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9日 星期六

觸讋說趙太后

趙太后新用事,秦急攻之。
tio7-thai3-hio7 sin1-iong7-sir7, tsin5 kip4-kong1 tsi9.

西元前265年,趙國惠文王過身,in1 囝孝成王繼位;因為猶細漢,著由趙太后掌政。無外久,秦國派兵強侵趙國連拔三城。

趙氏求救於齊。
tio7-si3 kiu5-kiu3-ir1-tse5.

趙國向齊國討救兵。

齊曰:「必以長安君為質,兵乃出。」
tse5 uat9:“pit4-i2-tiong5-an1-kun1 ui5-tsit4, ping1 naiN2-tshut4.”

齊國表示,講一定愛用趙太后的細囝長安君抵押做人質,來保證趙國會照締盟的約束,才欲出兵。
(案,「人質、質押」的「質」本來讀 tsi3,tsit4 是俗讀。)

太后不肯,大臣強諫。
thai3-hio7 put4-khing2, tai7-sin5 kiong5-kan3.

趙太后毋肯,眾大臣極力進言。

太后明謂左右:「有復言令長安君為質者,老婦必唾其面。」
thai3-hio7 bing5-ui7-tsoo2-iu7:“iu2-hok8-gien5 ling7-tiong5-an1-kun1 ui5-tsit4 tsia9, nooN2-hu7 pit4-thoo3-ki5-bien7.”

趙太后著對彼寡左右仔拆白講:「若有人佫再提講欲叫長安君去做人質 -的,老身兮絕對會揢瀾呸 (啡) 咧伊的面兮。」

左師觸讋 (龍言) 願見太后,太后盛氣而揖 (胥) 之。
(案,《史記‧趙世家》做「觸讋」,「讋」讀 tsiap4。1973長沙馬王堆出土帛書《戰國策》做「觸龍」。「揖」,《史記》、帛書做「胥」,王念孫謂「揖」是「胥」的訛字。)
tsoo2-sir1 tshiok4-liong5 gien5 guan7-kien3-thai3-hio7, thai3-hio7 sing7-khi3 li5-sir1-tsi9.

當眾人束手無策的時,左師觸龍求見太后;太后早著知影觸龍的來意,當然嘛未爽,著氣怫怫 (khi3 phut4 phut4) 箸咧張等 (tng1 tan2) -伊,按算欲與觸龍一頓仔粗飽 -咧。

入而徐趨,至而自謝曰:
lip8-li5-sir5-tshu1, tsi3-li5-tsir7-sia7 uat9:

上殿的時,觸龍著激一個未輸真趕緊彼囉形兮,但又佫寬寬仔行 kau3 太后的面頭前謝罪講 (kong5):

「老臣病足,曾不能疾走,不得見久矣,竊自恕,而恐太后玉體之有所郄也,故願望見太后。」
“nooN2-sin5 ping7-tsiok4, tsing5-put4-ling5 kip4-tso2, put4-tik4-kien3 kiu2-i9, tshiap4 tsir3-sir2, li5-khiong2-thai3-hio7 giok8-the2 tsi1-ui2-soo2-khik4-ia9. koo3 guan7-bong7-kien3-thai3-hio7.”

「老臣骹毋好,阿人著無爽箸咧,行,都行未緊。誠久 (tsiaN5 ku2) 無來拜見太后汝 -啊,我是揣有理由通原諒家己 -啦。嘛過 (mah4 koh8) 掛意太后的玉體有康健 -無,所以希望來揢太后探安一下 koh8。」

太后曰:「老婦恃輦而行。」
thai3-hio7 uat4:“nooN2-hu4 si7-lien2 li5-hing5.”

太后講:「老身兮靠車咧代步行徙。」

曰:「日食飲得無衰乎?」
uat4: “lit8 sit8-im2 tik4-bu5-sue1 hoo9?”

觸龍講:「阿日常的胃口應該未徦外 bai2 hooN7?」

曰:「恃粥耳。」
uat4: “si7-tsiok4 niN2.”


