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4日 星期五

周長楫教授語錄簡評009---烏白

■ 進前我有講過:「…… 伊 (周長楫先生) 用講的時陣,著解說做台灣話 kan1 naN7 佮漳州話無同;用寫的 (編辭典) 的時,著變做攏共款啊。」(周長楫教授語錄簡評006---古意)

但是,準若揢周教授過去的著作摕來比對一下,嘛會當 (e7 tang3) 發見伊毋是箸「講的」佮「寫的」有時仔有無同;著算計是伊「寫的」,共款亦有爭差。

先提出一條共款箸頂頭引述的彼篇 彼篇簡評,內面 (lai7 bin7) 所寫的「這毋是『個案』neNh4,我無烏白講啦」的「烏白」這句語詞來做例。

■ 周長楫講:

【黑白】烏白 ①黑色和白色 ②比喻是非善惡 (《普通話閩南語方言詞典 (海外版)》三聯香港支店,1982:311。案,〈前言〉講:「編寫工作由黃典誠、周長楫負責主持」)

詞語:黑白
台灣閩南語:①黑和白。②胡亂:~ 講;~ 做。
廈門話:無 ② 義。
(《閩南話的形成發展及台灣的傳播》台笠,1996:296)

【烏白】廈門 oo1→3 peh7 (案,原文用IPA,「烏」本調標高平調,變調標低平調,可能是讎校的問題) 黑色與白色。比喻胡說八道或亂來一氣:~ 講 亂說│~ 食 亂吃│ ……
(《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江蘇教育,2002:3275)

〈台灣特有閩南方言詞語舉例〉:
【烏白】 隨便;胡亂:~ 講。
(《閩南方言大詞典》福建人民出版社,2006,〈台灣閩南方言概述〉:29)

【烏白】…… ①〈廈漳〉黑色與白色,比喻胡來或亂來一氣:~ 講 亂說│~ 食 亂吃│…… ②〈泉〉一種遊戲 ……
(《閩南方言大詞典》福建人民出版社,2006:118)

■ 事實上:

● 周長楫教授箸1996年進前,毋知箸閩南地區的「烏白」這個語詞,有人做「比喻胡說八道或亂來一氣」這款的解釋。

● 周先生知廈門有人「烏白」的用法,參台語相同,是1996年以後的代誌,上晏是箸2002年左右。

● 2006年周先生講漳州話「烏白」的用法參廈門話、台語共款的同時,佫認為「烏白」會使當做「隨便、胡亂」用,是台語的特有詞。

■ 我的看法:

討論這款的テーマ,毋是欲講周長楫教授寫了著抑毋著、亦毋是欲了解今仔的閩南話參廈門話是按怎解說這的語詞。

我較有興趣的是周先生明明著講「烏白」閩南方言 kan1 naN7 有「黑色和白色、比喻是非善惡」兩個意思 (周,1982、1996);台語會使當做「胡亂」解釋,這參廈門話有「差異」(周,1996)、這是台語的特有詞 (周,2006)

是按怎箸同一本詞典 (周,2006) 佫講廈門、漳州話除去解說做「黑色與白色」,亦可以「比喻胡來或亂來一氣:~ 講 亂說│~ 食 亂吃│……」?

別 (pat4) 敿朋友開講的時,摕這做話題:

1. 閩南話本來著有「烏白講」這句話,但周長楫教授2002年咧編《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才知,安呢會通未?

未通啦,準漳州話周先生無介熟,所以有ミス (ミステーク省,mistake) 這講會過。

阿毋過廈門話咧?周先生是廈門人,六十幾歲,著名閩南方言和文化研究專家,廈門大學中文系教授 (閩江茶座——周長楫教授談閩南話在新加坡),我毋相信建輝先講會使指導伊廈門話的人無超過十個,阿周教授是十名以外的;周先生的大作、別人寫的有關周先生的文章我亦讀有一寡仔,嘛聽、看過伊的節目,講正經的,有關台語的議題 mai2 講,伊學問有影真飽,若阮這囉水準的,講望塵莫及嘛無過分。廈門話是伊的母語,著作佫遐呢仔濟,這個語詞講伊會失覺察,無可能啦。

2. 既然周先生無可能失覺察,若是是安呢,是按怎伊所寫的哪會起起倒倒咧。

個人是認為伊箸「烏白」這個詞條的解說,減寫一句「外來詞,來自台灣」。若有這句,前後著未矛盾、著未與人捎無。

阿周先生哪會無愛加添這句咧?

