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5日 星期六

講 ka1 lo2 (10)

昨方(tsang5,十月初九,禮拜)清華先電話講規點鐘,先兮講伊無贊成與無適用的用字「自然淘汰」。


伊認為照今仔的範勢看khiai9,有能力分辨有適用 *無的人,是「寡」毋是「眾」;阿有能力的人嘛無定著願意去認真思考別款的意見,因為in1顧宣揚家己論說著無足無閒阿,欲佗生彼囉美國時間來想參in1sang5的講法?徦路尾變「從寡」不「從眾」亦無一定,叫我免傷期待啦。當然,我無伊hah4悲觀。


拍算有啉 *淡薄的款,伊愈講愈激動,佫舉幾仔個台語常用詞做例。其中一個例是國語「癩蝦蟆」,台語「螿蠩」、「蟑蠩」、「蟑蜍」、「螿蜍」……計有人寫,專家嘛未去探討佗一字較合用。話,伊安呢講,我無認同。所以這篇毋是交代參清華先討論的結果、佮咸伊開講的細節;我想講記一寡參「癩蝦蟆」這個語詞,箸咱台語用字相關的代誌。


「癩蝦蟆」書面語是「蟾蜍」,進前略仔有口語化,現仔時無啥人咧講 *啊。這個語詞小川尚義《台日大辭典》安呢寫:

1. 螿蠩,讀做tsiuN1 tsu5tsiuN1 tsi5tsiuN1 tsir5tsong1 tsu5

2. 蟾蜍,siam5 su5


先講讀音,小川氏的「tsong1 tsu5」毋知根據啥,可能在早有人安呢講,阿減采是in1用音切家己推 *出來兮,嘛無的確。伊揢頂字「螿」標做陰平聲,敿咱教育部《台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寫的讀音共款:

鹿港偏泉腔 螿蜍 tsiunn-tsîr

三峽偏泉腔 螿蜍 tsiunn-tsîr, 蟾蜍 siâm-sîr

臺北偏泉腔 螿蜍 tsiunn-tsû

宜蘭偏漳腔 螿蜍 tsiunn-tsî

臺南混合腔 螿蜍 tsionn-tsû

高雄混合腔 螿蜍 tsiunn-tsî

金門偏泉腔 螿蜍 tsiunn-tsîr

馬公偏泉腔 螿蜍 tsiunn-tsû

新竹偏泉腔 螿蜍 tsiunn-tsîr; tsiunn-tsî

臺中偏漳腔 螿蜍 tsiunn-tsî


這著有問題嘍!在阮所知,tsia5上少有兩個所在的講法咸事實有出入,台北市內偏泉腔是講tsiuN5 tsu5,新竹市內偏泉腔是講tsiuN5 tsi5(清華先世居大浪pong7,箸新竹讀四年冊;我箸hia5讀冊的時間,比伊佫較久的久);我講的是在地人、無透濫的在地口音。


因為計想講頭字是陰平,所以用「螿」、用「蟑」,「螿、蟑」絕大部分地區的人一般嘛話音會使講tsiuN1,台南腔佫拄會使讀做tsiooN1,所以著認為字音有對同。毋koh8,敿頭字「tsiuN」連讀變低平調的所在著未合嘍。這句語詞頭一字的用字,應該是讀陽平的字才合理。


台南參今仔的漳州略仔共款,普通計講tsiooN33 tsu24/tsi24,音是攏著啦;但因為漳、廈音連讀了後,前字分未出是陰平抑陽平,致使一寡陽平的字煞誤解做陰平的字。比如:ang5架桌寫做尫架桌、ham5眠寫做酣眠、ien5 tau5寫嫣頭,阿uan5 kong1門有人pat4揢我諍講愛寫做彎拱門,逐個計嘛有一說。


tsiuN5/tsiooN5 tsi5嘛相sang5,其實,上少箸兩百外年前,漳州猶是講tsiooN5 tsi5

《彙集雅俗通十五音),伊姜母曾字頭上平聲有收「螿」讀tsiang1,但這是指「小蟬」,毋是「螿蜍」。「螿蜍」箸十五音寫做「螿蝫/蠩」,分別收箸薑母曾字頭下平聲,居母曾字頭下平聲,讀做tsiooN5 tsi5,是其證。


根據古早的韻書,「螿」是陰平調,台語會使讀tsiuN1tsiooN1,蟬嘛算蟲類,不而過毋是蟾蜍,音調、字義計攏無合。基本上準若揣無本字,用字應該嘛是摕陽平調的字,可能會較好,上無「本調」未去與流失 *──雖然我認為講「tsiuN1蜍、tsiuN5蜍」計攏著,阿毋koh8辭典的名既然掛一個「台語」抑「台灣」,各地嘛攏小照顧 *一下較好(這點教育部《台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有咧做,雖然猶有進步的空間,但是絕對值得肯定),個人土想兮啦。像吳守禮先生講「蟾蜍」,台灣俗稱tsiuN1 tsi5/tsiooN1 tsu5,俗用字「蟑蠩」。(《國台對照活用辭典》遠流,民891844),這未免太主觀、毫無根據,我安呢講未傷過分;清華先講這是自以為是、混淆視聽、貽誤讀者。唉!