太后:「嘛是加減仔飵一屑仔糜若爾 (naN7 niaN7)。」

曰:「老臣今者殊不欲食,乃自強步,日三四里,少益耆食,和 (知) 於身。」
(案,帛書做「智於身」,「智」通「知」。《方言》:「知,愈也,南楚病愈者謂之知。」「知於身」是講對身體有幫助。台語講與先生看了有較好,抑是藥仔飵了有效,嘛講「知 (tsai1)」;敢是同一個詞源,我未曉。)
uat4: “nooN2-sin5 kim1-tsia9 su5-put4-iok8-sit8, naiN2 tsir7-kiong5-poo7, lit8 sam1-sir3-li2, siau3-ik4-ki5-sit8, ti1-ir1-sin1.”

觸龍:「近來老臣的食慾誠 bai2,但亦免強家己,一工愛行三四里遠的路,安呢著小可仔會較愛飵物件,身體加真好。」

太后曰:「老婦不能。」太后之色少解。
thai3-hio7 uat4: “nooN2-hu7 put4-ling5.” tai3-hio7 tsi1-sik4 siau2-kai2.

太后講:「這喔,老身無才調。」阿面腔 (tshiuN1) 著較回啊 (khah4 he5 a7),無像拄頭仔 hah4 歹看。

左師公曰:「老臣賤息舒祺,最少,不肖;而臣衰,竊愛憐之,願令得補黑衣之數,以衛王宮。沒死以聞。」
tsoo2-sir1-kong1 uat4: “nooN2-sin5 tsien3-sik4 soo1-ki5. tsue3-siau3. put4-siau3; li5-sin5-sue1, tshiap4 ai3-lien5 tsi9, guan7-ling7-tik4-poo2-hik4-i1 tsi1-soo3, i2-ue7-ong5-kiong1. but8-sir2-i2-bun5. ”

觸龍講:「太后,小犬舒祺,是不成器的煞尾仔囝;taN1 我都已經老啊,但總亦一直咧痛惜伊。因此冒著死罪,稟告太后汝,想講箸黑衣侍衛內面,伊若有一個缺,嘛會當 (tang3) 為保衛王宮出寡力。」

太后曰:「敬諾!年幾何矣?」
thai3-hio7 uat4: “king3-lok8. lien ki2-hoo5 i9. ”

太后答應伊講:「hoo9,好!阿外大漢啊?」

對曰:「十五歲矣。雖少,願及未填溝壑而託之。」
tui3-uat4: ”sip8-ngooN2-sue3 i7. sue1-siau3, guan7-kip4-bi7-thiam5-gio1-hok4 li5-thok4 tsi9. ”

觸龍應太后:「十五啊。雖然猶少歲,我希望趁箸 ia2 未死進前,揢託付與汝。」

太后曰:「丈夫亦愛憐其少子乎?」
thai3-hio7 uat9: ”tiong7-hu1 ik4-ai3-ki5-siau3-tsir2 hoo9? ”

太后講:「阿丈夫人 (ta1 poo1 lang5) 亦痛細囝 -乎 (oo9)?」

對曰:「甚於婦人。」
tui3-uat8: ”sin7-ir1-hu7-lin5. ”

觸龍講:「比 tsa1 boo2 人痛去佫較功夫。」

太后笑曰:「婦人異甚!」
thai3-hio7 tshiau3-uat8: ”hu7-lin5 i7-sin7. ”

太后煞愛笑,講:「哈,做老母 -兮,對細囝攏計嘛痛命命,惜去特別厲害。」

對曰:「老臣竊以為媼之愛燕后,賢於長安君。」
tui3-uat8: ”nooN2-sin5 tshiap4-i2-ui5-o2-tsi1-ai3-ien3-hio7, hien5-ir1-tiong5-an1-kun1. ”

觸龍講:「我個人認為太后對待恁 tsa1 boo2 囝燕后,較痛惜過長安君。」

曰:「君過矣!不若長安君之甚。」
uat9: ”kun1 koo3-i9. put4-liok8-tiong5-an1-kun1 tsi1-sin7.”