照伊這本詞典 (周,2006) 的定義,「外來詞是指閩南方言吸收外國語言的一些詞語作為自己的詞語」。問題敢會是出箸「閩南方言」佮「外國語言」這兩句話?徛箸周教授的立場,這無可厚非。
有人講這嘛真好處理,揢「閩南方言」改做「閩南地區的方言」,「外國語言」改做「外地的語言」、「外國語言跟台灣閩南語」或者「外國語言跟閩南地區以外的閩南語」,著OK啊嘛。

這我無同意:
一般人都想會到 (kau3) 的物件,免講周教授啦,伊凊采一個學生嘛會曉兮。

阿無敢會想講阿這毋是外重要的代誌,毋免遐麻煩去添注。

這我嘛無同意:
這本「比磚頭還厚重的詞典,是廈、漳、泉三地三位專家歷時3年多才完成的,也是迄今為止最完整的閩南方言工具書」,編委「周長楫、王建設和陳榮翰三位專家都已記不清,這三年多時間裏,他們有多少次 “混” 到市井中。水產專家、老中醫、植物園園丁、廚師、建築老師傅 …… 能想得到的行業,他們都想方設法面對面瞭解、訪問」。
所以,這絕對毋是欲省事、驚麻煩;何況 in1 加加起來有百外年的學術信譽,敢攏未小顧慮一下?

有人著認為應該是「掛一漏萬」啦,人周教授家己嘛有講編寫的時間短促,調查的對象有限,難免啦!

這我共款無同意:
因為,周教授家己亦有講「編寫詞典是一項嚴肅而細緻的工作」。而且,伊這本詞典有收八十幾條的外來語。但是整部書無徦一條是「來自台灣」,「來自台灣」的外來語亦毋是一半條仔,「歸批兮 (kui1 phue1 e1)」naNh4!無可能是只見輿薪啦。

尾仔亦有想著講「語言用久啊著習慣」,無人會去 khing5 究語詞的來源,這方面的資料對 in1 的讀者來講,並毋是必要的、亦嘛毋知,阿毋知嘛未要緊;所以 in1 會認為毋免注明。

這我 ia2 佫較無同意:
第一,周教授連「來自日本」的外來語著注徦清清楚楚,表示這種資料的注明料是有需要的;

第二,準「讀者毋知」著會使省略,這敢算「書」?讀這款書有啥路用?無彼囉代誌啦,所以,這個理由應該排除掉;

第三,周長楫教授毋是講「一些不太友好的台灣人跟他爭辯:台灣方言和閩南語是兩碼事 …… 編寫一部厦漳泉三地閩南方言詞典的念頭越來越强烈 …… 如果把台灣方言和三地的閩南語方言比較,90% 以上都脫離不了其中,那麽台灣人就會知道,台灣話的“老祖宗”就在閩南 …… 福建閩南方言與台灣閩南方言是源與流的關係 ……。」若安呢伊這本詞典上重要的訴求對象,敢毋是愛以台灣人為主?阿這方面的資料台灣人敢會毋知?
所以,這個原因亦未成立。

結論:想無!
五六個「豬哥亮」(順便附記一下,昨昏 -- 2009.04.23 的電視新聞講豬哥亮欲復出啊) 較輸一個臭皮匠;有人建議後 (讀做 au7 kai2,「回」日語讀かい) 開講若欲討論這種問題,著愛叫兩個仔臭皮匠來鬥相共。哈!

3. 這款現象亦毋是孤例,現象離未開本質,隈 (ui3) 這方面落去思考,無的確會有意外的收穫。換一句話講,周長楫教授 tsiah4 濟這種講法起起倒倒、前後矛盾的情形,可能是一種表徵;表徵千千萬萬,本質可能只有一款。毋知啦,閑的時才來加減仔想,趣味趣味。

1 則留言:

寶貝 提到...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