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日 星期一

讀《台語常用詞正音》1 - 彈劾

■ 話頭

8 則留言:

RORO 提到...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RORO 提到...

☆ 對巫義淵先生的這些評介的目的,您說的很清楚:主要的是 ── 想欲講「別款的讀法」敢的確著無正確?當然,亦有一點仔其他的附帶的看法,不過,這是家己寫暢看爽的,無外重要。
那麼,在周長楫教授語錄簡評001的前言,您說:周教授對「台灣話」這方面的功課,確實亦做了無偌好。我著就我所瞭解的,加少寫一寡,逐個罔做 gi7 liuN7。您的意思是對周氏的簡評,就是只是在證明「他這方面的功課,確實亦做了無偌好」、打發時間嗎?從這幾篇(001-008)簡評以及你說要陸續發表的議題(006)看來,顯然不是這樣。因為這裡頭,您想談論的好像已經超出台灣語文的範圍。
是不是準備將您所了解的:周長楫教授,對與「台灣話這方面」相關「無正確」的認知,都要一一說出來?
如果是(我覺得應該是),這就不會是好玩而已,這麼做是為什麼呢?我想不懂,可以解解惑不?

台灣赫宇 提到...

RORO:

1.實際上著是咧做 gi7 niuN7 的。
像最近較無閒,我著未想著欲寫物件,毋是有關周氏語錄的評介,其他的亦攏相 sang5。

2.寫文章除了咧度時間,當然嘛有其他的附帶效果。不過,這是次要的。

我講的「次要的」著是「毋是我的初衷佮目的,有嘛好,無嘛好,好的嘛愛接受,歹的嘛愛接受」;著像我咧寫巫義淵先生大作的注骹同款。

3.有啥麼附帶效果,下回我才參汝研究,我欲去補眠 ah8,歹勢。

お休みなさい。

寶貝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台灣赫宇 提到...

寶貝:

1.一點仔iah4未費氣,好處多多。

頭一遍快讀,先了解這本書的大意參特色著好。
若認為較襸的部分,用鉛筆拍一個鉤仔做記認,畫線嘛會使的。

第二擺愛詳細讀,拄著有做記號的所在,著佫特別斟酌。有心得著 sin7 sua3 做添注。

做添注會使刺激思考、強迫我去揣資料、增強記憶。

以上是我的習慣,汝罔參考。

2.字典是工具書,基本上我是摕來做輔助用的。
不過,拄著較趣味的,我別憑頭仔一頁一頁勻勻仔看,當然有寫筆記。
不過看差不多3%,著開始跳咧看啊。
有兩個原因,(A)無耐心,(B)3%大概是50頁左右,著寫三四十條的添注,今仔猶無遐濟時間。

3.林先的文章做汝轉,但是著照網路習慣參規矩,每一篇攏愛注明出處,這是以前伊揢我講的。不過上好是先敿伊照會一下。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一切經音義》卷88:「勘劾(下音『恒得反』,推劾也。顧野王云:『案獄相告證之辭也。』」(CBETA, T54, no. 2128, p. 869, c7)所以,「劾」字讀如「核」字(hut8)較無文證,仍然應以『恒得反』hik4 為「正讀」。

台灣赫宇 提到...

1.「恒得反」台語讀「hik4」?

我講一個與汝參考咧,基本上,反切的頂字 (聲母),台灣國語讀第二聲 (陽平)、台語讀第五聲 (陽平),聲母是全濁聲母。反切的字,台語絕對是讀陽聲調。所以「恒得反」是讀陽入 hik8 (「恒」是匣母,匣是濁母)。台語無陽上,大部分計做陽去聲。

注意 oo5,我講的是台灣的國語,是「友誼」讀 ㄧㄡˇ ㄧˊ,毋是讀 ㄧㄡˇ ㄧˋ;「寂寞」讀 ㄐㄧˊ ㄇㄛˋ,毋是讀ㄐㄧˋ ㄇㄛˋ 這款的。
因為北京話的去聲無分陰陽,參台語的聲調欲對應較費氣一屑仔。

2. 我的了解,其實慧琳的時代,聲調並無分陰陽,有的學者講平聲有分化的跡象。

3. 慧琳《一切經音義》是採用秦音《韻英》,是唐朝北方的關中音,揢《切韻》稱做吳音。

《一切經音義》的唇音已經開始分化做重唇、輕唇,(周法高有一篇論文,箸中研院史語所集刊,號做《玄應反切考》,等頭就有講著),這分明著「北雜夷虜」,千外年後的台語猶無輕唇音。

4. 我真反對「正讀」這個名詞,從古徦今有外濟字書、文獻?

比如講,《一切經音義》是代表某一個年代的某一個地域的方音,咱敢會使確定伊著是台語的源頭?敢無比伊佫較早的字書或者是文獻?像講《說文》、《玉篇》、《經典釋文》、《史記》三家注的音義 ......等等。咱哪會使講 to2 一本書的音才是標準的台語「正讀」?

讀音有根據的,就是「著」;無根據的,就是「毋著」。漢字有外濟異讀、通假?未使講 to2 一本古冊的音義才是正範的。

5. 我的看法:古籍攏有真大的參考價值,但資料欲引用,嘛加減仔愛佫過篩過較好。
當然,基礎的音韻知識 (ti3 sik4) 嘛愛小具備一絲仔。

khoguan 提到...

先生汝好。
在我土想,抽象義、文言詞、書面語「彈劾」个彈,唸白話音無合式,該當唸文言音 tan5-hik8。另外,劾會唸做hut8,是佮「核」个白話音糊混去,無thang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