太后講:「汝毋著 -啊 -啦!我對燕后的痛惜,遠不如像對長安君安呢。」

左師公曰:「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媼之送燕后也,持其踵為之泣,念悲其遠也,亦哀之矣。已行,非弗思也,祭祀必祝之,祝曰:『必勿使反!』豈非計久長,有子孫相繼為王也哉?」
tsoo2-sir1-kong1 uat9: ”hu7-bio2 tsi1-ai3-tsir2, tsik4 ui7-tsi9 ke3-tshim1-uan2. o2-tsi1-song3-ien3-hio7-ia9, tshi5-ki5-tsiong2 ui7-tsi1-khip4, liam7-pi1-ki5-uan2-ia9, ik4-ai1-tsi9 i7. i2-hing5, hui1-hut4-sir1-ia9, tse3-sir7 pit4-tsiok4-tsi9, tsiok4 uat9: ‘pit4-but8-sir2-huan2.’ khi2-hui1 ke3-kiu2-tiong5, u2-tsir2-sun1 siong1-ke3 ui5-ong5-ia9 tsai9?”

觸龍講:「咱做爸母 -兮痛囝,著是欲為 in1 的將來設想、關心 in1 的前途。當初燕后出嫁,咧送行的時,汝徛箸車邊仔,隈 (ui3) 伊的骹後 tiN1 捏 (niNh8) -咧,目屎 naN2 流,毋甘伊嫁去 hiah4 遠的所在,真正傷心兮。燕后嫁出門了後,汝嘛佫一直咧數念伊,便若有祭典,汝著為伊祈禱:『千萬著毋通與轉 (tng5) -來 (案,古早諸侯的 tsa1 boo2 囝嫁去別國,kan1 naN7 與人廢后、抑是亡國,才會佫轉來後頭處)。』這敢毋是希望燕后的囝孫仔世世代代會當 (tang3) 相繼為王?咧為伊的將來設想?」

太后曰:「然。」
tai3-hio7 uat9:”len5.”

太后講:「正是。」

左師公曰:「今三世以前,至於趙之為趙,趙主之子孫侯者,其繼有在者乎?」
tsoo2-sir1-kong1 uat9: ”kim1 sam1-se3 i2-tsien5, tsi3-ir1-tio7 tsi1-ui5-tio7, tio7-tsu2 tsi1-tsir2-sun1 hio5-tsia9, ki1-ke3 iu2-tsai7-tsia9 hoo9? ”

觸龍講:「按今仔進前的三代開始算,一直徦趙氏開國的時;所有的趙王 in1 封侯的囝孫,這寡封侯的囝孫,in1 的繼承人,敢有徦 taN1 ia2 保有爵位兮?」

曰:「無有。」
uat9: ”bu5-iu2.”

太后講:「無。」

曰:「微獨趙,諸侯有在者乎?」
uat9: ”bi5-tok8-tio7, tsu1 (tsir1) -hio5 iu2-tsai7-tsia9 hoo9?”

觸龍講:「嘛毋 kan1 naN7 是趙國;其他彼寡諸侯國王所有封侯的囝孫,in1 的繼承者,徦 taN1 敢猶有人揢爵位保著 (tiau5) 的?」

曰:「老婦不聞也。」
uat9: ”nooN2-hu7 put4-bun5 ia9,”