阮理解的範圍,台語發tsiuN5/tsiooN5的字誠少,而且亦無合適:

黃謙《彙音妙悟》箱母爭音陽平無收字。

謝秀嵐《彙集雅俗通十五音》乾若(kan1 naN7)一字「螿」*字。

甘為霖《廈門音新字典》收一字「裳」,衫褲的意思。

小川尚義《台日大辭典》敿《廈門音新字典》共款,收一字「裳」。

林金鈔《閩南語研究‧字彙》無收這音。

台灣教育部《台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無收這音。

黃晉波《當代泉州音字彙敿《廈門音新字典》共款,收一字「裳」。

楊青矗《國台語雙語辭典》敿《廈門音新字典》共款,收一字「裳」。

董忠司《台灣閩南語辭典》敿《廈門音新字典》共款,收一字「裳」。

陳修《台灣話大詞典》無這音。

周長楫《閩南方言大詞典》我揣無這音。

林寶卿《普通話閩南方言常用詞典》參《廈門音新字典》共款,收一字「裳」。


上頭仔清華先認為用「螿」有影足免強,毋kuh8嘛是姑不將,無法度的度啦;不而過伊尾仔,同意我的看法,用「蟾」*字可能會較理想。


「蟾」《廣韻》有職廉、視占兩個音切,中古漢語分屬章、禪兩紐、計是鹽韻平聲開三字。職廉切讀同韻字有「詹、瞻」等,讀做tsiam1,漢藥材有一味「蟾酥」,一般講tsiam1 soo1;有部分藥材界的老先兮嘛讀siam5酥,阿蟾蜍嘛讀做siam5 su5/sir5。蟾讀做siam5參禪鈕的視占切有合對應規律。中古漢語禪紐台語除了會當發s-(像,禪宗的禪、日常的常),嘛會使發ts-(像,上京的上、石頭的石),禪是濁母、占是平聲 ,所以若欲讀tsiuN5,聲、調攏OK。爭差兮是韻的部分,中古漢語的鹽韻,咱若(naN2)無講-iuN/-iooN的字例。


我有兩個想法:


箸《呂氏春秋‧知度》有講趙襄子與任登做中牟令,任登揢趙襄子講:「中牟有士曰膽、胥己,請見之。」畢沅講:「《韓非》作『中章、胥己』,是二人。」王念孫講:「『膽』疑『瞻』誤。瞻、章聲近而通,上又脫『中』字耳。《大雅‧桑柔篇》『民之所瞻』與相、臧、腸、狂為韻,是瞻可讀為章也。(引自:許維遹撰、梁運華整理《呂氏春秋集釋》北京中華,2010457-458)我欲講的是「章」台語講tsiuN1tsiooN1,「瞻」是章紐,照王念孫的見解,咱嘛會使讀做tsiuN1tsiooN1。箸《廣韻》瞻、蟾計是「下平二十四鹽」的同韻字,章紐、禪紐咱攏有發讀ts-,禪是濁母,若安呢蟾 *字台語發tsiuN5tsiooN5嘛未講傷離譜啦hooNh9?此其一。


毋是今仔的台語,古漢語「蟾蜍」的寫法共款亦是真濟種,阿用「蟾諸」兮算嘛真普遍。我引用蔣天樞《釋〈邶風〉「日居月諸」》寫的:

月諸者,意謂月中有蟾諸。《爾雅‧釋魚》「鼁��,蟾諸。」郭注「似蝦蟆,居陸地。」

《月令疏》引李巡:「蟾諸,蝦䗫也。」

《說文》:「䗇鼀,詹諸以脰鳴者。从虫匊聲。」

《爾雅》《釋文》:「蠩,音諸。本作諸。」

《爾雅》作蟾蠩,作蟾諸,蟾與蠩後起字也。後世通作蟾蜍,其實一也。

《禮記內則》有桃諸梅諸,鄭注:「乾桃乾梅皆曰諸。」《釋名‧釋飲食》:「諸,儲也。藏以為儲,待給冬月用也。」是諸有儲之讀音,詹諸之諸亦當讀如儲,與蜍同也。

(《中國古典文學叢考》復旦大學,19853)


「諸」咱今仔計讀陰平調,但是參陽平調的「儲」古通,減采古早有影聲調不分陰陽嘛無的確;若安呢,管伊是職廉切抑視占切,「蟾」欲讀陰平抑陽平,敢是嘛無問題?此其二。


頂頭這兩點的假設,我家己嘛無介堅持,咸「自信」無治代;這是咧開講拄撞 *著,順手罔想罔寫的。有無sang5的意見欲補正,我歡迎;欲[扌禿]臭嘛免細膩,不過上好是小繵(tan7)一下仔理由 *咧。


後記:

寫好過轉工,緊mail與一寡閩南講泉腔的網友,問in1這個語詞是怎講的。徦taN1乾若會使確定同安城關、惠安講tsiuN1 sir5,其他兮猶攏猶無接著回批。我想講先發文,buai24佫等啊,準有新事例,若必要,我會補充。

2 則留言:

Ethan See 提到...

蟑蜍,阮(晉江龍湖,靠近石獅)是讀做 tsiunn1-tsi5.即个音是按《闽南方言大词典》敿《當代泉州音字彙》所標的府城音 tsiunn1-tsir5 推過來亓,我個人實際是讀做 tsiunn1-tsih4, 毋過無確定敿我仝腔口亓儂是毋是亦是按呢讀.

又,泉州城東(洛江區城東鎮,原屬泉州鯉城)講 kau5-pheh8 無講「蟑蜍」.

Ethan See 提到...

原籍惠安的廈門儂DiamondPoem Sng說「惠安 厚皮(kau6-phe5/pheh8) 犹有 蟑蜍 的意思」我5敿6的變調袂曉分,汝罔參考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