸健康路咧排班的計程車司機咧會十胡仔的代誌,我著倚去請教 in9。

頂篇「周長楫教授語錄簡評023---奧屎」上尾仔的「外來語的新品種」,拄好有提起「釘孤支」;我著改改咧,重收錄。

● 釘孤支:

四色牌有幾仔種耍 (sng2) 法,較普遍的是「十胡」佮「三分仔 (saN1 hun1 a2)」,「三分仔」用半副牌,著是黃色濫青兮,阿紅色兮濫白兮。上濟 puah8 五骹,「十胡」會使翕胡,「三分仔」未使兮。

簡單講:

1.「十胡」,「王」一支算一胡,「君士象」一坎 (kham2) 三支兩胡,「車馬砲」一坎三支一胡,對一對三支一胡。手內三支 kang5 款的牌支三支三胡,「開 (khai1)」(像「麻雀」的「槓 (kang3)」) 有人講「開 tsiau1、suat4 tsiau1」四支六胡,手內有四支 kang5 款兮,算八胡,這攏計愛 kang5 色兮。

「王」會使開、會使用 kang5 色的「士象」飵,號做「lap4 王頭」,未使對。

「兵、卒」同色的會使對 (三支一胡)、開 (四支六胡)、飵孤支 (兩支無算胡)。兩支抑三支無 kang5 色的會使飵另外無同色的「兵、卒」,「三色卒」三支三胡,若「四色卒」四支四胡。

十胡以上著會使 kau3。

2.「三分仔」,對、飵,計算「一分」,「王」孤支無算分,會使對,算一分,有三分著會使 kau3。

毋管 to2 一種 puah8 法,基本上若有夠「胡」、「分」著會使等 kau3。條件是欲等 kau3 的時,手內的牌仔未使有散 (suaN3) 支。散支著是無鬥搭 (tah4) 的孤支抑是「叉仔 (tshe1 a2,比如講「車馬、車包、馬包)」,「王」無算散支。準若有夠「胡」、「分」,偆 (tsun1) 一支,會使「等孤支」,參「麻雀」咧聽「單吊 (tan1 tiau3)」意思差不多。所以若有夠「胡」、「分」的時,著緊飵孤支,一般講「有飵有離支」,飵一拍一,等於一擺著清兩支孤支。

「飵孤支」較少人講,大部分計講「釘孤支」,這是一支飵一支,尾仔煞衍伸做咧講「兩個人的對決」。

古早若一對一咧拼 (piaN3),攏講「孤對釘」、「孤對削 (siah4)」、「孤對刣 (thai5)」……。毋即 (m7 tsiah4) 若繳骹攏是家己的人,in1 著講是「家己刣趁腹內」。

● 暗砍:

拄即講「十胡」的「開」,著是「麻雀」的「槓」,若手內有四支,「十胡」號做「暗八」(算八胡),「麻雀」號做「暗槓」,愛補子 (li2)。

「暗八 (am3 pueh4)」、「暗槓」攏是無 hong5 知的手內子 (li2),尾仔若有人私下藏 (tshang3) 物件,著講是「暗槓」;這個衍伸義是新近才有的。毋知啥麼時陣,「暗 kham3」煞蓋過「暗槓」(「暗 kham3」箸部分的地區,著強欲變死語啊,煞傍「暗槓」的福氣,變做常用語),「暗槓」顛倒較少人咧用。

「暗槓」有人寫做「暗降」,「暗 kham3」有人寫做「暗崁、暗勘 ……」;台灣國語無合口韻尾 -m,著講做「暗砍 (an42 khan11)」。

人安呢講,我安呢記,拍算未講傷過外離經。

■ 補充:

寫這寡有影誠 (tsiah5) thiam2 頭,教我的人,會曉用是會曉用,欲叫 in1 解說這寡話的含意,老歲仔人著無咧講究 hiah4 濟。
另外一項,欲用台語做完全的表達,我猶無彼囉功力,半桶著是半桶。古早人講了真著,「無錢、無力、毋別 (pat4) 字這三項,攏未 hau1 siau5 咧」,無法度啦。

我寫好了後有佫讀一擺與 in1 聽,加減亦有改一寡仔,不過 in1 計講大理概著好啦。

看無兮、有意見兮,逐個摕出來問、討論;我本來著拍算欲繼續佫請教人,有走精、抑是表達了無清楚的所在,嘛會一直補正。其實,有兮我家己嘛猶捎無啥有,哈!