太后講:「毋 pat4 聽 -過 koh8。」

「此其近者禍及身,遠者及其子孫。豈人主之子孫則必不善哉?位尊而無功,奉厚而無勞,而挾重器多也。今媼尊長安君之位,而封之以膏腴之地,多予之重器,而不及今令有功於國。一旦山陵崩,長安君何以自託於趙?老臣以媼為長安君計短也;故以為其愛不若燕后。」
”tshir2 ki5-kun7-tsia9 hoo7 kip4-sin1, uan2-tsia9 kip4-ki5-tsir2-sun1. khi2-lin5-tsu2 tsi1-tsir2-sun1 tsik4-pit4-put4-sien7 tsai9? ui7 tsun1 li5-bu5-kong1, hong7 hio7 li5-bu5-loo5, li5-hiap8-ki5 tiong7-khi3 too1-ia9. kim1 o2 tsun1-tiong5-an1-kun1 tsi1-ui7, li5-hong1-tsi1-i2-ko1-lu5-tsi1-te7, too1-ir3-tsi1-tiong7-khi3, li5-put4-kip4-kim1 ling7-iu2-kong-i1-kok4. it4-tan7-san1-ling5-ping1, tiong5-an1-kun1 hoo5-i2 tsir7-thok4 ir1-tio7? nooN2-sin5 i2-o2 ui7-tiong5-an1-kun1 ke3 tuan1-ia9; koo3 i2-ui5-ki5-ai3 put4-liok4-ien3-hio7.”

觸龍講:「這是因為有爵位的人,近禍危及自身,隱患遠禍著殃及囝孫。哪是國君的囝孫著一定無好?是因為 in1 位高但是無功績,有好的俸祿 mah4 koh4 無貢獻。今仔太后與長安君伊 (i7) 這呢仔尊貴的地位,佫分封伊 hah4 呢好的土地,與伊 tsiah4 濟的金銀財寶,卻無愛趁今仔這個機會,與伊為國建立功勞。一旦太后百年以後,長安君家己將憑啥箸趙國安身立足、保持伊的地位 -咧?老臣以為太后汝並無替伊拍算、考慮伊的將來;所以我毋才講汝較痛燕后。」

太后曰:「諾。恣君之所使也。」
thai3-hio7 uat4: ”lok8, tsir3-kun1 tsi1-soo2-sir2 ia3.”

太后說︰「好啦,無,照汝的意思去排比著會使 -哩。」

於是為長安君約車百乘,質於齊,齊兵乃出。
ir1-si7 ui7-tiong5-an1-kun1 iok4-kir1-pik4-sing7, tsit4-ir1-tse5, tse5 ping1 naiN2-tsut4.

就安呢替長安君準備一百台車馬,送伊去齊國做人質,齊國著出兵助趙。

子義聞之,曰:「人主之子也,骨肉之親也,猶不能恃無功之尊,無勞之奉,而守金玉之重也,而況人臣乎?」
tsir2-gi7 bun5-tsi9, uat9: ”lin5-tsu2 tsi1-tsir2 ia9, kut4-liok8 tsi1-tshin1 ia9, iu5-put4-ling5 si7-bu5-kong1 tsi1-tsun1, bu5-loo5-tsi1-hong7, li5-siu2-kim1-giok8 tsi1-tiong7 ia9, li5-hong2 lin5-sin5 hoo9? ”

趙國的賢士子義聽著這層 (tsan5) 代誌,講︰「國君的後生,是國君的親生骨肉,都猶未使靠勢無功勛的尊位、無貢獻的俸祿,來保有金玉寶器,何況是做朝臣的人 -咧?」

後記:

台語俗諺講「公嬤 (maN2) 痛大孫,爸母痛細囝。」

這篇故事出於《戰國策‧趙策》,有收入《古文觀止》,是我舊年開始綴江 -先 -生學漢文的教材。江 -先 -生三峽人,頂月日過往,謹以此文紀念。


附記:

● 王先謙《荀子集解‧議兵篇》云:
盧文弨曰:《史記‧趙世家》「左師觸龍,言願見太后」,「言」字當屬下讀。《趙策》誤作「觸讋」,當以此注為正。

王念孫《讀書雜志‧戰國策雜志》「觸龍」條:
此《策》及《趙世家》皆作「左師觸龍言願見太后」,今本「龍、言」二字誤合為「讋」耳。太后聞觸龍願見之言,故盛氣以待之。若無「言」字,則文義不明。據姚 (宏) 云一本無「言」字,則姚本有「言」字明矣。……《漢書‧古今人表》正作「左師觸龍」。又,《荀子‧議兵篇》(楊倞) 注曰「《戰國策》趙有左師觸龍」,《太平御覽‧人事部》引此《策》曰「左師觸龍言願見」,皆其明證矣。

左師觸龍有兮做「左師觸讋」,是因為「龍」-字參下骹的「言」-字誤黏鬥陣,毋是這位觸 -先 -生號做「厚話」。

● 多謝藏經閣外的掃葉人提供的資料。

欲轉 PO 我發表的文章,無問題啦。阿若認為內容有毋著的所在,抑是感覺怪怪 -兮,歡迎亦期待汝 hia5 的網友會當 (tang3) 摕無 sang5 款的看法。
(2010,06,02)

3 則留言: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丈夫亦愛憐其少子乎?」
thai3-hio7 uat9: ”tiong7-hu1 ik4-ai3-ki5-siau3-tsir2 hoo9? ”

太后講:「阿丈夫人 (ta1 poo1 lang5) 亦痛細囝 -乎 (oo9)?」

為什麼前後兩個「丈夫」標音不同?
台南市妙心寺傳道法師年約65 歲,自稱曾在清末秀才處學過漢詩。
他為我講解:「參差荇菜,左右流之。」流是選擇、整理的意思。二十年前的台南人還會跟菜市場的菜販說,那些菜幫我流一下,意思是挑掉爛菜再稍微整理一下。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案,《史記‧趙世家》做「觸讋」,「讋」讀 tsiap4。1973長沙馬王堆出土帛書《戰國策》做「觸龍」

《一切經音義》卷33:「《聲類》謂『讋,言不止也。』)。」(CBETA, T54, no. 2128, p. 527, c6)
《一切經音義》卷49:「讋怖(上占[芸/木]反,又是誤用字也。論言,懾怖合從心,作懾懾亦怖也,恐怖之極也。讋雖音同多言,讋讋義不相應,故言誤用也)。」(CBETA, T54, no. 2128, p. 635, c17-18)
《一切經音義》卷56:「膽讋(脂葉反,《說文》:『失氣也,讋,怖也。』一曰:『言不止也』)。」(CBETA, T54, no. 2128, p. 680, a6)
《一切經音義》卷91:「驚讋(占葉反或作慴讋怖畏也夫聲也)。」(CBETA, T54, no. 2128, p. 884, c10)「夫」字應為「失」字。待查。
《一切經音義》卷98:「戰讋(詹葉反」(CBETA, T54, no. 2128, p. 918, a11)
《一切經音義》卷99:「氣讋(詹葉反,《說文》:『失氣而言也,從言龍,省聲。』」(CBETA, T54, no. 2128, p. 924, a16)
但是,位於戰國末期,身為大國高顯之臣,取名文作讋,字義不祥,這也是怪事。
大抵《戰國策》一書,為縱橫家之言,託事以為教案,鋪張以傳其說,自然不能當作正史看待。
《史記》於此,幾乎和《戰國策》同文詞,疑司馬遷直接摘錄自《戰國策》,而非正史本文。
如果正如我所猜測的一樣,這個名為「多言(厚話)」的人,恐怕是偽託來教導在此情此境,如何說動人心,讓人把話聽入耳。
即使如此,讋讀作 tsiap4,應該是證據充足的。

藏經閣外的掃葉人 提到...

「胥」字與「需」字同,為「等待」之意。
〈孟子.萬章上〉:「帝將胥天下而遷之焉。」
〈史記.卷四十三.趙世家〉:「左師觸龍言願見太后,太后盛氣而胥之。」
出土帛書也是作「胥」字,因為在觸龍「入而徐趨,至而自謝」之前,這時候觸龍還沒到面前,沒有太后遠遠作揖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