釘孤支
一支飵一支,引申做 puah8 兩骹繳,一對一咧輸贏。

繳豬犁牌屎
去與別骹 kau3 去啊,佫咧反 (ping2) 猶未掀的牌仔 thong7,看伊欲愛的牌支猶佫有無 (bo9)、佫外久才掀會著;抑是蹛 hia5 咧 hiau1 人拍出去、掀無愛 tih8 的牌仔。比喻代誌著結束未當 (tang3) 補救啊,事後佫咧做一寡無意義的動作。

十胡菜湯
無論好、歹手,都攏無愛翕胡,muaN2 muaN2 媵 (thin7)。意思是講四兩箢無除咧,著逐項欲、逐項好。

拍一支與汝 kau3
嘛會使講「拍一支與我 / 伊 / 人 kau3」,拍 (出) 牌的人認為別骹咧等啊 (tan2 a9,「麻雀」亦有講「聽」),準備欲拍的是生牌 (tshiN1 pai5),但是佫想欲參伊拼看 maiN7 咧,著會向對方講「拍一支與汝 kau3」。生活上咧用這句話,一般計是欲拜託、麻煩人的時,先唸的套頭;像講穑頭做無完,愛有人收尾,欲揣一個較好參詳、抑是都合會拄好的同事加班,著會先講這句話。

拍一支紅君與我 lap4 頭
嘛會使講「拍一支紅君與汝 / 伊 / 人 lap4 頭」,參頂頭彼句的意思差不多,不過,「十胡、三分仔」的規則,是未使拍「君」,拍「君」與人lap4 頭是無可能發生的。這是比喻有人做出與對方料想未 kau3 的言、行,要求對方、或者將代誌 sak4 蹛對方的身上,與對方感覺真為難。

無君無分
是「無君無分 (hun1) 佫重分 (ting5 pun1)」的省略,這是講起手 giah8 的牌支內底,無半支「王」,亦無鬥搭、鬥坎的「分、胡」,若品無「翕胡」(十胡仔) 的時,著佫重分牌。比喻天無絕人之路,箸上 bai2 的情況,嘛猶有機會。

掀王掀徦 kau3
「王」箸「十胡」算一胡,掀著「王」佫會使離一支「孤支」,準若是「khut8 手」,無通 (bo5 thang1) 飵、拍,但是一直掀「王」,「胡」著一直增加,「孤支」亦一直減少,尾仔煞 kau3。比喻運氣誠 (tsiaN5) 好。

掀王掀 ah4 驚
這情形真濟款,舉一個例,準有人著五胡便,手內偆「車馬、青白卒」,連續掀兩支「王」拍「車、馬」,變七胡等「三色卒」鬥「十胡」,假使佫去掀著「王」,著愛拆「卒仔叉」,變做八胡佫一支「孤支」,一方面是驚拍出去的牌 hong5 kau3 去,一方面是有等變無等;是咧講福無雙至。

牌仔屎
就是去與人 kau3 去了後,佫猶未掀完的牌仔 thong7、人拍出去、掀無愛 tih8 無路用的牌仔。比喻無路用的人,參罵人「訹仔 (sut8 a2)」差不多意思。聽講有人訛做「pat4 仔 (guava) 屎」,用久煞變自然;參「不仔票」(古早支票退票講「支票不渡」,「不渡」是日語「不渡り」,後來講 lam2 骹的支票著講「不仔票」) 訛做「pat4 仔票」共款。

清胡毋見君
「清胡」有人講「天胡」,著是有九胡以上,手內佫無「孤支」,若掀著「王」著 kau3 啊,準別骹掀著,頂骹無人 kau3,共款會使 giah8 來 kau3,算講贏面足大兮,但是偏偏著無人掀「王」。比喻萬是俱備,著是無東風。

起手等,餓徦 san2
起手著等牌,結局煞無 kau3。台灣國語講:「小時候胖不算胖、小時了了」。

翕胡等手氣
「翕胡」著是宣布彼斣放棄,一般是分的牌無好 (講「歹 / bai2 手」),贏的機會無大;佫一種是「繳氣 (kiau2 khui3)」bai2,「繳氣」有的講「氣口 (khui3 khau2)」,「手氣 (tshiu2 khi3)」較少人用,著先歇睏一半擺仔,看會轉 (tng2) 過未 (bue9)。意思是候時機、mai2 鐵齒。

另外,佫加一條今仔日才聽人講的:

繳棍不如繳字運 (kiau2 kun3 put4 li5 kiau2 li7 un7),這句較簡單,表示人算不如天算。
(2009,09,25 補充)

4 則留言:

Voyu Taokara Lâu 提到...

Tse 資料真寶貴,真濟攏頭一擺聽,多謝分享!

台灣赫宇 提到...

Voyu Taokara Lâu:

歡迎。

免客氣啦,對真濟人來講,這寡計是 common sense,我加減仔問加減仔收集,請多多指教。

RORO 提到...

☆ 不懂那些台灣俗語在說什麼,可以解釋解釋不
在「奧屎」有回應

台灣赫宇 提到...

RORO:

哇,汝這有影「拍一支紅君與我 lap4 頭」。

這我愛佫想一下才寫有路,因為教我的彼寡人,kan1 naN7 會曉用。拄 tsiah4 問 kui1 晡久,看是什麼意思、代表什麼,in1 嘛講未清楚。

我頭殼小可整理一下,過兩公仔寫若好會囥蹛本文的後壁做「補充」。

失禮失禮。

會曉的朋友,敢會使小鬥相共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